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29 仅为了一个人的表演
  沉浸下来的少女微篇臻首,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然后,不紧不慢地,轻启檀口。婉转清亮的歌声仿若天籁地透过麦克风,传达给全场。这首“阿姐鼓”无论是声线、技巧、气息、还浓郁的情感,特别那带着神秘感的“唔唵嘛呢叭咪哞”的段段吟唱极其出色,那一丝悠远苍茫的脱尘灵气在清澈的少女嗓音超出平时水准的诠释下,比起水平已经很高的原唱,甚至也不输多少。
  拳圣张谢宗教给她的呼吸法,本来就带着一些密宗六音的简化技巧,在这方面加成获得了不小的优势。
  当短短的三分钟过去,全场先是静默,接着如雷的掌声爆发而起!连四名导师都笑着鼓起掌来——还不是唐媚第一个领头的。
  秦夏儿睁大眼睛,小脸蛋涨红,呼吸都微微停止。只能不断鞠躬道谢。
  轮到评委时间了,刘不欢满脸笑容地先说道:“哎呀,有很多参赛的小女孩,或者嗓子不错,或者外形可爱。你的嗓子和外形的底子都很好,很出色,但更让我看重的是你把歌唱出灵气来了!何况这首阿姐鼓的难度可不小,敢选这首歌,你很好,这一票我无论如何都要给你。”
  刘不欢大手一按,他面前的√x符号里蓝色的勾号果断地亮了起来。
  王宇直斜坐在椅子上,英俊帅气的面庞上浮现一个阳光的笑容,“你知道日本有一个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组成的偶像组合,叫早安少女组吗?”
  “嗯。”秦夏儿点头。
  “要说外形,你要是放到那组合里也算是最拔尖。但要说唱歌嘛……”王宇直要卖关子似的顿了顿,“她们统统加起来都没你出色!这一票我肯定要给你!”
  坐在他旁边的宝岛小天后周婕纶没有废话,只是指着台上的少女,酷酷地说:“我很中意你。”话罢就按下了√号按钮。
  铁定会给秦夏儿一票的唐媚看大局已定,最后嫣然笑道:“你的歌声让我想起一个词,天籁!我肯定要给你通过!”
  比赛至少也要三票通过,才有机会进入真正的淘汰赛。获得绝对优势的四票通过,秦夏儿的心房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满溢,最后鞠了老大一个躬,才在观众与导师赞赏的目送下离开了舞台。
  好想找一个人庆祝一下,但她的爸爸妈妈因为身份问题,不太适合来这种地方抛头露面,别的同学也因为要上课而没有过来。迎接她的只有一位少年。
  “李谱……”撒欢的小鹿似的的秦夏儿,差点冲到了少年的怀里,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兴奋情绪,“我通过了,哇~~四票哦!”
  周围在等待的参赛者听见秦夏儿居然是四票通过,纷纷投来了意外又羡慕的目光——要知道进去几十个都不一定有一个能三票通过的。大部分多人甚至一票也没有就灰溜溜的被踢回。
  但在他们眼里,秦夏儿估计大部分是靠着出色的容姿身材加了不少外形分。毕竟这是偶像类比赛,不是光唱歌好就行的。之前有几个唱功出色,但外貌太过堪忧的参赛者就获得了二票安慰,然后被导师劝退,建议去参加纯比歌艺的比赛——不然就是勉强入围,也没有多少包装价值。
  看见夏儿班长这么开心,李谱自然也挺为她开心。只是没多久,就轮到李谱去准备了——毕竟他和秦夏儿是差不多时间报名的。
  “一定要加油!我们要一起通过比赛。”秦夏儿握着小拳头,认真地为李谱打气。
  瞧着比自己还要在意的夏儿班长,漫不经心的李谱稍微提了提精神,就准备登台。
  排在李谱前面在预备间的一起等的,是一位看面相挺朴实的小伙子,一口川普。
  “兄弟,你是准备演个啥子喔?”他似乎挺放松,和李谱搭话道。
  “呃,摇滚吧?”李谱随口答道。他一开始还不准备用到准备的外星曲子。
  “摇滚?”川普小伙抽了抽鼻子,“我是唱华仔的歌“谢谢你的爱”,可好听唆,我练了好久,就是不晓得拿不拿得到肆果通过。”
  “祝你成功。”李谱只能这么说。
  川普小伙登台后,在后/台等待的李谱听见他在舞台上开始倾情演绎华仔的那首“谢谢你的爱”。
  “不要问窝~~一生曾经爱过多少仁~,你不懂窝伤有多深吶(假音:伤有多深吶~~~),要剥开伤口总是嘿残忍~~劝你莫做那个神搓搓的人吶~~~多情暂且爆刘~~~继芬!!”
