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3 黑暗武道会 2
  ();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
  在酎说出‘开始”的同时,他就一副悠闲洒然的笑容,对李谱摊开一只手,表示对方可以随意进攻。
  与妖气汹涌近乎灼热炎浪扑面,站在大圆形竞技台上就自然令人聚焦的六游怪队队长是流完全相反。无论是刚刚神出鬼没的瞬间摘掉两名胆怯队员的脑袋时,还是对李谱表示“可以开始”的现在,酎的妖气与异乎寻常的悠闲感没有丝毫波动起伏,这代表着收敛无形,静如止水的掌控力。
  ——并非凭借天然强大的血统与妖气,在技巧上同样浸淫入微的妖怪高手。
  “呼……眼前才算是测试题的真正开始罢。”李谱轻轻吐息,之前与是流的战斗他没有丝毫怠慢松懈,虽然消耗了一定体能,却也是极好的热身。现在的他,身心都处在最佳的状态。这一次他没有选zé平时的突袭打法,而是不疾不徐的向对shou走了过去。
  “李谱选手在主dong走近酎选手!”长着兔耳与狐狸尾巴的猫妖裁判小兔及时的开始了解说,黑暗武道会的投资不小,她的形象与多个角度的竞技场映像也在巨大的转播屏幕上出现,“虽然这只是黑暗武道会的第一轮热场赛!但激烈的战斗成功宣告了本次黑暗武道会的水准超越往届!哇!上届冠军的卫冕队户愚吕队也有在观看本次比赛!拥有绝对压倒性实力的他们会更看好哪一方呢!”
  在vip观众席上,同为现场转播员的鱼妖树里是一名长着电鳗尾巴与鳍状耳朵的性感御姐,她带着摄影师,小心翼翼的对贵宾席的户愚吕队进行采访,“户愚吕先生,您更看好哪一方呢。”
  戴着墨镜,身材高大的风衣男户愚吕弟没有回答,但矮小的户愚吕兄随意的撇了妖怪御姐一眼,令妖怪御姐浑身不由得发寒,然hou用一种令人感觉宛如蛇鼠在身上爬绕般的阴测测笑声说道:“只是蛐蛐互咬的热场节目而已,谁赢都无所谓。不过真要说的话,那个叫李谱的中国妖怪稍微有点儿意思。”
  “您是说,更看好他吗?”树里大着胆子问道。卫冕冠军户愚吕兄弟都是由人类转化而成的妖怪,但在天然纯血的妖怪眼里,反而比所谓的恐怖大妖怪都要危险百倍。
  “不不,”户愚吕兄笑得肩膀耸动,“他刚才用的技巧,很像我弟弟在没有变成妖怪前,还是人类武道家时没日没夜拼命苦练的那种。呃,记得幻海老太婆年轻时就擅长这个。没想到妖怪中还有学的,似乎练的还挺像样,大概因为是来自中国的妖怪?真是让人怀念啊,就好像不小心看到穿开裆裤时的旧照片一样,哈哈哈哈!”
  “呃,不愧是号称人间最强的户愚吕兄弟!真是充满了自xin的冠军卫冕队!”树里对转播镜头宣bu道:“让我们把关注点转回赛场!”
  喧哗的观众,转播与解说丝毫都没有干扰到场中专注的两人,当李谱与酎互相的距离间隔只余半丈,再踏一步,便触手可及的刹那,少年的右肩以隐不可见的动作自然前倾,整条右臂骤然消失。
  他以抱丹发劲,收敛入微的周身气血将自身的运动节奏归于零,正是武道中极高明的“无拍子”技巧。接着骤然伸展爆发,收敛入微的精气神意犹如极地冰川中发生了火山喷涌,致命的力量随着他的曲指豹拳刺向酎的咽喉。
  酎的浓眉兴奋又讶然的挑起,不过他还是堪堪躲过李谱这记放长击远的试探性刺拳,擦过的空气形成的高频尖啸足以令普通人耳膜破裂直接昏厥,但他只是产生了轻微的耳鸣。
  在闪避的刹那,酎的拳技也骤然爆发,他的拳技大开大阖、豪快之极,看似只是上半身微晃,李谱却感觉排山倒海的雄浑拳劲宛如厚实无缝的致命巨浪一样碾压向自己。
  没有丝毫动摇于这种类似借相的气势压力。李谱随着滑步前倾,略一低头,像拳击手一样躲开到了藏在铺面拳影中真正的杀招。同时顺势又是一记后手刺拳钻向酎的心窝。
  破空速拳!随着这记刺拳,在零点一秒内宛如狂风骤雨的拳招在不足一臂的短距离内爆发!而酎周身的肌腱爆发力在妖气强化下同时大幅提升,双手亦是丝毫不让的开始了正面对轰。
  双方游斗的半丈空间内,音爆连环炸响,排开的激荡气浪宛如扩散的无形厚墙,冲得站在逾十丈远外身材娇小的裁判小兔都有点儿站不稳当的抓着麦克风很可爱的“呜喵!”了一声,双方在眨眼间以惊人的拳速交手攻防了数次,一开始只是双拳与踢击,接着膝、肩、肘、背乃至膀挤压靠都加入了这场爆发式的短兵交战。
  “李谱选手与酎选手双方展开了毫不相让的正面激战!”裁判小兔又退开了一些距离,同时语速惊人的解说道:“他们都表现出了异常强悍的埋身战能力!
