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15 阵营
  “……你是什么鬼玩意?”追击而来的诺娅宛如大蝙蝠一下落下,那些暗影吸能兽在她身边喋喋不休的盘旋,汲取周围的游离能量,最后化为纯粹的暗影灵能回到她的体内,补充她消耗的灵能。.yawen8.一双血色宝石似的瞳仁内妖异灵芒闪烁不定,带着微微的忌惮——她的杀招术式,居然被哈真与炼天豪联手压制。
  不,让她感觉最不好的地方是——无论是哈真,还是炼天豪,似乎都有单人压制她的恐怖实力。
  还好看上去这名奇怪的家伙肯定不是和狄天下一伙的,反而有相当严重的冲突。不然狂傲如她也只能选择逃跑了。
  “噢,当然,我们都是文明的智慧生物,嘿嘿,尽管在程度上有些差距。但长期合作这种事当然首先得互相沟通。”明显对诺娅与炼天豪都很感兴趣的外星盗贼头子,没有在意夜魔的态度不佳。
  但他在说话时,混杂着愉悦与危险气息的目光,却一直牢牢地锁定在另一人的身上。
  “你好,人类,你们都很出色,但你应该是我在这颗星球上见过拥有最凝练的生命磁场的本土生物。”他注视着炼天豪,“你刚才调整角度,两次想要试图越过我,是想阻止达肯与独狼离开么?”
  话音未落,他忽然宛如诡异的舞步般地踏出一步抢先占据角度,而在他主动踏出了这一步后,异星盗贼头子嘴角愉悦地勾起,“……这是第三次。真是意外,连我都需要正视你才有足够把握拦截。”
  “呼,看来一时半会是绕不过你。”三次尝试,三次都被哈真察觉,炼天豪索性坦然道地摊手道:“不如各退一步,我听听你的来意,你那两名部下也召回来?毕竟艾莉是我的小侄女。”
  ——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正面拼上一场了。
  炼天豪没有说出这一句,无论是哈真,还是周围的任何一人,都心知肚明这个事实。
  哈真溢动着冰蓝灵芒的双眸微微眯起,神情戏谑地摊手道:“你应该明白,客观而言,就算全力出手,你也不可能阻止他们离开。毕竟因为有我在嘛!”
  在嬉皮笑脸地说出最后一个“嘛!”音响起的同时,哈真就出手了。不同于刚才对付李谱时漫不经心的惩戒性出手,这一次他明显用出了部分真正的实力。
  因为在他眼前赫然瞬间爆发出的,是漫长的地球进化史中,将食物链顶峰的灵长物种的潜能与战技发挥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居于其最高处,甚至还在不断攀升的破坏之力。
  既然技巧上绕不过,那便正面突破!无须废话,炼天豪一步踏出,身如奔雷电闪,爆发性的高速行动下外罡挤压无形的大气,产生宛如神兽咆吼的炸裂雷音,但比这雷音更快的,是他的拳头。
  拥有人类中最巅峰的先天真力,本身金刚不坏的武道境界同样臻入化境,不但凌驾于充其量只算初窥门槛的晨天心与狄天下,连全盛期的老师也被其抛在身后的最强lv6“毁灭日”,他的拳劲一如他的代号。
  将人类可以达到的速与力,技与意都发挥到了最彻底的极境!返璞归真而又简单有效的,毁灭之拳!
  “很好,到这颗鸟不拉屎的星球后就没有打过一次像样的战斗,希望你能让我满意!”面对这样的恐怖一击,哈真满是花纹的面颊却浮现愉悦笑意,
  与炼天豪的压倒性的力与势完全相反,哈真的战斗动作,完美得近乎优雅。但力量却丝毫不逊。
  猛烈罡风挤压爆裂,哈真与炼天豪的身躯都晃了一晃。他的右爪阻拦炼天豪突如其来的铁拳,而左掌与炼天豪互换一击。肩胛上异星材质的金属甲胄明显凹陷受损,炼天豪的铁臂上却有一条细细的肌肉纤维被挑出,夹在他的两指之间。
  第三轮交锋在两人之间爆发后,炼天豪与哈真都各退了一步,相比之下哈真被轰至退得更远。但炼天豪却微微皱眉。而哈真甩了甩手臂,“比我预计的还要强一些?嗯,不错不错。”
  胡希姆神色微微动,能够湮灭掉精魂火祭齐射的哈真,在灵能修为方面肯定更胜过他,而背负一对动力战剑,从逻辑而言说明他更加精通于双武器战技。
  但他刚才与炼天豪动手,他似乎没有动用多少灵能,更没有使用武器。纯粹以徒手近战能力,也打了个平分秋色。
