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66 混沌污染
  短信分成两次发送,李谱很快就读完。他注视着最后一句话,深深地了口气,心绪好像被拧了一下般,难以置信中,除难以抑制的感动外,又有更多如潮涌起的疚意。
  去年重逢后这一年来的相处,他与夏儿班长相处的比幼年时友好融洽得多。或许是因为自己救了她;又或是自己陪着她参加人生第一场自己选择的比赛;加上妙龄女孩与捣蛋鬼的漫长孽缘,交织成了必然会发生的朦胧恋情。
  从小起李谱喜欢故意逗老是太过正经的班长大人,这种男孩女孩之间孽缘式的交往,几乎都养成了习惯。回忆起来,若是没有小娴那天降般的邂逅,或许秦夏儿真的会是他最熟稔的好友。
  但李谱完全没想到夏儿班长的感情,已经到了如此深的地步。李谱知道,秦夏儿不是擅长开玩笑的类型,这两段话语中字里行间透出的青涩彷徨、又浓郁甜蜜的少女情感,仿若一股难以言喻的风,在李谱的心湖中吹拂出一阵阵涟漪。
  感动中、又有些苦恼。但更多是的后悔:短信中,除了告白外,更透露出了她现在的状况非常紧急,随时有生命危险。
  若自己不是这么孤僻。今天接受她的邀请一起去参加同学会,现在自己就在她的身边了罢。不管她口中说的那个“海里爬上来的吃人怪物”有多厉害。李谱相信自己若在现场,总会有办法处理。至少以他现在的修为,催动气血爆发体能扛起才几十公斤重的女孩子就跑,那速度不会比开足马力的跑车差多少。
  “……”李谱迅速地收起手机,一个箭步走到厨房门口,对正在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碗的晨心急声道:“心姨,外面好像发生了什么状况,我出去一下。”
  说罢,也不等晨心回答。他连大门楼梯都不走,转身打开阳台窗户,完全不拿五层楼高的离地距离当回事,毫不犹豫地翻身跃出,直线坠落。落到三楼与二楼之间的转瞬间,他双臂一振,形似天鹏振翅,单足往后一点,踏在水泥墙壁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
  一踏之间,李谱已经施展出精妙绝伦的化劲技巧,整个人的下坠之势的动能绝大部分硬生生地被转为折射之力。整个人犹如滑翔,朝前飞出数丈远后才飘飘然的安然落地。接着再次飙射而出!
  “真是的,都不和我说清楚就跑掉。”围着熊猫图案的围裙做家务的晨心拿着一个碗,追到阳台边往下一瞧,李谱已经跑出了老远。她偏头想了想,“我要不要跟上去呢……算了,d-boy是男孩子,现在已算是很强了,应该没什么问题罢。”
  没花几秒,李谱就跑出社区,到了主干道的大街上。他没空闲考虑是否会太过吸引人注意,直接在汽车道上飞奔。直到前面交叉路口的地方瞧见有一位骑着摩托车、满头染色黄毛臂有下山虎纹身、看上去就是混江湖的老兄在等红绿灯,他上前单手发劲一抬,就好像拿一个大布偶似的,轻而易举地把他从摩托车上“提”了下来。
  “哎,唉?你干嘛啊你?”那位江湖兄弟一时脑瓜打结有点没反应过来。
  李谱翻身上车,冷冷地瞧了他一眼,学着以前录像带里经常看的段子,面无表情道:“我是香港皇家警察,临时征用你的摩托车。”
  说罢,他无视交通规则,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被李谱的气场镇得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金发男闻了一口尾气,眨巴了好几下眼睛,忽然跳脚一边追一边嚷嚷:“阿sir!你唬谁啊!这儿是内地!我他妈是跟的南霸天欧阳哥,又不是混洪兴东星的你管不着啊!”
