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04 光灵群
  离通往四季酒店的凯旋门数个街区外,某条天方教移民定居点的街道。
  街道上除了正常打扮的行人外,还有一些穿着吉里巴普服的女性移民,来到这个最能代表资本主义与自由主义现代文明之一的奢华首都的她们,仍然顽固地保持着与国家格格不入的虔诚。
  其中有两名披着遮蔽全身的黑纱的女子,在街道上散漫走着。只是她们两人仅露出的双眸,一双有着细密翘长睫毛的妩媚眸子太过幽深如夜。而另一双碧蓝如海的眸子太过清冽冷静。
  “天心,你或许会是个很出色的刺客,气息收敛得比最后防线里最擅长刺杀任务的“幽灵刺客”更平静无形。”穿着吉里巴普服的蓝眼女子——威娜-夏尔艾拉忽然说道:“我即使靠着你这么近,也就稍感觉到一点儿你与普通人不同的气息。”
  “我只是习惯做普通人了而已。”黑眸女子——晨天心扶住一个在追逐中差点撞到她的移民小孩,“何况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太久了,耐心是足够多的。”她顿了顿,才继续轻声道:“威娜小姐,你其实没必要一起来。”
  “没什么,沙特国王已经不止一次的致电白宫。怨声载道的恳求我们对这个“阿拉伯世界最邪恶、最危险、最残忍无道,让各国王室夜不能寐的恐怖分子”进行斩首行动。只是任务难度不低,一直没有落实。这次有机会,能顺便完成的话就是最好了,何况……”
  “你是天豪的童年好友,是他的妹妹,从这个角度上你也是我的家人。”威娜-夏尔艾拉忽然回头看向晨天心,眼波流转,湛蓝宝石般的眸子浮现一汪透着友善的光彩,“我知道你对天豪有点不满,但他的性格就是那样——用正常道德或许有点难以理解的求道武痴。在他眼里,老师是身为武者痛快淋漓的战死,而这个行为也将他的三个学生推往了更出色的未来。你拥有了现在的进境,狄天下擭取了近乎黑暗世界帝王的权势。而天豪,甚至超越了那位曾经大概是在这颗星球上行走过最强生物的老师。”
  十多年前的“隐世武神”段千山,就是需要渡鸦王、疯狂术士、夜魔等人联手才能有足够把握彻底解决的棘手目标。就纯粹的战力而言,他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所有先行者。
  “是的,他们都有自己的观点。但是……”晨天心微垂的细密睫毛轻颤,“或许我是天生就是个有点脱不了幼稚气的女人吧。比起现在,我更怀念的还是那段不用互相猜忌,无忧无虑的时光……好像永远也不会变的时光。那时候在我眼里,天豪是一个最会惹事但也最容易依赖的大哥;而天下是冷静但很温柔,经常会有点子的家伙,他从来都打不赢天豪,却是我们三人的领头者。我却只是一个没什么长处,只是喜欢跟在他们后面乱跑的小女孩。”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永远也不会分开。那时候的她坚信自己写下的这句话。坚信三人永远不会变化。
  但……天下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甚至连天豪都变得陌生。这就是他们自己的道么?而她自己,拨开伤痕累累的外壳,内心深处的本质,仍然还是那个无忧无虑,总是开开心心地当跟屁虫的小女孩吧。
  一股怅然翻涌而起,晨天心抿了抿唇瓣,摇头笑叹道:“哎,我已经三十三岁,是十六岁女孩的母亲了呢,会说这些真是好笑。抱歉。”
