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97 夏儿班长的心情
  秦夏儿看了一眼闺蜜手上娱乐杂志的彩页快报,上面绘声绘色地配着已经被引用无数次的那张普利策奖照片,还有不知道从哪收刮来的小学与初中的集体照。然后洋洋洒洒地围绕这些写了一堆虚实混合的报道。
  这一周来,可能所有类型的媒体——无论是娱乐版块、社会版块、政经、乃至科技圈,都或多或少的在热炒这些。毕竟对庸俗大众口味,夺人眼球的元素实在太多。无论是有关女孩本身的容姿,家庭,还是涉及到外星遗产的破译……无一不是充满了超热话题性的卖点。
  特别是这份偏娱乐的周刊杂志,抓着那张获奖照片里与女孩并肩坐在医院角落的男孩作为线索,一点点的揭露,甚至顺藤摸瓜地牵扯到了秦夏儿的身上。堪称逻辑严密,佐证详实,结论八卦。
  |优|优|小|说|更|新|最|快|.uuxs.cc|这些狗仔!也太敬业了吧!秦夏儿心情复杂地抿了抿唇瓣,对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的闺蜜目光幽幽地说道:“哪有什么秘密,只是……同班同学啦。”
  林可馨眯起眼睛,把手放在嘴边做出好像在抽烟斗似的东西,故意老气横秋地说:“华生,我觉得当事人在隐瞒真相。”
  “告诉我啦!告诉我啦!”扮福尔摩斯还没三秒,身材娇小生性活泼的闺蜜就蹦蹦跳跳地显了原形,她撒娇似的缠着秦夏儿,“你绝对很在意那个叫李谱的男生吧。别嘴硬喔。你刚才提到他的时候,就像“梦幻游戏”里的女主角美朱见了鬼宿似的,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了。”
  “……”呜,已经有这么明显了吗?秦夏儿的脸蛋微微泛红,发自本能地就强硬的否认道:“才没有,而且小娴只是李谱的妹妹,我干嘛要在意。”
  听见秦夏儿的回答,林可馨笑吟吟地眯着眼睛,一副“好的好的,我了解了”的暧昧表情望着自己的死党。
  “是妹妹,所以才不•用•在•意呀。”她意味深长地说。
  又把心里想的东西说出口了,我真笨!秦夏儿连忙解释了几句,但显然说服不了热爱八卦的闺蜜——为什么女生都是这种性格呢!悲剧的是连她自己也差不多……
  这几天来,夏儿班长可以说是美名其曰“关注时事”的把有关的报道通通都看了一遍。还好所有报道都提到了他们是感情良好的兄妹关系。在已经处于恋爱脑的彷徨少女的心里,这个答案就足够读作自我安慰、写作自我欺骗的勉强交代过去了。
  只是……生日宴会的邀请,他会应约来吗?自己准备的那些,会有效么……女孩丰满的胸脯随着乱糟糟的情绪起伏,不太有信心地叹了口气,也不管身边的闺蜜是不是会又把这个表情当坐什么证据了。
  还好林可馨见好就收,没有继续戏弄自己的蜜友。作了点适当的化妆后,约出来玩的两人继续在燕京城的繁华街道上趴趴走大血拼。
  “拜拜,明天见哦!我好爱你~~”林可馨提着大包小包对送别她的好友开心地挥手,秦夏儿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登陆网络——她典型的现充,现实生活就忙得不行,平时对外星人啦,科技进步啦,宇宙怪兽啦什么的遥远之事兴趣缺缺。但因为关注晨娴与李谱的事,她最近也顺带知道了太平洋里的变化。
  至少,连她都知道不能买海产了。而横跨太平洋的海运航道也受到了影响,导致部分跨国外贸的物价飞涨。
