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31 回家
  直到第二天傍晚,李谱才回到之前居住的城市。
  分别之前,出门时身上没有带多少钱的晨心,只留给了李谱一张平时常用的借记卡,现金却没有多少。她让狄天下先给李谱一些生活费。狄天下很大方地掏出皮夹,取出了一叠银行卡信用卡,从瑞士银行到渣打银行一应俱全。但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没有中国银行的。
  还好布拉德身上带了不少纸钞,全部掏出来,给了李谱三千多美元,和千把块人民币。李谱车费是够了,可惜情绪激昂下狂奔一通,跑反了方向,又迷了路。
  好不容易找到一辆“小黄鱼”的士。少年直接掏了一百美元想要对方载自己回家,结果对方还怀疑是假钞,强烈要求付人民币。李谱手上人民币不多,几乎付了一半才让这师傅拉他回市里。
  下车后,李谱想了想,没有直接回家,也没有去学校。反而向市公安局走了过去。
  昨天当街杀人的事件,有大量的社区居民全程目击。不可能当做没事一样拍拍屁股就回家。李谱也不想小小年纪就变成通缉犯,还不如自己去公安局“自首”。
  反正按照心姨的说法,李谱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所有的罪责都可以推到她和狄天下的身上。
  走到气派森严的市公安总局前,李谱想要往里面走,传达室的门卫抬了抬眼角,瞧见是一个学生样的少年,对他招了招手,问道:“小同学,你来公安局做什么啊?想进去的话要来这登记下。”
  李谱这是第一次自首,虽然不怕,但也有点儿揣揣的,想来还是找个熟人比较好。于是问道:“我找刘叔叔,他在么?”
  “局里姓刘的一堆,我都姓刘!你是找哪个刘叔叔?”门卫笑道。
  李谱回想了一下邻居大叔的具体姓名,很快确定自己根本不知道,还好他听过邻居小丫头提过爸爸的工作岗位。
  “就是在刑警队当队长的刘叔,有点谢顶,胡子拉杂,块头挺壮实的那个。”李谱大致地形容了一下。
  “哦,你是说刑警队的副队长刘建军啊,你有什么要紧事么?”
  “嗯,你和他说我是他邻居家的李谱,他应该就明白了。”
  门卫翻出联络簿,一个电话打过去,电话通了后,那一头的刘建军明显压低了声音,问道:“……这边正埋伏着呢,啥事啊?”
  “刘队,这边有个学生找你。”
  “学生?”电话那头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叫李谱的学生,说是你邻居家的。”
  “什么!我操!”电话那头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留住他!一定要留着他!千万别让他走!我马上就回来!”
  几分钟后一辆警车风风火火地载着刘建军回来的时候,李谱正搬了一张板凳,坐在传达室的里面无聊地看报纸。
  刘建军满头大汗,身边也有好几个人,远远看见李谱,他旁边的一个便装打扮的青年男子就问道:“是他?”
  “没错,就是他。”刘建军吐了口气,快步走到少年面前,严肃地问道:“李谱,你妈呢?”还没等李谱回答,他又急促地问了一句:“你妈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知不知道这事闹得多大多严重!”
  沪海市好歹也是个直辖大城市,经济中心。在社区里当众杀死三人,已经是特大恶性杀人事件。但更让政府愤怒和后怕的,还是在场的刘建军打了报警电话之后。
  首先是最近的派出所派出了一辆警车和五名警员前往事发小区,结果在半路上被一个穿着连头罩卫衣的男子袭击。一吨多重的警车居然被硬生生的掀翻!之后另外几个派出所的出警警员也遭到了同样的袭击。很少用枪的中国警察掏出了枪械还击,但对方仿佛完全没有痛觉和恐惧感,中弹数发也能继续战斗。
  最后焦头烂额没有办法的公安局长只好通知了“专业人员”。可惜等调来的专业人员一到,小区里的事完了。歹徒和杀人嫌疑犯走了个精光。只留下三具尸体。
  把三具尸体拖回来,以当时在场的刘建军的建议,联络了国际刑警那边一查,乖乖不得了,一具比一具来头大!
