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33 铁杉树群
  下一页
  自从躲避到地下室,李谱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接受养母的强化训练,之后紧接着就是报名修士的测试,已经足足一个多月没有外出过。当他与包括狄天下在内的“家人”走到公司厂房外,映入他眼中的英国小镇街景,已经与之前完全不同。
  街上空空荡荡,看不到一个人影,房屋很多都破破烂烂,明显遭到过砸抢。不过变化更大的是那些绿化植被,有些应该是植于街道两侧的杉树异常的生长,粗大的根茎甚至像膨胀的血管顶开泥土,在外面露出半截。原本应该坚硬的枝桠,现在却像柳树一样柔韧的垂下,长着大大小小的瘤节、好像触手一样的枝桠,在偶尔吹过的冷风中缓缓摇曳。
  不对劲。李谱第一个感觉就是如此。那些“落叶乔木”很不对劲,不止是外表变异这么简单的不对劲。
  因为它们并不都是固定在街道的两侧,这些明显变异的乔木离开了原本应该在的种植位置。到了它们不应该在的地方。
  ——混泥土浇灌的平地。
  李谱想了想,开始走近其中一棵距离最近、只有十几米远的变异杉树。他想要确定一件事。
  走到距变异杉树两臂远的距离时,变异杉树仍然一动不动。但李谱试图再跨出一步,脚还没有落地的瞬间,异变陡生!数条掩藏在茂密的枝桠中的柔韧鞭条,在多个方向朝李谱抽卷过来!末梢甚至劈开空气,引起清脆的噼啪炸响。
  以这样的力量与速度,加上多角度的围攻,只要处在攻击范围内,别说普通人类,恐怕连保持警惕的大型野兽都会中招。但李谱只是稍微调整自己的站位,同时以更快的动作抬起右手。
  眨眼间,变异杉树的多股攻击已经落空,凌空互相缠撞在一起。而一条用来攻击的鞭条被李谱擭住,运劲一抖便硬生生地扯断。
  李谱在扯断变异杉树的枝条时,也退出了一段足够远的距离。这颗变异杉树顿时晃着枝桠,大量粗壮的树根好像无数蠕动、攀爬的畸足,以比人类步行稍快一点的速度朝他的方向移动。
  “这是变异出流星锤了么?”李谱看着手上的一截还在像垂死的蛇一样翻腾扭动、断口处喷出汁液的变异枝条。这根枝条的顶端有一颗好像流星锤一样长着圆钉状的硬质刺瘤,体积大约比棒球略大出一些。
  看刚才那枝条抽动的速度,以及李谱在擭抓时预估的冲击动能,被这玩意当头抽一下,人体最坚硬的头骨脑壳都会被直接抽得彻底碎凹吧。
  狄天下拍了拍李谱的肩膀,“有些被雨水侵染的树木,根部变得更加粗壮,可以像章鱼一样从泥土中抽出,在陆地自由行走。它们埋藏在树叶下的枝条顶端,畸变成了瘤状的刺锤,可以用来捕食动物,然后用根茎进行吸收尸体的养分。”
  “如果连路边种植的落叶乔木都变成致命的伏击猎食者,这个世界还真是不会寂寞了啊。”李谱抛开手上这半截还在保持相当的活性,拼命挣扎蠕动的刺瘤枝条。
  “才这么短时间,世界……就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吗。”晨天心幽幽叹道。
  “这些变异的落叶乔木,在吃饱了之后就会安静的呆着。朝你爬来的这一棵似乎很久没有进补了。”狄天下扫视这些杉树,“它们没有恐惧、完全依靠本能行动,还好行动速度不够快,只能依靠伏击,这是它们最大的缺点。走吧,没必要和植物死磕。”
  跟着狄天下,他们到了一个被锁上的车库前。里面存放了一辆奔驰g级豪华越野车。狄天下招呼李谱等人将大包小包的物资放到这辆车内,他负责驾驶,李谱坐在副驾驶。晨天心母子则坐在后方。
