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科幻小说 > 斗神武装 > 1 序 最初的邂逅
  “你知道“超人剧变”理论吗?”
  每当眼前的女孩睁大眼睛,兴致勃勃地和自己搭话时。李谱总有一种“不明白但感觉很厉害”的敬佩感。
  五年前,当李谱还是个八周岁的小男孩时,在邻里被称为最没出息的超不良小学生。打哭同学掀女生裙子无一不干,号称常胜小学的掀裙魔人,金属盗猎者——附近工地上要是少了钢管手脚钳,八成就是被他偷偷拿去卖废品换钱买游戏厅代币了。明明毛都没长齐,却学人压腿打拳锻炼武功,据说是为了击败最近在校外回家路上蹲点剪径的高年级学生。
  那次越级挑战,二名比李谱高出大半个头的小六学生一拥而上,顿时教他深刻体会到了腕力与关节技才是格斗的真谛,什么拳法腿法以柔克刚在这种按手按脚的局面下一概不顶用的道理。
  被狠狠胖揍一顿,膝盖上还摔开了个口子在往外渗血的李谱心情相当郁闷。带着一身“男人的勋章”回家肯定要被念叨好久,李谱倒也光棍,决定先去兜上一圈消消肿等伤口结痂。
  双手插着口袋,遍体鳞伤却一脸不在乎的小鬼头,准备到街机房打电动混掉这个炎热的下午。说起来老板才进的新基板“kof94”,是很新奇的三人组合代表不同国家出战的格斗游戏,最近李谱很迷这个。
  这个年纪的野小子,只要放出去就和泼猴没什么两样,早就把小区周围环境摸得熟门熟路的李谱,身手敏捷地爬上一堵旧围墙,这是他去附近街机房的习惯捷径。
  “嗯?”攀上围墙,李谱正准备摆个合适的缓冲姿势跳下去,忽然发现下面有另一个人。
  确切来说:是有位女孩,和一条狗。
  角度居高临下,李谱看不见女孩的模样,但下面的女孩似乎比自己班上的女同学还要娇小。女孩穿着小吊带连衣裙,漆黑的秀发直达腰际,皓白如雪的无暇肌肤在太阳光照耀下仍然白得仿佛透明。
  “汪!汪汪!”在她面前的杂毛狗响亮地吼出声,小女孩登时好像可怜的小兔子似的,小小的身子微颤,几乎贴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面对狗狗的威胁,女孩芊细的双手抓着一册16k开本的杂志,一边后退,一边动作很是娇憨可笑地将杂志举在面前乱挥。
  ——看上去她似乎是把这册书当成抵御恶犬的最后防线了。
  “我……我不好吃的,”小女孩鼓起勇气道:“再过来,就打你喔。”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相当欠缺威胁力。所以那条杂毛狗反而得意洋洋的呲了呲牙,对着女孩继续“汪汪汪!”个不停。
  李谱一眼就看出来了,女孩是被狗追着堵到这条死巷里的。下面那条不知道混了多少血的杂毛田园犬,李谱也算认识,是附近一个孤僻老头放养的宠物。这只杂种狗咬倒是基本没咬过人,就是智商太低有个坏毛病:看见落单的陌生人会跑上去乱吼凑近乎。要是成年人赏它一脚它也就老实了,可是小孩子却经常被吓得稀里哗啦。
  但常胜小学的小魔星——绝对是个例外。
  “呀哒吒!”
  模仿着最近才看过的录像片【好小子之小龙出山】的怪啸,男孩豪气干云地一跃而下。“啪!”随着凉拖鞋踏地的声音,他的身子向下一伏,半蹲着双手撑地,摆出“本大侠闪亮登场”的造型,落在小女孩和杂毛狗之间。
  骤然间天降奇兵,狗狗和女孩当场吓懵。特别是杂毛狗惊得四肢一弹,往后跳出足足一公尺。刚才还趾高气昂的短尾巴,灰溜溜地往股间一夹,“呜呜呜~~”的哽咽了几声,转身就落荒而逃。
  成功吓跑了这条笨狗,平时很少见会做好人好事的小鬼头,当然要回头炫耀式地看一眼女生。
  “诶,是外国人吗?”看清女孩的面庞后,李谱微微一愣。
  身后那名把杂志抱在胸前,有些怯怯地看着自己的小女孩,五官比一般的同龄孩子要精致立体得多,却又保持着一份东方式的柔美。而那双晶莹剔透、犹在闪着粼粼泪光的大眼睛,在阳光照耀下,瞳仁浮现一抹幽紫色。
  “谢谢你。”女孩缓过劲来,微微鞠了躬,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对李谱道谢。嗓音柔柔糯糯的,明显教养极好。
  “没事,江湖救急而已。”李谱打量着女孩,他的年纪虽小,不过也基本懂分辨美丑了。隔壁班里向来被众星捧月的班长秦夏儿和眼前的陌生女孩一比,简直就成了个土丫头。
  可惜小屁孩就是小屁孩,等几年后妥妥是女神范的女孩子怯生生地在面前,李谱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被她抱在胸前的那本杂志吸引过去。
  “哇!“画王大书”的最新一期?”李谱眼睛一亮。这本“画王”杂志是近年来风靡全国中小学生的神物。李谱也有在收集,可惜老爸不准他看这种野书,见一本就撕一本,令他实在遗憾。
  娇娘虽好,游戏更高,若为漫画,二者皆抛!本来想拍拍屁股去街机厅战个痛快的李谱,登时转了念头。
  “谢谢就不用了,你的漫画书借我看看好不好?”李谱尽量堆出诚恳的眼神盯着女孩的脸蛋,“放心,我不带回家,在这儿看完就还你!怎么样?”
