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49 蛇计划
  一只鸟,当然听不懂勇次郎的威胁话语。但这股仿佛实质的汹涌威压,毫无虚假地传入了它的脑袋,顿时好像被吓到的鹌鹑一样,浑身一僵,不再扑腾。
  “当啷!”地一声,源鬼藏手中断成二截的“天狗杖”掉落在水泥地上。他微微一晃,也跌坐于地。左肩以标准的“袈裟斩”之势往下,首先是和服外衣笔直地分开,接着皮肤上透出一条细长的血线。
  尽管丹劲巅峰的肌腱控制力能让他的伤口不裂开,外表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但这一记摧枯拉朽的神技“天羽羽斩十拳剑”,已经将他半个身子的经脉、血管连同骨骼筋腱都切断,心脏都受到致命性的损伤,伤势重得无以复加,没有立刻死掉已经是奇迹。
  “居然是以拳意构成断绝一切的灭杀之刃,厉害。这一招才是你真正的能耐么。”老武圣涩声苦笑道,“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剑圣,远远超越了宫本武藏,老夫……败得不冤。”
  方才大豪院勇次郎的“天羽羽斩十拳剑”,是将周身精气灌注在手刀,以借相神意催动,幻化成“以灭杀之心断绝世间一切理”的霸绝拳意。在触碰到强化合金打造的“天狗杖”时,并不完全是他在物质界的音速手刀进行物理斩击形成的动能力量,还有手刀上凝练到极致、仿若实质的拳意,首先抵消了源鬼藏催动“涡龙天楼岚”时注入“天狗杖”上的精气,再集中入微又势不可挡地渗透入了棍体,直接用“气”去破坏分子结构。
  若这一击是去对厚重的坦克装甲使用,一样可以像剖开牛油般将其击破解体。这已经是“金刚不坏”等级才能施展出的极限武道。即使已达到丹劲巅峰的源鬼藏使用趁手兵器、连施阴招,也无法抵挡开始“认真一点”的勇次郎。
  虽然是敌人,对同为武人的尊敬,大豪院勇次郎没有再继续出手,反而随手将手中的“飞天邪眼”以巧劲抛入源鬼藏的怀中。
  勇次郎肌腱交错的可怕面庞上,宛若鬼神的狂态尽散,沉声问道:“鬼藏老头,你还有什么事要托付本座么。”
  “老夫来此之前,就已经打点好了一切,并无需要托付之事。”源鬼藏是典型的老派日本武士,战斗时不择手段,失败时则淡视生死。他苦笑地抬了抬眼皮,“老夫只是好奇一件事,你是什么时候踏入金刚不坏的?”
  之前勇次郎没有用出真力,源鬼藏还没有太看出来,但最后那一记“以灭杀之心断绝世间一切理”的拳意,是唯有金刚不坏之人的才具备的能耐。
  “一月之前,本座与“智慧之蛇”的狄天下交手,双双获得突破。”大豪院勇次郎晒然道:“本来咱是想和那个“夜魔”打一场,狄天下却主动接了下来。还说什么“你的战斗风格很像过去的一位友人”,想要试上一试。没料到他这个有钱又有势的上位者,亲自动起手来居然如此难缠。那一战,是本座破天荒头一次没能打赢单挑……嘿,当然也没打输!”
  “……mr.凤凰么,真了不起,果然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源鬼藏佝偻着身子,疲倦地垂下眼睑。之前战斗中毫无顾忌地使用阴招的老武圣,在生命最后的片刻,洒脱地放下了恩怨,与杀死自己的对手随口叨嗑,“但你只是初入“金刚不坏”,还算不得老夫见过最强的人。”
  大豪院勇次郎浓眉一挑,也不否定,“你见过最强的人?鬼藏老头,你说的是狄天下的老师,“隐者”段千山吧。”
  远处的李谱耳朵都要竖起来了。狄天下的师父,不就是晨心的老师么?而且听勇次郎的话中的意思,连狄天下也突破了?
  少年不由得暗中埋怨:我级别还没跟上,boss就先升级这是在闹哪样!
