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14 逃脱
  哈真面带笑意,语气近乎友善。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出的压力。场中除了两名女孩外,几乎每人都拥有极强作战能力的个体。哪怕是实力最弱的崔青狼,放到正规军里都是最菁英的特种军人;狄天下是整个人类历史上也寥寥可数的人仙武者;而胡希姆甚至是有着以一人之力抗衡沙特整营编制部队的级秘术师。
  但在哈真面前,他们越是强,越是深切体会这名星际盗贼团团长的深不可测。
  狄天下撇了一眼赫尔曼斯少爷与自己的掌上明珠,虽然被哈真的两名属下挟持,不过除了崔青狼被揍翻拖了回来外,布鲁斯与两名女孩倒没有受到什么过分的对待。
  “哈真先生,你的提议我很有兴趣。只是细节部分,我想我们可以深入讨论一下。”他微笑着用出了拖延大/法,“你需要盟友,我们亦是。能否多给我们一些考虑时间?”
  “时间?当然。我能看得出来,你在这颗星球文明中的身居高位,是牵扯着无数利益的政治人物。像你这样的人,做出决定向来需要更多的信息、更多的利益衡量、以及更多的时间。”
  哈真挥了挥手,明显并不在意狄天下拖延态度,他示意两名部下放开对晨娴等人的挟持,甚至笑嘻嘻的对女孩做了个刻意夸张的花俏手势,表示她可以暂时回到自己亲人的身边。
  晨娴牵着萨拉玛颤抖的小手,这名年纪比她还要小,又娇生惯养的迪拜皇室公主已经被吓得像羔羊一样依偎在她的身边,抽泣地皱着小脸蛋,似乎将她当成了唯一的依靠。获得了哈真的允许,她先用混杂着担心的复杂目光看了一眼父亲,接着就毫不犹豫的跑到了李谱身边。而布鲁斯甚至先镇定地整理了一下礼服,然后才走到自己的老师身侧。
  李谱看了眼来到他身边的妹妹,活动了下已经恢复的手臂,苦笑道:“没料到还有外星海盗随着星舟一起降落地球,大张旗鼓的宣传反而把豺狼虎豹通通都引来了。抱歉,都是我捡到了那玩意才害得你也被卷了进来。”
  对李谱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比眼前女孩的安全更重要。
  如果没有星舟的灾难,或许眼前的女孩还是和自己一起上学的同学,一起居住的兄妹。而几年前的那场意外,打破了所有的一切,就算自己有些许奇遇,变得比常人更强了,但又如何?斗神武装只是一件量产又不算特别奢侈的畅销商品。包括哈真在内的三名外星罪犯肯定都使用过同类产品。而这件产品的原主人,那位已经是战技大师的猎团团长,在面对寄星妖时仍然毫无意外地落得败亡下场。
  尚且是学徒的自己,又能在海洋里那头级怪物真正觉醒后,保护小娴与所有在乎的亲人么?
  “阿谱,这与你无关,是爸爸的错,是他想用利用这份影响力。”晨娴目光闪动地看着李谱,用力地摇了摇头,忽然小鸟投林似的钻入少年怀中。
  柔弱的绝美少女在此刻做出这种行为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但只有李谱才知道,晨娴那略带些许凉意的青葱玉指,偷偷在他的颈后划了划。
  先是一个中心带点的正圆,然后是一串阿拉伯数字。
  双方出现的三角之势,狄天下、冈尼尔、布鲁斯、李谱与两名女孩是一方;哈真为的三名异星盗贼是一方;而独自一人的胡希姆是一方。
  “地球人,我知道你在等待什么契机。”哈真忽然抬起一只手,指着一个方向嘿声道:“你在期待那边的战斗结束后,可以获得更多讨价还价的空间。”
  狄天下目光微微闪动,哈真的话道破了他的心思:面对哈真,唯有炼天豪在身边他才稍有一点底气与之谈判,最好天心与威娜也同时在场,多多益善。
  他甚至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一直没有表态的胡希姆,面对这名想要他们接受所谓转化的异星罪犯,地球强者之间的恩怨与分歧已经不值一提,唯有联手,才有一点儿翻盘的希望。