  李谱知道雅缇大酒店的大概位置,不过离他住的地方还有好一段距离。“征用”一台摩托车过来比光靠自己的双脚要省事得多,至少不会太消耗体能。一路上李谱连闯十几个红灯,踩紧油门好像暴走族一样全速飙车。越是接近,就发现越多陷入惊慌的人流在反方向奔逃或慌不择路地躲入建筑中。
  “……那是什么鬼玩意?”虽然天色已晚,但李谱的视力上佳。他远远地就看见,前方逾里外有几名警察在掏枪射击一群怪叫着涌来的人形带鳞生物。还有一些胆子比较大的群众搬起乱七八糟的板凳自行车棍子什么的试图帮忙。
  可惜人手不足,使用的枪械火力又小,面对他们的反抗,那些人形鱼怪损失极微。一位警察拿着六四式手枪对一头鱼怪射了好几枪,子弹射穿了带鳞的表皮,却无法完全停止对方的行动。被扑到面前,一爪就拗断了颈子。
  另一名中年的男性民众挡在大概是扭伤了足腕后难以跑动的妻子与女儿身前,奋力搬起自行车,猛砸向一头鱼怪,试图阻拦鱼怪的接近。鱼怪的手臂一挥就将自行车打飞,另一只手向前一掏,好像割开牛油般,尖锐的爪子轻易地就将只是穿着t恤衫的男子胸膛撕出数条凄厉的深可见骨的创口。男子晃了晃身子,勉强凭着意志力才没有直接瘫倒。
  “呜呜呜,爸爸!”在他身后的小女孩好像发出绝望地哀鸣,抽泣着想要跑过去,但她被妈妈一把抓住,一边用力将她朝自己身后推去,一边急促地喊:“兰兰,你快跑!快跑啊!”
  这条直通沙滩的街道上平时有很多人来人往的游客,她与老公带着才六岁的小女儿,一家三口一起出来准备按照往常的习惯纳凉散步。却完全没想到还没走多远,就遭遇了一些奔逃的人流,接着是这些鱼形怪物……
  犹如噩梦一般的场景,让她和女儿都陷入了绝望——别说她们不过是一个平时缺乏运动又崴伤了脚的少妇,一个是六岁大的小孩子。就是那些体格健壮的男性,都跑不过这些能一跃十几米的怪物。
  但求生意志让她发狠心将女儿朝身后推出老远,然后对嘶哑着嗓子,朝鱼怪大喊大叫,希望自己能吸引它们的注意力。
  六岁的小女孩被妈妈推开后,先退了几步,然后才一边眼泪汪汪地抽着鼻子,一边用短短的小脚丫晃晃悠悠地努力小跑。她脚下的儿童气垫鞋每一步都会发出“滴!”的一声与红光特效。平时这自然是颇趣致,但此刻产生了“嘲讽”的效果。
  之前那头打翻她爸爸的鱼人,注意到了逃跑的小女孩,无视了她的父母。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了小女孩的身前。小女孩登时吓得一屁墩坐在了地上。
  “呜呜……”才六岁的她怯懦地闭起眼睛,身后的少妇妈妈发出凄厉又绝望的呼喊——在她的眼里,那头鱼人弯下腰,伸出沾染着她丈夫的脏腑体液鲜血与肉片的右爪,不紧不慢地朝女儿抓去。
  接着,它的脑袋突然消失了。双膝狠狠地磕在了水泥地上。整个身躯突然“扁”了一些。
  一只不是很大的手掌,在它的头上飞快地拍了一下。好像敲地鼠般,硬生生地将它的脑袋反按入了胸腔!霸道劲力犹如打桩机,涌出它的体内震荡,连着挤进去的头颅,崩碎了大半身骨头。
  变化实在太快,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被鱼人拦住,已经完全陷入绝望的少妇,只觉得前方似乎有个人影一晃。那只凶恶之极的怪物就被生生拍翻。
  接着飙风一卷,三头在她与重伤的丈夫面前的鱼人,就好像炮弹一样分别倒飞了出去!
