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26 亚煞极的七煞魔
  当漫天煞云汇聚于李谱的身躯,活性煞能扭动的多数触手乱钻,融入李谱体内,将他的创口填补,断裂的肌腱与骨骼重续。少年睁开眼睛,化为一片茫然的双眸眼角煞能涌动散逸。他的身躯受损后被填补的位置出现一条又一条的蠕动触手,让人头皮发麻的死黑中带着斑白末梢根须的活性煞能,宛如庆云在萦绕周身,涨落不休。
  李谱已经无法保持正常的逻辑思考,他的每一个神经元上跃动传达的思想电波都混沌一片,而每条肌肉纤维内的每个细胞都在海量汇聚的活性煞能的影响下极速强化,达到极限,冲破极限,去到凡俗之躯无法到达的恐怖境界。
  灼心灼魂的狂怒!除了这种负面情绪外,他没有其他任何感觉,犹如掉落能够同时烧灼灵魂与躯壳的翻滚岩浆,却又不会导致死亡,仿佛这烧灼灵魂的忿怒将会持续至时间与空间的尽头,每个神经源闪烁传达出的思维电波,都是将精神意志烧溶沸煮的狂暴怒意,千亿个神经源在向他传达千亿道满溢狂怒的激烈情绪,近乎将这片大地古往今来亿万苍生的负面怒意齐聚一身。
  “吼!!!”
  被海量的活性煞能污染的少年昂起头,发出一声近乎洪荒巨神的震天咆吼,周身的煞能庆云冲霄而起,升腾扩散为一头五十多丈高的巨型煞魔。它身躯上长满弯曲的煞能倒刺,根部是死黑、从中部到末梢则从黯灰渐变为让人战栗的死白,宛如荆棘遍体,异常磅礴的煞能固化构成的躯壳上除了长满蠕动的附肢外,还有两只硕大得足以将云空撕开的庞然巨爪,面庞上长着让任何目睹者心智崩溃的七颗巨眼,裂开的獠牙巨口仿佛保持着一个古怪又残酷的笑容。
  源于寄星妖“亚煞极”混沌本质的七大本源情感煞魔之一,“怒煞”孕育成形!
  怒之煞双臂张开,磅礴的煞能庆云将云空大气引动,它以满溢着扭曲的愤怒情感振动无垠大气,以依附体李谱为中心,半径逾百里的四风谷区域内,被它喷涌扩散出的无形煞能气息扫荡。
  远在炎子江畔的几只温和的小型水栖动物,忽然身躯扭曲膨胀,互相撕咬扑杀,扯烂肚皮拖出内脏。一只正在给自己雏鸟喂食的平原鹰,随着无形煞能气息的吹过,它双眼充血,吐出嚼烂的食物,疯狂将整窝嗷嗷待哺的雏鸟啄得稀烂。一头正在背负货物的穆山驼兽,扬起前蹄,将驼负的主人甩落,然后一脚踩成肉酱。随着在苍茫云空与无垠大地扩散涌动的怒煞气息的精神污染,这种失去理智的疯狂行为在多处出现。
  最接近李谱的魔古人与农奴们自然不会例外,一些胆怯的农奴在怒煞气息影响下双眼充血,甚至连体格都被催谷膨胀,胡乱扑向那些原本让他们恐惧不已的魔古人,撕扯扭打,拳头打不动,就用头撞,撞不倒,就张嘴啃咬。
  这是“渐燃之怒”,怒之煞自身独有的能量气息自然携带着无孔不入的负面灵能。让遭到精神污染的生物陷入无法抑制的忿怒情绪,屏蔽其他情感,只余破坏发泄的疯狂恶念。
  散布了自身的气息后,七眼闪烁狡诈之色的怒之煞宛如邪念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神,俯瞰下方的苍生,首位煞魔需要血祭来庆贺诞生!它迅速缩小,凝聚为仿佛无穷尽的活性煞能归入李谱体内,对它来说,李谱是“引子”,是让它从虚无现身的通道。
  “你……做了什么!”山怖连连后退,顽石脑壳的魔古种族天生拥有很高的抵抗心灵污染的能力,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和延缓“渐燃之怒”的精神污染。但若是被那些活性煞能直接侵蚀,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安然无恙。
  煞能庆云环绕着李谱,他张开眼睛,瞳仁已经消失,只余不可名状的深邃煞能涌动不休,眼耳口鼻皆散逸出煞能之波。他的面容犹如怒目金刚,在吸收了过多外来能量后,体格内仿佛每个细胞都在躁动不休,大幅膨胀。
  赢不了!山怖直觉的感受到了这一点,“拿下他!”他大吼着命令附近的魔古军人,自己却急退向魔古车队。那儿有包括寂妃露琳与大元帅铁穹在内的助力,还有两头炮舰与帝国法师团委派来的十多名魔古护法师。
  他已经注意到了迅弓侯遭到了暗杀。那名螳螂妖刺客的实力相当厉害,周围的士兵根本留不住它,加上怒煞诞生造成的极度混乱,几个起落它就成功远扬逃离。
  “真是流年不利!”山怖心情极糟,“迅弓盗王”速不台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皆逊于“永影巫王”提安与“无情战王”齐昂,只是略胜“暴虐狂王”蒙恩,但御赐领地是极之富庶的四风谷,加上脾性相投,他自己有大量的投资压宝在这位侯爷身上。如今被斩首,他多年来的布局算是打了水漂。