  谁都不想退!力量、速度、变化、承shou力……乃至战斗意志,随着正面攻杀的局面,毫无花巧的被彻底检验。酎的妖气强度比队长是流要稍逊半筹,但近战技巧方面却完全凌驾,堪称行云流水的拳技类似现实地球的醉拳,却毫无多余发劲,洗练无比。更棘手的是他的化劲技巧与本身的妖气完美融合,皮肤表层永yuǎn保持着一层弹性十足的柔韧能量,每一次交手拆招,李谱都感觉自己的暗劲很难渗透过去。
  酎同样惊yà于李谱的凌厉攻势。无论从什么角度看,眼前的少年都是只有微薄妖气的对shou,却可以从并不怎么魁梧的身躯内爆发出与他相差仿佛的力与速。那来自肌腱、骨骼、筋膜乃至肺腑内脏、生物磁场的精气神意都被拧成了一股劲,运转自如,每一次交手,都像是与潜藏着致命高压电的打桩机互拼,不但举手投足间爆发出力能掷象的霸道劲力,还有入微传导的渗透杀伤,哪怕他遍布周身的柔韧妖气与战技将其尽量中和,只要一个不小心,秒秒钟会落入下风受创不轻。
  李谱越打越是顺手,酎在武道技巧与肢体运用方面大概是化劲巅峰,只是超越人类的妖怪体质让他在神经反应、运动能力、生命力方面明显胜过于人类中的抱丹武圣。加上本身c级上位的妖气换算成灵能接近第六级强度,综合生命强度至少高出李谱一截。但与这段时间来已经习惯作为实战对shou的心姨、还有时不时会来指教一下的狄天xià相比,他感觉与酎交手要轻松不少。
  “居然无须多少妖气支持,凭着单纯的体魄与战斗技巧都与我有来有往。真是意外……又畅快的比赛!”
  酎双眼内的惺忪彻底消失不见,替代是一种纯如赤子的高昂战意。闪避,格挡,还击,丝毫不让!李谱近乎幻影的闪击拳与酎行云流水的拳劲高速交错,攻防不停转换,开始是李谱的破空速拳进行压制,但随着酎一组神乎其技的变化连击中强行扳回一局。
  双方都是很刚正面的类型,战斗在接触的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两人的动作几乎同样敏捷,体能爆发力是有妖气强化的酎稍胜一筹,但李谱在运用方面明显占优,激烈变幻攻防的几乎势均力敌。
  直到数十个回合,缠斗的双方才抓到了真正的机hui。
  与粗豪的外表不同,酎拥有宛如流水般的变幻拳技,他身子一晃间带着残影瞬息到了李谱背后的死角,顺势一个旋踢,泰山压顶般劈向李谱的后颈。
  “砰!”的音爆气浪传遍偌大的黑暗武道会现场,整个巨大又一体成型的石造竞技台都震动摇晃了一下,在酎的斧式回旋踢下,李谱原本所站的位置犹如被高爆zhà弹正面轰击,出现了一个两尺多深、宽近三米的破碎坑穴,蜘蛛网形的裂痕朝外蔓延十几米,致命的碎石颗粒宛如子弹爆散。
  但攻击目标已经消失不见。
  几乎在酎兜后的同时,李谱以比猫鼬扑蛇还要敏捷的动作游绕占位,腾转挪移之间,产生的所有动能势能,随着堪称神妙入微的肢体运用与敏捷掌控力,行云流水的转为对后继运动的进一步提速,正是晨天心所教拳技的核心技巧,将抱丹后的爆发力、对肢体的完美控制,登峰造极的内家卸劲糅合而成的“踏风逐电”。
  “你很快,但比起心姨,跟上你的速度并不是太难。”
  闪避与反击一气呵成,李谱放手一记内外二罡齐爆的杀手锏“反坦克突击拳”,急钻向酎的背部。同时左臂一转,朝上摆出宛如佛门伽蓝菩萨般的降魔之势,带着周身的外罡倒卷发劲,将散射的碎石凌空荡开。全身上下交错发劲的激荡罡劲,在极短时间内形成一个朝内塌陷的气流涡旋,类似张家的“真武元气拳”的雏形,干扰酎的挪位闪避。
  面对足以一锤定音的“反坦克突击拳”,酎要么尽量反手后击互相拼上一招,要么只能朝反方向尽量卸劲。无论选哪个,李谱都准备了陆续有来的后继变化,准备一鼓作气的夺取胜机。