  “寄星妖引起的全球暴雨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天,没有地方是安全的。大部分民众要么是藏在家里,要么是逃向那些驻扎着军队的复兴基地。”狄天下启动汽车,“最先转移的那批已经离开城镇了。现在才转移的,基本上是消耗了太多储存的食水,被迫离开自救的家庭。当然,在外表来看,我们就是这样的逃难者。”
  “对占据绝大部分人口的普通人来说,这个世界在雨后已经变得宛如陌生的致命丛林。自己习以为常的事物都已经改变。街道上的树木,曾经的家庭宠物,当然……”
  狄天下驾驶着越野车开上马路,“还有曾经同为人类的邻居。”
  “随着时间的流逝,物资会极大匮乏。”晨娴趴在车窗上,目睹荒凉的街景情绪有些低落,“现代文明的根基是建立于数十亿人的分工合作之上。如果曾经的文明是一台环环相扣、拥有无数机关引擎的超巨型机械,暴雨之后已经被拆散成了齿轮,也许发条会更加绷紧,单个引擎会全力启动,但整体性的环节断裂,会引起多米诺骨牌式的崩溃。如果没有奇迹……地球人口最少也要减掉一个位数吧。”
  “你说得没错,所以很多能算得上“单个引擎”的国家或城市,已经开始各自建立生存者基地。这也是最初拟定的计划之一,只是没有想到寄星妖会使用这种压倒性的手段。当初很多参与分析的专业人士,预估的最严重危机也不过就是海洋生物大幅变异罢了。”
  狄天下继续道:“如果你想把所有星舟遗产利用起来,那必然不能抛开美国。毕竟美国才是打捞了最多遗产的国家,也是这颗星球上曾经最强大也最强势的国家——但若是贸贸然就进入美军控制的区域,把自己持有的筹码公布,那将不会有任何的谈判周旋的余地,只有名为“通力合作”的压榨利用。”
  “所以,我们需要引导一次多国会议,倾整个文明的残存力量开发围绕外星遗产与资源的复兴要塞。在互相掣肘下才有可能让各国抛开私心,尽量的团结起来。而地点……最好选在不够强势的欧亚国家。欧亚大陆的人口占据了全球人口的75%以上,如果要文明复兴,人口非常重要。而你的目标是寻找到适合建立复兴人类文明的要塞,一个足以抵抗除了寄星妖本体外的所有侵袭的终极文明要塞。当这个要塞建立,大量的资源将会彻底集中。这会是人类从未有过的团结。”
  狄天下最后总结道:“那时,唯一拥有外星科技与资源的你,将会是人类文明的弥赛亚。”
  “我突然感觉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很大啊。”李谱长呼出口气:“真没想到我会变成约翰-康纳式的人物。”
  “不,你比“终结者”里的约翰-康纳可重要太多了,约翰-康纳本质上只是一位精神领袖。你拥有实实在在的宝贵资源。”打扮成牛仔的狄天下故意对李谱挤了挤眼睛,“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会保护你的,girl。”
  最后这句话狄天下模仿了“终结者”电影里那位男主角的语气,李谱不由得气结。
  “反正在拥有足够抗衡哈真等人的底气前,我不能暴露身份就是了。”李谱无聊地躺在副驾驶的位置,哈真-黑邪语是拥有对地球人而言压倒性战力的太空海盗,又招募了包括胡希姆这种前lv6在内的强者作为部下,而作为寄星妖直属的最强使者,他同样拥有在一定程度上凌驾于变异眷族,甚至是升腾种的权柄。
  寄星妖一般不会特意针对生态圈内的渺小物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哈真一党已经在这颗星球上拥有了最庞大的势力。
  “咚咚!”的数声巨响忽然炸开。越野车在行驶过路旁时,并不意外的遭到了一棵变异杉树的伏击。变异杉树刺瘤重重的抽打在这辆奔驰g系的豪华越野车的车顶上,出现了好几个明显的凹痕。
  对这个意外,李谱只是稍微抬了下眼皮。而晨天心搂住被稍稍吓了一跳的女儿,不悦道:“不能好好驾驶吗?”
