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91 国际压力
  “她啊,还在寄宿的地方参与一项研究课题呢。”
  女儿在配合中国/政府进行外星遗产的开发研究,这种事自然不能随便透露。晨天心自然是模棱两可地带了过去。
  转为长辈模式的心姨在社交上非常有亲和力,秦夏儿又是那性格开朗的类型,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很快就熟稔了起来。
  看着面前少女那熟悉的娇俏面庞,说着那些平凡生活中鸡毛蒜皮的事还很开心的模样,才从海外荒岛、美军基地逛了一圈,与稳居这颗星球上最强序列的几人打了照面甚至还生死激战过的李谱,虽然只是半个多月的时间,却有一种久违的轻松感。
  “诶……原来晨阿姨也有买我的cd吗?”秦夏儿惊讶又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睁大眼睛。
  “嗯,我最中意的就是那首偏抒情民谣风的曲子了,曲调非常美妙又新奇,在海外这首也是最受欢迎的了。”晨天心笑盈盈地看了李谱一眼,才悠然道:“不过小娴最喜欢的是你和d-boy在比赛节目里对唱的那个,她还特地做成了无损的音频文件,放在随身听里反复播放。”
  不同于口味极广的女儿,晨天心平日闲暇时偶尔会和女儿一起看看电影、玩玩游戏什么的,但真正要说到私人喜好的就是音乐与厨艺。少年时李谱经常会听见她在烧菜时哼起在电视节目里播放的曲子,那时候的他只觉得很好听,现在的他却明白那气息与音域的控制力恐怕可以吊打一大堆的顶尖音乐人。
  “晨娴同学果然是最喜欢那个么……”秦夏儿星眸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复杂之色,接着皱着琼鼻对李谱笑着挪揄道:“我记得哦,小学时在音乐课表演的时候,她就是唱的机器娃娃的主题曲,非常可爱。李谱在下面把手都鼓红了!不过我上台的时候他尽在下面捣乱……”
  “呃,我有么?”李谱有点儿不记得了。
  “有啊!”秦夏儿装出生气的样子,轻轻揍了李谱肩膀一粉拳,“而且不止一次,好久好久以前你的时候你就老是这么欺负我了!”
  “很久以前什么时候?”李谱皱眉。
  “在幼儿园大班。”秦夏儿确切地回答:“我在表演“学习雷锋”的时候。我……我唱到“忠于革命、忠于党”那段时忘词啦,结果你把后面的歌词改了下,变成了“背着书包、炸学堂”,那时候我太小没办法嘛,太紧张也跟着唱下去了,害得我到现在都偶尔会被那次看我表演的爸妈取笑……”
  “你也太小心眼了吧,小屁孩的事都这么多年了都不忘记!”证据确凿,李谱甩不了锅,索性一摊手转换话题。
  “哼,就是记得。”虽然开启了斗嘴模式,但秦夏儿的脸蛋却洋溢着猫儿撒娇似的开心情绪。
  少年与少女正在对话的同时,忽然三名体格健壮的男子迎了上来。打头的一位是名年近三十,体格精悍的男子。他远远看到李谱,就快步走上前来,大笑着打招呼道:“李谱同学,还有晨女士,你们好。”
  “你是?”李谱不认识这位男子,不过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人倒很熟悉——正是以前在学院里和他有过冲突的崔青狼。只是此刻性格凶暴的他好像不认识自己一眼,目不斜视,神色冷淡。
  “我是崔青龙。呵呵,李谱同学应该认识我的莽撞弟弟罢。”男子——潜龙部队副队长的崔青龙瞧了一眼站在李谱身边的女孩,才转向李谱与晨天心洒然笑道:“能借一步说话么。”
  崔青龙?潜龙部队的二把手,大概算是中国军方第三强人。不过他在外貌与气质上和他的幼弟崔青狼很不一样,崔青狼看上去就像是精力过剩的凶兽,但眼前的这位男子,气质内敛,天庭饱满,目光浩浩,周身精气圆融。
  如果他的弟弟只是一匹需要打磨调教的恶狼,他自己就是一名只差少许,就即将化龙的蛟。
  对面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特工,要谈的肯定是公事,对作为平民夏儿班长自然是选择保密。李谱只能对满头雾水的夏儿班长耸了耸肩,“下次我再联络你罢。”
  秦夏儿能感觉到眼前三人明显不同于常人的气质,而之前她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李谱已经参与到了什么很重大的事内。本来还以为可以再磨蹭磨蹭一会的少女胸脯起伏,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从口袋里取出两张印刷淡雅的邀请卡,不由分说的递给李谱。
  “那个……下个月是我生日。我想邀请晨娴同学,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你是她哥哥,请帮我转交给她。嗯,也顺便一起来吧。”说罢,少女对晨天心礼貌地道别,跑出几步后,忽然转身对李谱再次嘱咐道:“拜拜,记得要来啊!”
