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6 在难民营
  少年咂了咂嘴,灰溜溜地跑了过去。按照李谱以前的脾气,那是不管有理没理都要先顶回去再说。不过这些天的苦难也让他懂了不少清头,大家心情都恶劣,自己刚才的行为不知底细的人看了那就是十足在摸鱼划水。平时倒也就算了,这时光放人家眼里那简直是欠抽。
  “还是先干了正事,回去再和小娴商量商量。”尽管还有许多疑问,但李谱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对灾区的自发搜救,持续到晚饭时间才告一段落。李谱五脏庙已经饿得咕咕叫。不过身边几个成年人比他好不了多少。这些日子本来活折腾,在外面搜救挖掘什么的体力消耗更是严重,精神上压力也不小。
  等一行人回到安置难民的帐篷区,已经过了六点,李谱远远看见安置着大量难民的广场前停着几十辆堆满货物的东风大卡车。里三层外三层地挤着人在领救济品。
  前排的东风大卡上,站着几位市政府的官员和军人,其中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眼睛男中气十足地对下面的难民喊着诸如:“请大家相信党和国家,救灾肯定会倾尽全力。”、“第二批救灾物资已经开始发放。不要急,第三批第四批已经在路上,人人都有份!”之类的安抚性官腔。
  “喔,是秦叔叔啊?”李谱心想。这名官员正是班长秦夏儿的父亲,年轻有为的市长——秦远城。
  秦市长不到四十,在民间的口碑颇佳。李谱记得自己的老爸在与朋友喝酒时赞过秦市长是条汉子。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李谱以前当众“欺负”了秦夏儿后,差点都没被老爸拿哨棍抽死。
  秦班长啰嗦归啰嗦,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在小学低年级时自己没少掀过她裙子扯过她羊角辫,也算是有段孽缘。李谱想了想就走了过去,一是看看能不能领点救济食物,二是想有机会的话就问问夏儿班长是否安全。
  等溜到了人群里一瞧,李谱就乐了——不用问了,在其中一辆卡车前手忙脚乱地忙着发放物资的少女,不就是那位天天神气活现的班长大人秦夏儿嘛。
  “细胳膊细腿的丫头,还来帮忙搬救灾物资。真是和以前一个样,啥时候都不忘爱现……”李谱微微安心之余,又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半大孩子想看热闹可以挤,真想要把救济物资领到手,还是得老实排队。等到李谱排到队伍前列时,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没看出来,还挺努力的嘛。”
  队列中的李谱或许开始觉得“爱表现又娇娇女”的秦班长来八成是帮倒忙。但眼看着秦夏儿累得满头大汗,仍然咬咬牙帮手搬瓦楞箱给难民发救灾物资的样子。不得不承认稍微有点儿看走眼了。
  等李谱到了第一列,忙昏头了的秦夏儿才发现了这位“劣等生”同学正笑盈盈地瞧着自己。
  “诶,李谱?你怎么在这。”她双手抱着应该递给李谱的一小箱救援物资,有点吃惊地问。
  “哈,咱们冤家路窄嘛。”
  李谱挑了挑眉毛,看见秦班长这副略有点儿呆呆的表情,心里的称赞怎么都说不出口,嘴巴一张就是往常故意气秦班长的老一套,“班长,今天又在扮演人民公仆啦。”
  “呸呸!谁和你是冤家呀!”
  条件反射似的,秦夏儿立刻开启斗嘴模式:“哼,你果然没事呢。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说完,女孩有点粗暴地将装着救援物资的瓦楞纸箱扔给了李谱,“这份你的!”
  李谱习惯性地抬起双手去接,不过他的左胳臂伤筋动骨还没有痊愈,瓦楞箱的一角砸到了伤处,顿时叫他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差点喊出声来。
  “还装。”秦夏儿瞧见了李谱呲牙咧嘴的古怪表情。先是讥讽了一句,很快又忍不住小声问道:“你的手……很疼么?受伤了吗?”
  其实能遇见李谱,秦夏儿还是挺开心的。灾难发生后,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活着的同班同学——即使这个同学是班上最最最最和她过不去的捣蛋鬼。
  就算是李谱也好。夏儿班长无比希望回到几天前,那个大家都在、一个也不缺少的班级。
  “疼死我了。”李谱小声嘀咕,对秦夏儿耸了耸肩道:“刚才是我先招惹你,算扯平。闪了!拜拜!”
  “等等啦。”秦夏儿喊住了少年,“你有见到别的同学了吗?”说着她报了几个名字,都是在班上与她最要好的朋友。
  李谱沉默了少许,便摇了摇头,“除了小娴,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活着的同学。呃,倒是之前在医院遇见过隔壁班的班主任,不过他可惨了……”
  少年与女孩搭了几句话,让排在李谱后面的一位大妈有点不满了,大声嚷嚷着抱怨道:“拟们要多唠嗑么去一边多唠嗑,伐要妨碍我领东西好伐!都啥时光叻?么清忒!”
  在这个场合浪费别人的时间是比较没素质。秦夏儿顿时对李谱做了个鬼脸,表示还是不要聊天聊到妨碍社会稳定了。李谱也耸了耸肩意思收到,抱着瓦楞箱准备走人。
  “秦小妹妹,你也帮忙好久了,先去休息休息,这儿由我来顶着。你陪朋友去散散心吧。”卡车上一个负责搬救援物资的工作人员见状跳了下来,对秦夏儿劝道。
  李谱注意到工作人员的语气完全不像是对待小孩子,反而隐隐有一点恭维的味道。这倒也不奇怪。灾难发生前,秦远城就是本市前途无量的实权人物。秦市长的掌上明珠一时兴起跑来帮忙或许是女孩子性子活泼,但真把她当工人用上,那妥妥是犯大傻了。
  正好秦夏儿自己也有点撑不住了。她点了点头,但仍然嘴硬地说:“他才不是我的朋友,只是同学呢。诶……都不等等我啊,李谱!”