  没多久川普小伙就回来了,一脸垂头丧气的无奈表情。瞧了一眼李谱,“他们说我应该去比相声,龟儿子……就唐大姐说自个也斯四川辣妹子,听得很乐呵,给了张安慰票。”
  李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住笑,“其实很有个性!我还蛮喜欢的。”
  目送走了这位仁兄,就轮到李谱上场。
  四位导师还一个个因为川普小伙喜感十足的全新演绎笑得余韵未尽七倒八歪,等李谱上台后,他逐渐安静下来。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名穿着海军迷彩裤,上身则是一件素白衬衫的奇妙不羁却很合身的搭配,乌黑本色的短短头发显得极简洁,也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非常清爽的少年。
  不像一些同龄的男性参赛者那么气质浮夸,少年在第一眼就很不错。但像他这款的,比赛到现在也不是没有。
  不过认真一瞧,看多几眼,台上的少年又有些不太一样。
  至少,没有任何一个参赛者,有他这种难以言喻的精气神,透着一些不应该存在于普通少年身上的气质。
  刘不欢、王宇直等评委导师,以及许多观众,都望大屏幕上瞧了一眼。屏幕上的少年神情平静,凛然而立。一双眸子灿若星华,灵光剔透,仿若虚室生电。
  学文的有儒雅文气,军队里有凌厉军气,练拳的如果只是入门,或许只是蛮勇之气,但李谱如今已臻易筋锻骨、收敛精气的化劲,加上“斗神武装”的细胞分子级优化,浑身的筋腱骨骼越发凝练。外表看上去好像不是特别强壮,实际上每一条肌腱纤维的柔韧与弹性都比常人强出十数倍。宗鹤猫拳更将他的气质洗炼得飘逸洒脱,又兼得一股灵动的锐气。
  李谱此刻不再刻意的内敛精气,虽无睥睨之色,但普通人也能感到他在精气神上与别的同龄人不太一样——往那儿一站,就隐隐地透着一点自然圆融,隐隐间又好像镇住了四方。
  “……你看上去是个学生吧?请介绍一下自己。”刘不欢沉吟了一下,率先问出惯例的问题。
  少年答道:“李谱。本市第一高中的学生。”
  “你为什么要来参加比赛?”这次是王宇直发问了。
  这个问题,标准回答自然是“喜欢唱歌啊!追逐梦想啊”之类。但李谱——只有一个答案,一个毫无疑问的答案。
  “为了一个人,是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少年平静又理所当然地说:“我只是想唱歌给她听,这就是我参赛的唯一理由。”
  他的回答让导师与观众都有些意外,小天后周婕纶微微挑眉,“哎呦,这个酷喔。”
  “青梅竹马?”王宇直了然地问道:“是你的女朋友么?”
  李谱一怔,摇头道:“她是我养母的女儿,是我的妹妹,也是我最要好、最重要的死党。”
  “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啊。”王宇直顿时了然地吹了声口哨。
  “那今天她来了吗?”小天后周婕纶追问道,一般来说这都是标准戏码。
  “不,她很久以前就出国了。因为某些原因,现在失去了联系。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会收看这个节目。”
  在镜头前的少年,忽然灿烂地笑了起来,而语气坚定如磐石,“就算这次不行的话,我会换一种办法……无论多少种,直到让她看见。”
  少年的愿望非常简单又纯粹——即使是在遥远的大洋彼方,相隔千万里外,只要让她看见,露出和往昔一样默契又会心的笑媔,这一点点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希望你的青梅竹马能够看见你的表演,不过接下来的表演如果不够出色,这一段可能会被减掉,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小天后周婕纶清声道:“你可以开始了。”
  面对逾千名观众和四名评委导师的注视。李谱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与压力。
  这个场面,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小了。
  虽然还差三个月的时间才正式到十八岁。但少年的往昔岁月,却已经远比许多人的一生都跌宕起伏。
  儿时与晨娴的调皮冒险,在直面星舟陨落的灾难中求生,获得外星装备“斗神武装”,在养母的教导下踏入武道的圣殿,遇见“缠果蛇”,独自生活,享用外星文化产品,打垮城市里的黑帮,空手杀死持枪的绑架悍匪,与强大的小拳圣不打不相识,连载外星畅销作品……然后是今天。
  比起这些日子,眼前的这些只是想看表演的观众。又算得上什么?
  李谱抛了抛手中的麦克风,肺腑开始悠长的吐息,心中的思绪,尽数化为了一首邦乔维的经典摇滚曲。以满是激昂野性的爆发力,穿透全场人的耳膜!
  “it'smylife!!(这是我的生活!)”z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