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67 最认真的战斗
  大酒店的交/换机房内,秦夏儿与林可馨依偎在一起,和旁边的所有避难者一样,神经质地时不时地望向反锁的防盗门。
  时间已经过去了有半个多小时,外面仍然时不时地传来惨叫,手机上已经收到了好几条亲友发来的短信,但救援的警察还没有到达。不,面对那样的怪物群,一般的派出所片警根本不可能处理得了。只有荷木仓实弹的武警部队才能完成有效的镇压。
  但距离最近的武警部队基地,离这儿至少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前提还得交通顺畅。
  秦夏儿坐在冰冷的瓷砖地板上,缩着身子,楚楚可怜地看着手机。短信与电话一个接一个,可是只有那个人,那个她最在意的人,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回应。
  林可馨已经看见了好姐妹发的告白短信,但在这状况下,平时里爱这种花边八卦的小闺蜜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致,此刻的林大小姐好像受惊后又无路可逃的小兔子,努力竖起耳朵,求神拜佛地希望听到激烈的木仓响与呼喝声——那代表武警官兵来救援了。
  她消极地闭起眼睛,抽着小鼻子,埋怨道:“老天爷太不公平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和夏儿小时候就已经遭过大灾大难啦,怎么几年后又撞见这种鬼事!我这么年轻,才不要莫名其妙的死掉……”
  忽然,她的身子一僵,从咽喉里冒出微弱的一声“呜,夏儿……”后,樱唇就紧紧抿住,停止了絮叨。
  秦夏儿抱住林可馨,也屏住呼吸——她们都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又一阵鱼人特有的嘈杂怪叫,接着是一连串剧烈的撞击声,由近到远。随后是一串脚步声,最后停在了交/换机房的防盗门外。
  只听“咚、咚。”地两下敲门声,防盗门外有个年轻男性嗓音响起,“安全了,开门罢。”
  交/换机房内的其他人还犹疑地面面相窥,只有秦夏儿的脸蛋上浮现了先是惊讶、接着是极度喜悦的幸福神情,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不管别人是否反对,第一时间就去打开了防盗铁门。
  门外,一位穿着t恤衫与沙滩裤,身上沾了少许血迹的短发青年,看见打开铁门的少女后,熟悉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在女孩记忆里初见的笑容。
  他长呼出一口气,一语双关道:“抱歉,我来晚了。”
  “嗯……下次不许哦。”秦夏儿楚楚可怜地抽了抽琼鼻,一直在眼眶内打转的晶莹泪珠,宛若一串串珍珠在面庞上滑落。那犹如雨后初荷的半泣笑靥,登时让本来就有对刚才的告白短信有点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的李谱,有一点点心绪纷乱。
  秦夏儿担心地问道:“外面那么多怪物……你有受伤吗?”
  “呃,要说怪物的话,可能我比他们更怪物点……”李谱耸了耸肩。
  这一路上李谱至少徒手格毙了三十几只鱼怪。他现在发劲一击有逾百钧的冲击动能,虽然这些下级眷族的生命力、运动力都相当出色。加上天然的尖牙利爪,面对普通人的杀戮效率,几乎堪比一些大型猛兽。在他面前却实在是不太够看。
  李谱与秦夏儿交谈时,其他的避难者也围了过来。林可馨睁大眼睛,弱弱地问:“李谱同学?”
  “哦,是粉团子啊,好久不见。”李谱对她笑了笑。林可馨天生一张粉嫩可爱的圆脸蛋,在初中一年级时的外号就叫粉团子。
  林可馨小心翼翼地把头伸出去,望了一眼门外。立刻缩回了脑袋,一脸难以置信地大口喘气,结结巴巴地问:“……外外外外面那些都是你做的?”
  “嗯。”李谱不可置否地点头,外面的场面是比较“血腥”了点,不过对这些非人怪物他也没任何理由留手。
  另外几名避难者也大着胆子探头张望,甚至直接跑了出去。但所有瞧见外面状况的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又好像看怪物一样的古怪表情,望向那个少年人。
  外面横七竖八的倒着数头那种一跳十几米的怪物的尸体。其中任何一头,都能轻易将躲进交/换机房内的他们一个不剩的全部消灭。但就是这位看上去年纪不大,赤手空拳连武器都没带的年轻人,就这么一路杀了进来?
