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33 流年
  2003年,星舟坠落引起的外星人热潮仍未消退。不过对江南省的普罗大众而言,更值得关注的还是自己的生活。
  比起三年前,快餐店里最便宜的三素一荤快餐,从三元上涨到了五元,连实惠的兰州也贵了一块钱。不知为什么,菜市场里的海鱼却越来越贵。还好夜市大排档里五元的炒面与炒饭,还像往常一样会附上一小碗骨头汤。每到傍晚,一些私人个体户推着简易的油炸小摊,一边躲着城市管理人员,一边招呼生意,一元一串的里脊肉,还有涨到四块钱的油炸鹌鹑,配上甜辣酱料,总是会吸引路过行人的食欲。
  这三年里,曾经吸引男孩、少年、甚至小青年们并肩作战的街机厅逐渐衰退,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又一家的网吧。一款叫做“mir2”的简陋游戏奇迹般的红遍了大江南北。而诸如最后的伊甸园,动漫无限等一系列漫画连载网站,渐渐挤压掉了以出租盗版漫画和武侠书为生的小书店。曾经让父辈们不忍释卷的金庸与古龙,也逐渐让位给在网络崛起的新兴小说。大洋彼岸传来了以“龙枪”、“黑暗精灵”为首的廉价小说,领着一些中国的青年们走进了不同于武侠神话的、另一个奇幻世界。
  一切都在变化,无论是事,还是人。
  沪海市第一高中门前,一辆政府牌照的轿车停下,车门打开,走下一名少女。
  少女提着书包,大约十六岁左右,留着清爽的马尾辫,精致的五官有着东方女孩特有的婉约甜美,但晶晶亮的双眸里,却透着活力四射的神气。身材窈窕,足有一米七出头,是名非常出色的美少女。
  “吴叔,就送到这吧。拜拜哦。”少女对车里的司机笑着挥了挥手。
  “好,那下午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接你啊。”司机吴叔点了点头,目送少女走进学校,才开车离开。
  马尾辫少女走进学校,很快找到了校长,校长很快喊来了一名老师,介绍这是她转入班级的班主任。
  “老师好~”她很礼貌地对老师微微鞠了躬。校长和班主任顿时笑得眼睛都弯了,连连点头道:“好,好。秦同学,你爸爸、秦书记最近不忙吧?”
  “不忙。”马尾辫少女微笑道。
  又说了几句话,班主任就带着转学的少女走向她要加入的重点班。在班里四十多名同学面前,少女落落大方的介绍了自己,和过去一样,赢得了很多同学——至少是一部分女同学和绝大部分男同学的好感。
  之后几节课,每次下课都被女生们围住、叽叽喳喳问个不停的马尾辫少女,在午休时终于找了一个理由,一个人跑到了僻静无人的音乐教室里。
  “哎,真是的,好累!”马尾辫少女放下了时刻保持的形象,好像猫儿似的,举起纤细的胳臂,用力伸了一个懒腰。
  同学们还不知道她的家世,如果知道的话,也许会更累吧……马尾辫少女心想。
  音乐的窗户开着,她走了过去,用手肘撑在窗台前,外面一棵老柳树在初夏的风儿吹拂下摇曳不休,舒缓地发出催人入眠的沙沙声。
  父亲调动工作,马尾辫少女跟着他来到这个城市。全新的环境,全新的开始。可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点点寂寞呢。十六岁少女的青春愁思,总是来得毫无理由又毫无预兆。
  “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有伴的人在狂欢,寂寞的人怎么办……
  越过窗,看着长街~~~欢乐却无声,像一张卡片。
  灯光像繁星,灿烂整条街,思念的情绪,湿亮我的眼。
  我一个人不孤单,想一个人才孤单~~有伴的人在狂欢,寂寞的人怎么办~~
  我边想你边唱歌,想像你看着……
  被感动了,我被抱着,眼泪笑了~
  围巾~~轻碰着唇边,有点暖的~像亲吻的感觉,
  吐气变白烟~~飘过了眉间~撞上了怀念,下了一阵雪……”
  马尾辫少女的檀口轻启,轻轻哼出一首她喜欢的歌谣,银铃般动听的歌声悠扬,带着淡淡的情绪,飘荡在安静的音乐教室中。
  “唔,谁啊,明明是大夏天还围巾啊雪的……”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女孩一跳,她转过身,瞧见几张课桌后面,坐起一名眯着眼睛,揉着脑袋的少年来。
  少年大概是躲在这儿睡大头觉,结果被女孩的歌声弄醒了。坐起来的他和少女打了个照面,神情很明显地微微一怔。
  而马尾辫少女也是从稍稍被惊吓,到有点儿迷惑。接着,灿烂地笑颜在她精致的面庞上绽放。在窗棂外暖暖的午后阳光照耀下,这青春洋溢的笑容,以惊愕为底,伴着少许的怀念,甚至还有一丝丝期盼。
  “李谱同学!”马尾辫少女抬起手指,很神气地指住那名少年,半真半假地问责道:“你又在逃课睡觉啦!”