  只见大豪院勇次郎神情悠然神往地回忆道:“段千山死的那年,本座才二十出头,丹劲初成。围杀他的那次战役本座正好是去现场的雇佣兵之一,第一次知道人类居然可以达到他那样的境界。躯壳是阳之实极,可得“金刚不坏”。精神的阴之虚极。能取“打破虚空”。”
  当初段千山的“金刚不坏”与“打破虚空”皆已臻炉火纯青,拳意通神。现在的勇次郎在他面前,只是初涉不坏之境的小辈。奈何在“智慧之蛇”加“最后防线”等组织的倾力围剿中,终究是身死道消——或许面对严密又强大的组织,再强悍无敌的个体也无法对抗。
  那次前所未有的围剿死斗,在黑暗世界的圈子里是一段永不褪色的传奇往事。所有参加后还活下来的人都不会忘记那恐怖的无敌身姿。连勇次郎也不例外。
  “老夫和大陆的“赤剑仙”姬昊阳,当初都被段千山指点过一招半式,心悦诚服。所以老夫与他一样,都对“缠果蛇”反感之极。不过一介武人,又如何敌得过这盘根错节的庞大组织?只可惜老夫胆怯了十数年,直到这条“蛇”通过“神国复兴会”染指我国,操弄政局,才知该来的,终究要来。”源鬼藏疲倦地摇头。
  “老鬼,你太谨慎胆小了。”大豪院勇次郎昂然道:“上世纪末天陨星舟,崩解为碎片坠入海中,掀起的超级海啸,将美国在横须贺与半个太平洋的驻军基地统统吞没毁灭,小鹰号航母报废,元气至今也未恢复。只是余威仍在,保守党派还是在听美国的命令。所以,当本座在“终极斗阵”中取胜,志气郎会当场进行演讲,唤醒麻木民众的勇武之心,在全社会发动脱离美国控制的运动。这正是“神国复兴”的第一步!”
  “世界第一的美国又岂是那么好摆脱的,你们这么做,只会把国家再次拖入战争……”源鬼藏无奈地苦笑——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智慧之蛇”的合作。”勇次郎大笑,“他们组织控制的政经界的大人物可是真不少。美国军方想要有什么大动作,光是参议院的扯皮就会拖到事情结束。”
  “就算成功驱走这头“鹰”,也只会引入另一条“蛇”。你们“神国复兴会”,难道放心这个深不可测的组织么?付出的代价,只怕也不小罢。”源鬼藏声音渐渐微弱。
  “无妨,成功也好,不成功也罢。万事总要做了才知道。至于信任与否,志气郎那家伙倒是很信任狄天下,说他颇有坂本龙马的英雄气质,是个大好人,不会害咱们的。”
  勇次郎不可置否地挑眉道:“至于代价,他们对日本列岛没兴趣,要的只是与日本共同研究“星舟遗产”。智慧之蛇掌握的科技力不输我国,合作了我看也无妨。”
  事已至此,源鬼藏只能扬天长叹,衰弱地吐出最后一口气息,“天下无双之豪杰何其少、又何其多哉。往后是你们的世界了。老夫已尽力而为,败北亦无憾。”
  “信长公唱人间五十年,如梦又似幻。老朽身为身经千百战的武人,还多活了十年。能以武士之姿在如此美妙的月夜下倾尽全力地慷慨战死,实在不枉此生。”老武圣抚摸着怀中的宠物死穿鸟,昂首瞭望皎洁的明月,目中光彩缓缓褪去,嘴角残留的一丝无奈地苦笑亦渐渐释然,就此跌坐长逝。
  “飞天邪眼”昂头发出凄厉悲唳,双翅一振,血花飞散,高高飞起,然后宛若流星般全速飞坠撞地,以身殉主。
  “纵然本座对你的所谓武士道不以为然,却是忠义之人,忠义之鸟。看在你的面子上,当时机来临,本座就多杀几个高手,给你祭上一祭罢。”
  战斗时宛若鬼神的绝世武人,此时却平静地合掌,恭送亲手击杀的老武圣最后一程。转身离开时,一边走,一边用豪迈无比的粗哑嗓音,在月华照耀、樱花凄散的猎猎夜风之中,留下一曲男子汉的镇魂歌。
  “呜呼,何为男儿道!无色、无恋、有情!
  坚定独步男儿道,奔驰明日!
  呜呼!男儿意气,自求我道!
  呜呼,男儿魂!强哉、激哉、温哉!
  坚定独求男儿梦,奔驰明日!
  呜呼!男儿意气,自求我梦!
  豪迈男儿道!无色、无恋、有情!
  呜呼!男儿意气,自求我道!
  呜呼!男儿意气,自求我梦……”
  随着歌声的远去,过了好一会,谨慎地收敛精气、在视线无法直达的逾公里远处死角位置用斗神武装的猎人模式进行全方位观测的李谱,小心翼翼地沿反方向离开了上野公园。
  听了大豪院勇次郎与源鬼藏最后的那段对话,他终于明白到了“缠果蛇”选择在日本举办“终极斗阵”大赛,更大肆炒作的原因。
  不过李谱对日本与美国的恩怨阴谋没什么兴趣,松狗链成功不成功,会不会引起战争,和自己这个中国观光客屁关系没有。甚至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日本美国缠果蛇闹成一团浆糊才好……呃,不要牵连到小娴与心姨就行。
  真正让他在意的,还是刚才目睹的激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顶尖水平”的生死对决。晨心打死罗六祖等人的那次都不算,因为等他到场时,已经打完收工了。
  “智能模,完整记录刚才的战斗了么。”李谱在脑中发出指令:“开始重播。”rg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