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游戏小说 > 死神逃学日记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你们是不是跟克雷芒谈崩了?
  很遗憾,梦想与现实的距离,总是无限遥远。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迪洛瓦觉得,自己那完美的计划在第一时间就遭到了毫不留情地摧残。
  “我伊卡洛斯出来混这么久,就靠三样东西,够狠,义气,兄弟多!”眼前这个天使型舰爷与其说是一位战舰的心智模型,不如说是一名来自天堂山的高级流氓,随着他声音的起落,整个控制室中逸散的圣光都在吞吐不休,爆发出令人不安的潮汐洪流,他大着嗓门咆哮道,“船长,就要你一句话,你说,我们特娘的去砍谁?”
  迪洛瓦的脑门有一滴冷汗流下,这位睡了六百年的舰爷啊……他的心智似乎退化到了极点,单纯得令人发指——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但坑爹的是,他除了拥有着野兽般单纯**的思维方式之外,还他娘的有着野兽般敏锐的直觉。
  他已经是第三次发问了,询问这一次的敌人是谁……而且,他还从对方的眼神中,察觉到了毫不掩饰的疑惑和怀疑之色。
  他干笑了一声:“伊卡洛斯阁下,我们所肩负的任务属于绝密,却也非单纯的作战任务,在下一步的指示到达之前,我们必须在此待命……”
  “……不对!”心智模型皱了皱眉头,低喝道,“我想起来了!被大当家借给人类之后,有一白胡子小朋友跟我说过,从今之后我就是教廷最强的秘密武器,你知道什么叫秘密武器吗?就是最厉害的那个,不到最后关头不出现、一出现就改变战局的那种!换句话说,本大爷是最强的!你们唤醒了我,准备启动大天使号,就说明教廷面临最危急的时刻……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眼神一厉,整个大天使号的浑厚光能似乎有所感应,铺天盖地的圣辉威压扑面而来!
  迪洛瓦呼吸一滞,心念如轮,种种念头如电光火石般划过,圣殿门徒在心中盘算着此刻翻脸动手的胜算——虽然他们已经彻底掌握了两枚驱动战舰的权限钥匙,但这个心智模型似乎能绕开权限控制战舰的能量。打起来实在胜负难料,足以对圣殿的计划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不到最后关头,不宜翻脸动手,变数实在太大……迪洛瓦打定了主意,脸上浮现了悲哀伤感的神情,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罢了……不妨据实相告,伊卡洛斯阁下,您猜得不错。教廷确实到了生死危机的边缘……”
  他开始讲述最近教廷发生的事情,云中城被毁灭之光所威胁的事情。为了尽可能博得对方的信任,他不敢过多地编造谎言,幸好教廷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弥天大谎,说出来就能达成骗人的效果,他只需要在这谎言上稍微加工一番,令他的说辞更利于日后对这伊卡洛斯进行哄骗……但他没有注意到,仔细倾听的那名“舰爷”眼神深处流露出来的越发明显的笑意和越来越冷的目光。
  “你是说,云中城面临毁灭的危机,你们没有成功守护的把握,所以你们接到的命令是。一旦事情无法挽回,就乘坐大天使号离开云中城,避开毁灭性的灾难?”舰爷摸着下巴。点头道,“这么说,教廷被人砍喽?被一群自称圣殿门徒的没长屁眼儿的傻逼砍了?”
  “……”没长屁眼儿的傻逼们面色一抽。郁闷地点了点头。
  “那你们怎么现在就上来了!?”心智模型眼神一厉,大声喝道。“毁灭之光不是零点才炸吗,你们早早地缩上来干什么?怎么不抄家伙去找那群没长屁眼儿的傻逼?”
  迪洛瓦心中一紧,破口大骂——丢雷楼木。明明是个脑袋睡糊涂的逗逼心智模型,为什么如此敏锐地就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
  他确实无法解释,他们为何这么早就登上了大天使号。
  罢了!他见伊卡洛斯眼中疑色渐浓,这个心智模型的疑心已经渐渐加重了,但迪洛瓦不知道对方对大天使号能做出何种程度的干涉,也不知道在权限钥匙和心智模型的对立命令下,两者的权限冲突谁会占上风,况且……他实在不想与对方动手,因为这个心智模型蕴含着的价值绝不逊于一艘大天使号,他希望圣殿能够俘获对方,压榨出这舰爷所有的价值。
  所以他咬了咬牙,做出了注定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
  “老实跟您说吧,伊卡洛斯阁下!”他跺了跺脚,“确实,我们早早登上大天使号,确实有着极为机密的使命……作战任务!”
