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4 种族序列
  “第一轮测试通过,在劣势组成战队获得四轮胜利,评分:普通上位。”当宣布第一轮测试合格的声音在李谱的脑海响起。他瞬时脱离了“黑暗武道会”历史片段。
  “呼,真是……”回想过去半个月如真似幻的经历,李谱感慨万分。用灵族高阶游侠的武器取巧赢了酎之后,凭着愿赌服输挖过来的酎与是流两名强力队友,加上之后招募的两名队员,全新的妖灵队跌跌撞撞的打进了武道会的准决赛,甚至惨胜了里御迦队,然而面对卫冕冠军的户愚吕队的还是毫无胜算的全员落败,在挂掉的同时他就获得合格通知,回归到了终端体面前。
  “如果取得冠军,评分会是什么?”李谱好奇的问道:“另外评分有什么用处么?”
  “历史片段中的卫冕队有一名综合生命强度达到1250点的素体单位,你现在只有100点综合生命强度,难度属于绝望级。如果你能在测试中击败他,能获得菁英评分。”终端体回答道:“盟约内有普通,优秀,菁英,光辉,传奇,终极六阶评价。每阶分下位、中位、上位三档,会记录到你的个人职业档案,包括失败在内,重要测试与每次参与任务都会进行记录。将关系到你的职业收入与晋级考核。”
  1250点生命强度的素体单位,那肯定是最强的肌肉妖怪户愚吕弟了,在决赛时他只是解开60%的肌肉就把自己扁成了肉酱。之前想要抓住自己的星际盗贼哈真-黑邪语战力甚至还在100%的户愚吕之上,自己的路还远着呢。李谱摇了摇头,甩去自己“精神上”刚刚死过一次的异常感。
  黑暗武道会的日子里,所有的战斗经验都没有消退,仿佛他真正的经历了这段时光。不,不是“仿佛”,李谱非常确定记忆中那些苦战、受伤、获胜、喜悦、绝望、乃至阵亡,点点滴滴的经验将铭刻在他的记忆深处,组成他人生的一段历程。
  “成功进入第二轮测试,下个历史片段已经提取。”终端体对李谱通知道:“你有一天的时间进行休整。”
  黑暗武道会的高强度战斗让李谱的精神消耗不少,接受了一日的静养沉淀,他启动了之后的测试环节。短短的日子内,他在满是吸血鬼的末日世界中协助人类反抗军;在逾百成熟异形与铁血猎手的死亡猎场中完成求生与反狩猎;甚至进入遭到外星神印侵蚀的深空母舰中清理异化畸变体,搜救幸存人员。所有考核都以普通中位或上位的成绩达标。
  当进入测试的最后环节时,负责这次修士考试的终端体对李谱通知道:“你目前的测试成绩是两次普通中位,两次普通上位,你可以在自己的斗神武装记录中浏览自己的历史成绩。最后的测试题是你所倾向有关寄星妖危机的历史片段。通过之后,你将会获得“盟约”的承认,取得资格证书,晋级为初级修士。”
  所有测试都是在“宇宙模”临时构筑的历史片段中完成,李谱的本体数值没有任何改变。他的外貌没有任何变化,仍然是十八岁出头的青少年,但精气神却被磨砺得更加沉稳,他听完终端体的介绍,先看了一眼自己在斗神武装内的个人记录,果然出现了四条白色印记,详尽的记录了以他在测试内的所有经历、行为、表现综合而成的评估。
  “真不知道那些能拿到菁英评价的考生有多厉害,更别提更高的光辉和传奇评价了。”在前几轮测试中已经发挥出了全力,李谱倒没有多少遗憾,只是随口问了句,“应该都是来自那些天生就强大的种族吧。”
  “是的,在智能物种序列排名前列的种族学徒,97.77%都在首次报名时拿到了菁英以上评价。”终端体回答道。
  “智能物种序列?这是什么?”李谱好奇道:“我……呃,是人类也在这个序列内吗?”
  “以你为蓝本,物种序列已经登记了人类种族。”终端体解释道:“智能物种序列是盟约对所有建立出启蒙界文明以上,判定为可交流物种的登记序列。无论是你所属的碳基种、硅基种还是能量体,以物种强度进行排列。分成五个序列,除了极稀有的第一序列。第二到第三序列的物种类别大约是百到千位之间;第四序列与第五序列已经有超过兆亿类智能物种,宇宙中绝大多数物种都处于第四与第五序列,人类处于第五序列。”
  “也就是说,第一序列大概是屈指可数的个位数,第二序列是百单位,第三序列是千单位……以此类推。”李谱略一思索,不由得微微叹息,“然而到了第五序列,一下就扩展到了兆亿计算?跨度也太大了吧!”
