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51 惊喜 新修版7
  狄天下笑盈盈地收回支票。直接给顽石一样的昊阳老头么,难度可比让这位出色的年轻人接下高多了。
  一行人走入林荫道,踩着大青石铺成的小道朝内走去。晨娴注意到树枝上还栖息有猕猴,捧着果实俯瞰下方,树冠上鸟雀成群,满是自然的盎然生趣。
  行至三百多丈远,一所林间木屋映入眼内,木屋前用青石板铺成的小广场上有座中式凉亭,一名穿着朴素的深灰色中山装、童颜鹤发的老者坐在凉亭下的一张方凳前,与另一名老者对弈。老者的个子不高,身材适中,即使苍老也掩不住的清俊五官上,一双银眉下的眼睛里没有多少老年人的温和,反而满是铜豌豆般的坚韧。
  与他对弈的另一名老者就慈眉善目多了。在两人身侧,一身军官制服的雷九霄有点百无聊赖大马金刀的坐在旁边,偶尔还插嘴说“这儿应该这么下,臭棋!看你不听我的被吃子了吧!”然后还很过份地自得其乐的哈哈哈一通,完全没有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自觉。
  “雷大壮,你嘴就不能歇歇?”银眉华发的清俊老者没好气道。他正是潜龙部队的开创者之一,第一任潜龙部队总队长,前中国最强者——尊称“赤剑仙”的姬昊阳。
  “我这不是太无聊么。”雷九霄伸了个懒腰,面孔转向正朝他们走来的几人,浓眉一扬,饶有兴趣道:“还好小望终于把他们带过来了。”
  姬昊阳放下了棋子,神色有点复杂地看向几位来人。他的目光划过引路的孙儿,直接落在晨天心的身上。
  “天心丫头。你啊,怎么到今天才来见我。”姬昊阳目光转柔,仿若看着自己的亲女儿一样打量晨天心,“你母亲与我是生死之交。唉,风火雷电儒道佛,穷凶极恶仁义……这所学校的创立根基也有她的一份。如果不是实在打不过姓段的,你就是我的养女了。哪还会发生这么多事。”
  “昊阳伯伯,这么多年过去了,您还在怨段老师哪?”晨天心牵着女儿走了过去,柔媚的精致面庞上浮现一丝娇俏浅笑,夹杂着些许怀念,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女孩时代一样。
  “哼,老段当初的确是真正的天下第一人。整理出护国十四绝有大半是依仗他的学贯古今。我粗人一个,哪能怨他。”提到晨天心的段姓老师,姬昊阳抚须叹道:“何况他也死了这么多年了,老夫却还活着,从这点上我却是赢了,哈哈哈哈哈。”
  笑了几声,他的目光转向晨天心牵着的女孩,赞道:“她就是你的闺女罢。是叫晨娴么?几岁了?”
  “十五岁(因为晨娴长期生活在海外所以习惯使用每逢生日+1的周岁)。”女孩礼貌地轻轻颌首,柔声道:“昊阳爷爷,您喊我小娴就可以了。”
  “好孩子,爷爷准备了份礼物给你。”姬昊阳笑眯眯地说。然后转身走进屋子,取出几盛着面团与颜料、小刻刀的工具箱子。对着晨娴,以肉眼难辨的手速极快地捏弄起来,时不时地又拿刻刀雕琢几下。
  直至此刻,他都没有与狄天下打一句招呼。但狄天下仍是一脸悠然自得,安静地瞧着姬昊阳又捏又刻地给自己女儿送手工礼物,不久,深邃的紫瞳内隐不可见地闪过一丝凛然。
  纵然当初一直被师父牢牢的压一头,但这老头子的剑道果然已臻化境。用武侠小说里神神叨叨的那种来说,就是在剑在人在的得剑、继而人在剑不在的忘剑之上更进一步的剑可在,亦可不在,随心所欲,化入自然。
  ——年迈的潜龙部队前总队长,曾经的中国第一人,仍然宝刀未老。