  “有意思,够狠辣的指法,是外星武术么?”炼天豪瞧了眼自己受伤的手臂,略一发劲,肌肉蠕动,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愈合。生命力之强匪夷所思。更有一股死蓝色的诡异能量从愈合处被逼迫而出,弥漫在空气中。
  “突击蝎支派的暗杀拳术,这是我在科摩罗厮混时最得意的徒手格斗技。”哈真弹了弹他比钢琴家还要修长,又蕴藏着足以撕碎动力装甲的力量的漂亮手指,“哪怕是德拉诺星球的戈隆巨兽,吃了我这一击也得陷入神经麻痹。你居然第一时间就可以把入侵的能量毒素逼迫大部分?真是了不起的躯体控制能力。”
  “喂,外星人,你是外星世界算是特别厉害的那种么?”炼天豪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呃?这个问题嘛,”哈真耸了耸肩,“我很想说自己是厉害的那一拨,至少在灵族,我除了不如几位执掌支派的大领主,还有包括那位黑暗剑圣达查尔在内的科摩罗城大人物,也算是有点声望的人物了。可惜……”说到这儿,他向来戏谑的语调罕见的带了一丝尊敬,“自从那位强大的时空漂泊者一手缔造了统和超维宇宙内各大超凡种族的盟约以来,恐怕连我族的黑暗大敌“色孽”,都只能算是比较厉害的。在盟约里换算,现在的我差不多算是三星级修士,上面还有各支派的大师,获得不同星级荣勋的高阶大师,在以星团为单位都屈指可数的猎团圣灵——色孽神后与他们也就差不多,以及盟约议会管理层的那几个超级老怪物……”
  “你们当中,红眼睛的与白胡子都具备一星级荣勋修士以上的实力,至于你……”他很专业地对炼天豪等人做出了评价:“至少具备二星荣勋的实力。”
  听见哈真的回答,炼天豪沉默了少许,忽然笑了起来。
  “太好了,前方的路,还有那么长,那么远。”他的神情中透出一丝喜悦,长叹道:“原来一点都不寂寞。”
  哈真没有夸大,除了纯粹的近战格斗能力外,他目前的综合实力,肯定要逊于哈真。但体会到了这点的炼天豪似乎反而燃起了更浓烈的斗志。
  因为,地球文明在个体能力上,他已经做到了极致,更突破了极致。已经很久没有能让他感觉“要倾尽全力的去挑战”的敌人。甚至连之前与渡鸦王决战都难以感觉到太多的兴奋。连大幅成长的夜魔与老师联手,仍然无法对抗自己。
  而眼前的异星武士,为他展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浩瀚大道。所以他笑了,笑的满心愉悦。
  至于是否会战败战死,这种小问题似乎根本不在考虑范围。
  “天下,你还记得那年对着满是繁星的夏夜,你我谈到的理想么。你说希望亲手导正这个人类文明,消灭所有因为宗教文化,国家民族,资本主义或共产主义产生的分歧。”炼天豪忽然对狄天下道:“那时候你才十来岁罢,真是小屁孩才有的天真理想。”
  “我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天真的理想。”狄天下神情含笑,“你更不会放弃罢。”
  “没错。比起你那个,我的人生理想更是幼稚无聊,嘿,放到漫画书里都显得蠢到无以复加。”炼天豪深深吸了口气,洒然道:“想要成为最强,不是人类最强,也不是地球最强。”
  ——是宇宙最强。
  “你小时候文化课太差,那时候你压根就不知道宇宙有多大罢。”狄天下深邃的幽紫瞳仁内漾起一抹温柔,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温柔的笑容了。而此刻这种危机一线的场面,看着曾经一起长大的童年死党,他却浮现了这种心情。
  “是啊,根本就没个概念!不过……”炼天豪深深吸了口气,随着吐息,炼天豪每个细微毛孔也自然而然的行大周天吞吐先天元气,无形的磁场天电在周身窍穴流转汇聚,融入隐隐间与天地大源共振的生命磁场。
  “理想定得够遥远,才有去追求的价值。”他对哈真豪迈地笑道:“我是土生土长的地球最强。外星人,欢迎来到地球。你是我第一个外星对手。”
  ——从你,开始。
  “实在遗憾,我很中意你,但你似乎不是那种会屈居人下的家伙。”哈真叹了口气,“呃,在动手前请稍等一等。另外几位,你们意下如何?”
