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25 眷族攻城
  “这是……”
  距离李谱最近的山怖,头一个发现了不对劲。
  以李谱为中心,无数漆黑中又带着斑斑的死灰色扭动末梢的活性煞能,从地面、从虚空、所有山怖可以想象与不能想象的位置喷涌而出。当跃动喷涌的活性煞能碰触到附近的草地,无论碰触的是杂草还是泥土,无论原本是什么颜色,都被侵蚀成黑灰死白、涌动极不稳定能量的区域。
  山怖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不过他本能的感觉到最好不要被碰触到,连忙急急退避。只见欢快的活性煞能朝李谱集中,从伤口、从皮肤迅速融入。
  “啊!天空变得像恐惧废土那边一样了!”有魔古军人昂着脑袋嚷嚷道。
  魔古帝国动用无数奴隶建造的蟠龙脊,隔开了关外的恐惧废土与关内的四风谷的大地。连天空的颜色都截然不同,恐惧废土的天空就如李谱初次进入这个历史片段时瞧见的一样畸形得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四风谷却是风和日丽。但这座石犁村的一小片天空,在不知不觉间,此刻已被恐惧废土的畸形天空侵蚀。晴朗的蓝天褪去,无以名状又遮蔽恒星光线的煞云气流笼罩而来,色泽宛如黑灰死白的内脏,翻滚不休,让下方的人感觉好像身处于什么蔽日遮天的怪物腹腔。
  这些翻滚的煞云,形成了一个搅动万里云空的巨大涡旋,接着凝聚缩小,好像被灯光吸引的飞蛾,朝被活性煞能包裹的李谱盘旋着汇聚过去。
  “那是什么鬼玩意?”远处的迅弓侯心知不妙,立刻挽开“莱登之击”,一发集中他所有力量的“雷鸣元素箭”蓄势待发。这一波他不准备有任何留手,弓弦被拉至极限,他体内的灵能波动亦将推动到极限,箭矢顶端电离噼啪作响,凝聚出一颗足球大小的球状闪电,这是他杀伤力最大的“雷鸣爆破箭”。
  “不管是什么,给我去死……”
  突然他神色微变,双腿用力猛夹胯下的“铁麟墨狡”,同时迅速的伏低身势。然而他与胯下坐骑的配合动作才做到一半,他的半个后脑壳联动头盔一起飞了出去,糊哒哒的脑浆汁液凌空散了一地。
  透明波纹在空间内涌动,一击得手的隐形刺杀者显露形态,她是披着兜帽斗篷的苗条女性,露出的部分皮肤呈玫瑰红,毫无瑕疵,没有瞳仁的双眸散逸着淡淡的灵能,琼鼻挺拔、丰润唇瓣是白金色。抛开肤色不谈,堪称精致的整齐五官可以说相当符合人类的审美观,可惜她的头上长着一对尖尖的骨质犄角,修长的双腿下方也是一对包裹着不知名动物皮革的蹄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美艳动人的女性恶魔。但在魔古人眼中,她的外形是一只关外随处可见的螳螂妖。
  “刺杀成功。”女刺客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正是与李谱一起参加本次测试的学徒索拉,她的手上持着一柄光能长剑,等离子电浆构成的剑刃被先进的科技拘束成形。只是一记顺劈挥舞,就解决了迅弓侯。
  被暗杀的迅弓侯手上高度凝聚的雷鸣爆破箭失去了准头,直接轰在了附近的地上,产生的爆破巨浪另硝烟弥漫,形成一个好像被战术导弹轰炸了似的两丈多宽、半丈深的焦土大坑。坑内电离噼啪作响,余劲许久不散。
  而驮着迅弓侯尸体的铁麟墨狡被爆破的冲击气浪掀得翻倒在地,它哀声长啸,四足发力翻身而起,扬起一对足以将钢筋混凝土墙壁像纸板一样刨开的锐利铁爪,转身扑击。
  刺客能够杀死迅弓侯,索拉要对付这头猛兽自然不会废多少力气,不过她没有顺手剑光一绞杀死这头野兽,只是挥动没有握着光剑的另一只手,虚抓抛甩。
  体重相当于一头青年非洲象的铁麟墨狡,在索拉的原力抛击影响下像被女孩子发脾气扔出去的玩具娃娃一样,抛砸向了几名反应过来的魔古护卫,将他们撞得翻倒。
  “那家伙的状况看起来糟透了。”索拉瞧了一眼李谱的方向,她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煞能在沸腾汇聚,那是达到第九级灵能的波形,然而非常不稳的涨落不定,时不时跌落到第七级,偶尔又暴涨至超过第十级。
  与我无关,他也无法对我造成妨碍了。索拉很快做出了判定,她环视那些又惊又怒对她重重包围的魔古护卫,唇瓣勾起,露出一个无比残酷的嫣然笑意。
  很好,她是菁英中的菁英,她的目的决不只是简单的“毕业”而是拿到最好的任务评价!
