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2 连斗 1
  李谱面上表情不动,心里却“啧!”了一下——这个“破绽”,果然是没有逃出有心人的察觉么。
  那天是在学校门口不远处,自己当众露过面,之前还去过食堂。要查出这时间差的证据,无论是对警方还是对张家这种大势力都不是什么麻烦事。只不过案子牵扯实在太多太杂,能就这么圆满结案,早就焦头烂额的政府与警方都可以抹一把汗松一口气。所以一直没有对李谱的问题太过深究。
  ——却没有避得开秦家与张家的目光。
  “因为我和秦班长心有灵犀啊。”李谱笑嘻嘻地望向旁边的少女,随口糊弄道。
  扯到自己身上,秦夏儿条件反射道:“诶……谁和你心有灵犀呀!”
  李谱对她眨了眨眼睛,“如果不是心有灵犀,你表哥就要怀疑我是不是有问题了。”
  “你会有什么问题?”秦夏儿疑惑地问。
  “比如,处心积虑的找机会,故意博取你的好感什么的。”少年耸了耸肩。
  “你?会故意博取我的好感?”
  秦夏儿睁大了眼睛注视李谱,然后幽幽地叹了口气,“从幼儿园起认识你到现在,每次见面你不故意气死我,我就要谢天谢地啦。还什么博取好感呢……”
  说到这儿,女孩忽然一窒,回想起来,过去她偶尔在翻杂志时,上看过一个儿童心理分析,未成熟的小学男生对同龄女生产生爱慕时,常常会对当事女生做出欺负的行为。
  难道李谱从小老是和我过不去,是因为他喜欢我么?可是可是,和他糖黏豆豆黏糖关系好的不得了的晨娴同学,就很少被欺负呀。难道是差别对待么?秦夏儿混乱了,心里更是扑通扑通的乱跳。
  如果李谱喜欢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呢。她第一次出现这种思路,自己都觉得好没理由。可是心里,却无法抑制地泛起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
  张噬瞧了眼迷迷糊糊的表妹,目光中的锐利之色略微褪去,淡淡道:“我只是好奇罢了,不用放在心上。我已定了一桌宴席,算是小小的答谢。”
  “吃饭的事可以先缓缓。”李谱环顾四周,“我头一次来这会所,以前满城逛想找些厉害点的对手都找不到,原来都窝在这里……刚才看你们动手,我也想试试。”
  “嗯?”张噬很有个性的眉毛一动,个子比李谱高大半个头的他俯视面前的少年,饶有兴趣道:“你是想和我比一场么?”
  “当然,不过你才打过一场,我也得热下身才公平是么。”李谱嘴上说的是公平,实际上是知道自己打架虽不少,但和正儿八经的高手对决的经验却基本是零,不如先熟下手,再挑战这位“小拳圣”。
  张噬只有十八岁的年纪,实力却明显比正处于体能的巅峰、更踏入了化劲的赤飞还强。在场除了会馆主人、江浙地区第一高手冯苦禅外,其余人等皆不是这“小拳圣”的对手。
  拿来练手刷经验,正是恰好。
  话罢,李谱直接走入了刚才赤飞、张噬二人对练的位置。环顾四周道:“各位前辈!有人愿意和我切磋么?”
  “天禅院”是沪海市武术界人士聚会的私人场所,平时有切磋也是熟人之间。像李谱这样咋咋呼呼好像踢馆一样的行为,顿时让在场的许多人皱起眉头。
  “哼,小后生,你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了?”一名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清香温茶,拍案不悦道:“是谁带你进来的?”
  “她啊。”李谱理直气壮地指向秦夏儿。
  刷啦啦,几乎在场所有人望向了站在张噬身边的陌生少女。
  “诶……笨蛋啦你!”秦夏儿脸腾的就红了,连忙躲到表哥身后,狠狠地瞪向李谱——她也是第一次来“天禅院”,根本不熟的。
  “咳……”张噬开口解释道:“是我请他来的。”
  张噬虽然也是第一次来“天禅院”,但他是“拳圣”张谢宗的亲侄子兼衣钵弟子,连贴身仆人都是暗劲大拳师。无论是从个人实力还是背/景,别人都要给足面子。
  八字胡中年人勉强收敛了脾气,“那这位后生,是小拳圣的朋友?”
  张噬偏了偏头,“要说朋友……暂时还不算。”
  “好。”八字胡点了点头,对身后站着的一名健壮青年吩咐道:“既然这小后生要过招,子吉,你去好好教教他。”
  “是,师父。”健壮青年立刻脱下外套,走到李谱面前。
  “陈氏太极,贺子吉。”周围一堆老资格在围观,健壮青年纵然瞧不起眼前的男高中生,还是勉强拱手道:“你是什么门派?”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派的。”李谱微微一笑,浑身放松地微微侧身,“可以打了么?”
