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8 混沌源液
  “他奶奶的!虽说雨后覆盖全球的变异危机让军队忙得都腾不出手来,全国上上下下陷入了瘫痪,不过敢跑到国内闹事也太嚣张了吧!……话又说回来,这么大一只好像奥特曼里的外星怪兽似的玩意从哪跑出来的?”坐在杨凯旋身边的一名尉官怒骂道。
  “杨队,通讯受到极严重的电磁干扰,可能这就是老徐没有给我们发信号的原因。”一名通讯兵做出报告。
  “那头超级变异体在朝我们的方向来了,它的背上还有一名身份不明的男性。准备作战!”杨凯旋放下望远镜,神色凝重地一挥手。他本能的感觉有点儿不妙,但他们更不会退缩,因为这毕竟是国内,再说救援车队后面跟着一长窜汽车,想要疏散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这头国内首见的超级变异体有什么能耐,他们作为军人,都要硬接下来!
  好说的,小丁,干掉他。”杨凯旋命令道。
  “杨队,好嘞!”狙击手小丁端起他的爱枪,这是基于国产10式狙击步枪的强化改造型反器材步枪“hy(后羿)1型”,从性能上已经很接近美国同规格的巴雷特反器材步枪最新型号的“贯穿者”。
  潜龙部队的菁英狙击手小丁在一个呼吸内就调整好了角度,精确地瞄准近一公里外那个目标。他的皮肤感受大气流动、计算风向与对方移动的速度产生的误差值,这一切在一呼一息间就妥善完成。
  然后,他冷静地扣动了扳机。
  hy1重型反器材步枪的彻甲燃/烧弹头,在一千公尺距离外也能像穿透牛油一样击穿20mm厚的均钢质装甲,用来射一名暴露在射程范围的人类目标,简直是用压路机去砸蛤蟆,直接轰成肉沫。
  当第一发窜出枪膛的超音速弹头劈开空气,飚向远处的人影。狙击手小丁娴熟地将枪口的角度微调,对着那头超级变异种的眼睛等要害部位又好像甩狙似的连开三枪。
  胡希姆-玛兹塔身为老牌lv6,身列黑暗世界最强者前三之列几十年,当然察觉到了这一波狙击,只是不用他动手,与他同行的升腾种变异体,率先对这种敌意行为做出了反应。
  以这头升腾种变异体为中心,它自然释放的脉冲电磁场宛如无形又极敏锐的自律雷达。当远处的子弹破空而来,它身躯上朝向车队一方的水晶状特殊器官那明暗流转的暗红光芒增强,形成一层强度堪比小型雷云的电磁流,沿着磁场雷达自动索敌的赤红闪电束一闪而没,精确地将射来的子弹凌空劈成了硝烟。
  几乎是同时,随着一声暴戾的低吼,它背脊两侧原本沿着尾巴收拢起来的几条数十米长的附肢鞭尾抬起,牵动周身浮现的磁暴电流化为束状电鞭,形成一道由下而上,逆转自然的恐怖霹雳,直刺云层天际,接着猛力的鞭挞向逾公里远处朝它射击的装甲车。
  “不好!快躲!”只有杨凯旋等几名反应最快运动能力最强的菁英战士在仓促间跳下装甲车,然而束状闪电的鞭挞在瞬间就将这辆装甲车连带后面几辆汽车一起殛得产生爆燃。两支车队之间逾公里长的国道马路上,出现了一条将地表烧毁的焦黑痕迹。
  装甲车上载有不少弹药武器,连环殉爆产生剧烈又致命的冲击气浪,将仓促逃开的好几名军人都震得昏厥,只有杨凯旋闷哼了一声翻身而起,强压下体内震荡的气血。
  “天打五雷劈么!?这是什么妖魔鬼怪!”他又惊又怒,气恼得家乡话都骂出来了。不过他清楚的体会到了一点——那头陌生的超级变异体,绝对不是他们这个陆军连队能够对抗的。
  “不愧是超主在这颗星球上所孕育的最强眷族。”连胡希姆都对与自己同行的升腾种异怪感到赞叹。这并不是他的宠物——就算是他也不能奴役这级别的超级变异体。仅仅在他成功转化后,哈真引荐给他的搭档,是他将要宣扬的超主(寄星妖)信仰的教派守护兽。
  如果没有这头升腾种变异体,即使这个国家的秩序在变异危机后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瘫痪,胡希姆也不会贸然入侵。
