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05 红死神的面具
  四季酒店内部,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头面人物,到在中东皇室的实权亲王,乃至欧洲大财团的首脑。晨娴已经陪着父亲见了一个又一个政经界的大人物,小脸蛋上努力保持的完美微笑都有点发僵了。
  但上流社会的交际,就是如此无趣又虚伪。她能听得出对方与父亲交谈时那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换,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句玩笑,或许就会决定逾亿美金的投资计划。
  ——“人类未来”开发计划。
  表面上独占了外星遗产破译技术的中国,在明面上还是要依靠晨娴的配合。而她自身,则被父亲当做参与,甚至成为这个将决定整个人类文明未来方向的宏伟蓝图中决定性人物的重要筹码。
  无论是先进的美日、西欧诸国,还是落后的印非次大陆……所有国家都被卷入了这个利益漩涡。而搅动这个漩涡的人,甚至让其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况的人,正是她这位在欧洲政经界越发崭露头角的父亲。
  针对外星遗产的全球联合开发基地已经处于热烈的谈判议程。欧美日等科技强国都会派出专业团队进行全程合作。而在此基础上,应对太平洋海域深处的那个“超巨型畸形囊肿式污染源”的军事合作也在稳步进行。
  发布在黑衣人网站上的那个“寄星妖”的消息在海内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半信半疑,甚至认为是危言耸听。但更多的民众是开始着手囤积资源,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特别是那些在美国本土流行后传播到全球的“生存狂主义者”好像恨不得明天就爆发全球危机似的。一个个简直像是迎接狂欢般在炫耀自己的储物地窖多么坚固啦、武器多么齐全啦。晨娴在黑衣人网站的那个论坛id不知道收到了多少回帖和私人信件来询问更进一步的情报。可惜她已经被父亲与政府善意的“规劝”(禁止)以私人名义对外发布任何消息。
  事实上不管是中国还是海外的政府官员,都对她在网络空间公开爆料“胎海囊肿”的情报心生怨言。造成的社会动荡与经济损失极大。要不是她是狄天下的女儿,又是破译外星遗产的核心人物,恐怕早就一顶“造谣生事后果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的帽子盖过去了。
  晨娴自己也知道这种消息会造成多么大的社会动荡,但她和李谱都认为:掩盖消息或许可以让社会更加稳定,各国政府更容易办事。但公布消息却可能让更多人有机会做出求生的准备。
  毕竟没有人——包括她和李谱都不知道,那颗沉睡在太平洋深处的“胎海囊肿”,在星猎者盟约中都算是赫赫有名的亚空间传奇级异怪属生物“寄星妖”会在哪天突然醒来,让这个星球的生态链彻底扭曲。
  相比那些只有少少资源做出准备的普通民众,来参加这个“人类未来”募捐会的客人,却都是位于整个人类文明最前列,掌握着最多权势与资源的高位者。他们关注的主要集中在是否能参与外星遗产开发基地的投资。能不能抓住在未来巨大变动后站稳脚跟,甚至更进一步的机会。
  二零零四年末的中国,虽然经济蒸蒸日上,但总体而言无论是政治意义上,还是经济实力上,又或是科技水平都还是不可能独吞如此庞大一个开发计划。甚至连占据开发股份的50%都做不到。利用这个契机,有着“缠果蛇”核心干部身份的狄天下成为连接欧美各国财团的中间捐客,大家一起来集资投入,擭取更大话事权与利益。像杜邦、罗斯柴尔德、摩根、连同狄天下自己掌控的赫尔曼斯财团等具有远见的势力不惜代价的洒出大把钞/票与资源,就是为了在这场开发企划里见缝插针的塞入更多影响力。
  至于另一些比较小咖位的权贵,或者是没有太大魄力与手腕,只想求个富贵平安的中东酋长,就主要是和狄天下拉拉关系,问问是不是万一出现什么危险状况,比如地球不适合居住了,要开始地外殖民的话,能不能给他们留个船位之类的地?为了这道平安符,他们可以眼睛都不带眨的砸出数千万的美金。
  比如正围着与父亲交谈的一群人中,有一位叫拉希德的迪拜酋长,他就在好奇地询问狄天下是不是知道“对外星遗产全球联合开发基地”会定在哪儿建立的消息。
  “我有消息听说美国提出要求把开发基地定于内达华州——就是传说有五十一区的那个神秘地区。中国人自然是不出意外的强烈反对,日本人就乘着机会提出可以在东京建立开发基地,贯通东方和西方。”拉希德酋长很年轻,容貌英俊,留着一丝不苟的胡茬,他举起酒杯笑道:“菲尼克斯兄弟,你有什么消息吗?要知道,开发基地定在哪儿,我们的资产可能就得跟着流过去咯。”
