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55 代号“毁灭日”
  四强对决的准决赛的下一场约50分钟后开始。接着会隔上一日,给进入最终决赛者一段准备时间。
  李谱本身对“世界格斗帝王”vs“地上最强”的顶上对决颇感兴趣。不过心姨需要他的协助,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把比赛抛到一边。
  瞧见走到面前的少年,晨心问道:“你那个什么“猎人模式”已经成功锁定了么?”
  李谱点头道:“没问题,那头金毛狮王不管跑到哪,只要还在这座城市内,都不会脱离我的追踪。”
  免费搭载的初级猎人模式,追踪扫描的辐射范围在半径五十公里左右,再远就会降低精确度。但这已经是相当于那些超能力sf里,一流的心灵感知者的能力了。这个终端功能在量产式开发后,许多原本擅长“心灵链接”、“心灵扫描”等能力的星猎者都渐渐地丢了饭碗,只能满腹牢骚的转行。因为所有购买了“斗神武装”产品的用户,都可以轻松的进行扫描追踪和无妨碍的实时通信。
  地球上唯一装备了“斗神武装”的李谱,大概是这颗星球上最顶尖的追踪者。
  “本来我只能估算着等待,有你帮忙,情报的收集就方便多了。”晨心嫣然笑道:“记得小心,对方是最顶尖的特种军人,反侦查能力非常强。”
  奈何反侦查能力再强,也难以对远隔在数公里外的跟踪者进行反侦察。当“侠胆雄狮”到达“最后防线”在东京区的一座临时基地后五分钟,开着一辆在日本随处可见的丰田轿车的晨心也载着李谱,停在隔了两栋楼外的路边死角。
  “这儿可以扫描到么?”晨心稍微打开车门,如果需要,她与李谱都可以在0.5秒内移动到车外近十丈远的距离。
  李谱做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这个距离,“全视之眼”功能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就算是对话,也可以通过唇语和空气的振动频率让ai解析还原。”
  晨心欣慰地点了点头,“很好,把所有探查到的情报告诉我。”她顿了顿,“若是有提到“毁灭日”这个词的。一定要特别注意。”
  当李谱启动“全视之眼”功能后,立刻进入了他至今都不太习惯的“全角度天神视角”。地球上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以屏蔽这种超科技的扫描。
  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对面的建筑内的每一个房间、每一条管道、每一个死角、以及每一个人。超级军人“侠胆雄狮”就在其中的一个宽阔的房间内,与几名外国人模样、大概是同僚的人,围着“沉默杀人鲸”的尸体在激烈地讨论。
  智能模ai完全实时地通过微不可见的空气振动频率,精确地翻译出了对话。
  一名面上带疤的黑人壮男用粗哑地嗓音问道:“史密斯,选择莫比去参加比赛是上头的决定。但要按我原来的想法,早就应该直接破坏这次什么狗屁比赛。”
  “当然不可以。布鲁克林的疤犬,你还是在用nypd式的粗暴想法。这儿是东京,是先进国家的首都,几乎与纽约一样重要的中心城市。不是什么中东战乱地区。”
  一名金色卷发、高耸的美乳包裹在绿棕色的运动型紧身胸罩内,裸露出肚脐与性感腰肢,海军陆战队的迷彩裤上别着二柄专门定制的“黑秃鹰”自动手枪,浑身上下满溢着热辣活力的白人美女讥讽道:“宇宙飞船坠毁产生的超级海啸对横须贺、关岛等亚洲基地造成的毁灭性破坏,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元气。我国对亚洲的掌控力年年都在衰退。相当一部分是依靠着政府里亲美派的惯性在维持。“神国复兴会”本来就盯着我们。如果我们做事太出格,明天就会上报纸头条。”
  几个月前,中央情报局通过间谍线报,得知右翼政经团体“神国复兴会”将要利用这次“终极斗阵”的比赛冠军作为契机,在日本社会掀起民族主义的“神国复兴运动”,试图将美国在远东已经摇摇欲晃的控制力彻底挣脱。
