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07 武神
  但李谱忽然当在了女孩的身前,对崔青龙笑道:“崔叔,您是党员,您断后。小娴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
  崔青龙只是稍显意外地挑了挑眉,他身边的崔青狼却面色一黑,目露凶芒地呲牙道:“李谱!你和她是亲属关系没错,但负责安保工作的是我们!”
  李谱撇了他一眼,无辜地摊手道:“呃,好像我也是你们安保工作内的吧?”
  李谱的公开身份是晨天心的养子,晨娴的哥哥。他这句话倒也没错。但崔青狼气极反笑,“我操……”他怒到几乎呛了一口,“你他妈的还需要要保护?开什么玩笑?”
  “好了好了。”还是崔青龙拍了拍性格暴躁的幼弟的厚实肩膀,然后深深地看了李谱一眼,笑道:“李小同志是她的哥哥嘛,当然是我们工作的保护对象!好了,这儿很危险,小分歧先放一边,我们撤离要紧。”
  他目光向夜魔那边撇了一眼,叹道:“毕竟咱们虽说也算是行当里最拔尖的,但被那几个怪物的战斗卷进去可不太妙……”
  周围除了少部分人外,大多都被“光灵群”侵蚀了思维,半傀儡化。这时,张谢宗等之前站在狄天下身边的人也跑了过来与他们会合。其中正有萨拉玛小公主的亲生父亲,迪拜的酋长拉希德,他看见自己的女儿依偎在晨娴身边,因为恐惧而虚汗直冒的面色稍微好了一点,急促道:“是邪恶的波斯术士!役使易卜劣厮的伊朗大恶魔!我们必须逃跑,现在马上!那是整个阿拉伯世界最危险的真主之敌。真不知道这个疯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挑战几乎半个世界的上流社会,完全不可能被饶恕的恐怖行为……”
  他噼里啪啦的一大段混杂着阿拉伯语和英语,李谱倒是目光一闪,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明白到了用出这个匪夷所思的大规模灵能术式的是某个来自波斯的阿拉伯人。
  ——而黑暗世界公认最强大的阿拉伯人,正是隐居在伊朗的被崇拜者尊称为“光之王”,而更多敌视者叫他“疯狂术士”的胡希姆-马兹塔。
  仅次于渡鸦王的那位疯狂术士?不是心姨要去伏击的仇人吗。不久前和渡鸦王交过手但瞬间落败的李谱暗暗皱眉。看了眼四周的恶劣形式,不由得敬佩起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危险敌人。
  灵能侧的顶尖好手虽然在正面作战时,不一定能对踏入不坏天人境的武道人仙有明显的优势。但这种诡异的手段,就是心姨和狄天下他们拍马都比不了的了。
  聚集起的富豪名流们显然很同意拉希德酋长的建议,以张谢宗带头,李谱和晨娴、以及其他社会名流们呆在中间,崔青龙与崔青狼、端木原三名潜龙部队精锐、加上冈尼尔戈鲁斯断后。很轻松的突破了那些傀儡的包围,向四季酒店的大厅后方移动过去。
  没有提议,但他们没有任何一人选择向四季酒店门口的方向。而那些被“光灵群”占据的丧尸化傀儡不知道是“疯狂术士”刻意所为,还是自己的本能反应,都尽量的避开了以四季酒店的门口为中心的一圈区域。
  ——因为那片区域,正有这颗星球所孕育的灵长类文明历史长河中最巅峰的几人在对峙。
  在狄天下面对夜魔的同时,炼天豪也走了过来,他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那些社会名流的生死安危,只是平时里显得悠闲懒散的目光,透出从未有过光彩,看着这名面具怪人。
  不,严格来说,他只是看了戴着红死魔面具,浑身弥漫着异常强烈死亡气息的诺娅一眼,便直直的越过了她,将目光投向了她的身后。
