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34 鸦龙
  李谱能听出威尔森语气中浓浓的期待,英国倾全国之力也许可以将伦敦城建设成容纳大量人口的生存要塞。不过李谱很难做出太乐观的估计。面对几乎覆盖整个行星生态圈的转化,普通人能够放心吞入腹中的食水,会越来越少。届时,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团队,只会筛选最有生存价值的人。
  李谱一行人所融入这支团队,逾半数都是老弱妇孺。当然,“她”自己目前也是其中之一。使用普莉茜娅这个英文假名来伪装身份,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李谱,在这支求生团队中被分配的工作基本就是帮别人打打下手。
  李谱很完美了控制住了自己想要抽搐面颊肌肉的冲动。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然后回到晨娴母子两身边。
  她们同样做出了伪装,晨娴将头发染成了白金色还烫成了蛋卷,带上了碧蓝色的美瞳,垫高了鼻梁,除了在脸蛋上弄出不少雀斑外,也用易容技术特意破坏了她原本容貌完美融合东西方的精致感,本来就有一半异域血统的她此刻完全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欧洲女孩。看上去就是只甜美可爱的白瓷娃娃,但在盛产美女的巴黎街头转几圈也能遇见好几个,远没有过去的那么清丽脱俗。
  至于晨天心,她特意化妆成了一名穿着卫衣,非常中性气质的亚裔女性。与原本的容姿相比完全是换了一个人。之前她为了逃避“智慧之蛇”的仇敌,本身就掌握相当不错的伪装与易容能力。
  晨娴明显在很努力的忍住爆笑,“普莉茜娅姐姐~~那个人好像对你很有好感呢。”
  “哈哈哈……”李谱只能报以干笑,开始后悔为什么同意了狄天下的提议。
  “好像有了两个女儿一样。”晨天心笑腼上浮现酒窝,她的唇瓣微动,将音波收敛集束,只传入李谱与晨娴的耳中。然后笑盈盈的将一瓶黄桃罐头与熏肉干递给李谱。哪怕完全不利用野外的任何资源,离开藏身地下室时他们携带的食水也足够维持三、四十天的野外生活。
  车队停留的位置是公路上的一片开阔地带,用大小不一的汽车围成防御工事。除了狄天下与那名接过手枪的白人青年,这支车队只有四支猎枪,其余都是球棍与丛林/砍刀之类的冷兵器。据威尔森诉苦,他们在路上就有两个人折在了变异杉树的刺瘤攻击下,现在他们根本不敢停留在植被太多的地方,好不容易到了这条高速公路上的服务站,一眼望去都是水泥地。才敢停在路边,下车寻找物资,同时找地方排泄方便。
  李谱正准备将水果罐头解决掉,忽然注意到不远处一名穿着小羊毛衫,看上去顶多只有五岁大,剪着西瓜头的白人小女孩蹲在地上,吮着小指头,直愣愣的看着他手上的还剩半罐糖水的水果罐头。
  李谱想了想,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子,将还剩大部分果肉与糖水的罐头塞到了她的小手中。
  “谢谢……”小女孩用一双小手捧住,先怯生生的抿了口,接触到久违的甘甜滋润后,再也忍不住的咕嘟咕嘟猛灌。或许是因为太急了,她的喉咙又太幼细,突然被呛到一下,像小动物一样颤抖着身子,按着胸口咳嗽起来。
  随着李谱在她的背后轻轻一触,原本还皱巴着小脸蛋的小女孩很快感觉自己呛到的喉咙被什么打通了似的,呼吸清爽顺畅了许多。
  女孩非常有教养的再次对李谱道谢。这时一名戴着眼镜,很有英伦气质的老者走了过来,慈祥地抚摸女孩的脑袋,脱下帽子的对李谱微躬身子,“谢谢,在这艰难的时刻也能施予善心,愿上帝保佑你。”
  李谱只是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能通过ai的翻译模块听懂英语,但自己说的话就有点儿困难。老者再次感谢,才拽着孙女回到自己的车内。他瞧了一眼老者走过来的位置:一辆英国产的莲花汽车,这名老者就是驾驶员。他们似乎是爷孙两人,衰老加幼小,在如今的末日是最没有竞争力的组合。
  “雨后时代”引起的覆盖全球生态圈的变异危机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月,除非是资深生存狂,普通家庭在灾前储存的食物与饮水已所剩无几。若是有水果罐头与熏肉只怕恨不得分成小份慢慢吃上一整天,新加进来的李谱能将自己的食物主动分享给他人,这种物质明显富裕表现引来了好几名求生者神色颇为复杂的侧目。
  “大概我在他们印象中已经是圣母心泛滥的傻白甜了罢。”李谱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自己唯一需要注意的仅仅只有一件事:在没有战而胜之的把握前,绝不能暴露真实身份引来哈真、胡希姆这一档的最上位寄星妖使徒。
  他的另一个身份能够伪装得越真实,那他也就越安全。
  李谱正准回越野车内,忽然他的目光微动,接着他迅速抬头。在这瞬间,与他做出同样反应的只有晨天心与狄天下,三人几乎同时抬头望向了天空。
  “是……飞行变异种?”