  美国方面第一反应是施展压力,从政治层面打压“神国复兴会”,阻止“终极斗阵”在日本举行。奈何“神国复兴会”加上“智慧之蛇”的势力,即使要抵御美国在政治与经济方面施加的压力,也算不上什么难题。于是转派出“最后防线”的国家精英来进行干扰。
  “神国复兴会”内的成员有包括大豪院勇次郎在内的一堆日本顶尖强者,何况东京都又是他们经营已久的老巢,像往常的暗杀手法已经不太管用。所以“最后防线”的领导层派出了徒手格斗战最强的王牌级军人“沉默杀人鲸”作为美国代表,希望能在比赛中阻止日本人获得冠军。哪知道计划跟不上变化,在四强准决赛被一名拳术通神的华人武圣当场击杀。
  “a计划与b计划都失败,要启用下一个计划么?”金发的性感女子正是“最后防线”的核心成员,中央情报局的最强精锐:谭雅-亚当斯。她与莫比-迪克关系一般,并没有太多情绪上的动摇,她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公事公办地问道:“还有41小时52分就是“终极斗阵”的冠军赛,我们最好快点决定。”
  a计划是在政经场面上施加压力;b计划是在正式比赛中阻止。二者都已经失败,剩下的可用计划,只剩下激进的暗杀。
  选择这种计划,必然会彻底激怒“神国复兴会”,可能会得罪一批亲美派政客。但就此放手,绝不是“最后防线”的习惯。
  “谭雅,我与莫比同僚了十七年,我甚至是他女儿的教父。这是我绝对无法容忍的损失。”
  矮个子的“侠胆雄狮”英文本名是奎恩-史密斯。他的碧目满溢阴沉冷意,“无论是亲自动手的张谢宗,还是“神国复兴会”,必须要付出百倍代价。但必须做得干净利落……”
  他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当那边有了回应后,他沉声道:“爱德华,我是奎恩。”
  “我知道,我在美国已经看了实况转播。莫比不会白白牺牲。”一个仿若阉伶歌手般悦耳的磁性嗓音在话筒响起,“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在你打电话之前,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会挑选几个地狱小队的成员,明天与“毁灭日”一起过来。”
  “毁灭日?”奎恩的金色浓眉一皱,眼角的肌肉微微跳了跳,似乎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就让他很不愉快,“那个怪物会听你的指挥?”
  “不。奎恩,你也知道。“毁灭日”在编制上的确属于“地狱小队”,但谁都无法控制他,我与他是平等互利的合作。”电话另一头的爱德华道:“恰好我之前帮了他一个忙,所以他还我点人情。”
  听到心姨特别提起的“毁灭日”的情报,开启着猎人模式全程监听的李谱立刻对晨心通知道:“里面提到“毁灭日”了,一个叫爱德华的人,提到明天会与“毁灭日”,还有什么地狱小队的成员一起入境。”
  晨心睫毛微微颤动,美目内流转着复杂的情感,“……明天与“自由之鹰”,还有“地狱小队”的成员一起来日本么,看来最后防线这回被惹得非常火大了。”
  注意到李谱满是好奇地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晨心温柔地笑了笑,解释道:“爱德华-奥古斯都。代号“自由之鹰”,一人之军团,是“最后防线”中无可替代的真正核心。至于“地狱小队”,是最后防线捕获或策反的一些高威胁的超级罪犯、以及一些奇人异士组成的特战部队。要比喻的话,大概类似你小时候很喜欢看的那个加里森敢死队吧,只不过实力要强很多很多。”
  心姨的比喻很明确,不过还是在刻意回避一件最重要的事。
  “那个“毁灭日”呢?”李谱忍不住追问道。虽然他已经差不多隐约地感觉到这大概是谁。
  晨心没有说话,揉了揉少年和小时候一样头发短短的刺猬脑袋,装作没好气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呃。心姨,感觉你突然好少女啊……”李谱嬉皮笑脸的话才出口,就挨了一记久违的爆栗。
  之后“自由之鹰”与“侠胆雄狮”两人又通话讨论了一会作战方针,大约十分钟后才结束通话,解散了会议。李谱将所有情报都转达给了晨心。她思考了一阵,“还有一天时间。你最好去通知一下你的朋友。”
  李谱正有这个打算,“那心姨你准备怎么做?”