  “嗯,你感觉到了吗?不愧是打赢过老头子的“毁灭日”。不过反正我也没准备玩什么伏击战术。”
  诺娅藏在面具下的血色瞳仁透着愉悦,扫视着炼天豪与狄天下两人,她拍了拍手,“向你们的老师问好吧。喔,请原谅他不能回答,毕竟连老头子都是殚精歇虑了十几年才把他泡制成了现在的模样。你知道,要尽量保留他的大部分实力的同时,还要彻底摧毁他原本的神智。这点实在有些棘手,毕竟你们东方武人的力量并不只是来源于肌腱与血肉,还有灵魂与意志。”
  随着诺娅的拍手,一个仿佛融化在阴影中的人影逐渐显现。那是一名身材比炼天豪稍矮一点,年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黄种男子。
  他穿着专门定制的战斗服,正是“古蛇皮”式轻型战斗甲胄。只有双手与面部的皮肤露出来。可以看见双手与面庞都纹有难以理解又无比精妙的秘术咒纹。下巴蓄着短须,眉目似刀,鼻梁挺拔,薄薄嘴唇紧闭,有着一些北方民族血统特征的五官犹如刀削斧劈,虽然不算太英俊,却极有男子的气质。
  如果不是他那异常厚重凝练的生物电磁场带着一股非人的冷酷,那些本来应该是在璀璨骄阳下的满溢着澎湃生命力的雄壮气息,肯定会让面对他的人感觉到山峦河川,乃至苍莽草原,万里长城的顶天立地之势。
  ——曾经的lv6首席,“第一武神”段千山。
  狄天下皱着眉头注视了自己的老师一眼,忽然叹道:“老乌鸦真是太自负了,居然敢把老师留下来当实验材料……”
  “你们这些触摸到了不完全的“原人亚当”境界的武者躯体非常值得研究,这十几年来老师可是挖掘出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呢。甚至连我也受益不少。”诺娅嘻嘻笑道:“可惜老师还是太谨慎了,那次出门没有把这家伙一起带上——虽然mr.玄龙也算是厉害了。但比起这家伙可是差了老大一截。”
  “原人亚当”,是在渡鸦王梅丹佐所出身的光照派秘术体系里对“不坏天人境”的另一种术语称谓,也就是亚伯拉罕诸教文化中“属灵的圣躯”。属于极罕见的高明境界。
  亚伯拉罕教派历史上,达到最高秘术境界的是通过星光体巡游幽界号称与“自有永有者”有过接触,灵能强大到可以演化埃及十灾,在极限状态下甚至可以分开红海的摩西。与耶稣基督,但哪怕是耶稣基督,也没有达到过完美的原人亚当境界。
  夜魔只是讥讽又带着恶意的看了一眼狄天下,目光就转向炼天豪。她的血色瞳仁涌动着兴奋的疯狂情绪,她舔了舔唇瓣,用尾指轻轻划过沉默地走到她身边的段千山的面颊,夜枭嘶鸣般的嗓音嘻嘻笑道:“看见你老师现在的模样,感觉如何了?亲爱的“毁灭日”。只要我愿意,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激活他的大脑内在十多年前被围攻时的精神状态,毕竟,除了那难以捉摸的灵魂本质外,记忆与情感只是人类大脑神经元的跳动和激素的分泌附加物而已。他几乎可以完美的发挥出原本的战力。而且老师这十几年来用亲手开发的秘术精心调制,他已经算是汇聚了最顶尖的东方武道和各类密术的超级杀戮机器。”
  可惜,老乌鸦一直认为这位“千山武神”的秘术调制还没有做到最稳妥。所以没有拿出来用过。在诺娅看来,如果不是这样,上次战斗带上这家伙,老乌鸦可不一定会败给这个所谓最强的“毁灭日”!
  “也就是说……”一直凝视着授业恩师的炼天豪,没有恼怒,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反而神情中带着一些仿佛得尝所愿般的感慨之色,认真地对诺娅问道:“他,比过去更强?”