  “我们需要找一支逃难车队混进去,车外表看上去毫无损伤的话就太显眼了。”狄天下笑着踩踏油门,很快开出了荒凉的街区,驶向国道。
  两名将肉体升华至“原人亚当”境界的人仙,一名异怪追猎者,哪怕拥有出色灵能潜力的晨娴不擅长战斗,这旅途本身实在没有多少压力可言。直到在公路上开了近两小时,遇见了第一支幸存者车队。
  时近傍晚,这支幸存者车队在宽阔的地带点燃篝火,除了妇孺与老年人外,还有好几名负责警戒的男性手持双管/猎枪、丛林/开山刀之类的武器。当这辆从孤零零驶来的越野车越来越近,他们顿时警惕起来。
  但他们还能带上老弱与儿童,说明文明终究没有完全褪去。其中一名长着斑白络腮胡的白人男子端着双管/猎枪,大声呼喝道:“嗨,哥们,你们不是想惹事吧?我们这儿可是有三十几号人,其中一半是小伙子!”
  这种底气明显虚得厉害的警告,让李谱无语的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和狄天下按原计划下车。比起显眼的独行侠,他们更需要混入人群之中。
  看见首先下车的是一名戴着贝雷帽的黑发少女,那名络腮胡大叔神情稍微缓和了一点,不过瞧见另一人又开始变得紧张——狄天下并没有掩饰他挂在腰间的两柄马格南手枪。
  “嗨,朋友,我叫麦克雷,我们才从镇子里出来。”狄天下说出了他预先准备的伪装身份,“这是我的养女普莱茜娅,车里还有两名姑娘,是她的高中同学。”
  “麦克雷,我是威尔森,你是郡警吗?”络腮胡大叔注意到狄天下手上的武器货色在英国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
  “郡警?不不,我以前是欧盟特殊应对部队的成员。”狄天下回答道。
  “特殊应对部队?”络腮胡大叔明显不知道这种秘密部门,但他对狄天下的警惕减缓了不少,“你为什么停车?我们的车队并没有拦住去路。”
  “我知道,世道不太平。我们这儿毕竟只有一个男人,三个姑娘。不如咱们互相照应一下?”狄天下提议道。
  络腮胡大叔有些犹豫地回头,和众人低声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番,才继续道:“你们那有多余的枪吗?”
  “普莱茜娅,把你的给他。”狄天下笑了笑,对李谱使了个眼色。
  李谱将插在腰间的一柄自动手枪取出,本想直接抛过去,不过距离这么远,他现在的伪装身份是少女,一个沉甸甸的铁块准确的抛到十多米外的人手上太夸张了点,他向前走了一段距离,递给一位对她友好的点了点头,上来接过这把手枪的白人青年。
  白人青年拿着枪一退回去,明显很兴奋的抚摸着这柄武器。他原本只有一柄冷钢出品的开山刀当做护身武器,与真正的枪械完全不能比。这个满是变异生物的末日世界,手上有一柄枪,安全感要强出太多。食物与武器是雨后时代最硬的通货。
  “威尔森,子弹是满荷的。”青年爱不释手的凑近络腮胡大叔,表示没有问题。
  “好吧,麦克雷。你们可以加入,不过你需要负责车队的轮值护卫工作。先说好了,食物与水需要自己解决。”威尔森移开了猎枪的枪口。
  “没有问题。”狄天下微笑道。他们四人搭载了斗神武装后,现在都有生命蓝图系统的全面保护,如果不是站在寄星妖面前,直接承受磅礴灵能的过量侵蚀,哪怕是直接吞吃变异生物的血肉也不会有感染的危险。
  加入了这支车队,是将伪装身份彻底融入这个新时代的第一步。他们很快融入了这支明显是临时组建的车队。领头的正是威尔森,他是一名高中老师。与他一起的都是同一栋公寓的邻居。原本他们指望政府和军方能来救援,局势会逐渐变好,但储存的食水消耗了大半之后,局势反而越发恶劣,政府军方什么的更是人影都瞧不见。他们合计了一下决定还是抛弃家园,携带剩余的物资,前往首都伦敦。
  “听说伦敦现在聚集了绝大部分的英国军队,是整个不列颠唯一算安全的地方。”威尔森坐在火堆前,温暖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