  “现在?”晨心瞧着李谱,模棱两可地嫣然笑道:“先交你丹劲后的本门诀窍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次日下午,还处于翻修中的横须贺军事基地。
  已经换上了ol系便装的谭雅-亚当斯与“侠胆雄狮”奎恩-史密斯等人,瞧见了他们在等候的一行人。
  一共是十人,七男三女。除了打头的那位中等身材、混杂了四分之一印第安人血统的英俊面庞上挂一丝很“hold得住”微笑的眼镜西装男,与一名掩不住铁血气质的彪形大汉外,其余全部是在“地狱小队”编制的战斗员。
  可以说其中每个人都是充满了奇怪存在感的人,或是冷酷阴沉体格精悍若美洲豹的银发男子;或是抱着小熊娃娃、神情好像受惊的小鹿一样好像随时可能哭出来的金发女孩;又或是一身类似黑衣孝服、气质素雅凄美的柔媚少妇……但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远不如一个人强烈。
  穿着强化材质的军裤军靴与黑色背心,外套一件棕色风衣,颈上挂着一串獠牙做成的手工项链。一米九的个子,宛若古希腊天神般完美无暇的挺拔体魄,漆黑如墨的飘逸长发,剑眉下星目深邃浩瀚,额角广阔、挺鼻薄唇,刚毅的下颚上留有短须,容貌到气质都仿佛淋漓尽致地在体现着“英雄”、“霸者”这些字眼的存在意义。
  他的神情一派悠然,左手抄在口袋中,与眼镜西装男肩并肩的走在最前面。
  “爱德华将军。”少校级军衔的谭雅对眼镜西装男熟稔地敬了个礼。然后转向那位风衣男,明艳的脸蛋堆出谨慎的尊敬笑容,“您好,毁灭日先生。”
  代号“毁灭日”的风衣男扫了一眼这名热辣性感的金发女郎,谭雅-亚当斯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洪荒猛兽扫了一眼,在打量“这个能不能吃”似的,一双浑圆的玉腿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紧。
  “毁灭日”稍稍昂起头,嗅了嗅鼻子,忽然道:“这个城市,很臭。”
  “诶……”谭雅有点尴尬。她虽然不太喜欢用香水,但至少是朵非常出挑的军团之花,当着她的面说这种话,要是别人,泼辣的她早就一脚揣过去了。
  可是对面前这名代号“毁灭日”的黄种男子,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表示出什么敌意。
  ——因为她曾经亲眼见过这位和耶稣基督一样“死而复活”的男人在暴走后,那让她做了好几天噩梦甚至跑去做心理辅导的恐怖姿态。正是那次,这名曾经叫炼天豪的华人男性,在“最后防线”的内部直接获得了lv6的威胁值评价,以及那个独一无二的代号:毁灭日。
  这是源于美国最伟大的幻想英雄“超人”故事里,那头杀死了超人卡尔-艾尔的外星怪物的外号。
  还好现在的“毁灭日”似乎挺平易近人。他注意到了面前美女的尴尬,于是用几乎让谭雅心砰砰跳的神情对她笑了笑,“不要误会,我说的是“蛇”的臭味。”
  “不过我先得去吃点饭。军机上的免费料理真是烂得很有美国特色。唔,记得在米其林杂志上看过附近有家怀石料理不错。”
  他好像老虎一样伸了个懒腰,旁若无人道:“……然后,再去找以前的“熟人”,还有那个叫勇次郎的家伙玩玩罢。”rg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