  “拉希德,我可以肯定。不会是日本。抱歉……”狄天下转头对另一位神情严肃、东洋人模样的中年男子说道:“志气郎兄,你也知道,贵国的技术力是不错,但太靠近太平洋了。”
  “我明白,外交部的那些蠢货只是习惯性在搅混水而已。”大豪院志气郎沉声道:“我认为如果进行投票,还是美国的内达华州最有机会。美国人的态度很强硬啊。比起中国,欧洲方面可能更愿意支持同样是自由世界的美国。只要失去了欧洲各国的支持,中国在政治上很难顶得下去。”
  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在这种局面下,绝对不可能选美国的。晨娴细密的睫毛微垂,略施唇蜜的水嫩唇瓣不以为然的抿了抿。
  果然,狄天下不可置否的挑眉道:“像这种政治领域的谈判,我能做出的影响并没有多少,但我个人认为不会是美洲,只可能在欧亚大陆。”
  “嗯?可以见得?”大豪院志气郎绕有兴趣的问道。
  “各位都知道,整个美洲大陆孤悬于世界之外。”狄天下摊手道:“这一直是美洲的优势,可惜在目前的局面,却成了美洲的劣势。整个南美与北美相加也不超过十亿人口。但在欧亚大陆,仅仅是一个中国,就超过了这个数字。亚洲与欧洲接壤,与非洲隔得也不远,可以说占据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口。”
  他继续道:“朋友们,我们面对的不是什么经济危机或世界大战,而是一次从未有过的危机。面对这个可能影响文明未来的危机,只有团结一致,才有机会度过。”
  话语是非常的政治正确。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出言下之意:欧亚大陆人口占据绝对优势,面对这种局面肯定会抱团取暖。至于自由世界的信任?早就被踹到了一边去了!
  来参加募捐会的权贵人士显然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更多的人围了过来,兴致勃勃的对狄天下不断询问。
  晨娴很想找个理由溜开,可惜这些众星捧月般围着狄天下的上流社会权贵,居然每个会堆出很和善的笑容,主动与她说上几句。甚至还有三个衣冠楚楚的伯伯笑眯眯的对她使用了摸头杀。
  “嗨,那个,你好。”忽然,一个透着柔静的酥软声音,用英文对她搭话道:“我可以叫你艾莉姐姐吗?”
  晨娴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位明显年纪比她还要小不少的中东裔小萝莉,她有着一头如瀑的浓密黑发,小麦色的细腻肌肤。年纪虽幼,却透着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高贵气质。深邃立体纯真双眸用浅淡的埃及式眼影稍加修饰,挺拔琼鼻下的粉色樱唇水嫩动人,令齐刘海下精致的鹅蛋娇容完美如画。头顶还带着一个公主皇冠似的镶嵌着晶莹粉钻的铂金头饰。
  ——就好像从那种最精美奢华的波斯细密画里走出来的女孩一样。
  女孩看见晨娴的目光在打量自己,双眸喜悦的睁大了些,用怯生生又稍带口音的酥软嗓音道:“我叫萨拉玛。很高兴认识你,那个,我一直有关注你!你破译了外星遗产,好厉害喔!”
  晨娴和她聊了几句,才知道她正是之前和父亲谈话的那个迪拜酋长拉希德的小女儿萨拉玛,正儿八经的直系皇族公主。她平时都是深居香闺,今天是被父亲特意带出来的,一直想要认识晨娴——在小萨拉玛眼里,被那些媒体绘声绘色的报道编造下的晨娴,人生简直拥有太多的传奇色彩。而年龄才她大出几岁。却可以破译外星人的遗产,还将海洋里那个怪物的真相公布给了民众。
  ——简直是像一千零一夜里那位智慧过人的山鲁佐德!萨拉玛简直有点儿追星的心态了。
  见到自己的女儿与晨娴交流得不错,拉希德酋长心情显然颇不错——晨娴在身份上是狄天下的女儿;在能力上是破译外星遗产的核心人物;在品性上也非常端庄淑女,自己的女儿能与她成为朋友简直是重大利好。
  晨娴也乘机用这个理由脱身,她像大姐姐一样牵住萨拉玛公主的粉嫩小手,“爸爸,我陪萨拉玛一起去玩会吧?”
  “好吧,像姐姐一样照顾好这位可爱的小公主。”狄天下对萨拉玛笑了笑,然后示意一直沉默的站在不远处的冈尼尔戈鲁斯跟上。
  这位足有两米多高、被西装包裹的肌肉壮硕得让她联想到80%爆肉钢体的黑人版户愚吕弟——外号“贝希摩斯”的前任世界格斗帝王冈尼尔戈鲁斯沉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用尽量温和的表情对少女露出一个安抚式的狰狞微笑。
  萨拉玛公主有点胆怯地缩在艾莉姐姐身后,哪怕在已经认识他的晨娴眼里,冈尼尔戈鲁斯的笑容都别扭得看上去好像是人形暴龙在笑一样。
  牵着萨拉玛小公主,晨娴很快找到了李谱。在身份上李谱就是个普通民众,外表年纪不大,又是懒得和人交际的性格,在这种场合差不多就等于是隐形人。他也乐得轻松自在,靠在墙边悠闲的吸着果汁。
  “逃出来啦?”李谱看了小娴牵着的女孩一眼,随口吻道:“她是谁?”