  女孩吧嗒吧嗒跟住抱着小瓦楞箱的少年,一前一后地走进了难民区。
  秦夏儿追上李谱,问道:“你现在就住在这儿吗?晨娴同学也和你一起吗?”
  “是啊,不过晨心阿姨也在,要来看看么?”李谱随口回答。
  “啊、嗯。”秦夏儿连连点头,过了一会,忽然没头没脑地说:“我是想见晨娴同学,本来还想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和她一决胜负呢。哼,第三中学能和我互相竞争的勉强也就只有她了。”
  竞争?李谱翻了翻白眼,班长大人你学习超认真那是全年级都知道。乍一看你的成绩在年级第二,也不比小娴差多少。不过你知道小娴平时才花多少时间在读课本上吗?说出来你只怕要气炸你肺——她顶多在上课的时候听听课,回家从来不复习!课外的“有害图书”看得比我都多,卡通啊电影啊什么的比我都精通,玩起电动来比我都疯!
  也就是说,晨娴只用了十分之一不到精力,就稳稳压住了秦夏儿,唉,真是天才的悲哀。想到这儿,李谱有点儿怜悯地望着秦班长。
  “说真的,你还是换个目标吧。”少年认真地说。
  “我知道你想要护着晨娴同学,”秦夏儿会错了意,学着电视里看来的那种“信心十足淑女范”的微挑起下巴、抿嘴轻笑,“但这是女孩子之间的事。”
  “飞蛾扑火,何其蠢哉。”李谱只能作唐国强版孔明状暗暗摇头。不过带着秦夏儿回到自己暂住的那顶帐篷后,却没有看到晨娴。
  “她和晨心阿姨还在急救医院没有回来吧。还是先看看都领了些啥!”
  李谱打开了放救援物资的小瓦楞箱。里面放着几个康师傅的桶面,一袋子双汇火腿肠,几瓶健力宝和矿泉水,橘子与苹果各五个,一大包万年青饼干和切片面包,马克杯与牙膏牙刷之类的日用品,最后还有几瓶子常用药物和蚊香什么的。
  更重要的是——还有水仙牌风油精和六神水各一瓶。
  这月份正是炎夏,入了夜呆在难民帐篷区那蚊虫虻虱可正儿八经是大造反了。李谱扭开瓶盖,摇着给自己手里倒了好几克,在四肢和身上到处抹。
  “哎呦妈喂,~爽!”风油精对皮肤的刺激性效果让少年呲牙咧嘴地连连跳脚。看到李谱的模样,秦夏儿顿时乐了。
  “哈哈哈哈,你笨蛋呢。”秦夏儿幸灾乐祸地咯咯笑道:“这是用风油精洗澡哪?辣不死你哦。”
  “你知道个啥,防蚊虫叮咬这招最好!”凉风一吹,浑身上下皮肤火燎火燎的李谱扭着身子,打量着秦夏儿,嘿嘿笑道,“要不,我也给你抹点?”
  “诶?”秦夏儿一听慌了,板起脸蛋,摆一副恰查某的样子瞪着小魔星说:“李谱,你敢?!”
  班长大人这招对其他男同学是百试不爽,奈何对上李谱是毫无效果。李谱对女孩的外强中干的威胁毫不在乎,说干就干,当真又在手上滴了几滴风油精,还故意堆出一脸“花姑娘你不要逃”的表情,逼近秦夏儿。
  “哇、哇!别耍笨了啦,你不要过来!”
  夏儿班长无处可逃,双手胡乱去推搡李谱,哪知道李谱顺势在她裸露的白藕胳臂上抹了一把风油精。女孩顿时触电似的缩回了手。眼看小魔星还要来欺负,她没头苍蝇似的一屁股蹲下去,抓住刚才扔在一旁的空瓦楞箱就倒盖在自己的头上。
  “嘿,还带防御模式啊。”李谱不由得失笑。其实要让他真给夏儿班长乱抹,他也略感不好下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小学时被自己扯羊角辫的倒霉丫头,已经变得颇有青春少女的模样了。
  和小娴与自己一样,秦班长也长大了呢。呃,“某处”比晨娴长得更挺,个子也比晨娴更高挑,或许这是她少数胜过小娴的地方吧。
  过了一会,秦夏儿感到李谱没有趁胜追击,才小心翼翼地从瓦楞箱下面露出脑袋,眨巴着有点带泪光的双眸问:“不可以再抹我了哦?”
  “嗯,不闹了。”李谱点点头,本来他就只是吓唬一下外强中干的秦班长罢了。
  “真的?”秦夏儿颦起细细的月眉,再次确认道。
  “真,比高保真还真。”李谱满口胡诌。
  “你发誓?”秦夏儿还是不放心。
  “好啦,发就发。如果我再用风油精抹秦班长……”李谱想了想,“就让我和小娴天各一方!”
  听到李谱的回答,秦夏儿这才放开瓦楞箱,但她还是坐在竹席条上,抱着膝盖。忽然偏头道:“你连发誓都是用小娴说事,关系真好呢。”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