  然而酎没有选zé闪躲,也没有选zé防御。
  六游怪队公认的最强战斗狂,在这一瞬,毫不犹豫的选zé了两败俱伤的反扑!他周身的妖气骤然提升到了极限,催动肌腱与骨骼都膨胀了一截。
  随着“波!”的一声怪响,李谱的的突击拳劲命中了酎的背部,拳劲彻底突po柔韧妖气的防御,前所未有的震荡暗劲渗透入内。只是在中招的同时,酎将承shou的势能硬生生的承shou,借着这股冲击动能,旋身反手一记灌注凶猛妖气的刚拳轰向李谱。
  没有怠慢,李谱本来预备作为追击后手的左掌一沉,施展出大手印截击酎的反扑。然而酎是不惜代价灌注大量妖气的全力反击,高度凝聚的狂暴妖气随着刚拳狂涌而出,劲分数重,产生连续的强烈爆破,将李谱轰得双足铲开地面,硬生生退出数丈远。
  “呼,好像被火车头撞了一下似的。”李谱吐了口气,放下被震得气血翻涌的胳膊,从初次交锋开始,第一次暂shi停战。
  “好拳!真是吃惊,没想到你追得上我最自豪的变化速度。”酎的双手撑着膝盖,口鼻渗血,不过精神状况反而更加振奋,甚至还笑得比之前更开心。如果他是人类,那一拳足以把他打死三十遍,然而妖怪的体质让他只是受创不轻,远没有到再起不能的地步。
  他直起腰,将腰间的一支比糖浆口服液还小不少的管状小瓶抽出。
  “你有资格见识我真正的秘技,本来这一招是我准备至少到准决赛才用的。我的正式身份是酒鬼妖术炼金师,这是我亲手酿造的魔界烈酒“鬼杀”!”酎郑重的扭开瓶盖,一股异常浓郁、熏人肺腑的奇妙香气在瓶内涌出,他昂头一饮而净。
  终于到这个阶段了么,他的“全力”状态。知根知底的李谱安静调息等待,没有急着动手。
  当一小管“鬼杀”下肚,酎好像磕了药一样浑身战栗不休,接着面色难看的呕吐出一滩秽/物,他的皮肤逐渐变得赤红,连遍布周身的妖气都好像醉了一般,混合着淡淡又奇妙的酒气。另他整个人都朦朦胧胧。酒鬼炼金师抬起双手,凌空抓捏,澎湃的妖气在掌中汇聚成形,好像搓面团一样,将与酒气混合的柔韧妖气捏成球体。
  “鬼杀弹力球,这才是我最高的武技。”酎醉醺醺又满是自负地微xiào,接着好像棒球投手一样,朝李谱猛掷出妖气能量球,“开始第二轮吧!最好不要躲避,否则会越来越棘手!”
  酎的投掷力量极大,鬼杀弹力球以近音速朝李谱飚来,这是酎将魔界烈酒与自身妖气糅合出的特有技巧,除非命中被妖气锁定的特定目标,鬼杀弹力球会一直弹射跳跃,越积越多。每一发在烈酒催化压缩下制成的鬼杀弹力球的杀伤力都比他刚才那记灌注全部妖气的刚拳威力高出差不多五倍,现在的他至少能做出至少四发鬼杀弹力球,在全部投掷后,等于四个自己以五倍力量在全方位全角度进行密不透风的围攻。
  ——虽然自己是打jià天才数学笨蛋,不过想想就知道赢定了嘛!
  很可惜,小子,其实我挺欣赏你的,如果你能活得下来,我一定拉你过来凑人头!投掷出鬼杀弹力球的酎充满自xin的看向李谱,无论他是硬接还是躲避,胜负都已经确定了。以刚才交手表现出的实力,他不可能接得住。
  但面临猛招的李谱只是叹了口气,然hou振手一挥。
  承载着酎自xin心的弹力球,“波”的一声好像青烟一样消散与无形。正准备再投掷一发组成弹幕的酎登时一副下颚脱臼的表情,满脸懵逼的呆住。
  “真是无聊的招式……抱歉,我还不会放波之类的技巧。既然你都上道具嗑药了,那我也可以用这个了罢。”从个人武库取出“灵刃收割者”将弹力球劈得烟消云散的李谱单手持着这柄双手大剑,从一开始就不准备公平对波的少年对醉醺醺的妖怪武者问道:“好,我们开始第二轮?”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