  目送少女离开,李谱转向等候的三名军人。与晨天心一起跟着他们上了一辆大型越野车。
  上车后,崔青狼开门见山道:“有关您女儿参与开发的那个计划,有关领导在讨论后已经做出了指示。今天早上,各国的代表已经陆续到达了燕京。”
  李谱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一直喜欢遮遮掩掩的政府会把外星遗产破译的消息对外公布?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用典型的官方口吻在说话。可能顺序应该是:遗产成功破译的消息从某种渠道被暴露→获得情报的各国上门施加压力→有关领导研究后决定对外公布。而不是反过来才对。
  “小娴呢?她现在在哪儿?”晨天心平静地问。
  “令爱现在很安全,各国的代表争着要见她。”崔青狼笑道:“放心,她现在受到的保护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级别的。现在是由昊阳老师直接负责她的安保工作。”
  燕京一处占地面积颇大的建筑内,来自几个全球最发达国家的外交代表坐在圆桌前。一个个交头接耳。
  几日前,他们陆续收到了一份情报,在中国有一名少女可以正确的开启外星遗产。当确认了这个消息不是什么极客玩笑后,所有获得情报的国家都第一时间派出了代表与这个东方大国进行洽谈。同时海量的特工与间谍涌入这个新兴的东方大国。
  ——被破译外星的遗产?这是全人类的宝物,绝不是只属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东西!这是包括美利坚合众国在内,所有的国家在第一时间不约而同的做出的决定。联合对中国进行施加外交压力。
  坐在圆桌内的美国代表文森特的眼珠在不断转动。如果获得破译成果的是美国,那肯定不会拿出来分享,而且研究个透彻再说。天选之国的“例外论”是深入骨髓的傲慢与自豪。美利坚合众国才是真正应该掌握这些遗产所代表的技术的国家。但现实是这个没有民主,没有自由,在技术也落后的东方国家率先完成了破译。
  ——让五星红旗获得压倒星条旗的外星技术?这是绝不能容许的事。
  “刘先生,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在贵国旅居的我国侨民,艾洛安莉塔小姐?我国政府对她在贵国的状况极度关注。”文森特不满地敲了敲桌子。
  当知道了有关那名少女的情报后,美国政府就进行了全面的、透彻、翻遍祖宗十八代的的调查。结果狂喜乱舞的发现——她是在美国黄金海岸医院内出生的!上帝保佑,她是美国人!进行干涉的理由简直太充足了。
  但对于他的表示,中国方面还没来得急做出反应。旁边的一位金发碧眼的欧洲中年人率先不乐意了。他是欧洲联盟的代表,挥了挥手打断道:“嘿,亲爱的文森特。艾洛安莉塔-菲尼克斯是欧洲联盟的公民。她进入中国时使用的护/照正是德国政府签发的。”他甚至套出了一个小本本晃了晃,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晨娴护/照的复制品。
  可恶的德国佬,总是在这种时候拖后腿!二次大战的时候就应该灭光了你们!文森特面颊肌肉抖了抖。但法国代表手上拿的也是合法证据。
  “唉多,唉多……”日本代表圆滑地打圆场道:“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希望先见到艾洛安莉塔小姐。刘桑,中国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见到她?”
  “没错,太平洋里的未知异变正在威胁全人类的安危。而外星遗产内的技术与知识有极大可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仔细看过艾洛安莉塔小姐在网络上发表的有关“异形胎海
  ”的论文。你知道么,看完的那个晚上我浑身冒冷汗,连续坐了三天的噩梦。”澳洲代表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能将自身的利益凌驾于人类总体的利益之上!”
