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3 力量
  “小事情。不就是踩个人么。一句话的事情,记得明天给哥带包中华就行。”被叫做老虎哥的长发青年满不在乎地回答。他又舔了舔厚嘴唇,“不过那小子旁边的小姑娘好像蛮不错啊?就是太远了看得不是很清楚。”
  这外号叫小老虎的混混在这片街上算是有点面子的。就是有个坏毛病——喜欢泡年纪小的学生妹。年纪最小的少年咬了咬牙,“那个女孩叫晨娴,那是真漂亮到没话说,绝对是极品。要不要我帮你弄上手?”
  “行,我记得你的好处。”老虎哥满意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你先去挑挑他玩玩?任意玩,有我们在撑场面。”
  老虎哥一发话,几个人顿时朝少年和女孩聚了过来。
  这时叽叽喳喳对李谱说话的小娴还没注意到旁边的不妙变动,但她忽然发现面前的少年的表情忽然微微地变了。原本温柔明亮的眼睛,骤然渗出了一点凶芒。
  从七岁朝夕相处到现在,晨娴对自己的青梅竹马太熟悉了——这个样子,是他少数几次气到要发飙的模样。
  “怎……怎么了?发生事情什么啦?”晨娴顿时停下了话匣子,有点担心地问道。
  “没事,等下你别离开我身边。”李谱站起来,轻声道。
  这时,那几个人也已经围了过来。晨娴终于隐约地明白到发生了什么事,她顿时像被吓到的小兔子似的缩到了李谱背后。
  年纪最小的少年也已经一脸嚣张地走到李谱面前,先是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晨娴,然后转向李谱,冷笑道:“李谱,冤家路窄啊。”
  “你谁啊?”李谱故意一脸诧异/地问。
  “妈逼的操!别说你不认识我!”嚣张少年顿时怒了,抬手就指住李谱,“看清楚!楼俊!在常胜小学和你干过多少次架的!”
  李谱皱了皱眉头,“呃,我想想,好像是有的……啊,就是那个三天两头被我按住头打的楼俊?”
  “操!谁被你三天两头按住头打啊!明明只有二、三次而已。”嚣张少年急了。
  “喔。两、三次啊。我记错了。”李谱恍然大悟道:“那你现在有什么事啊?借钱我可没有噢。”
  “你……真烦躁啊。谁会问你这种穷鬼借钱!再说老子真要钱你敢不给?”楼俊深吸了口气,“李谱,废话不多说了,今天我就是要踩你,你躲不了的。”
  楼俊过去是李谱隔壁班的小霸王。小学快毕业的时候,跑来欺负了晨娴。结果被李谱在楼梯间按住了头猛抽了一顿。隔天这家伙跑去报仇,又被按头抽了一顿,连续三次后,他明白正面刚不过李谱,于是哭着找老师,害得李谱又被老师训了一顿后回家继续被老爸教训。不过下课时当着一众同学被按住头抽这面子丢得太厉害,楼俊心里的怨恨实在不浅。“星舟坠落事件”后,幸存的他也碰巧搬来了现在的城市里上初中。还是读不进书,小小年纪就跟社会青年混,在市第一初中里也算一霸,性子比以前更加嚣张。这次遇见李谱,自然要有仇报仇。
  他跟的社会青年诨号叫小老虎,一头飘逸长发,显然是模仿这几年流行的港片“古惑仔”系列里郑伊健扮演的陈浩南——自从这系列电影在录像厅里反复播放后,不知道多少大小混混受到影响,从言行派头到打扮都在学电影里的黑道扛把子。
  模样卖相虽然不如郑伊健,但老虎哥靠这头长发和刻意模仿的耍帅语气还是有点儿小派头的,就是他的眼睛老是动不动往晨娴的方向滑过去。
  嫩!真嫩!这脸蛋这气质,绝了!说什么也得把她弄上手!既然如此,老虎哥吞了口口水,甚至不太在乎帮楼俊撑场面的事了——新收的这个小弟孝敬的那点烟钱哪比得上这么水灵的小姑娘。
  “小子,你和我小弟有过节。要了结这事,不能不给个说法。”老虎哥叼着香烟对李谱笑了笑。故意扮公正道:“不过看你是学生,也不好意欺你。你旁边是小妹是你朋友么?从今天起你们喊我声哥。我是小老虎,东门那边出来混的人人都知道。”
  “老虎哥?这……”李谱还没回答,旁边的楼俊小弟不太乐意了,明明说好了是过来帮他踩人。怎么几句话一说变成收新小弟了?