  “呜哇,我小学时就知道你喜欢打架……”林可馨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稳了稳情绪,“但你什么时候变得和黄飞鸿一样厉害了?”
  “确切的说,电影里任何版本的黄飞鸿顶多都是化劲巅峰,应该没有我强。”李谱笑了笑,他的回答实在太专业化,林可馨还以为他又是在说胡话开玩笑。
  “好了,我们走罢。”李谱对秦夏儿道:“我在路上看见派过来的警察了。但他们人手不足,没信心冲进来,我现在带你们出去。”
  除了每个局里少数几位老刑警外,大部分的人民警察,就算配备了警用木仓械,也不一定真的射过几次,甚至不一定会随身携带。面对这些数量占优又完全无法交涉的非人怪物,别说救人,能保住自己的命就算不错。像李谱这样单木仓匹马的顶尖好手,在这种数量压倒质量的局面下也只是小打小闹一番,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只有那些使用军用武器、成建制的军事部队,才有可能力挽狂澜。
  海里爬上来的这一波“深潜者”数量具体有多少,李谱也估不清楚。但从破坏扩散的范围与速度来看,至少几千只应该是有的,此刻更已经分散到了城市沿岸的各个角落。就算要躲到安全的地方,那肯定不能躲在直对着大海的这座海滨大酒店里。
  “我跟你走。”秦夏儿柔顺地点了点头。在看见李谱后,她混杂着恐惧、期待、酸楚的心绪出奇的稳定了下来,似乎其余一切都再不重要。
  林可馨犹豫了一下,也一把拽住闺蜜的柔荑,睁大眼睛道:“我肯定和夏儿一起,李谱同学,你一定要负起责任来,保护好我们啊。”
  “嗯,粉团子你这么粉嫩可口。等下若是遇到大批鱼怪,把你抛下当诱饵倒是一个好办法……”李谱嘿嘿地笑了笑,故意吓唬她道。在他印象里,林可馨是那种典型的很会撒娇依赖人的小女生,身边的护花使者扎堆,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被她赖上,当成护花使者了。
  “不要这种玩笑……我会哭的,我真的会哭的!”林可馨眼泪汪汪地皱起小脸蛋。她还真不敢确定李谱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打算这么干……在小学和初中里,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李谱在学校里一直是恶名昭彰,给她的印象是一位让老师头疼不已又比较孤僻的男生。
  她的撒娇功夫放到别的男生身上是百试不爽,但对着李谱,她心里却完全没底。
  不过李谱还是看在夏儿班长的面子上,带她一起离开了,随着他们一起走的,还有七名陌生的避难者,其中四名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三名是游客。
  一共十人,由李谱打头带路,战战兢兢地走出交/换机房。其中一位男性与身边的人交流了下,忽然开口道:“兄弟,请问你来的时候路过酒店的停车场吗?那儿还有鱼怪么?”
  “不清楚。”李谱问道:“你在那边有车?”