  姬昊阳的手工制作不消多时就完成,一个精致小巧与栩栩如生的彩色面人儿出现在他的掌上,他以手一抹,道了声:“去罢。”只见面人儿腾起一阵烟雾,居然是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将残余在面质内令其发软的热量祛除。令小面人儿迅速冷却,变得坚硬。
  大功告成的小面人儿是一个穿着可爱的汉唐风衣裙,与一只小玉兔偏偏起舞的晨娴。细微到百分之一毫米娇俏的容貌以艺术风格柔化,星眸琼鼻樱唇像了十足,自然之极的肢体更是好像随时会裙角飞扬地跃动起来一样。更有一种超乎手工工艺品的奇妙意味,一种只属于真正艺术品的微妙感觉。
  就像是蒙娜丽莎的微笑与普通油画里的笑容差别一样,老人手工制作的传统面人儿,竟已达到了高度的艺术境界。其中有绝世剑道之助,亦有这个对传统手工活本身同样神乎其技臻入化境的原因。
  “哈哈哈哈哈哈,老夫的功夫算不上是天下第一,但要说到捏面人儿这手么,当仁不让!”姬昊阳显然对自己的这个作品也很满意,对晨娴招了招手,等女孩走到自己面前,将这小面人递给了她。
  晨娴目不转睛的瞧着这个用中国传统工艺做出的“面人手办”,她记得以前和李谱在外面到处溜达的时候,就有见过路边有人捏这个。只是技艺与面前的老人天差地别。
  记得这个还可以吃呢。自己和阿谱各买了一个,可走到半路上,笨蛋阿谱就吃掉啦!想到这儿,晨娴的唇角忍不住荡漾起一丝柔笑,双腮微现绯色地对姬昊阳道:“谢谢!我非常喜欢,我会把这孩子放在书桌前,嗯,和笔筒放一起,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到她啦。”
  “你喜欢就好,老头子不比你爸爸有钱。琢磨来琢磨去只能送这种小玩意。”姬昊阳抚须笑道,至此,他才转向狄天下。
  “狄天下,如今你已经是智慧之蛇的凤凰公爵了么。哼,真是好了不起。”他的声音转冷,目如利剑,“我虽然和你的老师段千山一直有矛盾,但你还真是卖得一手好老师啊。我当初就说你这样的洋鬼子信不过,养不熟!”
  小莫里亚蒂几乎呼吸不能,不由自主地后退出几步。“剥皮行者”布拉德也面色微沉。方才还温和又慈祥的中国老者,仅是一语之变,就给他们一种充斥天地的古怪错觉,仿佛无论是向前、向后、向左向右,都有一柄剑指着自己。仿佛只要一念之间,就可以将他们血溅当场。
  ——精神交锋,犹若实质。
  首当其冲的狄天下,却仍是面不改色,甚至悠然地笑了笑,“昊阳先生,当初我记得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在白夷里也有如此良才美玉。我的记忆没错吧?天心。”
  “……脸皮厚,真好意思自夸呢。”晨天心眼睑微垂,没好气地说道。不过她也不能否认,当初姬昊阳的确这么说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这是美国人的特点。”狄天下洒然摊手道:“虽然我不是美国人,但我一向注意吸收世界各国人的优点。哈哈哈哈。”
  “哟,这小子够扯,对我口味。”雷九霄饶有兴趣看了眼狄天下,然后对姬昊阳挤眉弄眼地说。
  “去去,你小子懂个屁!站好岗少说话。”姬昊阳没好气地瞪了眼雷九霄,“狄天下这家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阴险得很。不过有一点就是比你这王八羔子好,人家这派头比你拎得出去多了。都多大人了,还没个样。”
  “boss,这中国老鬼还是真不给你面子……”布拉德特地用印第安苏族语对狄天下嘀咕道,历史上是风语者语言可以直接当密码用的苏族语,别说姬昊阳等人,就算狄天下也听不明白。但他们这么熟,基本可以心领神会。狄天下只能露出一丝苦笑。
