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玄幻小说 > 西隐昆仑 > 后记
  有太长不看习惯的书友也请看一看啊tt
  《西隐昆仑》上传是在去年的五月一号,我记得为此我还特意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状态来纪念这一天。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西隐昆仑》也已经完结(好吧,好吧,是烂尾!)
  说实话,当初写这本书的时候没预料到还能上架,每天还能有几百人花钱订阅(在此再次感谢所有订阅过、打赏过、投月票过、投推荐票过、评论支持过的!正是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坚持写到现在!要不然的话,以我的尿性,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然后说说烂尾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作为新手没经验,所以从中期开始情节就开始崩坏,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主角一出场就放在一个大的舞台上,强人从一开始就一拨一拨的出现,导致没有那种攻克一关又一关的爽感。比如剧情单一,虽然想避免换地图打包升级的套路,但最终还是没能避免。
  除了剧情的崩坏外,还有不少硬伤,最大硬伤就在于修炼体系和等级体系的设定过于简单笼统化,修炼体系的简单笼统导致主角突破的时候爽感严重不足,而等级体系的简单笼统导致有无数书友吐槽打斗像在游戏,你一把四品飞剑我一门四品道法的tt(我知道错了)
  所以,新书肯定会克服这些不足的,相信新书的阅读流畅感和剧情发展的合理性都会比《西隐》上升一个档次。
  好了,那么问题来了。
  学挖掘机哪家强?
  哦,不,不是这个,而是新书已经发了,不过在创世,书名是《龙领主》这是链接/bk/xh/。
  主要讲的是主角从小贵族开始最终横扫大陆的故事,不过不会写成单纯的无敌yy流,我本人也不喜欢反派全脑残,主角大装逼的情节,所以里面的配角也会是性格各异的,不是单纯给主角送菜的。
  这是简介:
  “以前从未出现过龙领主?那我就要当历史上第一位龙领主,不,是唯一的龙领主!”
  ——希罗·门农
  所以这会是一部关于领地建设和王国争霸的小说,期中会涉及安雅大陆的历史、民族、风土、人情、地理、气候、饮食、文化、战争等方方面面,希望能呈现出一个完整的异世大陆的风貌。
  在此作者君希望各位书友能移步一观,坚持十章(现在才上传了一章!打滚求推荐、收藏、点击啊!作者君写《西隐》的时候,刚
  上传了一周责编就休年假去了,而我很长时间不知道找第二位责编要推荐,所以新书期的时候只有一次分类推荐,连新书榜的尾巴都没够上啊,太惨咯!所以请让作者君的这一次新书期不要那么凄凉啊!!!)看看和《西隐》比到底有没有进步,然后决定要不要留下来。
  拜谢!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第一章麟游少年
  麟游县乃是陕西路的一大县,地处渭北旱塬丘陵沟壑区,东邻永寿、乾县,西接千阳、凤翔,南俯扶风、岐山,北依彬县、灵台县。因与前朝国都长安相去不远,是以极为富足。
  此时正值盛夏,此刻又是午后最为炎热之时,因而甚少有人劳作,大多数人都呆在屋内小憩,也有一些坐在树荫下,摇着蒲扇乘凉、闲谈。
  金乌悬空,蝉鸣阵阵,热的一丝风也没有。
  麟游县中央一栋不大不小的房子中,一名七八岁大小的小男孩正临着书桌抄录书籍。他所在的房间粗粗看上去朴实无华,也无太多装饰。仔细一瞧,房中器物却都是精致贵重之物。由此看来这小男孩的家境倒是殷实的。
  再看这小男孩。
  因年纪尚小,眉角并未长开,五官看上去至多中上水平。倒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静气质让他整个人亮色不少。还有就是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画龙点睛一般,将他的整张脸都点活了,使得他整个人给人感觉十分聪明。
  不仅如此,如此大热的天,不过七八岁的孩子,竟然能耐着性子在这里抄录书籍,并且做的一丝不苟,可见他的毅力。
  此时虽然已是汗涔涔的,小男孩却仍是凝神书写,在写完最后一笔之后,方才搁下笔,拿起一旁的方巾擦去了脸上的汗。
  小男孩姓楚名川,表字纯明,今年入秋便要满九岁了。别看他现在衣食无忧,一副富家公子的样子,实际上身世却有些坎坷。
  楚川的母亲生他时难产,差点没撑下来。最后虽然竭尽全力生下了他,却也耗空了生气,若非有灵丹妙药吊着,当时便撒手人寰了。不过饶是如此,楚母还是在楚川五岁的时候便故去了。
  而他父亲乃是一名修士,虽然有些修为,但年轻的时候曾经受过重伤,又失去了伉俪情深的妻子,几重打击之下,身子也一直不好,因而在楚川七岁的时候也去了。
  这样,楚川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双亲。
  幸好他还有个二叔,楚二叔在楚川的父母全都故去之后便将他收养到自己的府中。因是自家哥哥的独子,他自己又一直无出,所以楚川的二叔和婶娘都待他极好,视若亲子。
  不过到底是寄人篱下,楚川到他二叔家中的时候早已记事,所以和二叔婶娘到底有着隔阂。
  再加上他自小又失去娘亲,父亲虽然关心他,但对他的管教却十分严厉。因而他虽然懂事有礼,行事有度,性情却过于清冷疏淡。
  但在他人看来,这楚家大伯家的遗子绝对是个温和有礼有出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