  “不用抱歉,很高兴你能与我说这些。好吧,我或许明白为什么无论是菲尼克斯那样的家伙,还是天豪都那么爱你了。你真温柔,一种透着无比坚强与纯洁的温柔。两种特质在你一人的身上化为了一种治愈他人的奇妙魅力。”夏尔艾拉笑盈盈地看了她一眼,“当然,还像赫本一样美丽又性感。相信我,在美国,三十岁开始才是女人最有魅力的年纪。何况我敢说,哪怕是那些好莱坞最年轻漂亮的女孩和最会保养的名流富婆,看见你的肌肤,再知道你的年纪,内心都会犯下七宗罪之一。”
  “夏尔艾拉小姐,说得我好像北斗神拳里的那个尤莉亚似的(因为陪女儿和养子所以她也看过一点北斗神拳动画)……无论如何,谢谢你有点夸张的恭维。但天豪只是把我当成需要照顾的小妹妹罢了。你才是他的未婚妻。”晨天心微颦秀眉,她知道“自由之鹰”接近自己的原因除了炼天豪外,很可能还有自己女儿的关系。不过赫赫有名的威娜-夏尔艾拉倒意外的是一名拥有出色外交才干的女军人。
  “只是妹妹?喔,我也只是个未婚妻而已——在美国文化里这可算不上多么深切坚固的羁绊。如果你没有选择狄天下,可能我永远也无法让天豪接受我。哪怕是现在,在他的心中你仍然是处于比我更重要的位置,不用否认,我不是粗神经的笨蛋,能感觉得到。”夏尔艾拉很美国式的耸肩,豁达地笑了笑:“当然,这不是你的错。你知道吗,我一直想见到你,和你聊聊。见到后,没有失望。”
  虽然是在赞赏晨天心,但她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抹不去的高傲,仿佛在说:你这样出色的女人,才配做我的情敌。
  “……你真开朗,我一直以为自由世界最强的战士“自由之鹰”会更加高傲冷漠呢,至少传说里你是无情得像终结者一样的军人。”晨天心撇了她一眼。在黑暗世界,“自由之鹰”的身世差不多是公开的秘密。美国政府在夺取了五十多年前纳粹“超人类基因计划”后,经过多年“人道化”的调整研究和优化,获得的综合指数最优母体。
  “那只是工作时的状态,我一向把工作与私人世间分得很清楚。”夏尔艾拉不以为然道:“平时我可是很喜欢大血拼的那种女人。”
  “是吗?你喜欢什么牌子?”晨天心好奇地问道。在她眼中,比她高出一整个头,拥有一双让她都有赞叹情绪的超修长玉腿的夏尔艾拉简直超模级身材。唯一的区别是那些走天桥的超级模特是瘦弱,但夏尔艾拉在保持出色身材的同时,匀称又像雌豹一样健美的四肢里的肌腱与筋膜已经淬炼到了极高的水平。
  ——恐怕与当初犹在丹劲时期的她差距也只在一两筹的水平。而夏尔艾拉的名声战绩基本上不是靠徒手格斗能力打出来的。
  “牌子?不,我喜欢买材料亲手定制,还好有“最后防线”的名声,我在各大军工厂都可以轻松预定想要的一切装备。”夏尔艾拉微笑道:“用什么炸药配方,生物毒药子弹头,高分子短剑的锻造……对了,我现在携带的武器就是自己设计的。”
  “喔,那还……真是厉害。”本来还想讨论一下女人话题的晨天心只能这样说。
  两名年纪相近,风姿同样出色,实力亦是处于这颗星球上女性生物前三水平的成熟女子,在不远不近的交流下,彼此之间之间因为某些原因而微有对抗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说起来,夏尔艾拉小姐,你是怎么喜欢上天豪的?”当这个问题突然从口中问出,晨天心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直很在意。