  要是她不答应,我就抢了跑吧。我刚救了她,用一本书报恩不是两不相欠么。已经半只脚踏入犯罪深渊的小恶党暗暗盘算。
  还好小女孩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就好像乖巧的小动物似的点了点头,把书递给了李谱。李谱喜不自胜的拿起书,四处张望了下,拾了二块那个年代随处可见的红砖叠起来当板凳,找了块阴凉角落,便一屁股坐下,全神贯注地翻了起来。
  李谱这野猴子可以肆无忌惮的席地而坐,女孩却有些犹豫,她偏头想了想,还是蹲在了男孩的旁边。李谱注意到女孩蹲在旁边,或许是觉得光自己一个人看着爽太不地道了,便把手中的杂志往女孩那边挪了挪,表示大家可以一起看。甚至还把屁股下面垫着的一块红砖让给了她。
  “坐吧。蹲太久,脚会发麻的。”才表现出一点温柔少年潜质的李谱,下一句话就破了功,“这可是我蹲公厕的血泪经验!”
  女孩开始还没有坐下,但蹲了没多久果然双脚发麻了,于是小屁股偷偷挪到了红砖上,然后双手按着轻飘飘的裙摆,把皓白的双腿并拢着向前伸展。
  此刻的小巷角落,宛如一幅充满夏日温馨的油画。平时完全不会凑到一起的野小子和乖乖女,就这样躲在墙角阴影下,伴着蝉鸣与流动的微风,聚精会神地看了二十几分钟的漫画杂志。
  “爽呀!”李谱叹了口气,看着自己重看了二遍的故事“雷鸣泽基”,意犹未尽地说:“真可惜,为什么静斗士翔没有再连载了呢。这个故事虽然也不错,可还是没有神人类帅气啊。”
  “我也很喜欢那个漫画。”女孩也有点惋惜地搭腔:“通过进化觉醒获得力量,比小宇宙光速拳什么的更有说服力呢。”
  “哟,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见!”李谱腾地站了起来,“女孩子懂什么,小宇宙当然最帅气啊!”
  “可是可是……”令李谱意外的是,外表柔弱娴静的小女孩,似乎对这点有自己的看法立场,竟然与他争辩起来。
  “所以说,什么绝对零度才不会是漫画里画得那样,“曙光女神的宽恕”那集就是在乱讲……”
  女孩一连例举了好几个李谱完全不懂的物理名词,让他有一种“不明白但感觉很厉害”的气势。李谱第一次在这种讨论上落入下风。
  恼羞成怒的李谱忽然“啪!”地一掌拍在女孩的肩膀上。令还想乘胜追击的她身子一缩,顿时闭嘴了。
  望着被吓到的女孩,李谱咧嘴一笑:“真厉害啊,班里的女生完全都不懂这些,连其他男生也不如你说得这么深入。”
  “我叫李谱,你呢?”李谱把画王杂志还给了女孩,抬了抬下巴,问道:“你是才搬过来的吗?以前没见过你啊。”
  “我才跟妈妈一起搬到这个城市……”女孩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孩,精致脸蛋上逐渐浮现酒窝,她抬起白藕似的粉嫩手臂,指着自己的小巧琼鼻,声音悠扬宛如轻风,“我叫晨娴。”
  ——这是1994年,蝉鸣不休的夏至,他初次遇见那位名叫晨娴的女孩。
  既然主动互报了名字,对于李谱这个年纪的小鬼而言,基本上就是“你这家伙还不错嘛!”的意思。二个小孩溜达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不知不觉地,他们到了社区门口。
  只要越过被晒得微有点儿发粘的老柏油马路,再绕进一个小巷,就是李谱的目的地。若是就此告别,也许野小子和乖女孩稍稍萌芽的奇妙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也许是命运使然,又或仅仅是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特有的自来熟,一向自诩独来独往的李谱鬼使神差地对晨娴问道:“那个,要不要一起去玩?”
  如果再长大个几岁,男生和女生之间这种邀请显然是很难随口提起。不过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来说,“一起玩吧”的提议,当然是自然而然的随口就说。
  晨娴眨巴着晶晶亮的大眼睛,轻轻点了点头。在夏日阳光的照耀下,男孩牵着女孩,一前一后地跑出了小区。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