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武侠小说 > 神来之笔 > 第五十九章 一掌
  整个广场上都是被照亮了,但很快看到所有的火光熄灭,爆炸中心出现了两道相对而立的苗条身影,一丝丝的热气从她们的娇躯间升起。
  突然,身穿血红薄衫的姬私娘难受的咳嗽一声,脚步忍不住退开三步,整个人开始快速的变得发红。
  “你!”
  姬私娘感觉到身体几乎要炸开,灼热的温度在她的身体里乱窜,皮肤上面映出一片片赤红。
  “私娘!”
  看着老三的危险处境,后面的岳金王大惊,与眼狼一个箭步冲来,双双是一掌轰击在了她的后背,随即看到姬私娘捂住胸口,吐出了一团血水,身体表面的高温才开始渐弱。同时还能看到地上的血水泛起一丝丝笔力火光,快速的燃烧了起来。
  沈淇在高台上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得惊讶叶澜的本事,她是何时将笔力注入到了姬私娘体内的?
  “义乌三文魔,如何?”
  叶澜此刻还站立在原地,目光抬起,探手将悬空的那块白色丝巾吸到了手中。
  岳金王保住了姬私娘的性命,看着对面露出一丝霸气的叶澜,对身边的眼狼道:
  “老二,你去对付她,实在不行就换我上。”
  独眼的眼狼便是站起身来,三丈二尺高的笔力从身体里散开,一股强猛的气息在他的四周形成一阵旋风。
  后面的惊文天宗弟子开始不安起来,只见小桃花冲到看热闹的江之源身边,极为不满道:
  “江师兄,该你上了,叶师姐需要休息!”
  江之源对此却是全不在乎,冷笑回道:
  “叶师妹是将来的宗主,这样的危难场面自然需要她全力应对,否则以后还如何执掌偌大的惊文天宗?”
  听见他的话,后面的不少惊文天宗弟子都很不满意,其中包括于智光与乔吉,他们虽对叶澜有些非分之想,但对江之源这样的家伙更看不顺眼。
  高台上的沈淇这时候看到叶澜虽然得胜,但却变得有些虚弱,再去对付眼狼,肯定必败无疑,到时候即会挫败她在宗内的威信,又会让惊文天宗风光扫地。
  “我们上。”
  很果断的,沈淇带领着身边的齐长青四人纵身跃下,他们有了笔力,动作比普通人轻灵很多。
  像是四只大雕一般,沈淇他们降落在了叶澜与眼狼的中间,叶澜看到他先是对自己温和一笑。
  “叶姑娘,在下知道你还有再战的能力,但是我斗文帮极想与义乌三文魔较量一番,请你成全我们。”
  沈淇此话明显是在帮助叶澜,她明白过来,心中一暖,稍稍犹豫后便不再勉强,收起长毛笔道:
  “那就拜托公子了。”
  后面的江之源没想到沈淇他们会突然助战,但看他们笔力最强的也就是齐长青这个笔力三段,估计没有什么战力。
  小桃花与于智光看到沈淇他们出面帮忙,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他们对沈淇的笔力没什么信心,因为他只有两丈五尺高的笔力。
  “喂,小子不要不知死活!”
  眼狼抓着一只黑色大铁笔,一只充满毒辣目光的眼睛对沈淇完全不放在心上,连观望的岳金王与姬私娘也是表现得小看他们。
  沈淇于是转过身来,屏退身边的齐长青四人,一个人与眼狼对恃着。这个独眼的老者奇瘦无比,稀少的头发梳成一个短小的辫子。
  “听说你们义乌三文魔是想通过来惊文天宗踢山门提高自己的名气,现在我们斗文帮五人初来杭州,也想借由挑战你们来提高自己的名气,希望体谅。”
  沈淇显得风轻云淡,言罢手臂一摆,一只极为普通的毛笔滑落在手中,身体里两丈五尺高的笔力也是尽数散发出来。
  眼狼本就没有将沈淇这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当回事,从衣袖里掏出一张白纸抛出,一笔点在白纸中间俯冲而来,口中还冷冷道:
  “斗文帮,没听过,但从今往后也不会有人知道你们了!”
  眼狼冲来的速度极快,点在白纸上的黑色大铁笔爆发出带着黑斑的笔力精芒,一团巨兽般的笔力威压穿透白纸呼啸靠近。沈淇眼前当即是如同有一块巨石撞来,逼人的压力震慑住了叶澜等人。
  然而,面对眼狼如此架势,沈淇平静的面色突兀一怒,一双锐利的眼神直对眼狼的独眼,猛然是传递出一阵教人心寒的杀气。
  同一时间,眼狼发觉身体被一种无形的杀气贯穿,心中一惊后看到沈淇一步迈出,一只空出来的大手拍击而来,璀璨精纯的笔力精芒从五指间闪耀而起。
  “磅!”
  半秒之后,五指张开的沈淇低喝一声,裹挟着笔力精芒的大手毫不客气的轰击在了眼前的白纸上。刹那间,一声巨响炸散,单薄的白纸像是坚韧的石壁,被沈淇这一掌轰得不断爆发出强烈的震响。
  对面的眼狼这一刻才彻底后悔,他点在白纸上的黑色大铁笔在手中往后一滑,笔毫处的笔力光芒晃动起来,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
  “咔嚓!”
  在眼狼大吃一惊的苦苦坚持之际,一掌拍在白纸上的沈淇沉住一口气,手臂加大力度,五指推压着白纸往前更进一步,一圈无形的气浪立刻从指间散开,震得眼狼脚下的坚固石板陡然崩裂。咔嚓一声脆响间,有着天翻地覆的威压向着眼狼的身体包围而来,他完全陷入了绝望之中。
  “嘭!”
  这一掌比叶澜与姬私娘之间的比斗更加精彩,短短的一瞬间,眼狼奇瘦的身体里气血翻涌,恶毒的老脸上一阵扭曲之色出现,手中的笔力光芒被沈淇打得溃散开来。
  紧随其后,沈淇的眼眸里寒芒涌动,五指间的笔力精芒化作一团强劲的力道穿透白纸,一下子将其撕得粉碎,碎末又很快被笔力火光点燃。
  这一掌的威力至此终于减弱下来,白纸化成碎片,烧成灰烬,对面的眼狼则是保持着点出一笔的姿势,身体僵硬的站立在沈淇一米开外的地方,脚下的石板正在咔嚓咔嚓的蹦裂出一条条裂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