  直到此刻,少妇才看清楚是谁出手救了她们母女:一名打扮普通,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模样还有点脸熟。少年人看也不看被他打飞的几头鱼怪,身子一动,如箭离弦,另外好几头鱼怪也被他毫不留情地一一击杀。
  几名在场的巡警目瞪口呆地瞧着少年,这位少年表现出的战斗力实在强悍过头了!虽然他们配备的六四式手枪是著名的威力小,打大点的狗都不能一枪打死。但这些个鱼人也是挨了好几枪都能硬挺着的怪物。但在这位少年面前,全部都是一击放倒。
  一位警察吞了口口水,瞧了眼不远处被少年轰倒的一头鱼怪,只见它挨了一记鞭拳的脑壳被打得好像遭压路机压了似的粉碎,死得不能再死。
  “你……”警察本能地正想询问。少年人不发一言的离开——直线朝海岸的方向。
  急速飞奔中,李谱眉头紧皱,面色阴沉。这些稀奇古怪的鱼人的素体强度,大概在15到20之间。尖牙利爪可以轻易破坏普通人的肉体,但战斗技巧非常粗糙原始。所以从战技到体能都是完全碾压的他,要杀起来不会太费力。
  只是在瞧见这些脱离常识的海洋怪物同时,李谱谨慎的命令斗神武装进行扫描。系统ai很快做出了回应。
  【发现最下级的混沌污染眷族,类型,水栖型深潜者。是否要启动“材料收集模块”?】
  “次奥,居然是“混沌污染”?……有没有搞错,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样。”李谱的面色异常难看。平时没事就翻阅斗神武装之前那位用户留下的异星资料的他,很清楚这是代表着什么。
  这些只是肉体强悍些的鱼人本身算不了多大的威胁,“见识”过现代枪炮武器的李谱,很清楚这些鱼人再凶悍,只要来一支物质到牙齿的现代军队,火力一开,统统是肉靶。
  但“混沌污染”这个名词。却代表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外号是“宇宙生态瘟疫”的混沌污染源。在星猎者盟约的记载中,是从深不可测的亚空间流出的混沌异怪,学名“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的恐怖生物。这种生物游荡在广袤的宇宙真空中,几乎每一头都不同。它们能利用多种或虚或实的能源与物质来维持自身,在极度悠长的时光中逐渐进化。偶尔它们会寄生星球之上,甚至在所寄生的星球上孕育出由它的眷族组成的完整生态圈。所以这类亚空间异怪在学名外还有很多外号,比如“寄星妖”、“旧日支配者”诸如此类。
  行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恒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以及巨引源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其中处于上位的巨引源级,就连在星猎者盟约内高高在上的猎团圣者们,都会感觉非常棘手。但最下级的行星级旧日支配者,仍然是文明级的宇宙灾害。
  若是游荡在宇宙中的“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寄生到了渺无声息的荒凉星球上还好,需要漫长的时光去改造行星生态圈。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它们更喜欢寄生在那些已经有大量物种存在,进度处于原始界或启蒙界的星球上。
  在这种具备完整生态圈的星球,“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会像寄居蟹一样,将星球本身作为它的外壳,随着时间逐步控制其生态圈、气候、磁场,乃至一切。同时散发出自身特有的光暗共感性寄生孢子,侵入被其感染生物的物种内核——无论是脱氧核糖核酸还是别的什么,将其转化为下属眷族。
  隶属“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的直属眷族,一般被分为下级眷族、中级眷族、上级眷族、特殊眷族,以及自由眷族五类。按照星猎者盟约的记载,“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之间并不友好,它们会培养出眷族文明,协助自己在宇宙中互相征战,最终的失败者则被另一方融合吞噬,继而进化到下一形态。
  但这只是“行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的做法。“恒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则是很少会去经营什么眷族文明,而是单纯的强大自身,进化本体。所以“恒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不但在生态上大也差异,也是“行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的宿敌天敌。按照李谱翻阅过的初级宇宙百科全书记载,曾有一头代号叫“地狱星”的超强恒星级光暗感应性寄生共生体,连续吞噬了数不清的太空文明,甚至连著名的扩张界文明“伟大种族伊斯”的家乡都被它吞噬。最后是传奇星猎者“时空漂泊者”出手,才将这头无视空间与时间桎梏的超弩级异怪捕获。
  在星猎者盟约的文献中,水栖类眷族一般是被分类为“深潜者”。李谱知道他遇见的这些鱼怪,正是最下级的深潜者眷族。r1058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