  一名老者是外号神鹰王的超级大高手,叫罗六祖,澳籍华侨,大圈帮的三大龙头之一,五年前失踪。一名中年人叫汤玛斯-刘,是加利福利亚州中华总武馆的馆长,居然还兼任了美国cia特聘的荣誉格斗教官,四年前失踪。还有一名身材最魁梧的斯拉夫大汉是加里宁-萨尔曼诺维奇,西伯利亚训练营出身的恐怖武装头子,犯下多起国际重罪。被二十二个国家悬赏通缉。
  他们全部都被晨心——那位明面上是外科医生的美丽女子,当众赤手空拳的打死。
  这次事件被定性为4.11恶性杀人、袭警事件。市长到中央政府全部震怒,上面下了死命令,要从重、从速的查。附近军区里面也特地调了二个特殊应对人员来协助调查。
  但当少年在笔录室里说出“缠果蛇”这个词时,刘建军还没什么反应,他旁边的那个便衣青年却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不动声色地瞧向一直不发言的中年男子。
  “……你是说,那个“缠果蛇”的人,是你养母晨心的熟人,叫狄天下,还有一名叫布拉德,外号“剥皮行者”?”中年男子威严地问确认道。
  “嗯,被心姨打死的三个人都是他们带来的,据说还被改造过?我当时听得不是很清楚……”李谱点了点头,他能明显感到这中年男子绝对不是普通的警察。在他一发话后,屋子里所有人都闭嘴,看着他。
  “继续说。”中年人不冷不热地点头。
  于是李谱继续招供,甚至连是几岁认识晨娴都被挖了出来。最后,少年问道:“我都说完了,可以回去了吗?”
  “哼,这么简单就想回家?”一名警察冷笑道:“你知道不知道摊上了什么事!”
  这是恐吓,还想挖信息么。李谱有点不快,之前他可是很配合的。反正心姨与小娴已经去海外了,罪责也都全推到了“缠果蛇”的身上。自己没有做出任何非法的事。
  瞧见李谱有些不服的表情,那警察用力敲了敲桌子,“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我该说的都说了啊!”少年火气来了,“怎么抓不到人还想找我当替罪羊么?”
  这倒是让那警察有点语塞,往常遇到这种大状况嘛,还真有点可能这么做。可惜眼前的少年的户口档案上表明他要等到七月半才满十四周岁,拿他当替罪羊,这根本敷衍不过去。
  不过他怎么也有一点底牌,瞧了一眼刘建军,得到确认后,他才瞧着桌子,慢慢地问道:“你认识肖强,王彪子这二个人么?”
  “不认识。”李谱摇头,他是真的对这二个名字没印象。
  警察取出一叠文件,从里面拿出二张照片,抛在少年面前,“你确定不认识?”
  李谱一瞧,还真认识。“原来是小老虎啊,另外这个……不太有印象了。”
  “你和他们有过肢体冲突吧。”警察叔叔逼问道:“肖强二次进医院,是不是都是你动的手?还有王彪子,他在四月九号也和你起过肢体冲突。”
  “打过架。”李谱眼睛一眨,就找到了理由,“他们都是街上的混混,勒索过我,不过我和心姨学过一些功夫嘛,那是正当防卫。”
  对于这点警察不得不承认,肖强和王彪子都是经常来派出所报道的社会垃圾。拦路敲诈勒索那简直就不是个事。被反抽了简直是喜闻乐见。
  “你知道不知道他们都死了?”警察话锋一转,“还有他们跟的老大朱翼,连同手底下二十几号人,一大半进了急救室,一小半直接进了太平间?”
  这个李谱倒真不知道,死了这么多人?麻烦了!但他很快镇定地露出无辜的表情,“我不知道。”
  “死了这么多人,不要一问三不知!”警察又猛拍桌子,试图吓住少年。
  “应该还是“缠果蛇”做的吧。”那个便衣青年忽然道:“急救室里还活着的混混的口供是一位身高约一米八六到一米八八之间,黑色西装,鼻子略有点鹰勾,薄嘴唇,细长眼睛,古铜色皮肤的男子。”
  “听起来,应该是布拉德。”李谱乐了,原来是布拉德把那些垃圾清理了,真不愧是国际刑警总部质量认证的老牌杀手。
  笔录问询持续了颇久,最后,李谱草草地在公安局里吃了顿快餐,被安排到了一间办公室里呆着。
  便衣青年收起笔录,跟着那威严的中年人走到食堂,点了几个菜。忽然道:“冯师,那男孩我以前见过。”
  “嗯?”姓冯的中年人——冯苦禅抬了抬眼睑,“怎么?小飞,你还有新情报。”
  “不是很重要,只是去年“星舟坠落”的时候,我带建邺军区的兄弟们去救灾,第一批救到的人里就有这孩子。现在想想,当时他拼命保护的女娃娃,就是晨娴吧。那小女孩真是挺可爱的,漂亮的不得了,又聪明又乖巧。哎,没想到居然和缠果蛇搭上了关系。”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