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77 迎战
  似乎是察觉到了面前人类的提防之心,波塞冬的身躯止步五十公尺开外,但它过于强壮,将近四丈高的身躯,在止步后仍然满溢着超乎寻常的压迫力。
  波塞冬继续用字正腔圆的嘹亮嗓音说道:“朋友、张噬、教了我很多、有关人类、的故事。非常、有趣。在我没有变成这样前、我就对你们很好奇。比起那些作为食物的海洋种,我更希望、人类成为母神所宠爱的眷属。”
  “母神?就是在海里有一圈光环围绕的东西么?”李谱仰望着这头自然而然地散发着犹如神话中的泰坦巨人般威压的银蓝色生物。在他的眼里,这头被张噬取名为“波塞冬”的混沌突变生物极度危险。猎人模式通过它自然散发的生命力磁场,大致地估算出了它的基本强度。
  ——达到八颗白星(普通)的狩猎级别!远远凌驾于他见过的所有物种。
  “是的,那是赋予我们智慧与力量的胎海母神。”波塞冬声音近乎传说中的鲸歌,振动大气。
  不愧是“篡位的盖亚”……李谱能听得出波塞冬毫无保留的崇敬之情。他注意到这是不同于它对人类文化的好奇而产生的那点些许好感。而是从基因层面的服从。
  “你拥有自由的意志么?”李谱忽然问道。
  :
  “是的,我可以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波塞冬回答道。
  “你能反抗那个转化了你的母神么?”李谱斟酌了一下才问出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要反抗她?”波塞冬不解地说。
  “哪怕是这个念头都无法升起?”李谱没有正面回答。
  波塞冬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可以比以前更迅猛的狩猎,我拥有比过去更清晰的思维。母神赋予了我一切。”他友善地俯瞰面前的小小人,“如果你亲眼见到母神,感受她的光辉,听闻她的低语。你就会和我一样、明白她的伟大。”
  “那位母神是怎么将你变成现在这模样的?”李谱谨慎地继续问道。
  “沐浴、她的光辉。”波塞冬的回答非常坦白,“胎海母神散发出的光辉与低语,孕育了我们。”
  波塞冬的话很玄乎,但李谱稍一思索就从线索中得出了真正的答案:寄星妖特有的亚空间波动——也就是那道土星环一样的绚丽光晕,引发了附近区域内海洋生物的高速基因突变。
  换言之,只要在一定距离内直视或接触,就会被被感染,转化成了混沌突变生物。关键词是“光辉”与“低语”。前一种应该是源于寄星妖的一种辐射性质的能量波动。后一种李谱还不太理解,只能估计为是一种作用于精神方面的侵蚀力。
  李谱记得狄天下提到过:深入异形胎海,试图接近“囊肿”的各国科考船,高比例的出现了精神方面的异常。而之后的发展,除了各国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往异形胎海里派人外,大多都语焉未详。
  包括人类在内,地球自然进化的生物,根本无法直接接触这头来源亚空间、不可名状的异形怪物。否则从肉体到精神都会被逐渐的转变异化。
  “波塞冬,你知不知道,海底的那位母神想做什么?”李谱问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想、当母神醒来时、会将她的光辉,散布给、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物种。人类,也会是其中一员。”波塞冬坦然地回答。
  李谱与晨天心不动声色地对望了一眼。从波塞冬角度来看,胎海里的“囊肿”自然是赋予生物突变进化的母神,所以波塞冬甚至有一种类似于分享的善意。但在人类的角度,寄星妖的降临,完全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一次生态危机。
  来自亚空间的“篡位的盖亚”,是要把地球生态圈转变成符合它生态习性的乐土。所有物种的转变异化,正是一种筛选机制。
  在李谱查询过的那部宇宙百科全书中“亚空间的混沌”篇章内,就有提到过“行星级寄星妖”会在所寄生的星球上散布混沌污染(突变进化),逐渐产生扭曲整个行星生态圈的剧变。笼统来说,是以三阶体系构成。
  下位眷族:奉献种。即所有最基础的混沌突变物种。但基本是基于生理形态的突变,不具备智能方面变化,仍然保持着原始的动物性。所以大多在后期成为中级眷族的食材来源或奴役生物。
  中位眷族:核心种。全新生态系统内的优等种族,除了生理方面的突变外,更获得了智能方面的进步,同时具备延续种群的繁殖能力,继而发展出从基因层面完全忠于寄星妖的眷族文明。
  上位眷族:升腾种。某一个物种里出现以极微小的概率、全方位超级突变的特异个体。是所有突变眷族中最罕见也最强大的类别。也可以由寄星妖本身选择某个中意的生物,赋予其升腾进化的潜能。眼前的波塞冬与张噬遭遇过的那头操纵电能的异形生物,很可能正是升腾种。
  利用下位奉献种的全面供养,中位核心种会以极大的优势围绕“伟大的支配者”建立眷族社会。迅速的从原始界,进步到启蒙界,乃至踏入扩张界。只是与其他正常进化的太空文明不同,这种被干涉和扭曲的眷族社会,从现实意义上具有整个种族虔诚信仰的异形主宰。
  李谱等人与波塞冬的对话持续了颇久,波塞冬对人类文化抱有明显的好奇心,但它也毫无疑问是一头被“胎海母神”转化的突变生物。
  李谱也基本确定了一件事:没有万全的免疫把握,那就绝对不能接近那颗由寄星妖结成的深海囊肿。他甚至感觉“生命蓝图”的监控都不太保险——要知道宇宙飞船正是栽在寄星妖的手上。
  获得的情报已经不少,李谱正准备建议张噬离开这座海岛。忽然站在他身边的晨天心面带惊愕地昂起面庞,望向他们身后逾百丈远外的一座峭壁山崖。
  山崖上,赫然站着一名身覆暗哑的鸦羽编成护肩的暗红色斗篷,内部则是手工缝制的古英国外衣,气质仿佛来自中世纪的苍发老者。他的身后跟着两人:一人是浓眉赤发,脖子上挂着硕大念珠,从长相到气质都简直像是街头霸王里“豪鬼”,仿佛顶天立地的超魁梧巨汉。另一位是身高一米九,头戴獠牙鬼面的男性。鬼面男一身贴身的蝙蝠侠式玄皮甲胄,一丝不漏地包裹着匀称又完美的雄武体魄,浑身透出一种神秘又冷冽之极的煞寒气息。
  瞧见山崖上的三人,特别是中间那位苍发老者,晨天心的瞳仁如感到危险的猫儿般猛然收缩,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朱唇轻启,冷冷地吐三个字:“渡鸦王梅丹佐!”