  “因为他很强呀。”夏尔艾拉非常坦率地回答。
  “……因为强?”晨天心问。
  “没错,我喜欢强大,厌恶弱小。我的祖国很强,我喜欢;我的基因很强,我非常自豪。天豪是我见过最强大的男人,所以我喜欢,这个理由难道不够充分吗?”夏尔艾拉忽然眼波流转地看了晨天心一眼,丰润性感的嫣红唇瓣翘出弧度,“我现在确定了一件事,我也很喜欢你。很高兴你能成为我的家人。”
  “……”晨天心有点意外地眨了眨眼睛,“噢,谢谢。”
  ——家人,天豪还是我的家人吗?在道理上应该是的,但晨天心总有一些生疏感,天豪似乎一点没变,但又变了许多。就像狄天下,或许他们对自己仍然留有真挚的情感,但他们同样有着另一面。
  身为男人,身为居于巅峰者,那野心勃勃的冷酷一面。
  少年时代的他们可能就有这一面,在成长中越发膨胀,影响人生的选择,只至今日,两人已经变得很陌生。而只是念旧女孩的她,内心的一部分好像永远没有成长。
  “d-boy……你也会像他们一样变吗?”她的朱唇轻轻念出这个名字,除了女儿,这大概是唯一能算得上自己家人的男孩。她曾经觉得d-boy野心开朗的一面很像当初的天豪。所以从一开始她对这个男孩就颇有好感。
  ——但当男孩变成男人,总会有自己的目标吧。
  她忽然面庞上浮现一丝酒窝,释然地笑起来。小娴的性格并不像自己,自己的本性太柔,安于平凡,但女儿在乖巧的伪装外表下,本性却是那种很古怪很胆大的天才小妮子。在她面前,恐怕担心自己跟不上的,反而是d-boy吧。
  自己最爱的女儿与养子,不会和上一代的他们一样。
  正在处于母性思维,面纱下的清丽容颜泛出柔情微笑的晨天心,突然微垂眼睑,当张开时,幽深如夜的漆黑双眸如蕴无限天穹,气机完全锁定了前方开来的一辆纯白涂色,车头标记被改造成金色火焰徽记的加长型豪华轿车。
  ——目标,到了。
  轿车的挡风玻璃是不透光的防弹玻璃,无法直视轿车内部,但晨天心无须目睹,她的肌肤毛皮,她在心念一动下笼罩出去的精神,都能感觉到车内有一股厚重凝练的生物电磁场在循环流转。
  “是“疯狂术士”在欧洲分部的车。”夏尔艾拉呼出口气,对晨天心挑了挑眉,“放心,我知道你和他有私仇,只要你不出现太冒险的麻烦,我不会出手的。”
  “谢谢了。”晨天心淡淡道。
  她仍旧保持自然的步伐,直到迎面驶来的防弹轿车离她还有不到二十公尺。
  ——突袭的距离,已经足够。
  原本在人行道上的晨天心,双的足尖十指骤然勃发出一股异常强烈的震劲,这是心意把里最高境界的无声震雷脚与宿鹤宗劲糅合,一发之下,人如闪雷,在周身卷起出一层白色粉尘炸裂般的激昂气流,但她的动作几乎比声音还要快上一步!
  她的右手五指拿捏着伪装用的吉里巴普服,发劲一绞一掀,这件普普通通的黑袍登时以她五指为中心,以匪夷所思的向前绞束成棍!
  化劲臻至上层,可以劲达外物,泼沙伤人,束布成棍。但那仍然要讲布条用水浸湿,方才能够施展。但晨天心仅仅是五指徒手一绞,劲力之霸道,发劲之巧妙,就让这件质地普通的宽松黑袍绞得好像被从本质变了形,不是一张布,而是无数纤维以螺旋层层交叠而化为的一杆铁棍。
  她单手持着布棍的末梢,朝驶来的防弹轿车正面极速抽下!瞬息间,无形的空气化为汹涌波涛,一部分排流而出,一部分被布棍卷着狂袭而下!而中了这一记“布棍”的防弹轿车,厚重的外壳好像被放到了重型工业裁纸刀下的纸一样脆弱不堪,连稍微抵御一下都没有做到,就被这根布棍一抽到底!