  人类处于第五序列内,看来自己第一次报考能拿到普通成绩就算很不错了!
  “你无须对自身种族所属的序列感到沮丧。”终端体安慰道:“盟约议会的荣誉议长“时空漂泊者”曾经就属于与你同源的第五序列,他是盟约所有下位种族的光辉楷模。盟约内所有的圣者阶层,无论是嗜血疯狂的战神恐虐、极度自负的黑狱帝皇拿萨丹;狡诈百变如邪神奸奇;还是化身千万的混沌伏行者奈亚拉托提普;都对他抱有敬畏之心,被盟约的条令约束。”
  “我听过很多次“时空漂泊者”,是他与他的朋友们一手缔造了盟约吧。”李谱点了点头,笑道:“我记得是在百科全书的很多历史条目中有写过他。当真是超级传奇人物,没想到居然是和我同样出生于第五序列,感觉一股崇拜感油然而生呢。好了,其实我早就明白人类并不算特别突出的物种了,还是开始最后一轮测试吧,我对通关之后的权限奖励可是迫不及待了。”
  “依照习惯,最后一轮测试你将会面对另一名考生。”终端体启动了历史片段,“你是我负责的考生,愿你能通过本次测试。”
  “什么?不会是还要和其他考生对决吧?这是强行50%合格率么?这么玩是不是有点坑报名费啊……”反应过来的李谱刚刚想要抱怨,与进入之前的所有历史片段时一样,当他睁开眼睛,他已经降临到了一个全新的陌生世界。
  “看样子……是古代时空么?”他站在一条很类似长城的巨型建筑上,脚下的厚重砖块无比坚实,铭刻着奇妙的符文印记,似乎用特殊手段进行了加固。四周有一些长着黑白相间皮毛、看上去很像熊猫人的敦实苦力,还有成排的手持武器、严以待阵的重铠战士。李谱抬起头,随着头顶的异常风景映入眼内,他不由得暂时屏住呼吸,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影响下浑身毛发倒竖。
  那不是晴朗的蓝天,也不是灰色的积雨乌云,而是无以名状的畸形穹苍,遮蔽恒星光线的煞云气流,色泽宛如黑灰死白的内脏,笼罩数万里的天空,让下方的人感觉好像身处于什么蔽日遮天的怪物腹腔。
  “历史片段,艾泽拉斯星球616号时空线。这颗充满多样化物种的特殊星球曾经被四头寄星妖,“七眼黑羊”亚煞极;“千喉之兽”尤格萨隆;“千眼之魔”克苏恩;“梦魇腐化者”恩佐斯寄居。它们的本体已被封印,但麾下的眷族坚持不懈的对其他物种进行战争。你现在的身份是南方大陆的魔古帝国奴役的熊猫人奴隶,正在防御工事“蟠龙脊”上协助魔古军阀对抗亚煞极眷族“螳螂妖”与克苏恩眷族“其拉虫族”的全面入侵。”
  “你的任务是击杀寄星妖眷族。螳螂妖与其拉军官按照个体强度可以获得10到50点积分不等,螳螂妖与其拉菁英每名100点积分;螳螂妖英杰每个200点积分;其拉与螳螂妖皇族300到500点积分;其拉双子皇帝1000点积分。寄星妖本体“梦魇腐化者”恩佐斯、“千眼之魔”克苏恩15000积分;“千喉之兽”尤格萨隆25000积分;“七眼黑羊”亚煞极50000积分。至少击杀三名以上英杰与三名以上菁英,同时取得1000积分即通过测试。双子皇帝获得菁英评价。以任何手段击杀任意一只寄星妖,获得光辉评价。清除所有寄星妖,获得传奇评价。”
  “学徒索拉在眷族阵营,她的目标是击杀魔古军阀。任务开始。”
  足足四头寄星妖?眷族战争?这是什么见鬼地方。虽然自己说了对寄星妖感兴趣,但最后一轮测也不用玩这么大吧!李谱正是满腹吐槽,至于还有另一名学徒的问题他倒没太放在心上。
  李谱忽然眉梢轻挑,他一扬手,精准的擭住了一条劈开空气,朝他的背脊狠狠抽来的牛皮鞭,手腕猛一发劲,就将对他抽出这记鞭子的人扯得踉踉跄跄。
  “嗯?居然没有脱手摔倒?”李谱稍微有诧异,虽说他只是随手擭扯,但凭他骤然发劲的功夫,对他袭击的那人仅仅是站不稳当,没有被甩个狗吃屎,倒算有点本事。
  “竟敢反抗?奴隶!你好大胆子!”冷不防对李谱抽出这记鞭子的是一名身材魁梧足有两米多的怒发男子,他长着狮面大嘴,身材厚实粗壮得好像石像雕铸,皮肤色泽有一种介乎血肉与岩石般的黯哑,身披铠甲,腰挎破城战锤。这时他神色惊怒的盯着李谱,怒喝道:“想造反不成!”
