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重生系统 > 第437章
  赵安能够理解唐妩的想法,如果是自己,有机会见到自己未来的孩子,肯定也很好奇,很想见见她会是一副什么样子,像不像自己,可爱不可爱,帅气不帅气,什么性格,什么脾气。
  可是唐妩突然提出来的想法,还是让赵安吓了一跳。
  “别。”赵安来不及思考有什么不妥,马上就先反对了。
  “为什么?”唐妩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让赵安想起了那挂着水面的柳枝儿,一阵浪过去就一颤颤的跳动。
  赵安这才开始考虑这个想法的可行性,还是觉得不行。
  要知道以往在郡沙的时候,李清歌看到他和唐妩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生出许多想法,屡屡对唐妩冷嘲热讽。
  优雅而端庄的唐姨尚且压制不住李清歌,时不时地被她气的不顾形象横眉怒目,更何况是现在的唐妩?赵安觉得现在的唐妩会和李清歌打起来都说不定。
  “你本来就是偷偷潜入中海处理一些事情的,出于避人耳目的目的,才从日本转道来到中海,还特意伪装成高中女生,现在当然也不方便去见李清歌了。”赵安想了想,并不是刻意找理由避免唐妩和李清歌见面,而是确实不妥当,“在修炼成功之前,你应该尽量呆在别墅里,尽量减少接触他人。”
  说道修炼,唐妩又有些扭捏,可还是有些不服气,“我觉得没有什么用。不是说避人耳目和伪装吗,为什么会被曾文发现?要说他是偶尔遇见我们,我可不信。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曾文派人来悄悄做掉我们,事后他完全可以推说根本不知道我们来到中海,不是他干的。我要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中海,再出了事情的话,他倒是没有办法逃脱干系了。”
  唐妩不等赵安反驳,接着说道,“他和他背后的人,会对蔺南秀动手,但是没有人会想动我。我出事了,最被怀疑的就是曾文,因为他是对蔺南秀动手的人,这种刽子手角色会被利用出头,在遇到麻烦的时候也最容易被推出来。”
  “没错。”赵安虽然还在考虑,但是却也明白了唐妩说的很有道理……此时此刻的唐妩就有如此清晰的思维,更不用说后来的唐姨了,难怪会被拿来和蔺南秀相提并论……如果她不是选择当家庭主妇的话。
  “在所有人眼里,曾文对我动手的嫌疑最大。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奉行阴谋论的,就像那时候她和你送曾文去医院,肯定有不少人怀疑是她和你对曾文下了手,现在曾文理所当然会报复。”唐妩嘴角微微扯开,显露出一丝冷笑,“可是这些人也都是现实和功利的,就算她和你真的算计过曾文,可是现在曾文既然没事,而针对我会产生很大的麻烦导致现在的局面时控,那就不会有人允许曾文对我报复。曾文也会明白这一点。”
  “按照你的说法,那么你就应该光明正大的去见李清歌,宣示自己已经来到了中海?”赵安发现自己居然被唐妩说服了,相比较起李清歌和唐妩吵架的可能,毫无疑问针对曾文做出的应对更加重要一些。
  唐妩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不愧是八十年代的少女,那时候挺流行比划这个手势的。
  “可是可以……不过……”赵安不知道该怎么和唐妩说这个问题。
  “你放心吧,我不会露陷的。”唐妩信心满满地说道。
  赵安还真不放心,不过这不是问题,露陷什么的,有什么地方让李清歌觉得不对劲的都没有问题,李清歌就算怀疑,也不可能猜想到事情的真相。
  “哎……其实也没有什么。”赵安想了想说道,“你在中海,我在中海,清清肯定会怀疑我和你是在私会,就算我们分开去接她,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一起光明正大的去找她。”
  “她会怀疑我和你是在私会?”唐妩不禁气愤起来,“就算事实……事实差不多是那样,她又怎么能怀疑她妈呢?”
  说着唐妩的脸色变了变,“难道以前你和她有什么把柄,被我的宝贝女儿抓到了?”