  在这个网络时代,太多迹象让政府也无法掩盖前所未有的庞大、影响各个领域的变化。所有有关海洋的争议通通停止,与太平洋临近的各国焦头烂额的在处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抗议——从市民质疑国家对这个事件的处理力度啦,到渔民抗议海产销售不出去日子过不下去啦,其中日本的渔民甚至当众表演了品尝变异海鱼刺身,然后一副“喔依稀~”的夸张表情翘起大拇指。而连绿色和平组织更是趁机蹦跶出来喊着“地球生命平等!我们应该欢迎外星来客!不是变异,只是再次进化!强调,不是变异,这是对新生命新物种的歧视!残暴的人类才是生物多样性的灭绝者……”巴拉巴拉的。
  甚至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新兴宗教组织登上舞台振臂高呼,说创造生命是神的领域,落入海中的是神明的使徒,它将给这个充满了堕落的时代带来末日审判,虔诚的羔羊有福了,罪恶的山羊忏悔吧!但为时不晚,我们应该携手去海中朝圣,在它的光辉下洗净罪孽。
  但从梵蒂冈的正牌教皇到东正教的教宗毫不犹豫地抨击这种想法,翻出启示录,愤慨地表示“拖着星辰从天空坠落的太虚来客,只会是万恶之首大红龙!是亚巴顿阎罗妖!祈祷吧,末日审判是要来了,而弥赛亚(救主)也会再次突破时间与空间的障壁,行走于凡间。”
  不过总体来说,或许是因为太平洋的深处太过遥远,大部分好事的网民还是处在一种“世道要乱真是热闹”的猎奇心态中。包括秦夏儿在内,对“危险”还是没有太多概念。
  至少晨娴在黑衣人网站上发表有关“寄星妖”的情报。也是笼统的说了可能很快醒来,也可能再过几个世纪都没反应。而因为是亚空间深渊的混沌属怪物,它的一切行为都难以预测。
  唯一在情报中可以肯定的是,它会成为“篡位的盖亚”,影响地面、海洋、空中的所有生物。秦夏儿对盖亚这个词语只是稍有印象,还是在网络上搜索后才知道这是希腊神话里的大地母神,也就是星球本身的具现。
  连“大地母神”都可以篡位?它会像灵幻电影里鬼怪附体夺舍一样,对脚下的这颗星球夺舍吗?秦夏儿实在有点难以想象。
  反正相隔老远,这种麻烦事就让人民政府去担心好啦。秦夏儿幽幽地叹了口气,作为普通的女孩子,她更烦恼的还是初次的暗恋,从幼儿园持续至今的那条孽缘似单边红线——感觉成功率很低的样子。
  她看向镜子,清晰的倒映出是一张肌肤白细剔透的鹅蛋脸、秀眉琼鼻、润润樱唇不大不小,身材绝佳,已经颇有女人味的精致少女。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非常出色。特别是在成为炙手可热的超新星偶像后,多方面回馈下慢慢养成的自信,让她在眉宇间更是添了一份近乎耀眼的气质。
  曾几何时,她觉得自己已经在胜过了那个好像怎么都赢不了的女孩——不是曾经很在意的学习成绩,不是什么老师与同学眼里谁更加优秀,更不是什么家世。而是自己独有的特质。
  在镁光灯聚焦下,能用自己的歌声牵动百千万人的心——我已经变得很特殊了吧。不再是当初那个在他眼里只知道学习,呆头呆脑的班长大人。
  ——这样的自己,他也一定会重新看待吧。但是……
  “呜……”她无力地躺在床上。翻过身把脸蛋埋在松软的枕头里,瓮声瓮气地埋怨道:“好过分哦,居然是国外富豪的私生女,又破译什么外星遗产。太赖皮了啦!这样让我怎么赢嘛~~~~”
  忽然,秦夏儿的手机响起了一串悦耳的铃声,她打开一开,“蹭!”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居然是李谱的电话!他超少主动打给我的!女孩稳定了下心情,期待地接起了电话。
  “嗨。有空的话出来一下罢。就在……”电话的那头,李谱说出了约见的位置。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