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5 附身
  其实不用她回答,李谱自己也差不多能意识到了那个自己不愿承认极力回避的事实了——在昨天的超级灾难面前,他与小娴二个人逃了那么远的距离都差点儿遇难。而父亲在直面大海的码头上工作,活下来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
  事实上,晨娴也恳求身为高级医师又颇有门路的母亲去打听过,但她的妈妈也是怜悯又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
  “可恶……混蛋老爸,我还打算在成年后和他好好干上一架呢。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不是说坏蛋活千年吗……老爸……呜呜。”十三岁的少年在青梅竹马温暖又生涩的怀抱中,双肩颤抖,双目无法抑制地涌出滚烫的热泪。
  尽管李谱之后犹不死心地跑去找了一次,但在那一次后他就明白到了那是连进行救援这种事都没有意义,彻底毁灭了的死亡灾区。
  少年一直认为自己很讨厌经常殴打自己的父亲。但此刻的他也和其他在这场灾难中失去家人的孩子一样,彷徨、哀伤、孤独、眼圈发红了,眼泪流干了,仍然一个人呆着抽鼻子。
  这种低落的情绪,持续了数日才逐渐好转。
  还好他天性乐观又坚韧,加上小娴形影不离的一直陪着他,李谱的情绪逐渐恢复了过来。
  老爸挂了,不过我还活着。如果让他瞧见自己一连几天啥都不干,就会哭得和女孩子似的梨花带雨,一定会笑死罢。
  所以,我要做一些我能做的事。重振起情绪的少年心想。
  —————————————————————————————————————————
  五天后,李谱和很多男性市民一样,主动加入了搜救队伍,而小娴则帮忙身为医生的妈妈照顾受伤的难民。
  “还有人吗?我们是救援队!撑住,别放弃!”
  在一片倒塌的住宅小区中,李谱和几名搜救队员分散开大声呼喊,试图找到幸存者。今天是灾难后的第五日下午,黄金救援时间的72小时早已经过去,现在的搜救越发得接近尽人事。
  李谱单手拿着一把铁锹,对着一座半坍塌的公寓房吼了几声,可惜没有任何回应,他转头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一颗从中折断倒塌的白杨树下,闪烁出一点璀璨的银色辉芒。
  这点绚丽的银芒是太阳在特定高度照耀后,在特定角度才会看见的光芒。如果李谱站得再偏上一点,可能就被树叶遮挡住了视线。如果李谱不是这个时间走到这儿,太阳在其他角度也可能照耀不到那个发出光芒的事物。
  ——如果李谱不是一个半大少年,或许也会不在意这个光芒,更专注得去搜救难民。
  巧合中的巧合,而形成的机缘,让李谱走向了那个光芒的来源,他蹲下身子,钻入树叶之下,伸出右手,摸向那个东西。
  当五指捻住那个东西,取出来后,李谱发现这是一个银色金属打造的奇异标记。整个标记大概有他手掌那么大,呈对称的放射型晶体状。
  “这是什么国外的车标么?造型倒挺像宇宙骑士里的变身徽记。”李谱一时也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李谱从小就很少有零花钱。导致他天生自力更生,在小学三年级时就到处找垃圾废品卖到回收站里换钱买漫画和打游戏。九零年代时有谣言“奥迪车的车标可以卖不少钱”,导致很多不良少年到处找奥迪车掰那四环标志。李谱虽然还没亲手掰过汽车标志,这都市传说他倒是知道。
  不过掰下来的车标在底部都会有断裂的损伤口,这个标志却一体成型,流光溢彩得堪称艺术品。
  “或许能卖点钱。”少年扬了扬眉,随手抛了一抛,童心渐起,抓着这个标志高举过头,低喝道:“我是宇宙骑士——迪波威,变身!”