  唐妩说“宝贝女儿”时的语气,让赵安有些想笑,明明说的好像是女孩子心爱的娃娃之类的东西一样,现在的唐妩哪里有那种母亲面对女儿的宠爱之心。
  “不是,她就是怀疑。”赵安摇了摇头,“我们一起去找她,然后说明一下蔺南秀的问题,但是不能说的太详细,同时也要告诉她,其实蔺南秀并没有死的事实,不然她也会很难过。”
  “告诉别人,是不是不太合适?”唐妩不是很确定地说道。
  “没有问题,蔺南秀并没有说要我们严格保守秘密,至少告诉清清是没有问题的。以她的行事风格,感觉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算计之中。”赵安当然信任李清歌,作为唐妩和李华明的女儿,曾家的人再胆大包天,也不可能把李清歌卷进去,李清歌可不止是李家的大小姐,更是唐老爷子的心头肉,对于这种老人来说,派系倾轧之类的事情都在底线之上,死的蔺南秀也没关系,反正不是死的唐家的人,唐家还能得利,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要把李清歌卷进去,那就是撂虎须了。
  “有道理。”唐妩重重地点头。
  “明天你就尽量少说话。你要模仿的就是一个优雅,淡然,对于女儿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都十分喜欢,但是又需要保持略微挑剔和管教的姿态的妈妈。”赵安自己都觉得有些为难,还好模仿唐妩的就是唐妩,否则换一个人来,怎么模仿的来?容貌上的差距哪能弥补?都说女人的化妆术神奇之际,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这样的话真的只是长相一般甚至丑的女人的自我安慰,像唐妩这样的女人,那细腻犹如玉石的皮肤,那天然的睫毛和鲜艳的嘴唇,丝滑光亮的睫毛,还有那清澈犹如一汪秋水的眼睛,怎么去化妆出来?
  这是要见面,不是化妆戴个美瞳用美颜相机拍照……更何况更难模仿的是气质,气质这种东西是人家几十年的涵养内在凝聚出来的精气神,模仿出来?别开玩笑了。
  还好唐妩终究是唐妩,自己模仿自己终究要容易一些,虽然气质上还是有些差异,不过一模一样的容貌就不会让人怀疑了,气质上的些许差异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是差异,并非差距。
  “乖女儿,妈带你去报到,这中海的天气啊,真是有些热。”唐妩仿佛捏着桑子一样,慢慢悠悠地说话。
  说着,她自己就笑了起来。
  “不是这样,她从来不叫清清乖女儿,只会直接叫名字或者清清。”赵安连忙纠结,哪怕知道她其实是在闹着玩。
  “开玩笑的,我知道,我学我妈的样子就是了。”唐妩说完,收敛了笑容,神色平和,嘴角翘起一点点的弧度,眼神平视前方,眉眼柔顺,身姿笔挺,下巴微微抬起又落下,接着说道:“清清,累了吗?不累的话,先去报道吧,然后再回酒店休息。”
  赵安不禁恍然,一刹那感觉唐姨似乎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一样,然后才回过神来,鼓了鼓掌,放下心来,“没有问题,就这样,挺好的……不过你还是尽量少说话就是了。”
  唐妩又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用力点了点头,有些儿得意。
  “就这样吧……你先去休息,我想到了什么问题,明天去机场的路上再和你说。”赵安催促着她去休息,折腾了一整天,估计她也挺累的。
  “你呢?”唐妩眼眸流转,左顾右盼。
  “我要争取尽快完成,我不容易累,就算一晚上不睡觉也完全没有什么影响。”赵安喝了一口茶,举起了茶碗说道,“再说了,还有你泡的茶陪着呢。”
  “那我再给你热一壶茶。”唐妩说道。
  “好,然后你就去休息吧。”
  唐妩再给赵安准备了一壶茶,然后就上楼了,这套巨大的别墅有许许多多的房间,奇怪的是就一个主卧室,唐妩也没有问赵安准备怎么睡觉的问题。
  这是他的问题……唐妩心里稍稍有些乱,却也不担心什么,上床之后很快就休息了,这一整天的也确实累了,她毕竟比不得赵安。
  唐妩还是一大早就醒来了,昨天晚上倒是睡的还好,就是做了一些奇怪的梦,梦里竟然是《天道赋》上的那些仕女图,似乎她自己就是那些仕女一样,早上醒来竟然发现自己摆出了那些姿势,双手也是放在**的部位,这让唐妩感觉有点邪门和害羞,然后在浴室里呆的更久一点,整理后下楼。
  让唐妩有些惊讶的是,赵安竟然还在认真描绘着,瞧着他认真的样子,唐妩不禁有些心疼,走了过去,轻轻碰了碰赵安,“休息下吧,我去准备下早餐。”
  “好吧。”赵安舒心一笑,伸了个懒腰,“居然都天亮了。”
  唐妩转身就打算去厨房,却被赵安突然拉住了手。
  “啊?”唐妩有些惊讶,昨日里的赵安除了一开始拥吻之后,都没有对她有更多亲密的举止了,晨间的阳光为她白皙的脖颈增添了一抹粉。
  “我们在修炼《天地阴阳赋》之前,我觉得更熟悉对方,更习惯了亲密的感觉,会更好更自然。”赵安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也对……”唐妩低下头去,他干嘛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啊,她能够学会《天地阴阳赋》和两个人的状态关系不大啊,那是系统赐予她的特殊能力。
  可是当赵安伸手挑起唐妩的下巴,低头吻住她的嘴唇时,唐妩并没有说不需要这样的方法来习惯亲密的感觉,只是心里有些慌慌的发颤,她里边没有穿内衣啊。
  这样子的她,却被他紧紧地拥在了怀里,让唐妩难以呼吸……心里生出的那种微微发涩的甜蜜却让唐妩更加不肯嫁给李华明了,可是如果这样……怎么会有李清歌的出生呢?
