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7 定格的时光
  这次轮到李谱有点儿不自然了,他搔了搔头,有点转移话题地说:“当然,我在八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喔,那时候她才七岁。”
  秦夏儿有点儿遗憾地说:“真好,我在班里朋友虽然很多啦,可是从小到大一个青梅竹马都没有呢。”
  李谱挤眉弄眼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厚脸皮地毛遂自荐道:“我啊、我啊。”
  说起来,李谱认识秦夏儿的时间比小娴还早些,只是见面不是互相斗嘴就是被告老师。关系着实有点糟糕。两小不是无猜,而是从小互拆。
  “你?”秦班长柳眉一挑,不屑道:“我才不要你这样的青梅竹马呢!死不要好,爱打架,又抄作业,以后搬砖搬死你哦!”
  “哎呀妈呀。心眼真是有够小,这茬你还记恨着呢。”李谱无语了。
  “说起来,你是怎么和晨娴同学关系这么要好的啊?”秦夏儿有点八卦地问道。
  过去在学校里,秦班长一直把李谱这家伙视为班级之耻,又单方面地将晨娴视为学习上的竞争对手。所以她对这二个看起来南辕北辙的家伙为什么会变成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关系感觉有够奇怪。
  认真讲,她从老早就对这点很好奇了!
  “哈哈哈,估计说给你听你都不信。其实她啊……”李谱反正闲着也没事,和说书先生似的,老气横秋地一拍大腿,还卖了个关子。
  小姑娘一瞧,连忙睁大了眼睛想要听八卦。
  哪知道他突地又话锋一转,“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唉,忙活了一天,五脏庙里叽里呱啦大合唱,还是先泡包方便面更要紧。”
  班长大人顿时被气得磨牙,又说出了她过去最经常对李谱说的那句口头禅。
  “……李谱,你最讨厌!”
  好像逗猫猫似的,李谱越是不说,班长大人越是想知道。奈何李谱岔开了话题,又趁着泡面借热水为理由,屁颠屁颠的跑到帐篷外纳凉的一堆大叔旁边,听他们说一些小道消息。
  这几日里一直在传的“外星飞船坠毁”的小道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谣言都已经变身了好几次。李谱听到的最新的一个“版本”是咱们政府里的有关部门已经和掉下来的外星人接触啦。但美国人不干哇,要求由他们打头来谈判!而且要求中国交出坠落在近海海域的飞船残骸。
  “那哪成啊!”一个谢顶的大叔当时就眼睛一鼓:“天上掉下来的东西,掉哪不就归哪么,不归咱的东西,咱不要,是咱的东西,那外国人也不能舔着脸来抢啊。”
  “怕啥,咱们又不是没和美国鬼子干过,”一个坐马扎上忙着挥扇子驱赶蚊虫的阿伯大手一挥,不屑道:“在朝鲜、在越南,哪次不是打得他们哇哇叫来着?抢?我呸!他们敢!你看不打死这群孙子样的。”
  “小吴你这外行了吧。老美不好惹啊,惹不起,真的惹不起。”
  另一个干干瘦瘦,戴着黑框眼睛的叔叔摇了摇头,“朝鲜、越南,都是哪年的老黄历啰。你知道如今的差距么?第七舰队知道不?人家美国的第七舰队浩浩荡荡一来,把出海口那么一封,我看这新中国啊——”眼镜瘦阿叔用芦柴棒似的手一拍膝盖,口沫横飞道:“——就要完!”
  听这些阿叔们漫无边际有时柴米油盐有时忧国忧民的瞎乱侃,李谱偶尔也插一二句嘴,不过都当他是小孩子哪懂这些国家大事军机策略,个个都懒得理他。还好说着说着话题又变了,说到民众很关心的城市重建问题。
  李谱一听,才知道原来今天那十几辆大卡车送来的救援物资,就是一个大财团私人捐的。听说那财团的大老板是海外华侨,手眼通天极有能耐,又有爱心,今天这批物资只是先发,后面陆续有来。
  “喂,这是真的吗?”李谱用手肘顶了顶旁边托着脸蛋的丫头,这唠叨鬼就是秦市长的千金,八成有第一手消息。
  “……哼。”秦夏儿翘起嘴巴,小脸蛋上满是你都不跟我讲,我干嘛要跟你讲的意思。
  “唉,”李谱眉毛一挑,叹了口气,“算了,我们都是小孩,这种事大人哪会跟我们说,你大概也不知道吧。”
  秦夏儿端着架子就是想要李谱问自己,哪知他随口一问就没了下文。她憋了一会,忍不住抬起手指头戳了戳李谱。
  “我家和张伯伯关系很好的哦。”女孩没头没脑地说。
  “张伯伯?”李谱略一思考,“是那个什么财团的大老板么?”
  “算你聪明,”秦夏儿微微一笑,悄悄地说:“有二位张伯伯,一个叫张伯伯,一个叫张谢宗。这次来的是张谢祖伯伯。刚才他就站在我爸爸旁边呢。”
  “张谢祖,张谢宗?”李谱乐了,“这要合起来,不就是“谢谢祖宗”吗?”
