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80 你是第一个
  李谱目光微闪地撇了一眼倒地不起的布拉德。以布拉德登峰造极,恐怕在全球范围也属于前三等级的箭技,加上爆破箭加化学毒箭交织成的死亡之网,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玄龙地藏突破,仅仅短暂的近身,双持趁手武器的剥皮行者连三招都没撑完,就被完全击倒ok。
  “布雷斯塔警长对上了豪鬼就瞬间玩完么……实在是非战之罪。”李谱与布拉德的关系勉强算是互相吹牛扯淡的忘年聊友,见他生死不知的状况,暗暗地闪过一丝担心。
  这名赤发武者的实力,显然更胜过玩“钻石星辰拳”,差险险点把他冻成冰棍的鬼面人。或许鬼面人在速度上可以不输这名赤发武者多少,但鬼面人的体格是匀称矫健形的美洲豹型。这赤发武者却是足足两米以上,好像北美棕熊般魁梧、肌肉密度更是逾十倍的超级武者。
  以这种体魄,还可以灵巧似鼠迅捷如隼。如果鬼面人的实力结构是a-级敏捷,b+级力量,外加破防的冻气灵能。那赤发武者八成就是a级敏捷,a+级以上力量。
  “心姨,这人是什么来头?”李谱悄声对晨天心问道。
  “他名叫玄龙地藏,俄日混血的世界佣兵之王,曾经在最后防线的威胁序列上排到了lv5的首席,只是在十几年前退隐后名声不显,才被更活跃的夜魔反超……”晨天心的睫毛颤动,平时温婉清澈的星眸内,透出一丝复杂的涟漪。
  那是从已经过去很久,但仍然在记忆的最深处累积,此刻翻涌上来的愤怒、自责、乃至愧疚……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她盯着赤发武者,朱唇轻轻地吐出满溢冷冽杀意的话语:“十几年前,他接到的最后一次委托,就是与渡鸦王梅丹佐,疯狂术士胡希穆等几名智慧之蛇的最顶端武力一起……围杀我的老师段千山。”
  十数年前刚刚怀有身孕的晨天心,曾经疯狂的想要复仇,但那时候尚处在青春妙龄的她修为尚浅,又是孤身一人,别说对抗整个智慧之蛇组织,哪怕是面对这些围杀者中的任何一人,皆是必死无疑。绝望之下去找背叛老师的狄天下拼命,战败后准备就死,狄天下却放她离开,同时禁止智慧之蛇的人继续对她下手,心灰意冷下她离开了欧亚大陆,在美国生下了女儿晨娴。
  是女儿重新给了她生活下去的动力,随着十几年母女相依为命的幸福日子,晨天心从十七八岁的少女,变成了三十出头的母亲,曾经的仇恨也渐渐的淡去。
  再次见到狄天下,尽管她永远无法原谅这个曾经在她心目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青梅竹马,却也提不起与之再次一决生死的激动情绪。至少……不能在最宝贵的女儿面前杀死她的亲生父亲。
  但再次见到渡鸦王,面对亲手围杀者之一的玄龙地藏的此刻。她压抑在记忆最深处的那些哀伤回忆……
  原来从未消失。
  在李谱的记忆里,他从未看见过喜欢夏日与厨艺,喜欢逗他玩,爱喊他d-boy的心姨,远山黛眉下那双总是漾着一丝慵懒风情的似水清眸,会波光粼粼的涌出如此哀伤愤怒的负面情绪。
  李谱对师公段千山自然没什么感情可言,但心姨不但是授业老师,是让年少时的他憧憬的有趣大姐姐,更是他的养母,或许母爱不如对小娴那么多,李谱却非常满足。
  晨娴是与自己无话不谈的妹妹,是在自己心底最宝贵的死党。而心姨,在他心中的重要性或许不输于小娴多少。
  骤然间,胸腔中涌出的,是一股难以言喻的热血。
  少年忽然一笑,斩钉截铁地说道:“原来是心姨的仇人么。好,从这个大块头开始,我陪你把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找出来干掉。”
  晨天心细密的睫毛微颤,瞅了身边的少年一眼。李谱的面庞上没有一丝阴霾。肌肉、意志、情绪,都调整到了最适合作战的完全状态,满溢战意的凛然目光牢牢地锁定满溢着令方圆数里内的海鸟都扑腾惊起的滔天煞气,大步朝他们走来的赤发武人。
  她的美目闪动,很快收回了目光,负面情绪被稍稍冲淡,抿起的樱唇漾起一丝混杂着对家人、对弟子、还有少部分是被少年的话语支持后油然而生的温柔甜笑。
  ——这名从小鬼头看到大男孩,因为小娴而接纳他成为家庭一员的少年,已经成长到想要保护自己的臭屁境界了么。
  只是几句话的时间,大踏步逼近的赤发武者已经到了三人面前五十步距离。足有两点一公尺高,又有宛若铠甲般厚实肌腱的魁梧体魄,屹立的身姿宛若神话中的罗魔恶神,汹涌中又有点异常的生命精气与日光融合,在周身形成一种萦绕不散的气势场。
  玄龙地藏扭了扭脖子,厚实的斜方肌如同生物般蠕动。扫视眼前的两名尚不足二十的少年人,最后落在穿着紧贴曼妙娇躯的轻型作战甲胄的女子身上。