  李谱只是名十三岁的少年。处在这个年龄的男孩,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超级英雄的梦。顽皮的小学男生会一边吼着天马流星拳或降龙十八掌无影脚,一边用出毫无章法的王八拳互相打闹,大一点儿的初中生也好不到哪儿去。
  无论是克里斯托弗•里夫扮演的氪星来客;六小龄童扮演的美猴王;在动画里高举神兵变身的宇宙巨人希曼;身披“光明皇帝”战铠的火焰神李奥;还是人间大炮射出的克塞战士;手持日月神剑的日月兄弟……李谱都知道是不存在的英雄幻想——呃,或许在精武门里痛殴日本人的李小龙是真的,可那是另一种“英雄”,就像加里森敢死队里的那帮敢死队员一样。
  所以,已经是初中生的他,只是在自娱自乐的开玩笑罢了。除了一小部分——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连他自己都不会承认的一部分,还在残留着一丝相信、祈望超出平凡现实的力量。
  许多年后,当李谱偶尔回想往事。或许就是这么一丁点儿巧合,加上这么一丁点儿相信,让他的未来完全的改变。变得他连做梦时也不会想到的波澜壮阔。
  【加载条件达成,基础型“斗神武装”模块展开。】
  从物质再次转换为二维符号的单元模块对生物体的加载,仅在弹指间即完成。身为普通人类的少年,双眼的动视能力完全无法扑捉,神经与肌腱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手中的未知徽记忽然一闪,继而分裂、重组、幻化为无数类似星光的能量粒子,穿过李谱的身体每一个角落、游走过每粒细胞、甚至每段脱氧核糖核酸。
  【对称型炭基生物。体格:中小型。形态:单头颅、存在脊柱、四肢、多关节、双足直立,无飞行能力,无外鞘……】
  对地球灵长类人类属物种基因的全方位调查,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犹如放射线入侵的“斗神武装”就在李谱周身上下游走了个通透,最后汇聚在他胸膛中央的黄庭位置。
  “哇!?”短暂失去意识的少年一个踉跄,噗通地摔倒在地。
  见了鬼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李谱感觉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一个陌生的声音不断地在他的耳畔发出不可名状的古怪音节,犹如魔音灌脑。他捂住耳朵却毫无阻拦作用,等过了好一阵,才突然消去。
  同时李谱的胸口也微微有些灼热,好似火烧似的。他手扯住t恤衫圆领往下一看,只见他还没完全发育的平坦胸肌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银色的抽象纹身。
  ——和刚才捡到的“车标”造型很接近的纹身。
  “……”李谱双眼直愣愣的盯了自己的胸脯好一阵子,接着失焦的双眸逐渐发亮,贼溜贼溜得不断转动。
  少年一屁股盘坐在肮脏的草地上。这什劳子鬼标志为啥突然消失了?又变到了我胸口上?好好回想一下!我刚才捡到这个标志,突发奇想地耍宝,举着这玩意喊了句“宇宙骑士,迪波威~变身!”然后……然后我不记得了,好像眼花了还是怎么的,这标志突然一闪就消失了……接着听到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外语叽里呱啦说个不停,最后这标志甚至转到了自己胸口上变纹身了。
  他用手指用力搓了搓自己胸口,触感就是自己的皮肤没错,而且明显不是画上去的——要画的话,刚才那点儿时间也不够。
  李谱吞了口口水,从逻辑上他想来想去都指向一个答案。只是这“答案”实在有点粉碎在红旗下长大接受唯物主义教育虽然经常忘记戴但的确是红领巾少先队一员的三观。
  “还是想太多了吧?这实在不太可能。啧,我又不是小学生了。但是……”李谱抓了抓头发,猛地站了起来。
  虽然可能是自己看漫画卡通什么看过头思路太广。但正大综艺说得对头——人类失去妄想,世界将会怎样?
  刚才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幻觉的话——我以胸口的纹身图案为证这的确不是幻觉!——那实在就只和一件不可能发生却已经发生的情况很像。
  意外捡到神奇道具的少年变成了对抗黑暗势力的超级英雄。这种桥段李谱不知道读过多少次看过多少回,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能有机会撞上这么一朝。平时自己对未来的妄想也不过是学会麦克泰森的拳法练成李小龙的腿法修得成龙的遁法之类就很了不得。但和深町晶一样捡到个“凯普殖装”什么的,似乎就太超过了点。
  无论如何,真相只有一个(by江户川柯南)!实验才能出真知!李谱深深吸了口气,脑内妄想运转大小周天只缺贯通任督二脉,不丁不八地站着,心情有点儿紧张地举起手。
  “宇宙骑士——迪波威~变身!!”李谱闭起眼睛,模仿刚才的势头大喊出声。
  少年举着手过了好几秒,奈何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有点儿尴尬的放下右手,“诶,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么。”
  试都试了,这么就放弃总感觉有点儿不甘心。或许是造型方式错误?李谱又连续摆了几种造型换了几个台词:“凯普,变身!”、“鹰的眼睛、狼的耳朵、豹的速度、熊的力量……”、“克塞前来拜访!”、“大海无量!”、“我是希瑞……呃不,是希曼,赐予我力量吧!”、“弗利萨,我生气啦!”“霸天虎~~撤退!”
  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渊博”,李谱一连试了十几种变身相关的台词,甚至咬了咬牙连“代表月亮惩罚你”都说了出来,奈何统统不管用,全部没反应。
  “……米奇?(注1)”最后,少年百无聊赖地对自己的胸口喊了声,在仍然没有反应后,他自嘲似的耸了耸肩:“至少不是寄生兽。”
  “喂!小子!”一个带着不悦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李谱循声一瞧,是带自己来这个小区的民间自发救援队的队长。
  那个中年人似乎看了李谱这边有一会,他皱着眉头远远地对李谱呵斥道:“小鬼,你是来找难民,还是来找乐子呢?不想帮忙早点滚回去!”
  ————————————————————————————————————————————————————————————————————————
  注1:“米奇”,是岩明均的青年漫画【寄生兽】里,寄生在主角泉新一右手的怪物。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