  自己不嫁给李华明,李清歌又会是谁的孩子呢?唐妩感觉有些茫然。
  赵安,早安,早安吻。
  中国东部航空线路繁密堪称世界罕见,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纪初,中海的航班延误也是十分寻常的状况了。
  赵安和唐妩收拾一番,在上午十点左右离开酒店。
  今天本来就是要在中海宣示唐妩的到来,当然没有必要再隐藏行迹和伪装,赵安和唐妩大大方方地使用了酒店的豪华礼宾车前往机场。
  晨间的热吻依然让唐妩的眉目间多了一份淡淡的妩媚,水样的眸子格外撩人,倒是让她的神色间更丰满了一些成熟女人应该有的味道。
  唐妩穿着淡紫色的旗袍,刺绣暗纹让质地精致柔顺的衣料多了一份奢华,她盘着头发,双手握着一个柔软的红色小包,旗袍对穿着者身材挑剔的要求唐妩满足的绰绰有余,饱满而不会有任何瑕疵的曲线让人在阳光下觉得身体里的温度似乎都会上升许多,只是绝大多数人除了在心里惊叹一声尤物之外,也没有机会走近她,闻到她身上那股优雅的体香,更遑论触碰到她那纤细柔软的腰肢了。
  “我脖子上没有什么痕迹吧?”唐妩抿着嘴,羞涩间有些少女的娇憨气质,眨着眼睛看赵安,手指从白皙的脖颈上不安的划过,晨间赵安的吻似乎有些失控,让唐妩知道了原来亲吻并不仅仅局限于嘴唇,当他那热烈的唇落在她的脖子上时,除了留下淡淡的痕迹,还会让她整个人都软在他怀里。
  “没有……只要一会儿你不害羞,现在的气质和神情就没有什么破绽了。”赵安检查了一番后,很满意地说道。
  唐妩眼眸流转,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心里羞涩的甜蜜却渐渐多了起来,女孩子果然是一种感情丰富的生物,在确定了自己和他的关系终究不一般以后,心中的防线放开让他进来,竟然就已经生出了许多恋爱中的情绪。
  来到机场,看了看航班指示牌,运气不错并没有晚点,赵安和唐妩在就在机场出口等着。
  “我有点紧张了。”唐妩捏了捏手指头,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女儿,这种心情其实是十分的奇妙而难以置信的,要说心如止水,那是不可能的。
  “没关系,有我在呢,你尽量少说话就是了。就算清清觉得有什么不对,也就是心中疑惑而已。”赵安轻轻地拍了拍唐妩的肩膀,笑了起来,原来坚持着想要见一见李清歌,现在大概打起了退堂鼓。
  唐妩望了一眼赵安,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样的动作顿时让赵安觉得今天的天气确实有点儿热了,晨间的拥抱就算隔着衣服,但是因为并没有穿内衣,已经让赵安感受到了一点那女人骄傲的部位拥有的**魅力。
  看着航班到达,等了一会儿,赵安就看到了李清歌,以李清歌的家庭背景,居然没有保姆和跟班来为她鞍前马后的打理,只是自己拉着箱子和同伴一起来到学校准备报道,可以算是说独立特行了。
  毕竟是李清歌,唐妩的女儿,终究有些不一样,赵安看到李清歌,脸上露出微笑的同时也看到了和李清歌一起来到中海的赵琦雅。
  “旁边的女孩子是我堂姐赵琦雅,她的学校是你帮忙搞定的。”赵安没有想到赵琦雅会一块儿来,连忙告诉唐妩。事先他都没有接到家里的电话,赵安琢磨着赵琦雅可能是李清歌拉着一块儿来的。
  “知道了。”唐妩收敛起些许紧张的心情,点了点头。
  这时候李清歌和赵琦雅也看到了赵安和唐妩,赵琦雅脸上流露出一如既往温柔而带着点柔弱的笑容,李清歌矜持而骄傲地抬着头,看到唐妩的时候,却是神色一变,站在原地突然就不肯走了。
  “你怎么了?”赵安和唐妩只好走过去,唐妩微微皱眉地看着李清歌。
  赵安松了一口气,唐妩似乎入戏很快,对于妈妈看到倔强地莫名其妙生气的女儿的场景,手到擒来地轻松演绎。
  赵琦雅也提着个大箱子,赵安伸手要帮忙,赵琦雅笑着摇头拒绝,然后把李清歌的箱子拧了过来交给赵安。
  “你和赵安怎么在一起!”李清歌抿着嘴唇,神色平静而又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神色转变的也很快,毕竟还有赵琦雅在。
  “什么你你你的……我在中海有事,一会儿跟你说。”唐妩的神情也十分的严肃,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吧,先送赵琦雅去学校。”
  李清歌却站在那里,还是不肯走,一把拉住了赵安,看着唐妩和赵琦雅的背影。唐妩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和赵琦雅一起往车子走去,并没有停下来等赵安和李清歌,似乎是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和时间。
