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武侠小说 > 逆死 > 第六百零一章 敢将阴天换青天 大结局
  “秦广王,虚空至尊,灵天尊”苏醒一一点名,叫曾经袭杀他百世的至尊站出来。( 百 度搜 7 书 网 7qishu. )
  虚空中,一阵凝滞,至尊神色一呆,旋即难看到极点,他们成道以来,从未蒙受如此屈辱,竟如同犯人一般,被人点名出来。
  “不站出来吗?”苏醒很平和,目光环视一周,不温不火的,看不出方才一拳头轰杀了一个至尊。
  “秦广王?”
  苏醒看向紫袍龙冠,鬓发如虬的中年人,他是秦广王,执掌第一殿,执掌三界万物生死的阎罗!
  如今,威严至高的秦广王心头颤动,只因为苏醒的一道平和目光。
  “本皇是”秦广王此话没有说话,被苏醒一嘴巴子扇飞到万里之外。
  “应天,你去杀了他,从此以后,你执掌第一殿。”苏醒平淡地说道。
  苏应天瞳孔一凝,不敢不从,持着虚空战戟杀了过去。
  下一刻,远处传出怒吼声,有至尊陨落,血和骨炸开,毁灭虚空。
  苏醒点点头,继续点名:“巨灵神尊!”
  “大家一起杀了他!”
  巨灵神尊暴吼一声,变化成万丈高大的星空巨人,遮天的手掌拍碎星辰,要碾压苏醒。
  “你在打蚊子吗?”
  一道威严的天音传下,道声隆隆,巨灵神尊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站在苏醒的手掌上。
  此时的苏醒,竟然变化的混沌巨兽还打,巨灵神尊不过是一只蝼蚁。
  “虚空至尊。”苏醒继续点名,隆隆的声音宛若绝世道术,让头戴虚天冠,身披虚空仙衣,手持虚空神戟的虚空至尊心头猛然一颤。
  多少年没有心惊胆寒的感觉了,多少年没有惊慌逃走了。
  虚空至尊危机之下。嘴角竟然咧开一丝微笑。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虚空至尊操起老本行,身形融入虚空之中,无形无影。
  无边无际的虚空,一旦顿时,就算是至尊也发现不了踪迹。
  “留下喝杯茶,我对你的虚空道术很感兴趣。”苏醒道,他抓起天界钟,让青衣仙帝脸色微变。
  那一瞬间,天界钟竟然脱离了青衣仙帝的控制。
  “当”的一声。钟音回荡,无形有质的声波扩散开来,到远处,一道透明的身影从虚空中踉跄而出,显出了真形。
  “你!何必咄咄逼人,难道你要将半数的三界至尊斩杀吗!”虚空至尊喝道。
  可惜,虚空至尊也难逃一死,至尊血飞溅,虚空至尊的头颅飞了出去。和身躯隔了一个星域那么远。
  “半数至尊?”苏醒嘴角一咧,有些冷意,“三界的至尊有些多了,这才导致万物停滞不前。如今是该空出一些位置,留给后人。”
  苏醒的话很明显,顿时间,当年对苏醒出过手的至尊。心中一寒。
  “轰!”
  那些至尊默契的出手了,无数的道宝、道术,向苏醒轰杀过去。
  “就算是魔主。都被我们轰杀,你也不例外!”一些至尊狰狞的吼道。
  旋即,他们的脸色变了,苏醒运起《盘古经》,身化天地,将所有全部包容,收了起来。
  “还给你们!”苏醒轰然出手,将那些至尊全部击杀。
  “苏醒,够了!”阎罗王开口了。
  “你难道真要将三界至尊屠尽吗?”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至尊不仁,以生灵为草菅。这些至尊,三界不要也罢。”苏醒义正言辞,绝对让人看不出,他其实就是在公报私仇。
  “你!”
  就在这时,虚空震动,第四界诞生了,亿万混沌气迸溅,大道产生!
  天地初开,这是大机缘,但是至尊们没有欢喜。
  因为,第四界向三界冲了过来!
  “怎么会!”
  众至尊哗然剧变。
  “魔主明明死了。”
  “唯一魔确实被天界钟和阴间印击杀!”青衣仙帝淡定不住了,脸色微变。
  “谁说我死了?”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嬉笑声,一个少年从虚空走出。
  正是魔主,而且更为强盛!