  “呵呵,是夏儿班长啊。”
  已经是十七岁、高中二年级学生的李谱,上下打量了下已经变成青春美少女的斗嘴对手,同样也笑了起来,“又是孤单又是寂寞的,怎么,春情荡漾想男朋友了么。”
  “又乱讲,那只是歌词,我只是觉得旋律好听罢了……”秦夏儿脸蛋红红的,有点懊恼怎么每次碰到这家伙,自己都会被气到。
  李谱对这点毫不在意,挥了挥手道:“拜托别和小学时一样动不动又告老师,现在可是午休时间。何况他们也不会管我,唔,我继续睡了……”
  李谱很不给面子的趟了回去,剩下秦夏儿一个人气鼓鼓地想要过去掐他。不过她按捺住了性子,东张西望的到处乱瞅,还跑到音乐教室外找了一圈。
  最后,她吧嗒吧嗒地跑到躺在一排拼起来的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少年面前,用手指头戳了戳他。
  “喂、喂~~”秦夏儿老实不客气地又打扰人午睡。哼,谁让他这么讨厌呢。
  “唔,你又干嘛?”李谱睁开眼睛。
  秦夏儿睁大眼睛,满是期待地问道:“晨娴同学呢?她不是一直和你形影不离么。她被你藏哪了?”
  比起坏学生李谱,其实她更在意那个在小学与初中里有意无意间各方面都压自己一头的女同学。
  秦夏儿理所当然的问出这个问题。但在问出口后,却发现李谱眉宇间的神情略微暗淡了一点。透着一丝她从未在少年身上看见过的寂寞情绪。
  “在三年前被她老爸接去国外了。”李谱沉默了少许,才回答道:“一直联系不到,所以她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
  “晨娴同学被她爸爸带走了?”秦夏儿简直不敢相信,再三向少年确认后,她才有些神色复杂里瞧了一眼李谱,“噢……”
  “……抱歉哦。”秦夏儿抿了抿唇瓣,一屁股做在少年旁边的桌子上,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
  “干嘛要说抱歉。”这回反而轮到李谱有点尴尬了,他宁可斗嘴掐架,也不想被人觉得可怜。
  这是绝佳的损人机会。但秦夏儿母性大发,没有乘势追击。二人就这样坐在午后宁静的音乐教室内,思绪仿佛游荡到了辽阔汪洋的另一头。
  “真可惜~~”秦夏儿忽然十指相扣,纤细的皓白手臂朝前伸了个懒腰,“如果她也在这学校,我就可以和她好好分一次胜负了。”
  “你还没忘记这茬啊,”李谱叹道:“也太好胜了点吧。”
  “当然不会忘!晨娴同学可是我的宿敌呢!”秦夏儿握起小拳头,不服气地说:“现在的我可比以前出色多了,无论是学习还是别的什么,我都可以赢到她!”
  “省省心吧。别说如今,早在好几年前,小娴的兴趣就不在普通的学习成绩上了。而是……嘿,竞争的基础都不存在。非要比嘛……”
  李谱上下打量了少女,扮出一副好像很认真考虑的样子,右手还做很微妙的手势比划着说道:“嗯,你的胸部从以前就比小娴发育的好得多。现在都接近d了吧?这一点恐怕是你赢了。”
  “不过!”他话锋一转,“小娴当初毕竟年纪小,去了外国,又有一半洋人血统,也许现在也是美国尺寸了。那你还是要输诶。”
  “呜~~笨蛋!流氓!色狼!”
  秦夏儿没想到李谱说话如此直白,不由得双手抱在发育过于良好的胸前,羞恼地胡乱踢了李谱一脚,转头就跑掉了。
  李谱目送少女跑出音乐教室。没想到她又去而折返,在音乐教室的门口对他吐舌头,“噗噗!搬砖搬到死哦!”
  奈何这个鬼脸看上去太可爱了,实在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大概是怕李谱的反击,她转头就一溜烟逃掉了。
  被她闹腾到现在,李谱的睡意早已消散,他嘴角浮现一丝微不可见的笑意。就算个子长高,身材变得有点前凸后翘,她还是那个夏儿班长啊。
  仍然是在童年记忆里,那个嘴凶、爱哭、管家婆、认真好胜……又无比善良的女孩。
  “八婆是八婆了点,但至少沉闷的高中日子,会稍微不那么无聊一点了。”
  这三年多的独自生活里,性子已经有些孤僻的十七岁的少年漫不经心地想。
  夏日的清风拂过绿意盎然的树梢,吹入音乐教室内。而室外的走廊上,一位马尾辫少女快步走着,裙角飞扬,神情还是有点不愉快似的。但不知为何,她的步子,却轻快得仿佛一只开心的小鹿。
  这是2003年的初夏,相隔四年的小小重逢。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