  “嘿,外星佬。”面对哈真的邀请,冈尼尔露出好像北美棕熊一样的神情:“我可没兴趣接受什么转化仪式。也没兴趣加入你的那个什么盗贼团伙。”
  狄天下也摊了摊手,“习惯上而言,我本来想装久一些,可惜天豪这大嘴巴说出了我的理想。好吧,我从来不认为人类文明的未来应该匍匐在一头外星怪物的脚下。”
  哈真的目光转向诺娅与胡希姆。阿拉伯老者沙哑地说:“这几年我在冥想时,一直能感觉到天空、大地、乃至海洋的变化。没错,我能从一定程度上感知到海洋中的那团匪夷所思的伟大力量。”他转向夜魔,“相信你与渡鸦王亦是。”
  疯狂术士胡希姆,渡鸦王梅丹佐,夜魔诺娅三人差不多代表了人类文明在灵能与秘术上的最高造诣。他们三人能隐约地感知到寄星妖对地球的侵蚀行为并不出奇。夜魔嘿声道:“老头子不用说,我偶尔也能优越的感知到。那团黑暗意识太过庞大,它甚至已经侵蚀了地球的磁场运动,不过人类的科学仪器很难察觉这种微妙的变化。”
  “我一生都在追求真正的天启,神迹的展现。但无论是我教的神尊阿胡拉,又或是亚伯拉罕诸教的主,又或是东亚诸神,皆为虚妄。秘术的研究越深入,我越明白到这一点。超凡伟力可以来源于自我灵魂,可以来源于生命的形态本质,亦可以来源于那深邃空虚之界。但那都是强大的自我,强大的他物,又或天地自然所呈现。海渊深处的外来者,是我此生所见过最强大的他物。神灵即是他物。”胡希姆合什道:“如果命运让这团伟大的意识主宰这颗星球,我愿意成为侍奉他的第一名虔诚仆从。”
  他对哈真点头道:“我愿意接受转化,先行者。”
  对于胡希姆的选择,狄天下与炼天豪都没有意外。胡希姆不需要武道精神,他本来就是神的仆人,这只不过是换个侍奉的主人罢了。
  更别提胡希姆已经很老了,转化能够大幅延长他的寿命。光是这一点利益就已经足够吸引他叛变人类阵营。
  但狄天下还是微微叹了口气,实力不俗的胡希姆选择了哈真的阵营,让已经很不乐观的状况更加严峻了。
  “很好,至少这次没白来。”哈真很满意,最后看向诺娅,“你呢,红眼睛的女孩。”
  夜魔故意眨了眨眼睛,偏头道:“我想知道当海洋里寄星妖觉醒,它会做什么?这个世界上会出现很多很多变异怪物吗?这个文明世界会彻底崩塌么?”
  “比你能想象的更多。”哈真没有否认,“那时候,你们的文明会被匪夷所思的演化变异彻底冲击。混沌生态圈,这是盟约内对遭到寄星妖感染星球的第一阶段描述。如果人类能熬过这一阶段,没有堕落成奉献种,就可以进入灵智核心种的阶段,与其他灵智变异体竞争。不过嘛,这些问题与诸位无关,强者一向是有特权的。而你们要是直接接受黑暗血肉的升腾转化,那只会是整个生态系统的统治阶层。”
  “就像是婆罗门么?”诺娅舔了舔唇瓣,神情愉悦地点头,“明白了,这真是一个美妙的未来!”
  “那你要加入么?”哈真充满期待地问。感觉这把又可以增员一个得力助手了。
  “抱歉,我说的美妙未来,是满是异常怪物的未来,有着无数未知等待我探究,亲手肢解的新世界!”诺娅咯咯笑,甚至张开手像小女孩似的转了一圈,然后用长有芊细六指的畸形双手捧着脸蛋,一向苍白的面颊甚至因为幸福而浮现一抹罕见的绯色,“天啊!我爱死这样的未来了,再也不是无聊僵化的金钱世界,好吧,我承认偶尔文明世界里还是有些书籍是有趣的,但除此之外一无是处!我是秘术师,难道还有比这更适合我的时代吗?”
  “不过,除此之外……”她勾起唇瓣,好像吸血鬼女王似的露出一对尖尖的虎齿,似血双眸,带着一抹透着狂傲的异质美色,“我,秘术师诺娅-梅森。从来不会臣服于任何一人!更别提当外星怪物的走狗!”她的目光转向狄天下,带着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嫣然一笑,“菲尼克斯,我改主意了,让你抱着理想在这种的未来彻底绝望,才是最甘甜的事。当然,你首先得活下来才行。”
  说罢,她身子一旋,遁入一团暗影灵能构成的暗影帷幕,飞遁而退。
  以诺娅的实力,在场者只有哈真与炼天豪有把握拦截,但他们都没有出手。
  虽然担心诺娅离去后产生的变数,不过如果诺娅转投哈真的阵营更是麻烦。两者相较取其轻,狄天下也只能用余光目送这喜怒不定的秘术师离开。至于哈真,他对炼天豪的兴趣明显比对诺娅大得多。
  “行了,现在是三对二。天下,冈尼尔,阿拉伯术士归你们了。”炼天豪朝哈真走去,每走一步,他本来就已经很健壮的身躯,仿佛在这短暂的等待中因为过于增涨的气血力量,隐隐间又庞大了一些,宛如赫拉克勒斯天神,“至于咱俩,来杀个痛快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