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0 约见
  ★祝贺萧三十三,应龙皇,illusiome三位书友在同一天成为本书的首三位盟主★!!!
  —————————————————————————————————————————
  李谱还没回答,靠在父亲身边的刘倩倩忽然抬起头,用力说道:“李谱哥进来的时候,这些畜生正要对那个女生施暴,他们又有枪……李谱哥只是把他们打倒,是我用匕首刺死他们的!要再来一次,我还会刺!!”
  此时那名西装中年人——沪海市市委书记秦远城也在几名干警的保护下进入了房间,秦夏儿一见到他,就喊了声“爸爸”投入他怀中。听见刘倩倩的话,他搂住女儿,面色铁青地骂道:“人间败类,死不足惜!”
  经验丰富的老干警不动声色地瞅了眼武元火的尸体——的确有多次锐器捅伤,但真正的致命伤,可能还是在仿佛被打桩机猛砸了一下似的凹陷胸膛。
  不过这案子牵扯的实在复杂,牵扯进来的有自家同事的女儿,有市委书记的千金,犯罪嫌疑人又是穷凶极恶到多次当众杀人、绑架的贩毒团伙。
  如果能就此解决,已经是走了大运,若再拖个几天破不了案,市警务系统的人从上到下都要扒掉一层皮!
  “放心说,他们有枪,又是杀人犯加现行绑匪,性质极度恶劣。”老干警拍了拍李谱的肩膀,“小伙子,你不用担心。你做的好,是见义勇为。不过这身功夫是和谁学的?能和玩枪的斗?军队里的现役特种兵都不一定做的到。”
  “跟我养母学的。”李谱笑了笑,模棱两可地回答。
  另一名警察凑过来,悄悄对老领导说道:“这孩子的养母是晨心,前几年“缠果蛇”案子的当事人。”
  “噢……怪不得。”老干警恍然大悟,三年前的那个“怪案子”,就目击者和案发现场的反馈来看,涉案的几个人简直和超人一样。完全不是普通警察可以插手的事件。
  既然这名少年是其中一人的养子,那有这般实力,倒可以解释得通了。
  警察的收尾工作很迅速,秦远城在带着女儿离开前,特地走到李谱面前,和颜悦色地问道:“你是夏儿的同学?我瞧你有点眼熟。”
  “……呃,”李谱眨了眨眼睛,“秦叔叔,我是李谱,以前在海州市就和秦班长读一个幼儿园,然后还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
  “噢,想起来了!”秦远城一拍大腿,笑道:“你不就是小时候老揪我家夏儿羊角辫把她弄哭的混小子吗!现在长得真够结实的。”
  呃,果然是因为这个被记住了么。李谱有点尴尬。
  “这次多亏了你,好身手,胆子更大,小伙子只要走对了路,以后前途无量。”
  秦远城深深地看了李谱一眼,“放心,这次你做的好,我都看在眼里。”说罢,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微笑着点了点头,就带着女儿离开了。
  秦夏儿临走时,回头过头来,眼睛红红地对少年露出笑脸,小声道:“那个……学校见!”
  李谱嘴巴微动,不过还是把“晚上不要梦到我喔!”这种玩笑话吞回了肚子,毕竟人家老爸就在旁边,何况夏儿班长今天被欺负得够惨了。刚才依偎在自己怀中抽泣的感觉,也意外的柔弱。
  真是很有女孩子的感觉了,和的童年记忆中那个啰嗦的死对头班长越发的不同。相比她,自己好像还是和当年差不多,顶多实力变强了些。
  有几个大领导担着,之后李谱去做了趟笔录走过场,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少年回家后安安稳稳的睡了个大头觉直到天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次日到学校时,秦夏儿没有来上学。
  果然是这样么,李谱并没有太意外。还自行车时敷衍了王书俊的八卦追问,就和往常一样,规律的高中学生作息。上学、归家、发劲练习。
  大约九点多的时候,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少年过去一开门,外面站着的赫然是胡子拉杂的刘建军警官。
  刘建军自然是为了女儿的事来道谢的。不过他更带来一个重要消息。
  “经过突袭审讯,被你捏断手腕的绑匪招了。”刘建军面色很不好,但仍然勉强对少年笑道:“匪首叫武元火,他还有二个哥哥,叫武元山、武元雷。这二个人据说远远超过武元火,极度危险。在绑架秦书记的女儿时,他们电话联系过。如果对方知道武元火已死,八成会展开疯狂的报复。所以秦书记暂时让他女儿不要上学,你这段时间最好也不要去学校,学校那边可以放心,秦书记已经让秘书去打过招呼。等抓到了这二名罪犯,市政府会公开嘉奖你的见义勇为。”
  意思就是为了保护他,暂时不会曝光是他击杀武元火的消息。李谱理解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对什么武元山、武元雷二兄弟倒有点兴趣,但秦书记与警方这么做也是好意。
  “倩倩送回老家那边了,这孩子现在比以前乖了很多,但也阴沉了……唉。”在刘建军离开时,沉默了少许,才深深地看着少年,郑重地说道:“谢谢,杀得好。”
  暂时不需要去上学,李谱呆在家里也无聊得很,之后一连二天,他除了练习发劲、打拳,就是阅读休闲。日子过得倒满惬意。
  第三天,他接到了秦夏儿的电话。
  “你的电话号码真难打听,找了好几个同学都不知道。”听筒另一头的秦夏儿又是抱怨又是感谢偶尔还拌嘴的说了好多话,才到了重点。
  “我爸爸把我被那个姓武的坏蛋绑架的事告诉张叔叔了,张叔叔说会派人手过来处理。”秦夏儿语气似乎有点难办,“那个派来的家伙已经到了,他想见你一面。”
  “哦?”李谱问道:“谁啊?”