  “真是奇妙的生物……”苍发老者——梅丹佐只是淡淡地瞧了一眼李谱等人,大部分注意力仍然放在波塞冬身上。
  “梅丹佐,没想到今次跟你出来。倒是见识到了奇物啊。”赤发的巨汉啧啧称奇地望着波塞冬,“神话传说中的泰坦巨人也不过如此罢?”
  “很多湮灭在传说中的太古怪物,中国的九婴,美洲的库库尔坎。都是继承了幽界(亚空间)血脉的强大生物。眼前这一头,就是生存于现代的神话怪物了。”梅丹佐忽然笑了起来,皱起的面纹上满是愉悦,“玄龙地藏,我的朋友。你知道么,我非常开心。”
  “一个世纪前,出身于光照派的我被尊敬的夜巫萨齐亚-梅森女士引介加入了“智慧之蛇”。”梅丹佐颇怀念地叹道:“我是研究幽界接触与神秘学的炼金术士。当时的成员拉斯普京、阿莱斯特-克劳利和我都沉迷于召唤与役使幽界的奇妙生物。我们都相信幽界是通往超乎一切的真理门扉。”
  “这大半个世纪我隐居在奈克特城里,除了管理“智慧之蛇”——我那些友人的最后遗产,我的时间与精力都花在了探究幽界上。只是长达一个多世纪对幽界的探究,当我察觉到时,已经屹立于人类历史的顶端,研究陷入了缓慢的停滞期,直到五年前……”
  梅丹佐敲了敲手杖,深邃如沧海的碧色瞳仁内涌动着从未消散,只是在漫长的时光里逐渐隐藏起来的激情,“幽界——用现代科学的话语来说是亚空间,向所有人展开了门扉,甚至有一头极其强大的幽界异怪与外星文明的飞船一起坠入了这颗星球的汪洋之中。尽管晚了点,但我获得了天启,所有来源于幽界的知识与产物,都是我志在必得的研究资料。”
  “虽说道不同,但你对幽界知识的探究,与我对武道极峰的追求不遑多让了。哼,狄天下与被他哄得团团转的许德拉议会的那些权贵,还真是污蔑了智慧之蛇的理念!”浓眉赤发的魁梧巨汉——玄龙地藏与渡鸦王梅丹佐似乎是平辈论交的友人,而不是属下,他扭了扭异常粗壮的颈子。
  “下面这些小家伙,只有晨天心那女娃娃需要活的,其他我随意就可以了罢?”玄龙地藏的俯瞰远处的诸人,肌肉纠结的面庞浮现犹如洪荒神魔般的凶暴之气。
  话罢,玄龙地藏厚重的足步踩踏悬崖峭壁的边缘,整片悬崖都在这一踏之下,明显的颤了一颤,犹如洪荒魔神的强壮身躯就如离弦之箭,踩踏茂密的树冠如履平地,每一步都几乎飙出十丈之远,气势宛若一团烈风狂袭,迅疾又似鹰隼飞驰。
  不需要任何问答,这种毫无遮掩的滔天煞气就表明了绝对只会是敌人——还是基本无法妥协的敌人。布拉德立刻抬起手中的反曲弓,只试着瞄准了两秒,就不悦地呲了呲锐利的犬牙。对方是堂而皇之的正面袭来,却给他一种锁定不住的感觉,似乎移动中的每一刹那都在变化与不变化之间,捉摸不定。
  眼光不如布拉德老辣的另外四名部下,就扣动了突击步枪的扳机,呼啸的钢芯子弹洒向如魔神般袭来的赤发巨汉。明明目标体积不小,而四名部下也个个都是可以轻松命中几百公尺外飞鸟的射击好手,但玄龙地藏只是稍微变化了下身法,子弹险险地擦过,一发未中。
  这位浓眉赤发的魁梧武者已经够恐怖。可除了他外,另一名戴着獠牙鬼面的男子也以完全不下于玄龙地藏的动作,在另一条路线直袭向李谱等人——全面围杀!r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