  “对于这点,我可以用我的专业信誉来保证。”诺娅自信地咯咯笑道。
  得到了夜魔的专业性保证。炼天豪沉吟地托着下巴分析道:“唔,如果段老鬼一直活到今天,进境会有多少?应该不会比现在这个什么“东西方结合疗效好”差多少罢。”
  “谢谢,面具佬。”他忽然洒然扬了扬眉,然后明显心情不错的笑叹道:“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我还是要感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永远没有这个机会。”
  无论是狄天下,还是夜魔诺娅,都能听得出他在道谢背后的原因。
  ——再次与唯一用武道打赢过他的人,他曾经一直仰望的授业老师来一次痛快淋漓的对决。
  但夜魔的血色瞳仁闪过满溢着恶意的幽芒,她开心地晃了晃手指,“是吗,只是很可惜。对于这点,我并不想满足你。”
  与她本身的生物电磁场缠绕成一体的无形死亡气息越发浓烈,逐渐聚集成形,化为无数仿佛从噩梦与虚空的最深处爬出的暗影飞兽,她的六根手指两两对应,用古怪的动作打了个清脆的响指,“让遭到背叛的武神亲手去对付背叛者,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狄天下的瞳仁骤然猛地收缩。
  在诺娅这句话出口的刹那,在她身边垂着眼睑,静止不动宛如镇狱阎王的“武神”段千山,仿佛在瞬息间跨越了距离他七八丈的距离,拳若天陨星闪,朝他轰来!
  步为神足通,拳殛天雷震!这一拳击出,以狄天下为中心,仿佛无形大气都被层层叠叠的无形气势场席卷。这正是晨天心最擅长的王牌拳技。以宿鹤宗劲作为基础,糅合太极忽雷架,螳螂劈挂等内家拳术中最精深的惊弹炸劲,继而臻之登峰造极,然后演化的见神打神、遇仙诛仙的神速杀招,甚至还要再进一步突破东方武道迅猛极限的——星陨拳势!此刻由教导她的师傅施展,形气意神无一不更胜一筹。
  而面对这一记神速突击,别说是面对这招的狄天下,就是远处正在撤离大厅的李谱都感觉背脊一寒,意识中身后仿佛出现了势若天穹崩坠,破灭一切的纯粹力量。这正是借相第四境“天魔化相”登峰造极的现象。无须用眼去看,与生命电磁场直接律动的武道拳意余波,就铺天盖地的溢满整个宽阔的大厅,仿佛能看到,听到,闻到,触碰到,感觉到,意识到!
  包括李谱在内的抱丹强者都汗毛一炸,而那些个惊慌失措的富豪名流几乎每个都踉跄地双腿一软,有几个甚至直接晕了过去。
  晨娴也面色一白,她咬了咬唇瓣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父亲的方向。而被她牵着的萨拉玛小公主,皱着恐惧的小脸蛋像鸵鸟一样依偎在艾莉姐姐怀中后,找皇室裁缝手工定制的昂贵纱裙下方的芊细小腿上甚至滑落了一串晶莹的水珠。
  她的视力非常好,但仍然看不清楚远处父亲的方向发生了什么事——那儿仿佛卷起了交错互碾的气浪风暴,一切都在爆破。只是她天生敏感的灵能感知力能勉强感觉到那个方向有四个异常强大的情绪波动。
  随着灵能感知,一个抽象画面在她的意识中呈现。一方满溢着寒冷彻骨的毁灭意志的情绪,和另一个如渊如岳的凝重情绪悍然对撞。
  仅仅是扩散的拳意余波就有如此盖世神威。段千山的力量和当初相比没有任何削减。但直面这招的狄天下,同样是一名踏入了不坏天人境的陆地真仙。
  面对破灭一切的星陨拳劲,早就蓄势待发的他,不退反进,脏腑气血与无数窍穴一气贯通,双臂轮转,仿佛大鹏金翅鸟挥动巨翼,鼓荡天地风雷灭却神佛仙魔,以妙至巅峰的弧劲迎击这一击。
  这正是狄天下融和了古印度夜柔吠陀武术与中土佛门绝学后依照自身特点独创的人仙武技——迦楼罗神王拳。
  天鹏神王振金翅,一翼扫荡婆娑界!同样是借相第四境天魔化相,但狄天下的神念气势仅用来催动拳架,内外二罡齐爆,同时不坏天人境后,周身窍穴接通地磁天电。以弧劲发力,与段千山的星陨拳劲正面拼了一记。
  拳招交错的瞬间,仿佛不仅仅是两个血肉之躯在进行物理性质的互相干涉,连无形的玄空大气都似乎被牵引鼓动,互相挤压之下,化为汹涌气浪,向外爆破!