  “嗯。”男性避难者用仍然在微微发颤的手从怀中掏出一包软壳中华烟,先点了一根自己抽上,接着习惯性地想要发给李谱,不过被李谱摆手婉拒,他苦笑了一下,“我是和朋友一起开越野车过来的,陆地巡洋舰。咱们一共十个人,勉强挤一挤应该够坐。”
  李谱想了想,点头道:“好。我来解决那些鱼怪,你带他们上车。”
  酒店停车场并不远,但仅仅在这短短的几百公尺的路上,几乎每走一段距离,就可以看到一具或几具好像被撕烂的麻袋一样残破的人类尸体。
  “呕……”那个点烟的男子嘴角抽搐,忍不住干呕起来。另外几名避难者状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刚才他们若是躲得晚一点点,估计现在躺在这儿的死者也有他们的一份。
  秦夏儿抓着李谱的左手,柔软的身子依偎在他身边。林可馨则死死拽住闺蜜的另一只手,紧紧闭起眼睛,连看都不敢看。李谱感受着少女软软的身子,心里一会是想:“夏儿班长果然很有料……”一会又考虑“靠得太紧了,等下万一要开战可不太方便。”
  还好这一路上残留的深潜者已经被李谱闯进来时清/理得差不多。其他的早就分散到了城区内。一直到停车场为止,都没有遭遇危险。
  男性掏出车钥匙,招呼众人上了这辆“陆地巡洋舰”越野车。李谱坐在了中间靠窗的位置,秦夏儿、林可馨与另一名游客则分别坐在他的左侧,后座是四名酒店工作人员,包括车主在内的二名游客则在正副驾驶。
  男子开车的技术颇不错,加上生存压力。驶离了停车场后他就踩足油门,往城市深处狂飙而去。在马路上开了一段时间,就看见前方载着荷木仓实弹的武警官兵的军用大卡车,一辆接着一辆的迎面驶来。
  驾驶越野车的男子二话不说就将车让到一边,停到人行横道上,给军车让路。接着摇下窗户,兴奋地对车上的军人用力挥手,大吼道:“次奥!解放军总算来了,你们一定要杀光这些海里的怪物!我以后支持你们一辈子!”
  一位抱着95式步木仓的年轻士兵注意到了男子的鼓舞,他面容严肃对男子做出了一个敬礼的动作。看见这些挺拔的军人,车上的人都长舒一口气。要那些维持社区治安的警察来对抗这些非人怪物是太难为人了。荷木仓实弹的用来维持国家的正规部队却完全不同!要镇压这些只有野蛮爪牙的鱼怪肯定不成问题。
  “哇,瞧着刚才那辆车开过去,我还是头一回觉得兵哥哥有这么帅气!”林可馨整个人都松软了下来,幽幽地叹道:“以前总觉得他们太老土,可是遇到这种状况,他们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样美男可靠多了……怪不得以前战争时代的军人特别吃香,太有安全感了!我的审美观都要被刷新啦。”
  “唉,你一安全下来就发花痴……”秦夏儿也松了口气。不过她自己从见到李谱后,与他相扣的五指就焊在一起,没松开过。
  大概是林可馨放松下来的态度唤醒了她的正常意识。她忽然想起来,自己莽莽撞撞的告白还没有得到回应呢!她彷徨地转向李谱。精致的脸蛋上透着一丝不知如何是好的羞涩。
  注意到秦夏儿的目光,一直在望着窗外的李谱回过头来。因为车内拥挤,两人依偎得很近,只穿着t恤衫的李谱不但能透过薄薄的布料感受到那柔软的娇躯,更能清楚地嗅到身边少女天然淡雅的处子体香。加上女孩颤动的睫毛与双眸内透着怯生生又真挚无比的期待。这一切近乎完美的糅合,对生理正常的男性极有魅惑力。
  李谱的生理很正常,何况他自认自己对夏儿班长还是有过一些好感的。在记忆的深处,很久以前他就喜欢逗这位在幼稚园就认识的女孩子,觉得她懊恼的模样好有趣,直到在一个难忘的夏日,另一名与他更加投契的奇妙女孩从天而降为止……
  他与秦夏儿四目相对,双方嘴角同时动了动,但一时间都没说出话来。
  秦夏儿想要知道答案,但又害怕被拒绝。因为她知道,面前的男生,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位最重要的人。即使自己拼命努力,可能都没办法胜过的人……
  李谱则犹豫自己是否会伤害到这个喜欢自己的纯情少女。更让他头疼的问题是:不管是接受她,还是拒绝她,结果都可能会伤害到她罢。
  ——区别仅仅是现在立刻,还是在未来。
  李谱深深吸了口气,他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夏儿,唔……”
  他的嘴巴被一抹透着香甜的娇柔覆住,准备的话语全部被堵了回去。良久,唇分。面前的少女精致的面庞上满是绯色,火辣辣得发烫。她本能地舔了舔湿润樱唇。微偏臻首,炫耀似地小声道:“你的初吻,我拿走了哦。”
  我的初吻,也交给你了——少女暗暗下定决心:无论那个“敌手”是多么的难以超越,我都要用尽全心全力的努力一次。这将会是我一生中,最最认真的战斗!i1387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