  “魔胎,死去一个,又脱胎换骨一个,难道是不死之身!?”老迈的至尊沉声道。
  东岳大帝曾经拼着阴间印碎裂,自己重伤的情况下,将魔主轰杀得四分五裂,方才青衣仙帝和苏应天一起联手,凭借天界钟和阴间印两件界宝,再次将魔主轰杀。
  可是,没过多久,魔主竟然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更加强盛,不可匹敌!
  “是埋在混沌之地下的混沌魔种?”苏醒有所察觉,呢喃一句。
  “没错,被你发现了。”魔主笑了笑,却浑然不在意。
  “上古末,你借助灭魔之战,牺牲整个魔族,献祭即将诞生的第四界。如今,你又故技重施,再次牺牲魔族,利用魔族将魔种种在了第四界。魔主,你好算计!”
  苏醒目光一闪,徐徐说道。
  “谁叫我比你们稍微聪明了一点呢,苏醒,你来我这边吧,第四界我你平分!”魔主灿烂一笑,宛若春衫少年,天真无邪。
  “你也是这么跟那些背叛的至尊许诺的吗?”
  “没错,不过我又怎么可能真的和他们平分第四界呢,多亏了你,省去我出手了。”魔主表情平常,但话语冰寒而阴森。
  “那样,我就不和你合作了。”苏醒一笑,毫无征兆地对魔主出手了。
  轰!
  星河倒转,苏醒一拳一脚,皆是世界之威,超越了道宝,超越了道术!
  “这是什么威力!”
  魔主脸色变了,他更为强大,脱胎三次,本以为三界无敌了,可是没想到冒出了一个苏醒。
  三界道宝出现。护住魔主,可是砰然间,号称不毁不灭的道宝,在苏醒的拳头下崩碎了!
  “阎罗九重?不,更强!”魔主心中顿时凛然。
  “当至尊围攻我的时候,你为何不出手?”魔主问道,他见苏醒一直在旁观。
  “和你单独一战。”苏醒简单说道,又一记至尊拳过去,时间倒流,虚空破碎。碎片纷纷倒卷而去。
  简单至极的招式,却让任何至尊脸色剧变,因为他们感觉到,自己无法接住苏醒的任何一招。
  “你到了,至尊之上的那个未知境界?!”魔主的脸色也变了,他为何知道,因为魔主正半只脚跨入了那个境界。
  魔主万万没有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存在,能够先他一步。超越至尊,迈入了另一个境界。
  轰!
  虚空碎了,苏醒一只大手笼罩过去,将魔主挪移到了进去。不知去了那里。
  留下的至尊面面相觑,他们惊异,难道无尽的虚空之外,还有别的世界存在。
  “至尊之上的境界”至尊陷入了沉思。
  “也许真的存在那种未知的境界。修行无止境,昔日的无上至尊不是离开三界,应该是探索到了另一个更为宽广的世界。那里有至尊境后面的路!”阎罗王沉声道。
  不知道虚空的对面发生了什么,众人焦急的等待,知道苏醒安然无碍的回来了。
  “魔主他?”
  众至尊齐齐望向苏醒。
  “陨落了。”苏醒平静的说道,不过那一战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若不是苏醒在烛九阴留下的小世界中创出了《盘古经》,若不是他融合了百世的修为,若他的第一世不是传说中的三人,也许,结果和苏应天一样,败给魔主。
  苏醒能够踏入未知的境界,非一日之功。
  “那,第四界怎么办?”众人脸色沉了下来,虽然魔主被灭,但是祸害遗留下来了。
  一个世界撞过来,谁能阻拦。
  “还有一万年的时间,大家好好珍惜吧。”苏醒说道,顿时间,诸位至尊神色一变。
  “难道,苏醒,你没有办法?”有至尊问道。
  “没有,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牺牲自己,来拯救天下苍生。”苏醒笑着说道。
  牺牲自己?那位至尊不说话了。
  “苏醒!”
  “老大!”
  “爹!”
  “大帝!”