  “没错,天豪是我最信赖的兄弟,与他交战的亦是地球上最顶尖的秘术师。”狄天下甚至镇定地抬腕看了下手表,“不用太久,你还可以见到另外两位朋友。哈真先生,如果你的想要找到最好的盟友。相信我,你不应该错过他们。”
  小娴的老爸真是理智的恐怖,他为了一丝机会,连心姨都要利用吗。李谱深深地看了狄天下,他自然能察觉到狄天下的目的,不过这也是唯一争取出渺茫机会翻盘的办法。
  李谱正看着狄天下的同时,他也意味深长的撇了李谱一眼。李谱与狄天下的关系不算多好,但这一眼,却让他隐约地察觉到了狄天下的暗示。
  ——只要有机会,就带着艾莉全力脱出,不要落在哈真手上。
  “也好,如果可以才可以让你们心甘情愿的合作,那等一等又有什么关系?”哈真-黑暗密语明显并不在意狄天下的缓兵之计,嘻嘻笑道:“何况,也不需要等多久。”
  他饶有兴趣地偏头,尖尖的耳朵耸动,注视着厚实墙壁的双眼灵芒流溢,仿佛能看穿一切物质的遮蔽,用右手比钢琴师更修长的五指计数,“唔,十、九、八、七……”
  在他收拢五指,然后再打开两指,倒数到四之时,占地面积很大的酒店骤然间整个晃了一晃,随着一连串的爆破巨响,哈真所注视的那堵墙壁骤然向内爆开,在飞溅的杀伤性碎石与震得寸断的钢筋中,两个人影飚射而出。
  “呃。”灵族武士略带惊讶地微微扬眉,“比我预估得还快了四数?”
  破墙而入的两个身影,其中一人的拳头将另一人的胸膛轰得洞穿,整条脊椎骨被轰出体外,而被打穿的人的右手呈刀形,手腕被对方牢牢扣住。但哪怕是这一记刀拳没有完全施展得出,仍然让对方的衣服如飞絮震碎,皮肤上伤痕累累,如同被狂风沙席卷而过。
  “呼,这记“狂风沙”要不是我见识过好几次,还当真不好接。老头子,这回你总算可以彻底安息了。”炼天豪从段千山的胸膛收回铁拳,傀儡化的老者轰然倒地。激烈的战斗下不但身体中枢的脊椎被彻底破坏,扩散的余劲更震碎了周身所有骨骼与脏器、肌腱,只怕连一条完好的肌肉纤维都不存在,哪怕是这种无痛无惧的秘术傀儡也无法再继续作战。
  炼天豪收回拳头的同时,五指一握,无形大气内游离的能量在这一握之下似乎朝他的拳心汇聚,蓄势待。
  在他突入这个房间,轰破段千山胸膛的同时,逾百只蝙蝠大小,由高度凝聚的灵能形成的暗影吸能兽在背后急追而来,居于中心的,是一个已经被符文甲胄包裹住全身,凸显曼妙的女性曲线,只有凄白又冷艳的面部露出,瞳仁犹如鲜血凝聚成的宝石,与她额头以的荷鲁斯之眼花纹修饰的宝石互相衬托,透着一种非人的妖魅。
  而她覆盖着符文甲胄的双手,十二指结起咒印,所有暗影吸能兽以她为中心,飞旋嘶鸣,振动空气,霎时间,结成犹如无数黑暗妖物泣鸣的大型仪式秘术。
  她左手朝上,右手朝下,六指变幻,骤然虚空擭抓,无视地板天花板的阻碍,地心煞气如潮上涌,天穹磁场化为雷光下落,而整个酒店内那因为死亡与恐惧满溢的负面精神波动更是朝同一个方向极收缩,转眼间在她的前方,炼天豪的前方不远处汇聚成一团三种能量形成的逾丈涡旋,涡旋带着喋喋不休的鬼哭神嚎。
  连胡希姆都微微动容的级秘术,在夜魔诺娅的驱动下瞬间构成。在这怪物出现的瞬间,所有人眼前都仿佛失去了色彩,仿佛整个世界从彩色电视突然转成了黑白屏幕。四方八极的颜色、生气、乃至有形与无形的律动都被一种灰败腐朽的恐怖感觉替代。
  而涡旋甚至还在不断挤压收缩,每小一份,能量就萃取得更大一层。
  以地心煞气与天穹磁场强化魔的负界能量压爆术,虽然不适合物理性质的破坏,但以夜魔的灵能强度,在爆炸开的瞬间,以酒店为中心,几乎大半条街区的生物的生命力,都会被这股无视任何物理性屏障,纯粹的黑暗波动一点不剩的压榨出来,脱离肉躯,转化为不稳定的灵体“怨灵炸弹”。这是以海地伏都教的最高秘术为蓝本,糅合诺娅-梅森的母亲,塞勒姆女巫之王萨齐娅-梅森的聚灵奇术,加上梅丹佐所授的卡巴拉技巧。如果诺娅需要,她甚至可以收集那些被压榨出来的负能量怨灵进行二次攻击,同时拉起那些被压榨出生命后的尸体作为返魂尸。