  在魔古人眼中,螳螂妖士兵外形的索拉举起手中的奇怪武器,她宣布道:“今天,是魔古帝国灭亡之日。”
  在离石犁村只有几公里远的某段蟠龙脊,驻扎在城墙上的魔古士兵发现一头又一头的超巨型螳螂妖破开泥土,爬了出来,它们的身躯上覆盖着强韧度超过同比例合金钢的厚实几丁质外壳,形似交叠的龟壳,横向面积就有近两丈多宽,长着触须的小脑袋大部分都缩在比战舰装甲还坚固的保护壳内,下方的四只腕足支撑着高过十米的庞大体形,作为武器的一对前肢是内收的超巨型镰爪,看上去随便一挥就可以摧毁一栋混泥土结构的公寓房。
  这是螳螂妖种族中的攻城进化体,它们拥有可以破坏蟠龙脊那加固墙壁的超级破坏力。带头的两头体形最大的是“莱公”与“加拉隆”。当它们开始以逾千吨的体重冲撞蟠龙脊的墙壁,挥舞像是斩舰刀的螳螂镰爪,蟠龙脊上的魔古军人连忙一边发射火箭求援,一边调动箭塔上搭载的猎龙级弩炮试图驱赶。
  然而贯穿力足以将三尺厚的岩石击碎的猎龙级弩炮,对“莱公”与“加拉隆”这样的巨兽来说就像是蚊虫叮咬,它们挥动巨大的前肢,横扫一击,好像扫垃圾一样将几名躲避不及的魔古人扫得骨断筋散,掉落城墙。
  随着攻城级螳螂妖一起来的,当然有数量超乎想象的聚生虫群——螳螂妖精兵,它们的身材不如魔古人强壮,看上去要芊细得多,但每一只都像是被放大无数倍的螳螂猎手,它们普遍有着动视能力足以捕捉飞蚊轨迹的硕大复眼,存放大部分内脏器官的鞘体位于身后,同样有着六肢,除了强健得能够轻易跳跃出十几米远的双腿,它们的腰间有一对镶嵌了金属刃的镰爪,而最粗壮的上肢分为三截,除了有类似灵长类生物,持着琥珀双刀的手部外,反曲的几丁质镰刀在进化下挪移到了手腕部位,贴臂收拢,需要时随时都可以弹出成为屠杀的凶器。强化几丁质的外骨骼与液压式的体内运动系统,让它们的动作超乎想象的凌厉狠辣。
  “突袭者部队!振翅!”随着一名螳螂妖军官加杜卡的命令,密密麻麻的螳螂妖中,一部分具备出色飞行能力的“聚生突袭者”将背脊上的鞘翅展开,扬身飞起,一部分开始登上城墙,另一部分携带着存放在罐子内的“腐蚀焦油”,这是高阶炼金术士,同时位列恐惧之心王庭的宰相金巴卡熬制的化学药剂,对魔古人进行空投攻击。
  “稳住!一定要撑到援兵到达!我们身后就是四风谷,无路可退!”城墙上,包括哈伊岩在内的几名校官狂吼着,命令战弩兵还击。勇猛善战的魔古人面对螳螂妖大军压境表现出了种族的荣誉感,没有一个退缩,箭矢与弩炮不断的将一些躲避不及的螳螂妖突袭者射落。
  “滚下去!”哈伊岩一锤子砸翻一只扑翻了身边同僚的螳螂妖,他的蛮力将几丁质外壳敲得崩解裂开,内部的浓汁体液溅了他满脸。
  “低等种族,你们哀嚎的灵魂由克尔鲁克献给大女皇。”
  随着螳螂妖特有、由体内器官振动产生的微颤嗓音。随着高空中一道迅捷无比的疾风飞掠而过,包括哈伊岩在内的几名魔古军人,颈子都溅出鲜血,脑袋一歪,滚落于地。
  当这名宛如疾风的螳螂妖勇士落地,它的双手各持着一柄在恐惧之心王庭内由琥珀塑型者制作的精制琥珀双刀,它行云流水的在城墙上左冲右突,身后留下十多具魔古军人的尸体,这些军人只有要害挨了一击,掠风者进行屠杀时绝不多浪费一丁点时间。
  “聚生虫们!今天是让大女皇欢唱的日子!”
  螳螂妖英杰克尔鲁克,正是位列卡拉克西九英杰之一的“掠风者”,这名传奇的螳螂妖勇士激励了其他聚生虫,它们用咯哒作响的发声器官,咏唱出大女皇夏伊珂希尔之名,以压倒性的数量狂涌向蟠龙脊。
  “咯咯,克尔鲁克那家伙从来没有变,总是那么冲动又热情。”一名螳螂妖落在莱公的甲壳上,他是本次战争的先锋,卡拉克西九英杰之中的“暴食蝗”卡诺兹。
  “不知道潜进城墙内的索拉有没有得手。”另一名长着血红复眼,身披着青色战袍的螳螂妖“刀锋领主”塔亚克振动体内器官,他的右臂装备着一柄比其他螳螂妖要大出一倍的双刃战镰。他的语气带着敬意,因为他虽然是本世代螳螂妖中的战地指挥官之一,却仍然没有资质荣升卡拉克西英杰之列。
  “那孩子绝对是个天才,这次征战夺回亚煞极之心后,它一定可以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一名有着黯淡复眼,身上挂着各种瓶瓶罐罐的螳螂妖触须颤动,他是发明了琥珀封存术,将螳螂妖历代中最出色天才封存的原初英杰——“至尊者”柯尔凡。
  螳螂妖眷族文明坐落在恐惧废土深处的恐惧之心王庭,已经与安其拉眷族联手,派出了三支主战部队,同时对四风谷的帝皇粮仓;魔古帝国首都的锦绣谷;魔古祖庭的雷神岛展开了进攻。带队攻占四风谷的精锐,正是这三名卡拉克西英杰与十几位螳螂妖领主与战地指挥官。
  “嗯?关内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变化。”柯尔凡昂起头,硕大的复眼闪动着睿智的光华,“煞云……在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