  “你好,我是萨拉玛。”萨拉玛很有教养地礼貌回答,只是英文口音有点儿慢悠悠的。
  “……”李谱对这种太老实的好孩子,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捉弄,“啥?萨达姆?”
  “不是萨达姆,是萨拉姆。”小女孩连忙摇头,才说出口就发现自己一急也说错了,缩到了晨娴背后,小小声说:“萨拉玛……”
  因为文化背/景,她的家教极严,在迪拜的家里,除了父亲外,顶多和男性仆人说话。对李谱这样读作洒脱写作流氓的家伙实在不太擅长。
  “不要故意捉弄她啦,萨拉玛很少和男生说话的。”晨娴轻轻地捶了李谱肩膀一拳,只有在李谱面前时她才会这么自然而然的露出不太淑女的另一面。
  “这阿拉伯名字太拗口,算了,我就叫你拉玛吧。”李谱嘿嘿一笑,对小女孩笑道:“今天,与拉玛相会。”
  听见李谱这句话,女孩先眨巴了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臻首微偏道:“在天堂的喷泉旁?”
  “周围只有城市与群星。”李谱吹了声口哨,“不错,你的电波还对得上这些科幻梗嘛。”
  “我非常喜欢阿瑟-克拉克先生,仅次于时空漂泊者先生。”萨拉玛小公主开心地说。
  晨娴巧笑倩兮地看了一眼接不下去的李谱,眼神里满是“你的粉丝真不少,从布鲁斯到这孩子,当然还有我。”
  正当李谱与晨娴、萨拉玛小公主聊天之时,在四季酒店的门厅前,负责迎宾的门童鼻子抽了抽,一股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的气味,在隐隐约约的散逸过来。
  他回头一看,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喉头发出干涩的呻吟。他结结巴巴地说:“你……请不要入内,这不是万圣节或假面舞会。”
  在他眼前,是一位穿着散发着鲜血腥臭的长袍的面具怪人。他头戴的面具是意大利古典式的狞笑小丑面具,面具上满是令人不悦的暗红色斑点,与裂开的嘴巴形成一种异常的恐怖压力。每走一步,他的身后都会拖出斑斑点点的血迹。
  面对阻拦的门童,面具怪人从赤色长袍从伸出手,他的手长着六根手指,透着一股异于常人的邪恶美感。他好像绝地武士一样在门童面前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门童、以及其它快步走近,试图来阻止他进入的安保人员,就两眼翻白了昏厥了过去。
  不少在四季酒店内穿着便衣的法国警察,纷纷掏出了手枪,对准了这名怪人——在这个场合里只有他们有权力携带火药武器。
  “嘿,脱掉这见鬼的长袍!然后原地趴下!”法国警方的头头,一位彪形大汉用枪指着六指怪人警告道:“疯子,我只做出一次警告!再不停下,你就等着变马蜂窝!”
  但面具怪人置若罔闻,不徐不疾的继续朝四季酒店内走去。
  “射击!打死这个疯子!”警察头头命令道。至少有十名法国便衣警察在门厅前,其中八人掏出了配枪。
  但在扣动扳机的瞬间,怪人的周身突然涌出了成百上千的暗影鸦灵,比子弹更快一步的袭向警察,狂卷之下,原本体魄强壮的警察皮肤迅速的干枯萎缩,失去活力,连枪都拿不稳,颤动的摔倒在地上,只余满溢着惊惧的双目与张开的嘴巴,吐出最后一口气息后,就像木乃伊一样干瘪成灰。
  当暗影鸦灵回归没入六指怪人的长袍内,他的死亡气息明显浓烈了许多。浑身隐隐约约间仿佛有凄厉哀嚎的衰亡鬼灵回旋不休。
  像死神一样轻易收割人命的六指怪人走进集中着大量上流社会权贵的募捐大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奢华的大厅,衣冠楚楚的名流,美艳动人的女伴,一掷千金的富豪。这名裹挟着浓重死亡气息的面具怪人就满溢着格格不入的异常感。
  “你们好,位于人类社会顶端的痴肥猪猡们!”很有兴致的打扮成爱伦坡名篇“红死神的面具”的超级恐怖份子,环顾大厅中目瞪口呆的众人,发出一串夜枭般的愉悦笑声,翩然地转了个圈,“有实况转播吗?请不要掐掉,毕竟……”
  ——这是威震黑暗世界的真正力量,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彻底展现在主流社会的面前。
  _
  ps:现实里的萨拉玛公主是99年的孩子,就是那个很有名的迪拜小公主,剧情需要改大了一截。r752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