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20 新年·醒来
  晨天心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在这种危险地带留上哪怕一秒,但她秀眉紧颦地又看了一眼远处残破的凯旋门方向,“在那边战斗的人,是天豪吗?”
  “是的……与他交战的人是一名自称叫哈真的怪人。【,”狄天下没有隐瞒,“这人说话行事乖戾诡异,但实力却深不可测。起初只是以纯粹的战技搏杀,天豪还能有来有回,但当哈真以超凡力量灌注单刃,转眼间就彻底翻了盘。加上已经被他招募的胡希姆,正面作战我们没有胜算。建筑崩塌时的混乱,我们才有机会脱身。”
  在场者几乎每一个都是站在这颗星球最顶端也最自信的菁英力量。但在亲眼目睹了刚才几乎将巴黎市中心劈成两半后又摧枯拉朽的击碎了凯旋门的一击后,没有任何一人能否认狄天下这句评价。
  但晨天心默然了半晌,以透着讥讽与哀伤的语气道:“所以,你又做出了最正确、最理智的选择么。”
  “天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继续战斗。就算你可以不在意自己的安全,但你不会想要艾莉往后孤单的一人罢。”狄天下凝视着面前的女子,她的皮肤呈淡红色泽,甚至额头出现了一层细薄的香汗。
  臻入金刚不坏后的无漏人仙,几乎不可能出现这种好像普通人大幅消耗体能后的生理状况。而晨天心出现这种现象,显然是以长时间的爆发态势连续击败了达肯与夜魔诺娅后,体能严重透支,加上心绪起伏的冲击导致。
  “天心,菲尼克斯说得没错。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吧。”这时威娜放下了专用的卫星手机,身为军人的她虽然很惊愕于对方居然可以压制住“毁灭日”,但仍然没有丝毫的动摇,“我已经通知驻扎在欧洲联盟的特殊应对部队,复仇女神号和天锤系统都已经就绪,在必要时甚至可以使用包括热核打击在内的所有战争武器授权。”
  她的话音未落,夜空的远处已经有数支飞行编队在朝这个战场集中。其中不但有法国国内的国防空军,更有美国驻扎在欧洲联盟的军事力量。
  “菲尼克斯,那边的战斗似乎还没有结束,首先我们假定“毁灭日”还可以继续进行牵制战,等运输机把专用的战争武器运到后,我们会在视距外进行精确打击。至于你们,我会调一架运输机给你们……”威娜看了一眼晨娴母女,她对女孩微笑道:“有机会的话,威娜阿姨下一次请你吃蓝莓曲奇薄饼,我亲手烘焙的自信作品哦。不过这儿不适合停留了。因为……”
  ——这儿已经是地球文明遭遇外星敌人的首个战场,她没有说出这句话。
  当李谱等人登上了v44式“鱼鹰”大型旋翼运输机,他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巴黎市中心的凯旋门方向,那儿已经是彻底被夷为平地的战争地带,轰鸣的飞机与几乎将夜幕天穹染为白昼的拽光弹与火焰,机关炮与导弹爆炸接连不断的炸响。
  李谱完全不看好军方能够解决掉这个外星罪犯头子——在哈真轻描淡写的抹去胡希姆以“精魂火祭”发动的全角度乱轰时,他渗出的灵能强度等级被侦测为第九级——已经是仅次于大灵能者的水平,比“渡鸦王”梅丹佐与“疯狂术士”胡希姆足足高出两个档次。
  而自己,是他志在必得的捕捉目标么?李谱缓缓地吐出口拙气,他明白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子终于到结束了。
  震惊全球的巴黎四季酒店恐怖袭击事件,已经过去了半周的时间,这一次因为有大量记者在场,不在少数的视频与照片通过不同渠道流出,经过短短四天三夜的发酵,所有媒体无一例外的在以前所未有的热度聚焦这次事件。
  特别是大量权贵人士在这次袭击中的伤亡,让全球从政经界到娱乐圈乃至社会上上下下,通通都陷入焦头烂额的最糟状态。明镜日报的头条夸张的表示“这不是损失,不是灾难,而世界经济与文化界的末日审判!”;泰晤士报则认为是“人类的明天还会好吗?”;“不会好了!”这是的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所有媒体一致的悲观式回答——因为大亨默多克与其亚裔妻子正是这恐怖袭击的遇难人士之一;而日人/民报则一贯的表示“中国/政府严重关切此次事件,谴责这种反/人类的行径,呼吁各国同心协力,共同走出这次危机。”