  听李谱这么一说,秦夏儿噗嗤地笑出了声,好不容易捂住嘴忍住了笑,才轻声道:“别乱讲啦,张伯伯很厉害的,他们在海外的财团听说有几十亿美元的资产呢。这次国内受灾,张伯伯个人就掏了很多钱赈灾,而且还对我爸承诺要拨款好几亿人民币来帮助城市重建。”
  “哇,原来是大好人?”李谱抓了抓头发,有点敬佩地看着班长。认真想想,这丫头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权贵之后。
  “班长,你家门路这么广,以后不会派杀手干掉我吧?”男孩思路很广地问道。
  “我才不会做这种犯法的事呢。”秦夏儿有点提防地望着李谱,“你要还欺负我,我肯定告老师!”
  李谱微声嘀咕:“告老师就告老师,你别告老爸告亲戚就行。”
  又听了一阵子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秦夏儿就被父亲谴来的秘书带了回去。女孩离开时还留下联系方式,嘱咐李谱若是能见到还活着的同学,一定要联系她。
  李谱随口答应。不过他心里隐约预见到——或许以后不会再和秦班长成为同学了。
  会和她成为同班同学,是因为自己的户口按学区划分,恰好分入了那所市重点初中罢了。不过这几天他也去学校看过了,且不谈遇难的那些个学子和老师们,光凭那片七零八落的“遗址”想要重新开学,只怕两三年内都没希望。
  混蛋老爸挂掉,房子报销,家里的遗产存折什么的也不知道在哪儿——就是有估计也没多少。以后想要再上学,八成都得靠希望工程了。
  像秦夏儿那样优渥的家庭条件,又怎么可能再和他分入同一个学校甚至同一个班级呢。
  但李谱对这点并不是很在意,他真正的青梅竹马,只有一个。
  “医院那边今天很忙么,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吃过饭了吗?”
  李谱盘腿坐在铺盖上,不知道为什么,盘算是不是跑个几公里的路去医院。说起来刚才领的救援物资里有一大包万年青饼干,小娴可爱吃这个了。
  少年心性,想到就做。李谱提起那包万年青饼干,往医院的方向跑去。
  ——————————————————————————————————————————————————————————————————
  满是伤患的医院内,塞巴斯蒂安已经注意了那个女孩很久。
  塞巴斯蒂安是一位六十多岁的白人老者,time的退休记者,刚刚来中国旅游不久,就遇见了这种前所未有的灾难。作为前记者的他敏锐地嗅到了机会。
  一个真正优秀的记者,最重要也是最难得的就是直面第一手实事的机会。
  这几天他带着自己的相机,拍下了大量充满真实冲击力的苦难镜头。这次他来人满为患的医院收集素材,却发现了另一个方向不同,却同样值得拍下的镜头。
  一个穿着朴素的、裙角一些位置还有点破损的连衣裙的小女孩,看上去大概十岁出头——不,塞巴斯蒂安摇了摇头,如果以亚洲人种来判断的话,或许还要稍微大上一二岁,但精致的五官带了一些混血儿特征。
  宛若小小护士,女孩有时轻声细语地安抚躺在担架上的虚弱老人,有时手法娴熟地为伤患换药或打针。她似乎很得这儿的人喜爱,无论是伤患还是伤患的家属。
  当有一次女孩双手捧着搪瓷水杯,小心翼翼地喂一名可能因为挤压而半身不遂的伤患时,塞巴斯蒂安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快门。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镜头一直跟随着这名女孩。直到一个年纪看上去比女孩大一点的少年跑了进来,对女孩招手,似乎在挥舞一包用再生塑料袋装的廉价饼干,女孩开心地跑了过去。
  少年和女孩坐在墙角的水泥地上,女孩接过男孩递来的廉价饼干,双手拿着,好像小松鼠一样吃了起来。她看着他,晶莹双眸内荡漾着青涩无暇的温柔,而脸蛋上绽放出的笑容,在朦胧的灯泡光线照耀下,宛若小小天使。
  两小无猜的男孩女孩是西方油画的常见题材,但背/景大多是绿草暖阳,秋千木屋。温馨有余深度不足。而在此刻在塞巴斯蒂安眼前的背/景,却是肮脏的水泥地面,充满痛苦与死亡的医院,是刚刚经历巨大灾难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残破城市。
  必须把握住这个瞬间,塞巴斯蒂安老练娴熟的摄影审美告诉自己。
  镶嵌在这副满溢张力景象中的亚洲少年与奇妙女孩。那借摄影师之手,从转眼既消的时空中截取定格的珍贵画面。令老记者塞巴斯蒂安微有些激动地想:或许我能凭这个拿到普利策奖。
  忽然间,那名少年似乎发现了偷拍者,他转头对女孩说了句话,女孩立刻略带惊讶地朝塞巴斯蒂安的方向望去。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