  一艘虚空神船破空而来,横渡到至尊面前。
  上面乘满了人,有天界的神女,有人世的教主,也有阴间的皇子。
  “苏哥,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来见我!”一道破锣嗓子响起,比惊雷还响。
  旋即,一个身披黄金战意的魁梧男子从虚空神船下来,要给苏醒来一个熊抱。
  “哎,向来缘浅,奈何情深,苏哥,我”匡希平日里沉着冷静,如今在苏醒面前却搞怪起来,作怨妇模样,一脸哀怨,欲低声哭泣。
  “去你的,明个就给你找个媳妇,好好管管你!”苏醒一脚踢开匡希。
  “老爷”崔宇的眼睛湿了,是眼前的男人,改变了他的一生。
  苏醒感动的望着苏家众人,没想到,他以为缘断了,自以为自己和他们的缘尽了,可是他们又找上了苏醒。
  缘深缘浅,苏醒和众人的羁绊,又岂是一个转身,一个忘却,可以端掉的呢?!
  “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不找我喝酒!”紫不语一身飘逸的紫衣,素手中提着一个银壶,巧笑倩兮。
  苏醒神情一愣,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在烛九阴的传承小世界中,在仙阙里,和他一起宿醉的紫衣仙子。
  情如毒酒,一饮苏醒心中涟漪荡漾,这时苏家众咳嗽了几声。
  苏醒转头望去,虚空之中,一袭华丽的红色宫装,淡银色的长发,九条蓬松的狐尾,撑着一把古老的油纸伞。
  伞下,露出一点精致的,绝美的下巴,那是一张如何倾城倾国的容颜。
  “苏、苏璃。”苏醒怔住,有些愣神。
  “你这人,去了我的大寿,还站在我跟前。怎么转身就走了,连礼物都不放下。”
  伞轻轻抬起,一张绝美面靥,分明在嗔,眼眸和唇角却在笑。
  “娘!”
  苏应天大声叫道,他看看爹,看看娘,贼笑一声,没有冲上去。
  “我,咳咳。你,那个”苏醒脸腾地一下红了,不由拘束起来。
  “太上忘情丹我没有吃,阎王给的东西,吃起来膈应。”苏璃笑着说道,“老祖宗给我留下了一部无上经法,还有一颗至尊神丹,再加上我的资质和造化,侥幸成帝了。”
  “妖帝”阎罗王脸色一黑。他好心送出太上忘情丹,结果对方觉得膈应。
  不过阎罗王瞟了苏醒一眼,又想到当初的作为,也不敢怪罪什么。
  “回家吧。安稳度过一万年。”苏醒笑了笑,带着苏璃,带着苏家人,一起回到了三界。
  一万年。太久。但对于某些存在来说,却不过是眨眼之间。
  当那些无上存在知道三界只能存在一万年的时候,一些转变。在三界中悄然无声的晕化开来了。
  天界变了,人世在变,连阴间,也一点一点的变了。
  至于是如何变,怎么变,变好还是变坏,谁也说不上,苏醒也管不上这些。
  苏醒明白了,世间八难八苦,人苦,神苦,仙佛苦,鬼妖苦,众生皆苦。
  《大苦难经》是第一世所创,也许第一世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他才在黑暗时期崛起,和另外两人,开辟了三界,独自一人还创造了阴曹地府和六道轮回。
  苦如何?揭去尘土!
  苦如何?来世再苦!
  苏醒呢,无疑也是一个温柔的人,他的温柔,却不同于任何人,他的温柔,别人看不见,摸不着,但众生却因为他的温柔,而继续活了下去。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苏醒将《大苦难经》传授给了苏应天,以及苏家的后代子孙。
  苏醒没说,但他这样希望的,希望他的后代,也是一个温柔而善良的人。至少,也不要坏的太明显。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奥特斯的宇宙飞船修好了,他虽然不舍,但还是离去了,至于是不是回到了炽龙帝国,是否如愿建立了一个无上鬼国,就不得而知了。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苏醒看了一场蝶恋花开的演唱会,苏醒终于揭开了这个神秘歌姬的面纱,原来蝶恋花也是域外之人,只是和奥特斯不同处,她思乡,却还留在了三界。
  苏醒还看到了他的徒弟乐天,还有灵曦。他们跟着蝶恋花很好,乐天一直在追灵曦,如今两人老去,没有成为一对,却是一生一世的挚友。
  第一万年,苏醒离去了,没人知道他去了那里,干了什么。
  只是苏醒临行前,曾对苏应天说,他此去,要完成他昔日年轻时候的也换,让阴间的天,换上一换!
  苏醒还自嘲了一声,没有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法“换天”的。
  果真,阴间换天了,苏醒达成了他曾经的“野望”!