  异形胎海的扩张已经威胁到了澳洲大陆的安全,所以澳洲代表最关心已经不光是外星遗产里的知识技术之类的问题,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扩张到家门口的异形胎海……这才是最要命的问题。
  在确认了晨娴可以破译外星遗产后,之前她发布在包括黑衣人网站在内的那些帖子,统统被各国的情报部门彻夜研究了个通透。最让各国惊讶的就是有关“异形胎海”的那个过于奇思妙想的长帖。
  寄星妖?亚空间的怪物?星球级生态威胁?这些情报让各国的研究部门难以相信又不得不重视。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见这名女孩一面——有太多问题要对她提出了。
  “无论如何,我希望先获得一份外星通用语的拓本。”坐在美国代表身边的是一位银发苍苍,却长着一张颇娃娃脸的亚裔老人——日裔的物理学家加来道雄,他是除了政府代表之外的科学界人士。和同来的几位科学界大拿一样,对于国家利益之类事情他关心不多。但中国的同行已经拿到了外星通用语的正确译本这点让他无比的羡慕嫉妒恨。
  如果可以加入中国研究外星遗产的核心团队,让他这个日裔美国人变成日裔中国人也没问题!这个倾向甚至已经有点儿微微的表现出来,另带他过来的美国代表明显有点儿不满。
  面对这满屋子不是代表各国,就是在某些领域顶尖的国际人士。负责接待的外交部刘副部长也感觉颇是头疼。压力太大了!要知道这可是地球上大部分发达国家的代表了,统统在正面或侧面施加压力。一个不小心就要弄出外交事件——呸呸,外交事件都是小的。这利益冲突已经比局部战争还要大了。
  可惜他实在没有决定权。要做出正面反应,必须得上面掌控中国的那几位巨头们讨论完了发话。
  所以他只能尽量不露出敷衍之色的进行拖延。一会是:“这个晨娴是哪国人嘛,我们可以再谈嘛,但她看起来就是个中国人嘛。”一会又是七情上面的对澳洲代表说:“对于太平洋里的异变,中国也非常关切。放心!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和所有国家一样,不会只顾一家利益,视全人类利益而不顾!”他又转向美国代表文森特说道:“相信我国会给出一个让多方都满意的合作方案。来来,这壶铁观音不错,老文啊,来喝一口。清清火气……”
  刘副部长厚着脸皮插科打诨撑了很久,就在文森特快要爆发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几名中国官方的代表走了进来,打头的是一位老者。
  “啊,秦老,您怎么亲自来了。”刘副部长立刻站了起来,迎了上去。这位秦古杨老先生虽然不是在中国最高位的那几人之一。却也是仅次于他们的大人物。
  “小刘啊,辛苦你了。”秦古杨拍了拍刘副部长的肩膀,然后转向坐在圆桌的各国代表,点头道:“人很齐哪,很好很好。”
  他挥了挥手,一名站在他身后的军官打扮的青年男子提着黑皮箱走上前来,正是赤飞。他对赤飞点了点头,赤飞走到一块比较空旷的位置,半蹲下,将手上提着的黑皮箱放在地上打开。在黑皮箱内,是四颗充满了异星韵味的金属圆球。
  美国代表文森特等人满头雾水地互看了几眼,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不是想见那个小女孩么。”秦古杨淡淡地笑道:“她很快就会到了。”
  “这是……”加来道雄睁大了眼睛,率先猛地站了起来,而他身边的各国代表也是一个个做出了同样的反应。
  在他们眼前,那四颗金属球——三角星门装置规则的漂浮起来,形成一个立体的三角形。互相牵引,另内部空间产生临时的亚空间甬道力场。
  “便携式的小型折跃装置?本身还自带反重力系统?需要的巨大能量是从哪儿供应的?”加来道雄眨也舍不得眨的双眼,难以抑制的发出激动的光芒。
  这绝对是外星遗产的技术,中国已经可以运用这种技术造物了?文森特嘴巴张了又张,只是从咽喉里挤出“噢上帝噢上帝”的词语。
  三角星门的产生与结束都很迅速,当四颗构成三角星门的金属球解除力场后,一名穿着有点儿嫌大的白大褂,但外表明显尚未成年的混血少女出现在众人眼前。
  女孩睫毛颤动地扫视将目光集中在她身上的众人。抿了抿水嫩的樱唇,“哈罗,我是晨娴。”
  所有人都七嘴八舌的爆发出了各类问题。比如法国代表和美国代表率先关注的是晨娴的国籍问题以及是否被中国/政府限制了自由之类,哼不得只要女孩点头说一声是就准备与中国方面拍桌下最后通牒。而加来道雄之类的科学家就更关注这些外星遗产本身的技术问题。
  但她只是摇了摇头,用力吸了口气后胸脯起伏,用清亮的嗓音大声说道:“有关外星遗产的开发与破译,我愿意进行配合。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要求?”美国代表文森特率先摊手笑道:“请说,亲爱的艾莉。请相信你的祖国会像圣诞老人一样帮你达成一切愿望。你出生在黄金海岸吧?我在那边也有一栋屋子,说起来咱们还是邻居呢。喔,我的小女儿和你一样大,也许你小时候还见过我的女儿贝琪?”
  文森特还在絮叨的大秀亲和力,惹得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怒目而视。特别是欧盟代表又要抗议国籍问题了。
  “抱歉,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美国了,而且童年的我有点儿孤僻,朋友非常的少,不能与您的贝琪认识真是太可惜了。”晨娴礼貌地对文森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我的要求是:希望所有国家,从现在开始把应对异形胎海的问题放在第一议题。”
  女孩暗暗地握了握小拳头——只有这样,只有努力的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有能力的国家通力合作,才可以救得下更多人。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