  贺子吉顿时心头冒火,他在二十二岁练得明劲巅峰,本来自负自己是沪海市青年一代最具天赋、最有潜力的武道俊彦。哪知道今天被师父带来“天禅院”坐坐,瞧见赤飞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居然已经踏入连师父都没有达到的化劲,而还不到二十的张噬居然能打赢他!
  一同被打掉的还有他的自负与骄傲。赤飞是江浙二省第一高手冯苦禅的衣钵弟子,张噬更了不得,是堂堂的丹劲武圣张谢宗的侄子,更是天生三倍先天真力的绝世奇才。贺子吉再怎么嫉妒,心底也明白差距之大无法弥补。
  可这二人自己就算了,带进来玩的一名高中生都敢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求切磋。真当沪海市没人了是么!贺子吉下定决心,要给这没长眼睛的小子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有道是太极贼八卦滑形意毒。他是实战太极拳的高手,也不用打出什么太明显的辣手招式,就用“小乱环”黏劲活活耗到他虚脱为止。
  “小心了。”贺子吉不怀好意地提醒道,双手以揽雀尾的标准架势,揉身而上,只等李谱抬手招架,就施乱环劲黏住对方。
  对方果然抬手招架了,贺子吉心中一喜,手上功夫却稳如泰山,不疾不徐地画弧线轨迹,凑上去就施展太极黏劲。
  少年饶有兴趣地一笑,没有施展自己最擅长的虾弹发劲来占据速度和爆发力的优势,居然也把劲放松,以太极黏劲迎战。
  ——若目的是要打赢,自己一拳就可以解决面前的对手,但好不容易能和身手超过混混的对手讲手一番,当然得痛快淋漓地感受一番!
  二人似乎都很文明,速度不快,也没有太用力,一双前臂互触一缠,掤、捋、挤、按、采、挒、肘、靠八劲齐演,贺子吉有些惊讶于对手少年的拳架稳重,不过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太极黏劲,不如自己纯熟。
  以劲化劲,势不见刚,隐若布网!这太极黏劲看似缓和,实际最为歹毒。一旦缠上,破坏了对手的发劲节奏、乃至控制重心,就可如蜘蛛缚蛾,活活累死对方。
  在周围旁人来看,对面的少年还算不错,但贺子吉的太极黏劲的确是登堂入室,胜利不难预见。
  “他们真的只是在很和气的切磋吧。”秦夏儿当然看不出来,只觉得二个人速度不快,也没见花多大力气,应该不是在很凶的打架。
  “不,太极黏劲就如伪君子,外面看起来温文尔雅,内里最是歹毒。”张噬微微挑眉,他自然看得出李谱在黏劲卸劲等功夫上要稍逊一筹。
  不过按照夏儿表妹的回忆叙述与自己打听到的情报。李谱战斗时的风格是走迅猛爆发的凌厉路线,和太极黏劲的消磨功夫根本是南辕北辙。
  ——所以,他真的是在热身罢。
  “好,已经试得差不多了。”在场中的少年忽然对贺子吉嘿声一笑道:“我要反扑咯。”
  李谱的“引进落空”技巧真不如学了十几年太极的贺子吉那么精纯,但他暗劲已成,体能又是云泥之别。磨这么久,仅仅是想好好感受一下正宗的太极黏劲功夫罢了。
  可惜贺子吉毕竟只是一名明劲巅峰的青年拳师,能提供给他的格斗经验,也仅仅是这么一点儿。
  仅在反扑的刹那间,天平就完全倾斜。少年的上半身骤然勃发出宗身短劲,直接崩散了贺子吉经营了许久的柔拳黏网。
  黏不住!怎么会黏不住?前一秒还占据优势的贺子吉惊骇欲绝。还没来得及重整拳架,李谱抬手,按在贺子吉的胸口,腰旋送肩,放长击远,将七十多公斤体重的青年推得凌空飞出二丈多远。落地后踉踉跄跄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桩子。
  “呃……承让?”李谱不太习惯地说道——以前打架从来都是打完还要嘲讽,但这是切磋比试,表面上的礼数还是要做。
  “我、我没输!”贺子吉呆了三秒,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握紧拳头,还想冲过来继续。
  “子吉,回来!”一声厉喝让他老实站好,他的授业恩师——暗劲大拳师陈云峰眯起眼睛,盯着李谱道:“走眼了,是宿鹤宗劲?好、好,宗劲破太极,让我的笨徒弟吃个亏也有好处。你是鹤拳门的?谁的门下?广东永家还是福建方家?”
  “我不是鹤拳门下,也不认识什么永家方家。”李谱心中的师父只有一位,“我的老师姓晨。”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