  第一万零一年,不知道为何,三界没有毁灭,三界至尊来到虚空一看,发现第四界也消失不见了。
  纵然这些大人物满腹疑惑,但结果是好的,三界解除了灭亡的危机。
  这一年,被誉为三界的新纪元。
  特别是阴间,鬼尊生出的孩子特别多,各个以“青天”取名,比如李文姬之子,叫李青天,再比如李翰林之子,也叫李青天,这是巧合吗?
  还有阎罗王膝下的小皇子,叫包青天,苏家之子,苏青天等等。
  三界的故事告一段落了,一段阴间的传说,成为了孩子们睡前的小故事。
  阴间,鬼京酆都,城隍府,灯塔顶层的房间里,灯火明黄,李文姬坐在穿前,再给她的孩子讲故事,讲一段温柔的故事
  后记:
  写到这里,这本书的故事就算告一段落了,也许还有更多精彩的故事,会发生在三界之中,也许是太古时期,也许是黑暗时期,也许是上古时期,也许是
  但这已经不是修缘的事情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我讲了一段苏醒的故事。
  妙人李翰林的故事,他如何在深如海的城隍府崛起,带领着翰林院诸众,成为酆都城隍。
  嫁人的紫不语又怎么样了,是如何成为紫罗阴帅的。她能看见贵人,却不知,她也是苏醒的贵人。
  情如毒酒,一饮一生休,紫不语和苏醒。也许一个遗憾,但他和她,幸得一生酒友。
  蝶恋花呢,她是一个奇女子,和苏醒交际不多,但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还有编竹老人和他的孙女,偌大的三界,他们又何去何从。
  乐天和灵犀,匡希和伊熊。飘逸的叶仙,淡然的青衣仙帝,如魔亦似佛的魔主,还有苏应天。魔主除掉后,三界的天意会抛弃他吗?
  一本书的结束,书中的人物却仿佛活在了心中,好的。坏的,皆因缘而生,因缘而灭。
  修缘也是。和单身一辈子的匡希一般,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我在这本书灌入了太多的思想,饱暖思淫欲,富贵不能淫,生与死,得与失。
  也许,正是因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没有表达清楚,反而成为了这本书的败笔之一。
  败笔之二,凄惨的成绩,用惨不忍睹来说也不为过了,本该扑街的书,我硬挺到现在,有原因,我希望有始有终,也希望给还在看这本书的几个书友一个交代。
  这种事情我作为读者的时候遇到过,一本颇为喜欢的书,看到后来,因为成绩不理想,作者太监了,很是遗憾,书的后续在心中埋成了梗,不舒服。
  我不希望看我的书的读者会这样,不管好坏,我会将它写完,这是一种诚恳。
  既然不能成为成功的作者,但至少要做一个诚恳的作者。
  一本书的得失有很多,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下面说一下新书,新书《布衣仙道》早已经开更了,结束这本书和开新书之间,没有休息。
  为什么,因为我不是一个成功的作者,没有被读者记住,如果在休息几个月,恐怕为数不多的读者也就流失了,所以我要趁热打铁,赶紧开新书。
  新书还是仙侠,但绝对不同于这一本,在各种意义上的不同。和以往的仙侠也有区别,希望能够带给你耳目一新的感觉。
  《布衣仙道》又叫《软件大师在仙界》,当然,第二个名字是非官方,在网上应该搜不到,搜到了估计也不是步步修缘写的。
  不过既然有这个非官方的名字,自然是有缘故的,直接了当的看,软件。
  在新书中,我加入了软件的要素,作为一种辅助金手指的存在,希望能够润色文章内容。当然,编辑告诉我,辅助金手指不适合仙侠,仙侠是靠拳头说话。
  我想是了,如果将这个用在都市题材上,绝对没有错了,牛气冲天。但是我思前想后,还是将这个金手指加了进去,希望能够增添一点乐趣。
  更重要的是,如何灵活使用各种软件,绝对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大家可以期待一下,也可以在新评区留下你的想法,你如何在仙界妙用软件,是装叉,还是偷窥仙子洗澡,还是
  关于书的话题,就聊到这里,看到这里的书友,我真心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支持,谢谢你们一路陪伴,也希望,你们能够在下本书,继续陪我走下去,谢谢,鞠躬。
  人穷身残志坚的我,在生活上,和大家共勉一句:
  生活,乐观,敢将阴天换晴天!
  你只负责精彩,上帝自有安排!
  2014年9月14日,步步修缘,写于,青岛,家中。(未完待续……)(百度搜 七书网 7qi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