  车队前方突然发生爆炸,后面主要由普通人组成的车流自然陷入了惊慌。很多人亲眼目睹那道仿佛从天际劈下的闪电鞭挞,他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但逃跑显然是最理智的选择。不过拥挤的国道马路很难轻易掉头转向,慌张的车流反而互相卡死,特别是中段,暂时陷入了进退不能的困境。
  胡希姆自然不会眼看着车队四散,他在升腾变异体的肩膀上一跃而起,凌空盘起双腿,他的身躯下方的气流翻滚,凝结成了一团宛如天方夜谭中的古波斯魔毯的块状以太。这是他七类“灯神近卫军”中天空灯神的简化运用。
  经过成功的转化,原本就是老牌lv6的“疯狂术士”胡希姆-玛兹塔的灵能波动比过去更加的澎湃深邃,他驾驭秘术飞毯,大气律动宛如风鹏飞驰,很快拦截到了车队的上方位置。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但那个“目标”太过重要,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可放过。”胡希姆的冷酷金瞳俯瞰下方。一翻掌,涌动的灵能汇聚成每一颗都宛如浑然天成的宝石般无暇的赤金光球。
  “光灵群”——“疯狂术士”胡希姆-玛兹塔最强大也是最基本的秘术式。每一颗都是被天方教阿訇们畏惧又憎恶地呵斥为“易卜劣厮”的邪火精灵原型。随着他一挥手,数十颗“光灵群”宛如的微小流星,分别朝车队后方几辆倒车逃跑的汽车狂袭而去。
  “光灵群”的灵动迅捷远远超过倒车的移动速度,哪怕算上距离也是后发先至。在接近车队的刹那,光球开始自律的分散飚射,穿透车门,侵入车内。
  “快倒车!前面肯定是出事了!我就说不应该跟来!”一辆汽车内,一名妇女催促着驾驶汽车的丈夫。不过一抹金光在她眼前划过,接着从耳孔没入她丈夫的头颅。被这只“易卜劣厮原型”入侵的男子浑身一颤,脑腔内密集的神经元上游走的脑电波顿时化为混沌一片,他的双目茫然,手却不停,猛地狂打方向盘。
  转眼间数十名被入侵的司机失去理智,在“光灵群”的作用下猛打方向盘,造成极严重的连环车祸,堵塞住了国道。
  “所有人,安静下来。”胡希姆开口了,特殊秘术的作用下,玄空大气剧烈振动,扩大他的音量,仿佛无边天穹中有一尊阿拉伯魔神在宣告神言,那是远在神话时代才有的景象,“我的目的并非伤害汝等,我在寻找叫李谱的中国少年。以及任何与他有密切关系的人等。比如他的养母晨天心;妹妹艾洛安莉塔-菲尼克斯,中文名叫晨娴。”他略顿了顿,继续道:“以及名叫秦月妆的中国女孩。”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密集的子弹。
  高空中的胡希姆一扬手,狂卷而起的风暴气流形成障壁。将子弹偏斜开来。随着又一波的光灵群落下,车队内军人的反击逐渐消退。
  胡希姆-玛兹塔一直是最适合对军作战的lv6。经过转化升华后这一点又被再次强化。现在的他,使用秘术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要小心精神力干枯,衰老的体能跟不上之类的麻烦问题。
  现在的他是仅次于哈真-黑邪语的寄星妖使徒“超主代行者”。在所有眷族中的地位序列,甚至比屈指可数的稀有升腾种还高。
  “他在找李谱?”藏在车队内的秦夏儿听到胡希姆报出的名字,才知道自己居然是目标之一。她曾经与李谱一起登台表演,甚至传过绯闻。认真想想,她还真是晨娴母女外,与李谱关系最密切的人。
  “上面的那个人,他的心灵好可怕……好像头顶上有一座山随时会压下来。”唐悠悠抱住脑瓜,哭丧着小脸蛋,这儿只有同为灵能者的她最能深切的体会到胡希姆那压倒性的力量波动。
  “糟糕,这儿有强烈的电磁干扰,队内的卫星手机已经失效。我们出发前雷总队长与昊阳校长都去海关执行任务了,还好刚才动静很大,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来得及赶回来。”燕小妍放下手机,颦眉道:“夏儿,他为什么要找李谱?”