  “我觉得我妈不对劲!”李清歌看着唐妩和赵琦雅走过拐角,看到背影了,这才怀疑地看着赵安。
  “哪里不对劲了?你妈不对劲,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因为李清歌的眼神好像是在怀疑赵安把唐妩怎么样了一般。
  “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觉不大对劲。”李清歌眼睛转了转,然后扭过头去,“我这么看着你,是因为我讨厌你。”
  “为什么讨厌我啊?”赵安感觉莫名其妙,但是并不生气,因为莫名其妙就会觉得赵安很讨厌,惹她生气的李清歌,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往往是很可爱的样子。
  今天李清歌穿了黑色的裙子,青春美少女的修长双腿笔直而挺拔,很少有女孩子能够有这样高挑的身材在穿着白色t恤的时候还能看到份量十足的胸部,浑身充满着少女的活力和娇嫩,尤其是那圆鼓鼓的胸部,挺拔的像两个对抗着地心引力的碗倒扣着,饱满的感觉让人觉得这样运动装扮的少女,一定会让看着她的男人们眼神也随之一蹦一跳的。
  “我讨厌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现在更讨厌了。”李清歌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打算先生完气再走,很快就把妈妈感觉不对劲的事情放在一边了,从第一眼看到赵安就在生气,现在更生气了。
  “不会吧,我今天明明很帅的。”赵安十分疑惑地看着李清歌明亮的眼眸子里自己的影子。
  “帅个屁。还好今天蔺小仙没跟着我来,不然我丢脸死了。”李清歌哼哼着,越想越气,双手抱在了胸前,都不想看赵安了。
  “你妈来中海有很重要的事情,刚好她在,我们就一起来接你了,等会你听到你妈和你说的事情,你就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了。”赵安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自己和唐妩在一起来接她的原因,才能让李清歌在这里闹别扭。
  “不关她的事情。”李清歌看到赵安竟然如此迟钝,生气地说道,“反正我以后再也不收你的礼物了,也不要你给我买东西了,你给我买了礼物和衣服什么的,我都不会要了!”
  赵安顿时恍然大悟,马上苦着脸,一把抱住了李清歌,“清清,清清,我错了!我负责学校的迎新工作,不能穿t恤,所以就穿着衬衣出门了,下次你再穿黑裙子,我一定穿那件t恤。”
  赵安这才明白李清歌为什么生气,因为李清歌穿的是上次赵安买的情侣装里的裙子,赵安应该要穿那件t恤的……李清歌显然是想好了今天和赵安穿情侣装的,结果赵安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么李清歌当然就要生气了,他居然和自己不默契,这还不够生气的理由吗?
  “没有用的,道歉是没有用的,蔺小仙都知道道歉不如打架有用。我要生气,我生气的时候不理你。”李清歌推了推赵安,没有推开,脸颊倒是有些害羞的红晕,因为这里毕竟是大庭广之下,她就被赵安抱住了。
  “道歉没用,难道我要和你在这里打架吗?你穿的可是裙子,打架走光,吃亏的可是我。”赵安不愿意地说道,抱着李清歌,闻着她身上那股悠然清新的处子体香,不禁心满意足,这阵子被许多事情搅乱了心神,当李清歌来到身边时,才有一种恍然回到现实,回到自己应该有的生活中的感觉。
  “屁!”李清歌继续哼哼着,“反正我现在在生气,我不喜欢你了,我也不喜欢今天的天气,我也不喜欢中海,我什么都不喜欢……我要坐飞机回去……我要回……”
  李清歌嘴里嘟囔着,话没说完,就被赵安堵住了嘴唇,她的声音就被堵在了喉咙中。
  “你……”李清歌脸颊绯红,却被赵安紧紧地抱住,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唯有嘴唇才能堵住生气的女孩子不停的埋怨,赵安狠狠地亲吻了一阵子李清歌,等到她气喘吁吁的软在他怀里时,赵安才放开她,她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盈盈的水色,尽管还是在努力做出生气的样子,可是分明已经有了初谈恋爱的少女特有的温柔。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