  继承了梅丹佐的遗产后,她已经不是“暗夜恶魔”,而是“夜之女王”。
  抛开后继效果不谈,仅是初始效果,这个术对生物的杀伤性就不输于一颗微型的战术原子/弹。而当其冲的炼天豪,更是要承受其绝大部分的力量。
  “不妙,居然用出这种招数,诺娅想无差别的杀死这房间里的所有人么,梅丹佐教出来的疯婆子,她自己也在杀伤范围!就算她先天特异体质有负界能量亲和的特性,但强化到这个程度的负能量涡旋,在这种距离内不可能彻底抵消中合。”
  胡希姆面色凝重,身为秘术大师,他很清楚诺娅的这招有多危险,他第一反应就是考虑是出手压制这个术的爆,还是将剩余的光灵群化为灵能盾来抵消。
  但无论是选择哪个,他都没有足够的把握。继承了渡鸦王力量的夜魔诺娅,就秘术精度而言或许仍然是世界第三,但在强度上……
  已经稳稳过了曾经排名次席与席的他与渡鸦王。
  被炼天豪不惜受伤的付出代价抓住机会解决了自己最强的傀儡,但也给诺娅机会在最好的角度使用出了这个术。她用鲜红香舌舔了舔嘴唇,满是恶意地诅咒道:“统统被榨干生命吧!”
  诺娅的术是无差别全屏杀伤,连胡希姆都考虑出手自保了,其余诸人自然不例外。
  当其冲的炼天豪,自然是最快做出反应的一个。但几乎同时出手的,还有哈真-黑暗密语。他显然不乐于见到自己物色的这些盟友以及包括李谱在内都被这招无差别杀伤。那不就白来一趟了么!
  在他们之后,第三个做出反应的是李谱。手持灵能斩除特效的外星战剑的他,也完全没信心能像之前一样靠装备破魔,因为猎人系统已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提醒。
  夜魔自身的灵能波动强度猛烈归猛烈,却仍然是在第七级,但这个借用了外部力量的漩涡,赫然触摸到了第八级的水平!
  李谱不清楚这招是什么效果,但这种不稳定的能量波动和全屏黑白的诡异特效,已经让他从心底起了鸡皮疙瘩,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甚至他感觉自己的生命磁场都被那股涡旋拉扯,微微地要离体而出。在他身边的晨娴面颊苍白,明显更是虚弱。
  不知道菲尼克斯叔叔说的机会是什么时候最好。但现在不跑不行了!李谱一把揽住妹妹的腰肢,现在她身边还有一个更小只的胆小萝莉,索性一手一个,扛起就闪,两个女孩加一起也没多少重量,以李谱的体能爆力,他身影一掠,人已经到了数丈开外!一步快过一步,如离弦之箭,又不断折射,身势变幻难以捕捉,直朝酒店外飚去。
  哈真倒不奇怪李谱会逃。看见这种秘术,选择闪人保命完全合理。他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是伤心,是不信任我可以保护大家么?”哈真单手抽出背上的重型动力链锯武器“异虫斩杀者”,这柄武器并不具备灵能斩除效果,甚至不适合这个场合使用,更不是他自己过去的配兵,仅仅是在海里星舟残骸中打捞出的一柄武器。
  不算特别顺手,但好歹能用。他的步法奇特,轻盈得像是在空间中位移跃迁的闪烁幻影,手中的链锯武器重逾百斤,是用来砍杀那些甲壳厚重得足以防御高斯子弹的泰伦异虫的斩剑。但在他挥动时,却带着一种奇妙的韵律感。
  就像是在表演一场满溢着异质美感的战舞。
  哈真的灵能波动灌注在动力武器上,明明沉重又巨大的动力链锯剑化为绚丽的匹练,激荡出的冰蓝色灵能仿佛成了这个被负能量涡旋侵蚀后堕入黑白世界的唯一色彩,傲慢、华丽、又无可阻挡的将这团灰败的死亡切开。
  “嗯?”哈真并不担心自己破坏不了这个秘术,但让他意外的是,炼天豪的拳头也同时轰进了这团满溢死亡的负能量力场。生物的手碰触到这团由负能量具象出的死亡,都会被瞬间榨干活力,从细胞场面分解腐朽。但炼天豪的拳头却硬生生地打了进来。