  燕小妍的行政级别太低,对很多内幕都不知情。不过秦夏儿也一样,她能察觉到李谱似乎有些秘密没有告诉自己,却没有想到从小就认识的孽缘,会牵扯进将要影响整个世界走向的巨大利益冲突内。
  “我不知道,原来李谱是因为这些坏人在找他才躲起来的?”秦夏儿毕竟是个普通女孩。无法抑制的恐惧与担忧的情绪纷乱交织,在她的胸膛与脑海翻涌不停,她的十指互扣揪紧,如同她此刻的心情。“他一直在经历这样的危险么……原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在胡思乱想……”
  “除了我们几个,还有谁知道夏儿在车队里?”燕小妍问道。
  张丹凤面色很难看,“至少还有一个,那个叫武耀扬的帮派份子。”
  当张丹凤报出这两人的名字时,车队内很快有人主动站出来回答了胡希姆的问题。
  一名男子爬到车顶,对天空挥舞双手大喊道:“我知道!我知道叫秦月妆的女孩在哪!她就在车队里!”
  当驾驭大气魔毯的胡希姆降落到面前,武耀扬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毫不犹豫的做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他脱掉手套后,刻意向上打开的双手与常人明显不同,手背与前臂满是黑色绒毛,五指指节粗大,手掌好像猩猩一样粗糙又厚实,甚至长有一层瘤皮。
  “嗯?是获得了混沌恩赐后,仍然保持了理智的人类么?”胡希姆略微挑眉。因为某些原因,被寄星妖体腔分泌/液感染后的人类获得良性变异的几率很低,眼前的人不说万里挑一,也是百十个里面才出一个的苗子了。
  “我叫武耀扬,从小爱练铁砂掌功夫,也算登堂入室,练透了暗劲,在圈子内还算小有点儿名气。淋雨变异后更强化了这双手掌。”天气不热,但武耀扬的背脊却冷汗直飚,同样身为变异体,他近乎野兽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层级压制。
  武耀扬对秦月妆那个看上去还是雏儿的小妞很感兴趣,不过比起讨好胡希姆,区区女色根本不值一提!
  他继续道:“您要找的李谱我不知道,不过叫秦月妆的女孩,就在咱们车队内!我亲眼瞧见她上的哪辆车!”
  “好,带我去找她。如果你办事利索,以后可以跟着我。”胡希姆-玛兹塔能与渡鸦王平辈论交,自然是同样天资卓绝,文化学问方面比许多教授都强,为了研究秘术,除了新古波斯语(巴列维语和法尔斯语)外,也学习了主流的重要语言。运用基本的中文并无难度。
  几乎所有寄星妖都是其星球生态圈的神祗。身为“超主代行者”,胡希姆服务超主寄星妖的方式正是建立信仰教派。像武耀扬这样的人虽然“狗”得很,作为手下却是多多益善。
  在武耀扬的指引下,胡希姆很快来到了秦夏儿等人的面前。
  “以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小女孩来说,你很有勇气,也很明智,没有试图逃跑。”胡希姆注视着努力鼓起勇气站在他面前的汉族女孩,“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我不会逃跑……我也会乖乖的回答你所有问题,只要我知道。”秦夏儿的胸脯起伏,她紧张地捏着粉拳,“我希望你能放其他人离开。”
  “好像底格里斯河一样慈爱的善良女孩。”胡希姆平静地抬手表示应允,只是他的金瞳仍旧冷酷,“回答了问题后,除你之外,其余人等可以选择离开。”
  女孩紧张地揪着衣角,睁大了眼睛,“我没办法告诉你李谱在什么地方,其实我也一直在等待他的出现。”
  胡希姆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他沉吟了少许,“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是同学。”秦夏儿抿了抿唇瓣,“也是好朋友,很好的朋友。”
  “那么,你在他的心目中地位如何?”胡希姆直白地问:“他会回来找你么。”
  “我……”秦夏儿摇头,“我不知道。”
  对女孩的回答,胡希姆反而有点满意,“我调查过情报,除了晨天心母女外,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只有你。他持有非常重要、可以说是这颗星球上最重要的秘密。很遗憾我们暂时找不到他,但我们很期待他重新露脸。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们并不希望与他彻底敌对。”
  似乎不是很凶的人呢?夏儿班长勉强放下心来,但胡希姆突然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水晶小瓶,小瓶内有少许翠绿色液体在流动。
  “不过……”胡希姆淡淡道:“我期望能够尽量加重未来有一日回归后,他选择超主阵营的可能性。平凡的女孩,你有福了,这是我精心提炼的“混沌源液”,含有更加温和有效的进化之力。与超主洒向全球的圣雨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