  秦夏儿幽幽地叹了口气道:“张叔叔的独子,张噬。”
  “听起来你对他挺没辙的?”李谱脑子里几乎要呈现夏儿班长的表情了,“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么。”
  “嗯嗯!”秦夏儿连连点头,“张噬是我表哥,其实对我一直挺好的,算个超级富二代吧。不过他的性格很古怪……怎么说呢,就好像武侠电影里的人物一样,有性格过头了。”
  李谱心想:好像武侠电影里的人物?这个比喻倒有点意思。
  “总而言之,他只是想见见你。”秦夏儿继续说道:“如果他要和你打架,你一定要小心!最好拒绝掉,张噬表哥不是坏人,就是有点脱线……”
  “打架?他很厉害么?”李谱反而来劲了。
  “嗯,张噬表哥从小一直是跟着谢宗叔叔的,谢宗叔叔据说在东南亚超有名气,被人称做“拳圣”,张噬表哥也跟着被人叫“小拳圣”。去年夏天我去他家玩的时候,见过他练拳,一下子就把一块上百斤重的花岗岩直接打碎啦!就和武侠电影里一样!”
  一掌打碎逾百斤重的花岗岩石?李谱想了想,问道:“是怎么碎的?整体崩开,还是在上面留下一个掌印?”
  “不是什么凹陷掌印,是一下子就全碎了!”
  “哦……”李谱心道:听起来应该是势走刚猛的“震劲”,又或是内爆暗劲,若是后面一种,当真不俗。自己也只是渗透劲,还远未练成内爆劲。
  渗透暗劲就好似把力量直接穿透性地打进目标的内部。而内爆劲,则更进一步,是打入体内后还形成剧烈的震荡、扩散效果,犹如劲力在体内爆炸,威力奇大。
  别说一般的暗劲大拳师,便是达到化劲的武道宗师,能练成一手内爆劲,也可以大大的得意一番了。当初晨心阿姨初次在他面前演练的那记将树干背面打得炸开的那拳,正是渗透内爆二劲齐发。当初还没入门的李谱看不出多少门道,如今却是知道,那一记代表了何等强悍的体能与妙绝精深的发劲技巧。
  ——这反而让李谱更加感兴趣了。
  “他准备什么时候,在哪见面?”李谱问道。
  “嗯,今天傍晚六点,在虹桥北路的2号楼,叫“天禅院”的私人会所。那个……我会在门口等你。”
  少年答应后,秦夏儿又反复嘱咐了几句,最后强制的让李谱记下她的手机号码,才满意地挂断电话。
  黄昏时分,李谱打了个的士,来到“天禅院”的门口。这间私人会所占地面积比一般的大酒店还宽广气派,外面的装修透着盎然的唐宋古意,门前更有二棵参天古松,充满苍劲气势。
  一眼望去,就知道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门的会馆。
  在古松旁边,一位穿着elle当季款水蓝色连衣裙的少女瞧见李谱,立刻欢快地对他招手。
  秦夏儿今天没有和学校里一样绑飒爽的马尾辫,如瀑的细密青丝用发夹固定后散落下来,堪比正统派偶像美少女的甜美面庞上似乎上了一点儿恰到好处的淡妆。虽然只是尚显青涩的十六岁,但发育很好的少女已有了一丝柔媚动人的气质。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