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74 被坑了
  这艘“海狼号”的改装游艇长逾四十公尺,属于远洋级豪华巡航艇。更强悍的是外壳使用的并不是常见的凯夫拉复合材料或铝质,而是智慧之蛇开发的一种高分子合金,性能强韧度堪比数倍厚度的坦克装甲。改造过的双引擎系统推力更达到了常规的逾倍。第二层的甲板上更安置了一架使用火箭动力,可以在水面起飞的轻型水上飞机。
  除了布拉德外,配备的数名水手都是经验老练的顶尖海员。不需要李谱费心,满载补寄的“海狼号”就借道琉球群岛,直入太平洋的深处。
  异形胎海的位置在日本列岛的东南方向的辽阔海域。即使拥有猎人模式的追踪能力,李谱仍然需要沿着张噬当初的航行轨迹,一路沿途寻觅。
  失踪时间已经有半个月,还残留的微量信息已经太少。哪怕是猎人模式都折腾了颇久,在汪洋上航行了近一周后,猎人模式才时断时续地找到了一个追踪节点——当循迹而上后,方向直指异形胎海的危险区域。
  出海后的第八个夜晚,李谱站在甲板的边缘,手肘撑在船舷上,感受着起伏的海潮与凛凛夜风。与他一直以来很少离开的熟悉城市不同,太平洋深处的夜空星海极其璀璨,伴随着拂面而过的海风与拍打船体的波涛,一开始的新鲜感过后,广袤又空旷的环境化为一种从四方八极压抑而来的孤独与渺小感。
  面对辽阔的汪洋,在坚实的陆地上养成的习惯与常识都变得毫无意义。正是因为如此,自古以来讨海人们发自内心地敬畏大海。
  而在五年前天坠星舟,给太平洋带来的那个不详的东西后,环太平洋区域的各国渔民与海员,也越发的恐惧这片越来越陌生的海洋。
  海里有很不详的东西,让太平洋深处的很多生物都成精化妖。从菲律宾到日本,再到美国西海岸,类似这样的“谣言”在无数渔家与海员中蔓延。
  布拉德带来的水手除了那四名智慧之蛇的“骑士”外,在船上工作的全是重金聘请的老海员。但哪怕是这样,他们对靠近异形胎海的方向仍然有明显的担忧。这几年来,海怪已经不是水手之间在酒吧饮酒时吹嘘作乐的传说,差不多成了一种很现实的问题。
  还好“海狼号”远洋巡航艇的吨位够重,外壳强度甚至比得上先进的军舰。而且带了不少先进武器(离开中国后补给),哪怕是遇见灾难恐怖片“极度深寒”里那头超级大章鱼,都有一定的反抗能力。
  “哟哈,中国小鬼,来一块我亲手烤的墨西哥饼罢!”布拉德拿着两块香喷喷的肉饼从船舱内走了出来,远远地抛了一块给站在船舷边的少年。
  “金枪鱼馅么,嗯,不差。”李谱接住,塞到嘴里几口就吃光。
  布拉德一屁股坐在甲板上的一张固定躺椅上,“线索还没断么。”
  “我能感到,继续往那个方向开就可以。”李谱指了指船头前方,“至少现在还没有变化。”
  “小鬼。我还真想不明白你是哪来的信心,就像是一头在百里外就能嗅到垂死气息的秃鹫。”布拉德是狄天下最得力的左右手心腹,但他仍然不知道李谱的底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高烈度的扁蒸馏酒壶,悠闲地饮了一口,这次倒没有分享给李谱——共处的这几天他明白这位中国小伙子对烟酒之类的东西没有兴趣。
  李谱没有解释,这种事越解释反而越麻烦。反正布拉德接到的命令是尽量配合他。只有在他做出太过危险的事时要做出干涉。
  至于所谓太过危险,那就是过于深入异形胎海的核心区域,又甚至是在异形胎海的区域内进行潜水这么作死的事。
  不过这几天来,李谱与布拉德两人虽然没进步到成为朋友这么友好。见面了倒是经常能聊聊天——反正在海上也闷得慌。
  “小鬼,你知道海上最要命的事是什么吗?”布拉德仰八叉地躺在固定躺椅上,喝了一口蒸馏酒,挤眉弄眼地忽然狭促问道。
  “什么?”李谱第一反应道:“遇见海怪么?”