  “怎么,你有意见?”小老虎不悦地撇了楼俊一眼,顿时让这个小弟把不干不净的话吞了回去。要知道这小老虎平时辣手得很,三句话不对就会拿酒瓶子照人家脑门砸。
  “怎么样?”小老虎叼着半截红塔山,对面前的少年和女孩继续道:“都叫声哥,这事就结了。”
  按照他的经验预计,初中学生遇到这种场面,肯定是要被吓得和鹌鹑一样。若放话喊声“哥”就可以了事,又有谁会不给面子?等这二个嫩学生喊了哥,就带他们去溜冰场、台球室、舞厅之类的地方玩玩,耍耍威风。这年纪的小女生大多都没什么脑子,带出去野几天肯定上手了——小老虎用这个手法已经开了好几名漂亮学生妹的苞。
  但面前的少年,似乎不是很害怕,只是很平静地打量了围住他的几人一眼。
  “你是叫小老虎么,看起来都二十几岁了吧。”李谱扫视周围几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打头的老虎哥身上,“二十几岁还在收初中生当小弟。看来你混得挺不如意。”
  这嘲讽语气可不像有丁点服软的意思。小老虎的三角眼顿时危险地眯了起来,嘴角抽了抽,冷笑道:“兔崽子,看不出来还挺有魄力的啊,敢在我面前耍嘴皮子充老相……”
  “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随着喝骂,小老虎反手就一巴掌对李谱的脸猛甩过去。
  小老虎这说打就打的一记耳光别说区区的初中小男生,就是在街上混久的老流子都要抽懵。但他的手还没甩到一半,头发就被牢牢扯住,一股他根本无法抵抗的强大腕力一扯一按,把他整个人按得半屈下身子。
  发生了什么?这一瞬间小老虎完全无法理解——面前的明明是一个初中小鬼,怎么出手这么快,腕力这么强?
  大意了,留了个陈浩南发型甩是够甩,干起架来却是个弱点。小老虎的颈子被压着抬不起来,只低着头怒吼道:“大家别动,老子来亲手废了他!”同时双手抬起来去抓少年捏着自己脑袋的胳臂,左手抓手腕、右手掌从下朝上准备猛切对方手肘。
  能第一反应用出这招擒拿格斗术中基本的反关节技巧,明显小老虎不是光靠脸在外面混,好歹是有点干架经验的武斗派。这记狠手用实了,对方的胳臂就肯定废了。
  但在招式完成前,他按低下的面门,就挨了记勾拳。脑门子里发出“嗡”的一声,然后才是剧烈的疼痛与乱冒的金星。
  他的下颚骨与半块面颊骨被击碎了。
  压倒性的一拳打懵,什么反关节招式都烟消云散,小老虎晃晃悠悠的退了几步,然后瘫倒在地——相当标准的ko式击倒。
  旁边的楼俊眼睛都直了,双目深处先是毫无保留的惊愕、接着又弥漫起恐惧。满脸的好像一头狐狸跟着老虎来捕猎兔子结果一转眼发现老虎居然被兔子抬脚蹬死了的怪异表情。
  按住头打?有没搞错?还是我在做梦?若是我就算了,但那么狠那么辣手的老虎哥都被这家伙轻轻松松的按头放倒了?楼俊无法相信眼前一切。
  小老虎这群人里,除了楼俊外,还有一个跟着小老虎混的社会青年、一个高中男生。社会青年都是经常在外面打架的混混,高中生则是上体校的好苗子,壮实得很,能打度比一般的社会青年还高。
  “操,你敢动老虎哥?”明明是老虎哥主动挑衅,但逻辑堪忧的体校高中生才不管这么多,跳过来就猛呼出一记跨步摆拳。
  不愧是体校生,这记前冲摆拳打得有模有样,对付一般的同龄人那是妥妥的一招放倒。
  但楼俊甚至还没看清楚,体校生身子忽然一跌,穿着运动鞋的双脚抓不住地,“滋!”地一声,鞋底摩擦着水泥地蹭出半公尺,然后失去平衡朝前扑倒。
  “你妈呀,我的腿……腿要断了!”体校生鼻涕泪水一起流了出来,和虾米一样抱着大腿躺在了地上叫唤。李谱比他出拳更快的一脚踩中他的大腿——简单粗暴,瞬间爆发出的冲击力却犹如一个猛力击出的铁榔头。
  ——几乎把骨头合着肉砸烂的铁榔头。
  “你……你小子混哪里的?”另一个二十来岁的混混自认干架还不如小老虎,哪敢继续出手,外强中干地放了句场面话:“我和小老虎都是跟着东霸天朱翼哥的!你敢动我们,小心全家都要遭殃!”
  楼俊的面色更是难看之极,“李谱,你居然敢打伤老虎哥,好,算你够狠。但我知道你老爸就是个码头的小工人,你玩不起的,我告诉你,这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
  楼俊自家只是个小康的个体户,但小老虎是东门那边的一霸,跟的朱翼哥手底下有几十号人。没点背/景,招惹上他们,那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对楼俊的威胁,李谱似乎完全不在意,他只是眼睛发亮地望着自己的右手,他握了握拳头——就是这只手,刚才刻意压抑了爆发力,也一击放倒了体魄健壮的成年人。
  “小娴……”他旁若无人地对身后的女孩道:“我果然变得很强了。”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