  巴托尼至今未归……大概已经凶多吉少,克雷芒撕破协议,按照长老会制定的反制计划,大天使号应该立刻升空,对云中城及周围所有有价值的攻击目标进行饱和打击,并向帝国腹地进发,摧毁沿途所见到的一切,直至挑起大战,给帝国一个插手甚至吞并教廷事务的借口,用最激进的方式,令诺伦南部陷入混乱,并让背叛者付出代价!
  但大天使号莫名出现了一个自称舰爷的心智模型,对战舰拥有一定的控制能力,想要顺利执行计划,必须要杀死它,或者控制它!
  而这个家伙蕴含着极大的价值,所以武力摧毁是最后的选择,应该想办法哄骗并且控制它!首先要做的,就是编造一个让他暂时相信的谎言!
  “圣城遭遇六百年未遇的巨大危机!毁灭之光即将在三个小时后摧毁云中城,我们至今毫无办法,不能从凶恶狡猾的敌人手中守护圣城,甚至无法发现毁灭之光的踪迹!”迪洛瓦慷慨陈词,眼中却闪过一丝决绝,“但我们绝不会放弃……如今城外大军围困,又建立起了完善的防空网络,如果毁灭之光是从外面投向云中城的攻击,无论是从空中还是地面,它都无法成功抵达云中城,圣殿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我们大胆猜测,携带着毁灭之光的圣殿门徒,一定早已等候在云中城之中!”
  “舰爷”面露诧异之色:“难道你们要……”
  “没错!如果在十二点之前,我们无法阻止圣殿,那么云中城就会被彻底毁灭……那在这之前,对圣城进行一定程度的破坏,也不会造成更坏的结果!”迪洛瓦大声道。“我们奉命于此时启动大天使号,并等待教皇宫方面的命令,一旦代理教皇有所决断,那么大天使号就会立刻升空,对云中城事先标定的重要目标进行炮击!炮击地点都是经过专门测算的圣殿门徒和毁灭之光最有可能的藏身之处,一旦炮击展开,他必然要进行防御或者躲藏,这样的话,以神念笼罩云中城的代理教皇有可能就会察觉到端倪!”
  他深吸了一口气:“攻击圣城是重罪。但如果能够因此而保住教廷,我们死而无憾!”
  指挥室中的其他圣殿门徒诧异而隐秘地看了一眼迪洛瓦……他们可从来不知道。这位在教廷时以不善言辞和质朴忠厚著称的大主教,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一本正经地捏造出这么高大上的谎言,真是没看出来啊。
  迪洛瓦说完之后,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心智模型——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对方性格暴躁却不邪恶,一定会感动于这个计划的无私和勇气,另外,他有着很严重的叛逆与暴力倾向,对于这种合理合法轰击云中城的好事。一定会双手双脚赞成的,最后,他可是个傻瓜。听了这些言辞之后,肯定会傻乎乎地相信的!
  然而出乎意料,对面的傻瓜摸着下巴:“咦。假如那圣殿门徒早早地将炸弹藏在了云中城的某一个位置,那炮击还有个毛意义?你就算把云中城炸平了。也没用啊。”
  迪洛瓦面色一僵——这混蛋怎么又如此敏锐地察觉到了我言语之中的漏洞的!
  他心思电转,迅速圆谎道:“不可能的,圣职者们在这十多天内。已经搜过了云中城几乎每一寸土地,如果有炸弹,早就发现了,而圣殿门徒狡猾多智,也绝对不会提前布置炸弹,因为这只会增加暴露的风险,所以我们断定,他们一定将炸弹带在身上!”
  “有道理,有道理。”心智模型连连点头,眼中的疑惑却久未散去,他似乎在思考一个极其困扰他的难题,看得迪洛瓦心中冷笑不已。
  这个教廷与圣殿之间秘密策划的惊天阴谋,足以成为改变历史的重大骗局,甚至能将其他势力的传奇强者们都蒙在鼓里,手笔之大,算计之深,岂是你这个刚睡醒的脑袋有坑的心智模型能够想明白的!现在的你,恐怕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又能思考什么问题呢?又能得出什么令人发笑的幼稚结论呢?