  轿车的外壳先破开,车辆前方正呜呜作响的金属发动机也从中分成两半,直破底盘!连下方的马路都在这棍劲抽打之下出现了一道不断向外蔓延的裂隙。方圆百丈的街道似乎都晃了一晃!在断裂油管中溅出汽油与绝世棍劲席卷下的高温气流互激。轰然间出现火花,宛如耀眼的金色玫瑰绽放,如翼如花瓣的致命焰流,排山倒海地向车的两侧涌出。
  但哪怕是站在近处,这爆炸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触碰到晨天心。在激烈的火焰与气流之中,秀发飞扬的女子宛如斗仙,水火不侵。所有外物似乎都惧了她,远远退避。
  ——不坏天人境爆发出的恐怖外罡,让汽车发动机爆炸产生的破坏都像遇见烈风的残烛,能不被逼得直接熄灭就算对得起物理学了。
  “噢~”不远处看着晨天心打出这一棍的夏尔艾拉浮现透着敬意的神色,她知道晨天心很强——段千山的门徒没有一个弱的。但身为女性,有没有经过基因优化,仅是自身修炼,就臻至能打出如此一击的水平……
  人类本身的潜力,果然不小呢。
  在这样一棍之下,按照常识车内人早就应该死了个通透,但一个人影在火舌中一跃而出。凌空中双手对着晨天心飞快地做出手势。
  晨天心清丽的玉容冷若寒冰,一言不发,足尖向前一进,捏着布棍的右手一抖,化为无形,只蕴霹雳雷音,向上反抽!劲力不输于她第一击,凌厉更有过之!
  无形的雷音之棍裹挟着毫不留情的沸腾杀意,在空中的那人腰间一划而过。那人上下分为两节,重重地落在地上。
  “……你,不是胡希姆。”晨天心看着倒在地上犹在挣扎的上半截身躯,那是一位老者,双目透出火金色的灵能焰流,摇曳不休。
  被打成两节的老者实力绝对不俗,至少之前她朝汽车打出去的那棍是锁定着那股在汽车内最厚重凝练的生物电场抽过去的。但老者仍然堪堪躲过了这一击,更是第一时间从爆炸的汽车残骸中跃出,还击。
  但他不可能是胡希姆-马兹塔。晨天心对自己现在的进境很有信心,在复仇心的推动下发挥更是完美,却从来不觉得能这样轻松的击败一名lv6。
  夏尔艾拉走了上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老者,皱眉道:“他的模样,和我们拿到的“疯狂术士”的照片完全相同。生物电磁场的波动能级也很强烈……但这只是个影武者。”她抿了抿唇瓣,“这次暗杀行动为了做到绝对保密,我连法国政府都没有通知,甚至连其他最后防线的队员都不知道,只有我们两个,准备先斩后奏。他是从哪儿得到的情报?”
  晨天心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管是哪得到的情报,我们必须立刻回去。胡希姆肯定已经到了募捐会的现场。”
  “嘻嘻嘻嘻、咯咯咯……”忽然间,倒在地上只余半截的阿拉伯老者,双手按着地面撑起身子,腰腹以下已经彻底断裂的他,一段带着碎肉的脊椎骨露出,内脏与污血不断落下。
  状况凄惨无比,但老者抬起的面庞却洋溢着疯狂又怪异的笑容,他晃着脑袋,失神无焦的双眼不断流溢出火焰灵光,宛如一颗颗能量之泪,滑落而下,漂浮在空中向外散去。
  “……我是光之王的手,我是光之王的眼,我是光之王的耳,我是光之王的意志……”垂死的阿拉伯老者的嘴角涌出鲜血,但他的面庞却带着一种仿佛深陷极乐的情绪,“咿呀咿呀!我是……光灵群。”
  那些从他眼眶内流淌出的光之泪滴,好像过分燃烧的萤火虫一样,四散飞开,以极快速飞驰,钻入这条移民街上还因为汽车突然爆炸(晨天心太快了她们根本没看到出手)而围观的民众的五官内。
  或是从眼角、耳孔内钻入,或是从嘴巴、鼻孔钻入。但钻入后不消几秒,被入侵的民众先是浮现了痛苦和恐惧的神色,接着面庞扭曲抽搐,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嘴角都咧出一个充满异常感的笑容。
  “咿呀!我是光之王的手,我是光之王的眼,我是光之王的耳,我是光之王的意志……咿呀!”之前那位在街头玩耍,差点撞到晨天心的阿拉伯小女孩用最稚嫩的嗓音,发出了最癫狂的凄厉嚎叫。
  而这粉碎理性的嚎叫,仿佛在半条移民街区此起彼伏。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