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27 名字
  李谱握住大歌星的手,点头道:“唐女士你好。我以前在春晚上看过你的表演。”
  “嗯?觉得怎么样?”唐媚笑盈盈地问。
  “唱功很赞,比和你搭台的娜瑛更出色。”少年说了一句等于没说的寒暄废话,不过唐媚还是露出开心的表情,招呼李谱进来。
  别墅很大,里面已经有好几个乐手在忙活。这还不是唐媚找来的,而是秦夏儿的妈妈从文工团调来的军职工作者,其中一个领头的迫不及待地接过李谱给过来的补完谱子。
  李谱倒不怕会有什么问题,从“模”那儿获得了地球版乐器的改编曲后,他就把这些曲子拿去专门机构做了版权登记的注册。
  之后一段时间,李谱就是在一旁观看乐队试着演奏地球版本的外星名曲……呃,还有广告歌。
  夏儿班长的妈妈特地找来的科班乐手在风格上或许不具备太鲜明的个性,但技术与配合上相当的出色又全面,新拿到手的曲子反复试了几次后,就能效果不错地演奏出来。
  第一首试的就是感觉很适合秦夏儿演绎的“满天星★亮晶晶☆~全部装到画儿里~”,婉转又充满全新异域风情的外星民谣。难度很高,即使在这方面很有天赋的秦夏儿,又有唐媚尽心尽力的帮助,亦是试唱了好几十次开头,才捉摸到了一些感觉。
  仅仅是为了捉摸这一点点感觉,就到了中午12点多。李谱顺便在唐媚家用了午餐。
  一边用餐一边聊天,李谱得知了唐媚正是这次华语地区比赛的四位评委导师之一。另外三位是当红的海归偶像王宇直;学院派实力唱将刘不欢;以及台湾超人气小天后周婕纶。
  一名大陆本土的实力派歌后,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一名海归偶像,加一名台湾小天后。资源倒是分配的恰到好处。可惜完全不追流行的李谱根本不认识几个当红的明星,只是在春晚里见过唐媚和刘不欢。
  不过秦夏儿倒明显是那个小天后周婕纶的脑残fans。唐媚都装生气地开玩笑说如果这个比赛和另一个节目一样有选导师的环节,夏儿肯定要抛弃她这个真正的老师,投入周小天后的门下了。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话题到了李谱的身上。
  “说起来,你的外形也不错,没想过也参加一个月后的全球偶像海选么?”唐媚瞧了瞧面前的少年,依她的眼光来看,李谱如果好好收拾收拾,其实挺有这方面的素质来着。
  “呃……我?”李谱微微一怔,他倒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秦夏儿正在用一双小手端着汤在饮,听到唐媚的提议,差点没呛着。
  “不行啦,唐老师。”夏儿班长噗嗤笑道:“小时候李谱上音乐课时表演唱歌,唱得全班都抱着肚子笑……音乐老师气得拧他出去罚站。他做搞笑艺人倒不错。”
  李谱回想一下,好像还真有这事。那时候自己好像是想逗小娴笑来着……
  “是么,能调动别人的情绪,也是必备的才能。”唐媚笑盈盈道:“你刚才一直在听夏儿唱歌,不如自己也表演一下吧?”
  听唐媚把话说到这份上,连秦夏儿都开始期待起来。不过她倒不觉得李谱会答应参加什么偶像海选比赛——他要参加的话,是参加格斗比赛还差不多。
  但李谱沉吟了少许,忽然豁然开朗地笑了起来。
  自己是陷入思维障碍了。就算现在实力不足以去面对“缠果蛇”,可是想办法让小娴看见自己不就可以了。
  在“meninblack”连载小说自然是间接的办法,成为什么偶像明星或许也是一个办法。
  就像童年时,自己会仅仅为了她一人的欢笑,而搞怪表演一样。
  顺便嘛,还可以解决社会身份问题。自己总不能高中毕业就变成无业游民……
  李谱想了想,问道:“唐姐,如果我答应专门送一首歌给你,你能在这段时间里教我怎么唱歌么?”