  李谱的瞳仁骤然收缩,数千公尺外的穹苍之上,有好几个“黑点”,正在朝他们的方向疾速袭近。随着距离的不断缩小,这些“黑点”的轮廓也开始变得可以分辨。那是数头翼展十到十五米不等,咋看上去好像远古飞龙一般的凶猛生物。
  狄天下没有主动发声警示,只是拍了拍威尔森的肩膀,示意他注意天空。威尔森不解的抬头看了一眼,立刻面色煞白的大喊道:“快!大家快回车里!”
  当动作最慢的一名年迈逃难者手忙脚乱的躲进车内,这些掠空而至的变异飞行种,以每秒约60公尺的高速接近到了不足千米距离。为首的是体形最为庞大、远超过余众的一只,它满身都长着纯黑色的翎羽,展开的双翼几乎接近二十公尺之巨。恐怕一千零一夜中的雷鸟在它面前都要小上一号。
  但它的脑袋与屈起减少空气摩擦的双爪,看上去却类似已经灭绝了亿万年的史前恐龙,硕大的脑袋上虽然遍布着堪称气势雄壮的黑色铁翎,鸟喙完全异化成了遍布成排刀锋利齿的狰狞大口,看上去就像是长满了羽毛的远古恐龙。
  车队最前方的一户逃难家庭的男主人忍不住涌来的恐惧。他猛力踩踏油门,双轮驱动的大排量越野车在水泥地上摩擦出激荡的烟尘,飚驰而出。
  “呱!!”随着凄厉的叫声,为首的飞行变异种双翼一扬,再次爆发性的加速!卷起狂风,低空飞掠过车队,直袭向最前方的越野车!两者的速度在转眼间拉近!越野车内的驾驶者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金属剥裂响动,他忍不住抬起头,望向车顶,只是一眼,他就面容扭曲的和坐在车后的妻儿一起尖叫起来。
  飞行变异种的一对巨爪宛如剃刀,切开铁皮深深的嵌入越野车顶。庞大的变异猛禽宛如巨鹰扑兔,在飞掠的同时抓住越野车后巨鹰顺势一扬,叠加俯冲惯性与自身的庞大力量,硬生生拔起这辆逾吨重的钢铁造物,令其轮胎漂起,离开地面。
  当半龙半猛禽的变异怪物抓擭起这辆汽车,它顺着惯性动能再向前飞行了数十丈,接着双爪撕碎车顶,将抛得汽车像玩具一样在马路上翻滚出老远,车内的逃难家庭没有绑安全带,被颠得好像盒子里的糖果一样从撕开的车顶漏了出来,摔得骨断筋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不,不……”身体最强健的男主人,意识模糊的在地上手脚乱叉,只是虚弱得让他无法起身,他试图找到自己妻儿的位置,确定她们的安全,然而第一个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头满身黑色铁翎的怪物,一口将他的妻子的半个身躯咬掉,血淋淋的嘴边挂着半截断肢与内脏,而他妻子的半截身子被吞入腹中。
  “不!天杀的畜生!”男主人眼睛充血,他拼尽全力的拖着扭曲的断腿,勉强朝自己生死不知的儿子爬去。然而这头怪物只是用冷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毫不在意的继续大啖血肉。
  变异怪物的爪子磕响水泥地,好像在嘲讽人类的弱小无力。它不着急,这些藏在硬壳里的食物……
  一只都逃不掉。