  “晨天心,记得当初你的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脸倔强的跑来欧洲总部,绝望的想找组织复仇。要不是狄天下——哼,现在想想那天生反骨的小子在欧洲本部倒是如鱼得水——我那时候就记住了你的神情,”他打量着晨天心,咧开宽阔的大嘴,露出森森白牙,浮现宛如洪荒恶兽的渗人笑意。
  “……和现在非常像。不过,无论是身为女人的方面,还是武道方面。你比过去可都成长了很多。果然段千山的弟子,每一个都值得期待。”
  玄龙地藏的话语与目光透着赤裸裸的侵略性,但晨天心厌恶地柳眉颦眉,接着玉容冷冽地笑道:“你果然是在羡慕吧。你会突然退隐,正是因为在围攻老师的时候,被老师用独门手法破了气脉。气海、绛宫乃至泥丸天宫无法与周诸大窍穴难以顺畅的一气贯通开启天门,所以永远止步在原地。当初的你,在我眼里是完全无法战胜的武道魔人。但现在,看你刚才追击时的表现,很强是很强了……却仍然没有突破。”
  晨天心樱唇轻抿,继续讥讽道:“抛开天生的体格强度不谈,你在境界上也就和十几年后现在的我差不多水平,半步不坏的丹劲巅峰。”
  十多年了,女儿从粉嘟嘟的小婴儿长成了青春少女,她也从只是化劲水平的十七芳龄,成长到了抱丹巅峰的妩媚少妇。而眼前这名曾经强大到可以轻松杀死她的仇人,却还在原本的境界停滞。没有臻入陆地真仙的不坏之境。
  ——或许,今天正是向第一个“围杀者”复仇的好日子。
  “哈哈哈哈,你说得没错。你师父段千山是我见过最强的武者,是我最佩服,也最憎恶的敌人。他的手法,十几年了我亦破解不了。”玄龙地藏没有否认晨天心的猜测,他森然道:“若不是他,现在别说是什么无漏人仙,恐怕我连接通内外天地的窍穴都凝练了不少。”
  玄龙地藏坦然承认,而透着宛若炼狱焚身的忿怒,连李谱与张噬都清楚的感觉到。而晨天心微微一笑:明明知道前面有什么,但却无法迈出这关键一步。对一个极嗜武道的战斗天才而言,这毫无疑问是最大的惩罚。
  她畅然道:“老师虽然没有要了你的命,却让你痛苦了十多年。也算是报应了。”
  对晨天心的讥讽,赤发武者的面颊上交错肌肉蠕动,森然道:“纵然如此,要对付你们已经是绰绰有余,何况退隐后在奈克特城内的隐居日子里,有足够多的奇妙玩意给我参考。加上梅丹佐的协助,我还找到了另一条通过精神感应的天启道途。而只要弄到星舟遗产,我这点问题恐怕也可以解决。听说遗产里还有不少外星的基因药剂罢?老子志在必得。”
  听见玄龙地藏连开启遗产里有基因药剂都知道,李谱和晨天心互看一眼,越发肯定红岸基地里面的星舟遗产开发团队肯定有内鬼。
  玄龙地藏抬起双手,高举过顶,微微分开,异常发达的三角肌与宽阔的厚实背肌高高隆起,摆出宛如北美巨熊般奇怪又充满气魄的战斗姿势,满是愉悦地咧开大嘴,露出森森白牙:“梅丹佐是要活捉,我会尽量不打死你们……尽量。
  很厉害!就气势而言,恐怕是我面对过最强的敌人!李谱深深吸了口气,他能隐约地感受到这名叫玄龙地藏的武者,在摆出这个动作后,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将方圆数十丈范围笼罩,杀气浓烈得宛如实质,形成威压。甚至连不远处海滩里的鱼蟹龟鳖,居然好像也被杀意侵蚀,一只只惊慌失措的乱窜,就纷纷倒下。好、好、极好!十数年前我见你老师用过一次,威势之强,差点就把我们的包围圈打散。
  而绝大部分的沉重威压,集中在晨天心一人身上。
  晨天心平静地以右手握住振金长棍的末端,左手五指虚握中后段,微微抬起,星眸闪动中透着一股变化无穷的奇妙韵味。人未动,棍未出,但她的精神气机却冲开了玄龙地藏营造的霸道威压,反投向宛若魔神的赤发武者。
  “你是第一个。”晨天心幽声道。随着这句话,她一直温婉静谧,甚至有点儿故意压抑的精神气机,似乎焕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淋漓畅快。
  当初那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儿,现在却拥有可以与我正面对峙的气势了么。玄龙地藏愉悦又狞然地大笑道:“是你师父的棍法么,好,极好,当初他可是一套盖世棍术差点儿把包围圈硬生生打得溃散掉!今天总算又有机会亲身再试一试!”
  接着,他带着仿佛洪荒暴龙来袭的滔天霸气,骤然一步踏出,整个人已经到了晨天心的面前半丈。
  仿佛力能擎天的一双巨臂,霎时间分化成了无数幻影,每个幻影拳势皆是不同的拳路。劈拳,横拳,崩拳,炮拳,钻拳,如千手千眼的大势至菩萨发出忿怒神威,化为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致命杀招。
  正是世界佣兵之王融会贯通各国精妙武学后的自创流派,“杀神流”鬥技——罗王千手拳!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