  除了对法国政府乃至欧洲联盟的安保能力的大肆抨击,甚至让法国从总统到内阁尽数引咎辞职外,更要命的是流出的那些视频,证实了外星罪犯的存在。全球股市恐慌性暴跌,粮食被哄抢。之前已经有大量的民众开始囤积生活用品,千方百计的加固自己的居住地。而这一次,抛弃过去隐晦的态度,以公开态势加入的是各国的财团与富有人士,导致食水与日用品的直线型暴涨与相应而来的严重稀缺。
  “……还是没有消息吗?哦……不,我没事的,不要担心,我这儿有朋友和丹凤姐照顾我。爸爸你记得注意身体。”宿舍内,秦夏儿幽幽地叹了口气,放下手机。在那一日后,她已经通过所有渠道打听李谱的消息,然而在那一夜后他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她走到电脑前,点开网页,输入这几天她已经搜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几个关键词。出现的几段视频在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上短短的几天内的播放量已经到了逾百亿次,听说海外的各大视频网站的点击更多,可以说,地球上绝大部分能够接触到电视与网络的人,在这三天里都反复的看过这几段视频与相关报道,几乎每一帧都被官方的专家或民间人士研究过。
  地球长久以来的黑暗世界与特殊应对部队的顶尖人士第一次全方位的暴露在公众的面前。其中最清晰的就是酒店门口的一段混合剪辑的视频,从一名亚裔少年保护两名女孩逃出酒店大门开始,到他被明显是非人种族的敌人拦截,陷入危机,接着三名女性加入战斗,最后由那名亚裔女性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作为完结。超过所有电影特效的高速又爆裂的作战场面,在多来源剪辑下相当清晰的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些视频是囊括了当天驻巴黎的各国记者以及摄影爱好者,甚至还有部分是军方提供。没有隐瞒,因为这已经不是靠政府力量可以隐瞒的事件。被卷入后死伤的政经界力量已经在极度的愤怒与惊恐下不约而同的拧成了一股,面对这种级别的施压,没有任何还想在国际社会混的正常国家能够承受得起。
  各国最顶尖财团与欧洲上流社会的重要人士不是死就是残,运气好逃出生天的几乎是个位数。至于那些受邀的娱乐圈大佬,靠着名气还博了点眼球热点,然而真正明白厉害关系的人,都清楚这些靠人气吃饭的娱乐圈戏子在其中只是最不重要、最没有力量的一小搓。
  哪怕是成打的好莱坞顶级大明星与时尚圈大佬、文化界大拿加一起再翻个倍,在政经界的影响力也胜不过一家顶级豪门的财团掌门人。然而这次世界大大小小的名门财团几乎一个不漏通通都死了家族里的菁英人才,甚至有几个财团是掌门人直接遭灾。秦夏儿的亲戚中,张氏财团的两名龙头也不幸地在其中,只剩表哥张噬这支独苗继承庞大的家业。
  在各国的智囊判断后——特别是中国与美国方面——认为这些视频既然不能通过行政力量掩盖,透露出的信息能够转移陷入恐慌的民众们的一些注意力。
  其中那名独力干掉一名在视频中大肆杀人,被官方定论为“星际恐怖主义者”的魁梧怪物的白人女性,被美国公布为是军方代号“自由之鹰”的现役首席特工威娜-夏尔艾拉。凭着让人惊艳的飒爽容姿与干净利落的超凡身手,在一夜间就成了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疯狂追捧的超级偶像,让美**方的宣传口加班加点的推出各类采访顺带征兵,趁机刷了好大一笔声望。
  在网络上,她的个人粉丝站“胜利天使”已经有了数千万的关注者,还在以飞快的速度增加。媒体甚至评论如果她退役,仅仅是个人魅力的眼球吸引度就可以超过好莱坞任何一个顶级大明星——勿论男女。
  虽然恐慌在蔓延,全球经济亦陷入了危机,但只要人类存在,八卦精神就永不熄灭。或者这种情绪反推动了和放大了另一种价值观。一种美国红脖子们热爱的价值观。