  “海怪?不不不,这才不要命!我倒是真想遇见个塞壬或小美人鱼什么的。在她变成泡沫前,来上一段轰轰烈烈的性/爱。”布拉德学着美国一位天皇巨星的动作故意对李谱耸了下裤裆。
  “……鱼你也行?那你是中意下半身鱼的还是上半身鱼的啊。”李谱也算比较放得开了,不过实在比不上布拉德这么流氓中凸显洒脱,洒脱中体现流氓。不由得鄙夷中又微感佩服佩服。
  “丹麦雕像那种就行。咳,说远了,回到原来的话题。”布拉德又灌了一口蒸馏酒,继续道:“在海上最要命的事,就是十几号气血方刚的精壮汉子得窝一起在远离社会与法律的蛮荒海洋上航行。而船上又有一名、独独一名东方的奥黛丽-赫本!但更要命的就是:这位东方赫本,不但是大boss的心上佳人,光是自己也可以轻松踢爆船上任何一位精壮汉子的蛋蛋。”布拉德嘿嘿笑道:“所以船上十几条精壮汉子只能在船舱里用手解决。小鬼,你有没有用手解决……”
  李谱自然明白布拉德是闲到无聊在开大叔级的黄色玩笑,但船上雇佣的海员们经常偷看晨天心倒也是事实。他正想斟酌出足够辛辣的话语来反唇相讥,忽然瞧见布拉德身后的船舱方向,一位穿着简约的纯白衬衫与牛仔裤,双手各端着一壶温热奶茶与两个杯子,气质慵懒柔媚的大姐姐正走出来。他快到嘴边的吐槽顿时又吞了回去。
  “……心姨。”李谱不悦地暗瞪了一眼布拉德,虽然晨天心的黄色笑话与他无关,但心姨这个时候出来。布拉德还恰好说出最后一句,实在有点儿尴尬。
  晨天心明显听见了布拉德的无聊笑话。不过她早已不是脸皮子薄的小女孩,而是一位养育了十来岁女儿的现代单亲妈妈。所以面对布拉德的黄色笑话,她也只是没好气的微颦秀眉,然后冷冷道:“东方的赫本吗?承你廖赞了。不过下次请不要和我家的孩子说这种话题好么?”
  “喔。他已经十八岁了,是成年人。”布拉德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摊手道:“这个年纪的臭小子最爱这种话题了,全世界都一样!我打包票他有过什么妄想。这是科学,心理学!不是对你,就是对艾莉。你知道弗洛伊德博士说过……”
  剥皮行者我和你有仇是么你这么坑我!李谱面颊肌肉抽了抽,顿时下定决心,只要有机会就要把这混蛋塞进自己的击坠名单,击坠名单!
  “弗洛伊德的那套东西在心理学领域已经过时很久了,你这个没有念过高中的美国笨蛋。”拿过高等教育与正式医师执照的晨天心直击布拉德的要害。
  结果就这个话题,晨天心与布拉德展开了学术辩论。李谱反而被抛在了一边。
  最后还是没有念过高中,纯粹野路子的布拉德惜败,他灰溜溜的溜进了船舱,然后威胁地挥了挥手中的蒸馏酒瓶,“弗洛伊德没错,我会证明,我会证明给你看!”有点醉意的纳瓦霍人想了想,“明天看我的床单就知道!”
  “……鬼才看啊!”晨天心扶着额角,幽幽地微叹道:“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男人。”她担心地瞧了一眼李谱,“以后不要和这样的家伙深入接触了,会被传染。”
  面对养母兼老师的李谱还能说啥,只能点头。不过他发现忽然心姨美目闪烁地凝望着自己。
  “心姨,怎么了?”李谱问道。
  “嗯……”晨天心打量着少年,“d-boy,你是十八岁了啊,是成年的大孩子啦。在你这个年纪时,我已经有小娴了。真快,我还记得你一点点大时带着小娴到处跑的模样,好像神气活现的好动小狗一样。”她狭促地笑了笑,忽然像过去一样摸了摸李谱的脑袋,好像对待心爱的小狗似的,“你这个年纪的孩子会想什么都不奇怪,我不会生气的。不过武学之道要注意尽量修身养性。那个……有些东西就算年轻,也不可以随意挥霍哦?”
  完……完了!刚才和布拉德的心理学辩论,原来是心姨用高等教育水平死撑赢的吗!实际上她内心里早已经动摇了?李谱百口莫辩。还好晨天心扬了扬手中的茶杯,转变话题道:“我亲手泡了特制的奶茶。来尝尝看吧。”
  布拉德与晨天心这么一闹腾。李谱也没心思专心于猎人模式的追踪了。他端着晨天心倒来的奶茶,准备喝完了就去自己的船舱内。然后妄想……不对!是然后深思一下拯救人类的正确方案,嗯!就是这样!
  他才喝了一口,突然“海狼号”的船体剧烈地一晃,仿佛触礁了一般。好歹他的化劲精湛了得,手中的奶茶硬是半滴未泼。他与晨天心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凛,两人同时身法如电地直飙向产生“撞击”的船舷方向。
  到了船舷边,两人往下一瞧。只见船体一侧的波涛汹涌,在月光与星辰照耀下,黑暗的水面有一个直立的壮硕身影屹立于一只满是疙瘩的厚重脊背上。脊背仅是露出海面的部分就接近十公尺,似乎方才就是这个巨大脊背从海底对船体进行了撞击。还好海狼号意外的坚固,吨位又大,才只是晃了一下,没有被直接撞沉。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