  魔古密探头子的退避行为,引来染煞李谱的注意,他的正常思维已经无法维持,但他不需要清晰的思考,因为近乎铭刻在血与骨里的狂怒情绪,绝大部分都是指向一个目标。
  ——踩踏着自己,将逃奴女孩蹂躏至死,把拆解的毛皮与血肉碎块洒向自己的那个人。
  在山怖的命令下,数十名魔古护卫端着龙筋强弩,朝李谱射出几乎密集的箭雨弹幕。每一发劲弩都拥有击破逾尺厚混泥土墙壁的穿透力。
  染煞的少年没有闪避,转眼间致命的箭雨倾盆而至,将他整个人化为豪猪似的密集箭垛。冲击力让他身子一晃,铲破一小段地面,朝后退出一段距离。
  “继续!”魔古护卫纷纷再次举起龙筋强弩,准备对着已成箭垛的李谱再来一波齐射。但李谱周身无数活性煞能触须在极近的距离将命中的箭矢卷住,对这些死物也展开了侵蚀渗透。
  “咿咿咿呀呜呜呜!”那些箭矢被灌注了煞能,箭身不稳定的振动,产生不可名状的呼呼一声。无须思考,李谱已经淬炼入本能的身躯发出登峰造极的宗身外罡,混合着狂暴无匹的煞能之波,将箭矢化为煞能箭雨,无差别的射向所有方位的活物。
  一个接一个的魔古人和农奴中箭倒地,煞能箭矢内蕴含的力量又将他们侵腐为没有理智的染煞傀儡。重新爬了起来,疯狂的攻击身边一切没有染煞的目标。
  惊骇欲绝的山怖已经逃到了一台炮舰近处,不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他主动下令,这头炮舰上的魔古军人已开始调动重型加农炮。随着轰然巨响,这头炮舰的左右两门攻城级加农炮,朝李谱的方向发射了两发破城雷火弹,每一颗都赫然引发夷平半径十数丈区域的爆破冲击波。
  但在炮弹发射的同时,李谱化为肉眼难辨的疾奔之影,身后不但拖拽着宛如巨蟒般的煞能之痕,行动路径上甚至出现了将无形空气震破为粉尘状的音爆云!
  活性煞能宛如风暴盘旋,似乎是在为凭依体的狂怒情绪而欢呼,当李谱产生的煞能突击拳轰到山怖面前,魔古密探头子的顽抗的双臂被摧枯拉朽的拳劲直接轰得骨散肉离,拳劲长驱直入,命中山怖的腹部位置时拳劲一绞,自然而然的发出势如破竹的穿透劲,山怖厚实的背脊骤然畸形的鼓起,铠甲片片崩碎,寸断的脊椎与内脏器官被挤压得爆出体外。
  李谱没有收回拳头,他的手掏着山怖的内脏,单手将其托起。从创口与断臂涌出掉落的鲜血与碎肉,哗啦啦的流满了他全身。
  “你……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是我、山怖……狠狠的折磨了你!”
  因为千锤百炼的体魄,生命力比普通魔古人顽强得多的山怖上下颚咔吧咔吧的张合,泛涌着血泡,他的神情扭曲,硬生生的迫出了一个狞笑,反正得面临死亡,他明显想要继续充硬汉。
  “没错,你成功激怒了我。”
  李谱昂起脸,涌动煞能的无瞳双眼看着顽强的山怖,他的面庞浮现扭曲又满溢邪恶的狂笑,插入山怖体内的手掌释放出无孔不入的邪异煞能,沿着魔古人体内的内脏器官与神经肌腱蔓延向大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顽强的魔古密探头子再也无法忍受的哀嚎起来。
  沸魂!直接煮沸和拷打灵魂的独有煞能,让山怖再顽强也无法承受。那是一种就算断气,就算骨头被敲碎、就算内脏被煮烂,也无法回避的终极折磨,拘束着他的灵魂,在现世将他打入无间炼狱。
  这是就算死亡,在将他的血肉与灵魂彻底沸煮到极限前都不会消散,铭刻到让承受者在下一个轮回也难以忘却、深入灵魂本质的残酷体验。
  “可恶,山怖大人!”坐在炮舰上的魔古军官眼睁睁的看着帝国重臣被折磨至死,他与负责驯兽的同僚们连忙指挥穆山巨兽,扬起巨蹄,试图像踩踏蚂蚁一样踩死李谱。但李谱只是抬头对穆山巨兽深深地看了一眼,随着直接施加的“渐燃之怒”影响,这头被奴役的庞然巨兽双眼泛红,生气的摇晃着宛如一座山峦的巨大身躯,将呆在背脊上那些老是支使自己的魔古小小人甩了下来,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胡乱践踏,踩成陷入泥浆的扁平肉饼。
  明明已经完成复仇,也迁怒的杀死了大量魔古护卫与无辜的农奴,然而每个神经元内不断闪烁的怒火却未减,反而越积越多。发泄得不够!远远不够!随着李谱转向魔古车队,无论敌我,所有人放弃了原本的敌人,全力以赴的面对这个无差别屠杀,仅以意志就将这片土地化为修罗炼狱的人形怪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