  唐媚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不过她还是保持着专业的态度道:“嗯,你的声线不错,只是得听一下你的乐感节奏上是否有天赋。”
  没有乐感节奏,那就是五音不全唱歌乱叫弹琴跑调。那嗓子再好也救不回来。
  还好李谱对这点完全没有担忧,他当初练拳打暗劲都是踩着包括芙莉纱酱等外星曲子的音乐节拍练的,偶尔也会跟着哼一哼调子。可以说要是节奏感不好,拳都练不像样。
  像街舞的源流“卡波耶拉”,就是一种源于非洲的黑人武术。
  当下李谱在唐媚的指导下试了几嗓子,结果后面唐媚就把秦夏儿暂且抛在一边——几乎半个下午都花在了李谱的身上。
  唐媚惊讶地发现——李谱在节奏感的把握上相当出色,但更让唐媚惊讶的是李谱的超强肺活量与掌握发音技巧的速度。
  任何她教给李谱的发音、转音、颤音以及气息掌控等技巧,李谱几乎是只要听懂了,试上几回,就可以差不离的掌握。要知道很多中央音乐学院的科班学生要学这些转音技巧都得反复练习才行。
  而李谱的肺活量与爆发力,在她眼里简直有点不像人的感觉了,唐媚自己在就认识几个号称“铁肺”的强力歌者,但在李谱面前全要逊出一大截。如果说那些“铁肺”歌手是爆竹级的爆发力,那面前的这位少年就是大口径的火炮榴弹!而且还没有全力施展!
  “唱功上的确很青涩,差不多算是门外汉。但你是天才,绝对是天才。”唐媚最后斩钉截铁地得出结论,“夏儿也很有天赋,技术与情感演绎上也比你好得多,但她的“硬件”肯定不如你。不,像你这样出色的苗子,无论是在中央音乐学院,还是以前的任何一次选秀,我都从未见过。”
  当然……我相信不会有哪个堂堂的化劲宗师会蛋疼到去音乐学院上学或跑去参加海选的。李谱在心里暗自吐槽。
  前段时间与小拳圣张噬厮混的半年多里,李谱以登峰造极的宗劲“触鹤如电”布满全身,突破了化劲。终于开始摸到了入微见真的境界,区区控制咽喉声带细微功夫,自然是小事一桩,不在话下。
  他同时学了张噬交流来的武当大蟾气,加上原本就会的鸣鹤唳丹田啸等吐息法门,修持紫府真言。就吐纳发声方面的底蕴潜力,只怕正统歌唱界里能比得上他的是凤毛麟角。别说什么转音颤音,就是佛门金刚狮子吼,给他一段时间也能模仿个八九不离十。用这变态硬件来唱歌……那真是大材小用了。
  反正化劲期的易筋锻骨、洗髓换血也需要用吐息的声波气流淬炼肺腑内脏,震荡骨骼肌腱来完成一部分,倒可以一举两得,不会耽误多少正事。
  李谱所缺的仅仅是唱功和情感的技巧。这一点可以交给专业人士唐媚来辅导。
  说定之后,李谱也暂时成了唐媚的学生——当然是交易性质的,对此秦夏儿倒显得颇开心。
  “这次你是我的学弟了~”她忍住笑道:“以后要乖乖听学姐的话哦。”
  “你年纪比我小吧。”少年不以为然。
  “达者为先呀。”秦夏儿抬起小下巴骄傲地说:“声乐可不是光有肺活量就可以的!”
  “对,还要好曲子。”李谱笑着挑眉道。
  秦夏儿一想自己的曲子都是李谱提供的,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对了,你报名的时候,就准备用秦夏儿这个名字去报名么?”李谱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吞星哥当初给自己挖的坑,此刻有机会又有理由,就间接地问道。
  “诶?”秦夏儿迷惑地眨了眨眼,“这个名字不好吗?”
  “好是好啊,”李谱点头道:“不过就是有点太孩子气了。一般明星都要取一个好听的艺名字吧。你看唐媚姐,她应该也是艺名字。”
  “其实叫夏儿也挺可爱的呀,比我的原名可好多了。”唐媚笑了笑,她的本名叫唐美娘,在网上都可以查到,作为普通人名还好,作为大明星的话,是有些微妙的土气。
  李谱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秦夏儿颦起秀眉,她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名字是比较孩子气,有些犹豫地说:“那,叫什么好呢。”
  李谱装出一幅并不是特别想知道只是忽然想起的淡然表情,“唔,记得你表哥和我提过,你和他一样,都取了字名来着?”
  “喔,是有呢。”秦夏儿点头道,“记得还是谢宗叔叔在小时候给我取的——谢宗叔叔这个人比较怀古嘛,平时都习惯穿一身好像叫鹤氅什么的汉服——我妈妈也同意了,说取得蛮好,等我十八岁了拿身份证的时候就填这个名字。只是在家里爸爸和妈妈一直是习惯喊我夏儿夏儿的小名,很少会用到。”
  李谱不由得暗笑,那个叫张谢宗的古怪拳圣,爱好是给小辈取名字啊?他知道自己快达到目的了,追问道:“哦,叫什么?”
  秦夏儿微微一笑,“诶嘿嘿,很好听喔。”她稍微顿了一下,“叫月妆。”
  秦月妆?还真挺有古意雅趣的。李谱暗道:什么坑,明明是挺好听的女孩名字嘛!吞星哥就是在吓唬人!
  不过吞星、月妆,倒是星月齐全——只缺个日!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脑洞大开的李谱很无聊地想。z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