  在他这一吼之下,四周几名身材和他差不多的持械士兵非常老练的将李谱团团包围。那位持鞭者得意样样道:“给我拿下!此人定是螳螂妖细作!唔,和他一起的那几个也不要放过!”
  简直莫名其妙!你们的敌人是寄星妖眷族“螳螂妖”的话,那我屁股是你们这边的好不好!李谱反应过来这些看上去很魁很霸道的种族应该就是魔古帝国的人。正欲澄清,包括那名持鞭校官在内,至少五名魔古士兵已经挥舞着战锤与门板似的钢刀围攻了上来。
  魔古战士身材魁梧强壮,动作却相当矫健,配备的武器是大号版本,配备的镔铁战锤李谱随便一瞧就预估至少逾百公斤重,在它们手上挥舞得却好像人类大厨手上的勺子一般轻便,这双臂腕力绝对不俗。
  不过,速度还是略慢了。
  只是一个照面,李谱左冲又突,每人不多不少,就是一击。几名魔古士兵无一例外的翻倒在地,惊恐的看着攻击了自己的胆大奴隶,看上去他只是动作极快,随手拍按,却将体重至少小半吨的他们拍得东倒西歪,体内气血震荡,几乎喘不过气来。
  “什么?区区一名奴隶……”压阵实力最强的魔古校官眼睛都凸了出来,骁勇善战的魔古勇士居然会倒在区区一名奴仆手中?一定是幻觉吓不倒我的!他猛一咬牙,将毕生力气汇聚双手,持着那足以攻城破墙的大号战锤,全力砸击。同时施展天赋灵力,战锤爆燃,卷着数吨的动能与高温狂袭而至。
  流星爆裂锤!他是克尔格希氏族的堂堂少主哈伊岩!人称“势不可挡”而且有勇有谋忠于帝皇,这路锤法乃是皇帝跟前的红人,枢密院的山怖大人所授,乃是他的压箱底绝招。更别提他还动了心思,这一招覆盖对面大块范围,这逆贼敢闪躲,后方的同族就得统统陪葬,瞧你怎么躲!
  果然,李谱身后衣衫褴褛的熊猫苦力发出恐惧的惊呼,有一名身材娇小的女性熊猫人甚至抱着脑袋跪了下来。
  “我记得起来了,刚才进入时有说过我现在的身份好像是奴隶?”李谱微微皱眉,鼓动汹涌气血刺激窍穴,催动骨骼肌腱同时内外发劲,戴着“意志之拳”臂铠的右拳,突袭向当头砸来的爆裂战锤。在拳与锤接触的瞬间,随着雄浑无匹的震荡内爆劲,叠加蕴含罡劲的拳风狂绞,几乎有李谱半个身子大的重型战锤被凌空崩得散成几块爆碎开来,余劲更是将魔古校官震得双手虎口全裂,翻身摔倒。
  李谱没有追击,毕竟对付眷族还得借助魔古帝国,光他一个人可翻不起什么风浪。他看向那名翻倒在地满脸惊恐的校官,心想露的这一手应该可以让对方稍微给点尊重然后谈谈谅解合作方面的问题了吧。他堆出微笑摊手道:“好了,我不是你们的敌……”
  话还没说完,那魔古校官就面色极难看的一个翻滚,顺手在怀中一掏,扬手放出一枚窜天火箭。
  “呔!一发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麻利的甩出了这枚火箭,那魔古校官先抹了把汗,然后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悲壮神情道:“兀那熊猫细作!我哈伊岩乃是铁铮铮的克尔格希汉子,绝不屈服!我的求援信号已发,山怖大人就在左近,你这点儿小把戏可别想在山怖大人面前卖弄!若是知机,速速束手就擒,我可保你一条全尸。”
  妈的智障……这些魔古人有正常的交流能力吗?李谱的面颊肌肉微微抽,感觉这次任务难度比预期的要大出不少。
  哈伊岩吞了口口水,大概感觉自己习惯性说得太强硬了点,眼前这逆贼万一狗急跳墙自己纵是忠肝义胆怕是亦要以身殉国,于是连忙补充道:“我瞧你是算条汉子,若是诚心跪下求饶,留你们一命那也无伤大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