  唱歌?表演?爱情与文艺?在这名守护人类文明的自由与正义(美**方宣传)的“胜利天使”面前,统统成了糜烂又毫无意义的愚蠢玩意。何况要说容姿气质,只怕美女成群的好莱坞也没几个能比得上。
  美国总统甚至笑称:“如果威娜要参选下一届大选,我恐怕得让位给她了。”
  但在亚洲,更受人瞩目的却是另外一名女性。
  “天心阿姨真是又美丽又厉害……”这几天秦夏儿不知道重刷了多少遍视频,除了关注李谱,还有为晨娴被挟持后担忧外,她对这个小时候就见过面的天心阿姨表现出的能力是崇拜得无以复加。而晨天心的身份很快就被挖了出来——超级黄金王老五加尔-菲尼克斯唯一的爱人,私生女艾洛安莉塔-菲尼克斯的母亲。也是李谱的养母。早在恐怖事件发生前,这个话题性十足的微妙家庭的所有方面都在各类媒体上被反复讨论。而现场视频被公布后,火热程度几乎已经让其他的社会名人失去了报道的价值。
  如果威娜-夏尔艾拉被赞誉为“西方的胜利天使”,她就是“东方的女武神”。她们两人,是这次恐怖袭击事件里官方宣传口能拿出来吹嘘,证明人类精神与人类文明没有陷入绝望的佐证。
  不过威娜好歹是代表了美国政府的现役军人,晨天心却没有一官半职,还好有关部门在询问了“潜龙部队”的前领导后,发现晨天心有在潜龙部队直属的军校内担任过一段时间校医。这下总算找到了理由,火速给她赋予了荣誉的少校军衔。当时雷大壮知道了,笑骂道:“这帮官僚!不过天心妹子要是真愿意来潜龙部队。啧,凭她的品性,我给她让位都成!反正老子更喜欢当突击队长。”
  至于李谱,虽然在视频里单对单被压得很吃力,不过谁都看得出是他的不惜代价的牵制助攻才让晨天心击倒了那个外星罪犯。而且他全力战斗时拳劲爆裂鼓荡的场面也已经足够夸张,身为前不久还上过电视比赛的名人,真实身份很快就被挖了出来。宣传口在查到他是根正苗红的中国人,而且政治审查毫无问题后,立刻赶了一期“少年强而中国强!”的报道节目,采访了他的小学与中学的老师同学,以及与几名曾经与他同台比赛的赛友。
  “李谱啊,这小子从小很聪明,很刻苦,认真学习,热爱帮助同学,是个好苗子!是我们常胜小学的楷模!”他的小学老师热情洋溢地如是说。
  “李谱很富有正义感!我们校方会组织一个专门的学习研讨会,认真学习“少年强而中国强”的李谱精神!”他的中学老师更加热情洋溢的表达。
  “李谱是我最好的对手,也是非常好的朋友,没事就联络联络,还经常一起出去k歌呢。呃,你说最后一场比赛时的冲突?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那都是网络上一些无聊人士的造谣!”他在比赛时的主要对手,现在的签约歌手金承秀在思考了少许后,微笑地回答记者。
  “他最爱欺负人了哟!而且是个重度妹控,超重度的哟!”一个叫唐悠悠的小萝莉睁大眼睛,掰着粉嘟嘟的手指兴致勃勃的揭露出很多第一手消息。不过她这段因为不符合报道需要被剪掉了。
  秦夏儿自己也被波及了一下,她与李谱的关系再次被翻出来说事。甚至连有关部门的人也上门来反复询问情况。告知如果有联络,必须第一时间进行通报。
  因为从那天起,李谱等人就好像在这个世界彻底蒸发了。
  “你去哪了呢,为什么都不给我打电话,在网络上留一个信息也好呀。”秦夏儿痴痴地又看了一遍视频,幽幽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抱着枕头趴在床上,丰满的胸部压得有点儿闷闷得,好像她这几天的心情。
  真的好想再听他一脸故意惹人生气的表情,笑着对自己说“——嗨,大明星班长!”
  陷入青春的惆怅情绪中的女孩,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细小音量倾述道:“除了你的小娴妹妹外,我也是你的大明星呀。”
  相比这个世界的危机,女孩私人的小小心思,似乎渺小得不值一提。而沸腾的网络之外,正为了社会各界的压力而焦头烂额的各国官方,也在关注另一个变故,一个远比其他任何状况都重要的变故。
  中国、日本、欧洲联盟、美国……所有有技术也有财力关注“异形胎海”区域的国家与势力,先后都从各类监测渠道获得了一个让人头皮发麻的重要情报。
  地球时间1月1日,下午1时正,新年的元旦。居住于深海的那只不可名状的超级怪物,似乎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