  训完了雷九霄,姬昊阳又皱着眉头转向狄天下,“老夫不管你和什么渡鸦王的内讧。不过天心丫头的女儿我肯定会庇护。至于其他的,老夫没兴趣与你这种白眼狼合作。”说到这儿,老者瞧了眼狄天下旁边的小莫里亚蒂,目光稍渐缓和,“哼,要不是听说你会把这位大科学家带过来。我连你这人都懒得见。”
  “嘿。尊敬的老先生,不用拒绝得这么迅速吧?”小莫里亚蒂操着一口伦敦腔的英语摊手道,“我相信你如果有详细了解,一定会知道这是非常有利的合作。我们智慧之蛇掌握很多项你们国家急需的技术。相信我,在应用科学这一项上,无论是材料学、各类尖端武器系统、基因工艺等多项技术,nasa也无法与我的团队相比。而我们需要的条件,仅仅是让我加入你们的“遗产”研究中,没错,仅仅是分享研究。”
  “他说啥?”姬昊阳眨了眨眼睛。他功夫是高,但毕竟是从建国战争走来的老红军战士,讲英语的人是杀过不少,听英语是听不懂的。只知道当初在朝/鲜战场上见到自己的美国鬼子经常会面容扭曲地喊一句“chinese-monster!no~~~”……
  “嗨,昊阳老哥,这回还是让我来说罢。”之前与姬昊阳下棋的老者上前一步,用略带口音的英语对小莫里亚蒂问道:“弗兰克先生,我是秦古杨。你真的愿意拿手上的技术,换一个加入我国遗产研究的机会?”
  秦古杨的名字,代表华夏军政两界都极有权力的一位老首长。他的询问,正代表了一种态度。试试上中国在遗产的研究上也陷入了毫无进展的窘境。真能打开局面,请点外援也是可以考虑的事。
  何况弗兰克-莫里亚蒂的名字在应用科学界堪称最耀眼的一颗星。虽然只拿过两次诺贝尔奖,但仅仅是因为他的团队研发的方向几乎全是应用类。每一项都会在其相应领域引发变革。
  ——而中国人,最喜欢实实在在的应用类。
  “毫无疑问。”小莫里亚蒂笑道:“老先生。我相信这是一件共赢的事。”
  “请问,美国人同样拥有“遗产”,他们的技术比我们更先进,你为什么没有去找他们合作呢?”秦古杨沉吟了少许。对方开出的条件是很好,但智慧之蛇的名头过于危险,令他犹豫。
  “没错,美国人拥有最多的“遗产”。”小莫里亚蒂耸了耸肩,“如果让我二选一,我可能也是选择美国。但有一个理由,我最亲爱的朋友,灵魂兄弟。加尔-菲利克斯强烈建议我来中国,其中的理由我目前还不知道。但这家伙向来会给我惊喜。”
  听到弗兰克-莫里亚蒂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好整以暇的狄天下。
  “狄小子,告诉我理由。”姬昊阳直接瞪眼问道。
  “昊阳先生,您可能不太信任我,但我信任你。或者说,在某些方面,相比美国,我更信任中国。”狄天下微微一笑,转头对小莫里亚蒂道:“亲爱的灵魂兄弟,我是有惊喜给你。”
  “我无比期待,嘿,我中学时等待初恋的回答那天都没有现在这么期待了。”小莫里亚蒂故意整理了下领带,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
  晨天心也微颦秀眉地瞧向狄天下,这个童年时的青梅竹马,越来越让她看不透了。
  “我相信有足够的把握,我们已经掌握了“遗产”文字的理解方式。”狄天下忽然对自己的女儿眨了眨眼睛,“至于掌握者,就是我和天心的女儿,艾莉(晨娴的英文名艾洛安莉塔-菲尼克斯的昵称)。”
  晨娴正在把玩手中的小面人儿,努力压制着即将与最最要好的童年死党、分享了世界上最了不起秘密的李谱哥哥重逢的期待心情。但狄天下轻轻的一句话,让正在扮乖乖的她猛地抬起头,星眸流露出惊慌。
  爸爸,已经知道我和他的秘密了?i1387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