  片刻之后,名叫伊卡洛斯的“舰爷”抬起头来,拍了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迪洛瓦在心中傲然一笑——看你这蠢模样,难道是刚刚想明白我话中的前因后果?
  “我说,你们是不是跟克雷芒谈崩了?”
  迪洛瓦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伊卡洛斯说了什么,但是下一瞬间,圣殿门徒的眼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了惊骇欲绝的神色,这神情仅仅浮现了一秒,但对出言试探的人来说,已然足够了。
  方舟反应堆隆隆作响,整个大天使号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狂暴的光子洪流顺着加速管道一圈圈激烈碰撞,能量的输出功率瞬间抵达峰值,在迪洛瓦惊恐的注视下,眼前的舰爷发出了万道光芒,眼中闪耀着冷冽的杀意,一对绚烂的羽翼呼啸展开,刚刚那粗鲁豪爽的模样似乎只是表象,如今的心智模型神采飞扬,眉宇之间刚毅冷冽,从大大咧咧的猛汉变成了高洁的圣辉天使,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八之气,他冷笑道:“克雷芒真的没有骗我,你们果然是圣殿门徒,可笑,大天使号六百年间无人踏足,第一批上船的,居然是低贱卑微、背弃教廷的可悲叛徒。”
  他傲然望向努力抵挡光之洪流的圣殿门徒们,冷笑道:“不甘心吗,尘之子,你的贪欲麻痹了你的警惕,在我展现出珍贵的宝物和强大的技巧之后,你的理智就迅速消退,对我的出现再无怀疑,真是可笑之极!要知道,你们的出现能够唤醒我,那克雷芒以代理教皇之职,掌握两枚权限钥匙,怎么会唤不醒我?在他囚禁当代教皇时,我就已经苏醒了!”
  他冷声喝道:“今天,你们的阴谋已经败露,说,毁灭之光到底在哪里!”
  迪洛瓦如今怒气升腾,失败的懊恼和对克雷芒的憎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巨大的负面情绪之下,心中对这“舰爷”的怀疑和伊卡洛斯的话中的种种疑点,统统被抛却到了脑后,此刻脑海中回荡的,只有对克雷芒这背信弃义的阴谋家的无限憎恨。
  他在初次登上大天使号起,就已经在布局了吗?
  不……我不甘心,圣殿的计划怎么可以被毁掉!克雷芒这种背信弃义的小人,怎么可以笑到最后,我绝不允许这件事情,决不允许!
  抱着这样的念头,听到了伊卡洛斯的话后,一道电光闪过迪洛瓦的脑海……等等!听这心智模型的话,难道,他并不知道克雷芒所谋划的阴谋,只是一个棋子吗?
  这样的话……
  “伊卡洛斯阁下!”迪洛瓦嘶声道,“此事是我们栽了,虽死无怨,但克雷芒真的是你想象得那么光明伟岸、不惧牺牲吗?你知不知道,他跟圣殿有交易,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所谋划的一个巨大阴谋!圣殿、教廷甚至是您,都是他的棋子!”
  “如果你想通过胡说八道来拖延时间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痴心妄想。”心智模型冷笑道,“克雷芒何等身份,怎么能跟你们接上头,你们会互相信任吗?你们之间有足以互相牵制的底牌吗?有彼此忌惮却熟知的关系吗?你们怎么能与他放心合作?”
  “有!”迪洛瓦咆哮道,“圣殿门徒不惧死亡,却不愿意看着这么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成为最后的赢家!我有证据打消您全部的怀疑!一切交给您来自行判断!”
  “伊卡洛斯”听闻此言,眼中闪过了一丝计划通的神色,然后他嘴角一翘,缓缓道:“那我就听一听,你能编出什么故事来。”
  ¥¥¥¥¥¥¥¥¥¥¥¥
  ps:我日……差点又被打回原形了,不过幸好在十点钟就写完了,嗯,十点半睡觉,十点半睡觉,早睡早起,合理作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