  尽管那些被“光灵群”控制的丧尸化傀儡已经尽量避开了这几人作战的位置。离得最近的也有十多丈远。但爆散的气浪仍然将他们与桌椅摆设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掀翻,几乎直到墙壁处才减缓。爆破气流与音波在直径有近百丈宽的大厅内震荡不休,好像不是两个血肉做成的人拼了一记,而是两枚坦克炮弹在空中对撞了似的。
  而以狄天下为中心,用精美的地砖铺成的大厅地面,好像被无形的力量用力扭绞过一般,呈现出了一个弧形的破损之径。狄天下宛如站在一朵塌陷的碎裂之花中央。
  “不愧是老师……看来我仍然没有追得上他当初的境界么。”狄天下的双手仍然稳定,拳架稳定不散,但他早已一气贯通的窍穴气脉头一回稍稍凝窒。
  而被防御了突袭的“武神”段千山,似乎完全没有丝毫影响,霸拳一握,竟然又是完全不输于之前一击的恐怖力量,再次轰出!
  狄天下要接,肯定还可以接得住。但实力的差距,不需太久,就肯定会陷入劣势下风。屹立在黑暗世界巅峰的“凤凰公爵”已经足够的强,可惜……
  他的授业恩师段千山,是上一代lv6中在正面作战上公认最强的第一武神!
  但一个拳头,后发先至,代替他接住了段千山这一击。
  段千山的身子一顿,居然被硬生生的截停刹止!但和对面一样,他没有退半步。而是再次轰出一击。这一次随着炸雷般的气浪与堪比地震的余波摇晃整个四季酒店。他和拦截者都是身子微微一晃。
  “老头子……真是遗憾,我想若是正常的你,要打的话,肯定不会找小狄。”炼天豪的铁拳与段千山的拳头形成角抵之势。他洒然道:“……而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最强的一个罢。”
  段千山的目光森冷,对炼天豪的置若罔闻,但已经化为超级战斗机器的他,本能的明白到面前的风衣男子,是最大的阻碍者。
  他不收回铁拳,反而欺身而上,肩肘齐发,正是糅合了古架八极与心意把的短打功夫,由他施展,整个人好似无可阻挡,突破一切的破坏魔神。
  炼天豪的目光闪过了一丝怀念之色,他施展出完全一样的近身短打技巧,两人在极近处拳肘交错,速度好似重型机关炮狂暴的连射般,蕴藏的力量更成倍过之。
  如果“武神”段千山是无可阻挡的破坏神,那如今的“毁灭日”炼天豪,就是唯一令这名强得匪夷所思的武神被硬生生阻拦在原地毫无寸进的超级怪物。
  狄天下五指微动,在理智上他联手炼天豪压制老师是最佳方案。但他很清楚炼天豪肯定不会喜欢他妨碍这场战斗。
  而在他对炼天豪信心十足。老师是很强,站在现在的他仍然没能将其追过的高度。但炼天豪——只会更高!
  但……他看了一眼夜魔诺娅,这名随心所欲的女秘术师,却不会像他一样尊重什么武者的精神。何况她原本就是与狄天下不分胜负的顶尖修为。在吸收了渡鸦王的最后遗产后,实力更是不知道蜕变到了什么境界。
  “战斗狂,别搞错了……”果然,随着一声不满的声音响起,夜魔诺娅介入了战斗。她一抬手,星光体术式“符文鬼手”就瞬间形成,同时在鬼手的表面排列出的源自北欧如尼秘术的神符。
  “海拉的死亡呼吸”,这个术式本身并不注重破坏力,但对生命力的削减却是所有如尼密术之冠。
  相当于第七级灵能波动强度的暗影灵能,迅速地汇聚在“符文鬼手”上,她宛如鬼影一闪,突入了激烈战团,神符秘术言强化下的“符文鬼手”卷起自她进入这个酒店后就在酝酿的死亡侵蚀气息,狂卷向炼天豪。
  她的血色瞳仁盯着炼天豪,幽幽道:“你这次的对手,是我哟。”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