  不但打了进来,目标更和哈真的剑一样,甚至效果也不差多少。
  如果诺娅使用的秘术是灭杀生灵的死亡天灾,那哈真的剑就是以纯粹的压倒性力量来破坏。而炼天豪,却是一种完全相反的东西。
  炼天豪并不具备哈真或诺娅那样的灵能,他拥有的仅仅的纯粹之极,又雄浑之极的生命力。他以精神意志淬炼出的级**。这一瞬间,他脉搏内涌动的热血,绷紧的肌肉纤维,乃至每个细胞,每个神经电流,都完美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已经达到了6地真仙可以达到的极限。
  刹那间,色彩重新回到了房间内。被炼天豪的拳劲与哈真的灵能打击破坏,负能量涡旋再也无法稳定形态,只能分解为纯粹的能量波动轰然爆散。
  杀伤性的能量仍然存在,但其差别却是天渊之别,如果之前是高精度的炸药雷/管。那现在就是将这颗高爆炸弹从外壳到雷/管通通分解拆散,将内部的火药胡乱地泼到外面随随便便的点燃。剧烈却毫无精度的负能量之流刮过,已经完全无法影响炼天豪已臻化境的无漏仙体,亦无法伤害拥有更强灵能的哈真。
  只是那些被光灵群操控的倒霉傀儡无法承受,被扩散的负能量扫过,好像割稻子般,无声无息地一排排的瘫倒,本来就已经被压榨得潜能不剩多少的他们吐出了最后一口气,皮肤迅干枯萎缩,在死亡的瞬间就衰老数十年。
  从诺娅用出大规模杀伤秘术,到李谱抓住机会脱离,乃至哈真与炼天豪联手将秘术破坏,只是眨眼功夫。不需要哈真做出命令,他带来的两名属下就已经做出了追击反应。
  不过狄天下第一时间拦住了吉斯泽雷的“泽斯”达肯。而冈尼尔选择了铁血蛮族的“猎头杀手”独狼。可惜狄天下短时间里还能与达肯打得有来有往,冈尼尔和独狼一交手就吃了个亏。
  冈尼尔的块头在人类中已经算是罕见的巨人,但在独狼面前还是明显小了一号。更可怕的是独狼的力量。显然也搭载过类似“斗神武装”同类的体格强化装置的独狼,体格强度完全配得上他的外貌,显然是从无数生死搏杀中提炼出的格斗技巧也不差“地球拳王”的冈尼尔多少,只是两三个回合,他就将冈尼尔打得踉跄后退。更要命的是双肩铠甲上搭载的折叠能量炮还齐齐对准了这名黑巨人。
  “不要杀他,去把那个人类幼崽抓回来。他应该逃不远,打伤没事,反正他有治疗系统可以恢复。但千万不要失手干掉了。”哈真一句话就制止了独狼,但他想了想,又继续道:“呃,达肯,你得也去,比起智商堪忧的铁血蛮子,还是你比较信得过。”
  接着,他一个夸张的大转身,恰到好处的拦住了炼天豪。
  炼天豪的目光微动,诺娅与段千山的组合并不好对付,强如他也需要投入了绝大部分注意力,没有注意到这边生了什么。在察觉了这几个明显不像地球生物的怪人与狄天下有冲突,甚至想要对天心的女儿不利,他就想要出手。
  而哈真仅仅是一个微笑又漫不经心的移步,就恰到好处的阻拦住了他想要移动的角度和方位。距离非常短,在别人的眼中是或许是很快,但在炼天豪足以精确捕捉子弹轨迹的眼内,那已经不仅仅是快,而是到了怪异的程度。
  “人类,你们都非常出色,我平时见到的人类弱小得可怜,但你们却有在盟约修士中也算颇可观的特长,没有对外交流,科技弱小,生命短暂,仅仅是以自身能力就淬炼到现在的地步,如果你们是盟约的成员,恐怕有机会成为大师位阶吧。”
  哈真将“异虫斩杀者”收回背后,环视诺娅与炼天豪,“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恩怨情仇,但在互相厮杀前,我想问一个问题,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团队?保证待遇很不错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