  “呱!!”它站在高速公路的中央,抖了抖一身漆黑铁翎,然后朝着车队的方向发出一声让大气震荡不休的威慑戾鸣。在它做出这一连串动作时,其他几头体积稍小一些,但对人类来说仍然是庞然怪兽的变异猛禽,亦如它之前一样俯冲向这支逃难车队。
  所有的汽车都引擎轰鸣,驾驶者们争先恐后的猛踩油门,这些大型变异种的数量只有车队的一半不到,就看谁最倒霉被先盯上,其余的人才能逃得掉。
  然而陷入混乱,失去秩序后,不算太宽的高速公路反而拥堵起来。特别是那些扑袭而下的飞行怪物,非常聪明的率先袭击了车队前列的几辆汽车,形成了更大的拥堵。后方的车辆追尾前方的汽车。处于最后方汽车企图倒车逃跑,然而两头变异生物冷酷的用撕裂车顶铁皮的利爪浇灭了他们求生的期望。
  一共有七头长着黑色铁翎的变异怪物,后方两头,前方三头。其余两头在车队中央造成混乱。显然是极为出色的猎杀配合。它们好像剥开果壳一般,以熟练的动作撕碎车顶,然后抓出躲藏在内部的人类。
  其中飞扑而下的一头,恰好选择了狄天下驾驶的越野车。
  狄天下的架势水平再好,在这种混乱又拥挤的高速公路上也实在腾转不开。飞行变异种的硕大利爪,以比人类徒手扯烂硬纸板还要轻而易举的动作穿透铁皮,嵌入车内。以它的经验,只要用力一撕,内部的食物就会陷入恐惧哭喊,被它一个个的叼出来。
  但在它的爪子嵌入车顶的瞬间。它忽然感觉下肢一麻,它的痛觉神经并不发达,只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渗透入了下肢,向它的胯部急速挺进。随着这东西的长驱直入,它的下肢有一种膨胀感,好像从内部朝外爆裂、崩解。
  “咔吧!”这头怪物失去平衡,摔倒在越野车顶上,它的双爪皮肤崩裂,碎成数节的骨骼与筋肉爆了出来,软塌塌的被绞肉机绞了一遍。它的下肢被匪夷所思的内爆暗劲连环崩断,甚至将数截碎骨由下而上,刺入了它的内脏,让它严重内出血。
  狄天下猛打方向盘,将这头怪物从车顶甩了下来。接着打开车门,掏出马格南手枪对这它的脑袋就是连续扣动扳机,随着数声清亮的枪鸣,大口径的子弹将它的脑袋轰成了一团破烂。变异怪物垂死挣扎的扑腾了几下翅膀就咽了气。
  “这是鸟类的变异种的么?居然变得这么大?脑袋看上去好像电影里的恐龙一样……”车内的晨天心收回在千钧一发间释放出内爆暗劲的芊芊柔夷,她为了保护晨娴出手没有丝毫留情。
  “返祖变异,这是雨后物种变异中很常见的一种。”晨娴轻声道:“最接近恐龙的就是鸟类了。看毛色,它们在变异前可能是英国非常常见的渡鸦。鸦科本来就是最聪明的鸟类之一,同时生性非常凶猛,会猎食其他鸟类。嗯,也许可以叫它们鸦龙……”
  她打开斗神武装的ai系统,像往常一样惯例的进行变异生物的分类统计。
  “呱!!”凄厉的声音此起彼伏,所有变异的鸦龙都注意到它们中的一员已经死去,它们立刻放弃了自己攻击的目标,团团包围住这辆越野车。
  “看来它们非常不满,由我和普莉茜娅来解决吧。我现在对外的身份是特殊应对部队的退役成员,普莉茜娅,你是我的养女兼学生,记住这点。”狄天下毫无压力的笑了笑,留下一句话就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