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海棠小说 > 历史小说 > 黄巾张狂 > 第52节 王刘遭暗劫 下
  从营寨侧翼传来的巨大呐喊声,让正在准备抵挡李傕大军正面攻击的黄忠部属,出现了巨大的心里波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随后,在一片昏暗的灯光中,好几处附近的火苗被熊熊燃起,坐实了黄忠营寨已经被敌人突破的消息。
  面对突然间遭到的里外夹击,黄忠所部只是略微抵挡了一阵,便出现了大幅度的溃败。黄忠武力高强,箭术通神,但自身带兵的本领,却还算不得天下第一流。若是顺境还好,一旦陷入不利的逆境,那些经历战阵不足的荆州兵,自然没有死战不退的觉悟。
  “甘宁!”
  发现带兵突袭自己的,居然是前任“锦帆贼”,黄忠气的几乎将后槽牙咬碎。他虽然与甘宁关系平平,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以甘宁的豪爽重义性子,居然会出现临阵倒戈的背叛之事!
  “甘宁!你这乱贼!你竟然暗中投敌?可对得起楚王的重用!?”
  隔着十多个杂兵,黄忠向甘宁的位置高声呼叫道。哪怕黑夜里一片混乱声,气愤无比的黄忠依然将斥责声传出老远,让甘宁部下的进攻势态都为之一挫。
  “重用?”
  甘宁不屑的对黄忠吼了一句:
  “刘表老儿何时重用过甘某?甘某自入荆州,大小血战三十七场,斩获无数,却连黄射【黄祖之子】那厮都有不如!”
  在荆州军中被长期排挤的怨气,被甘宁酣畅淋漓的发泄出来。他一刀斩下一名荆州兵的头颅,继续放声大喊,释放胸臆:
  “目甘某为锦帆贼,何谓不薄?!”
  黄忠对甘宁的遭遇也有所了解。将心比心之下,他对甘宁也有些同情。不过。这并不代表黄忠能够容忍甘宁主动背叛主公的无耻行为。
  “无耻叛逆!不合则去,何必恋栈!尔临阵反叛,还有脸面胡说?”
  叛逆这种身份,总是不光彩的。以汉时的风气。鄙视那是一定的。甘宁性子暴烈。却并不是说不要名声。叛逆这个头衔,他可没有兴趣戴上。
  “何谓叛逆?老子三年之前。便为赵公延请,暗中加入冀州。若非道路难行,赵公又亲自吩咐,老子何须在刘表老儿手下受气?”
  甘宁自己揭发的前因。让黄忠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三年前?那时候甘宁都没有正式加入刘表手下!
  ——远在千里之外的张狂,如何就得知南方有甘宁这么一号强者?
  ——难道说,那张狂果真是一位上应天星的“安世者”?
  一时间,黄忠被听到的消息给震动了。他虽然没有与张狂真正交过手,却也听说过与张狂有关的种种。甘宁不是信口开河的人,那厮既然如此说,则事情多半便是真的。
  心中有了杂念。黄忠的下手也就开始迟滞起来。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措手不及,黄忠营寨的大门,已经被突然杀到的甘宁部下给打开。
  于是顷刻间。数以千计的北地骑兵,如同呼啸的狂风那般,汹涌的冲突进入大营。遭到这等打击,就算黄忠极力约束,荆州兵的溃散依然变得无法阻止起来。
  荆州勇武第一的黄忠,战败!
  带着主力骑兵突入荆州军大寨之后,李傕趾高气昂的与甘宁打了一个招呼,便向手下下达了继续突进的命令。至于突进的方向嘛,却是——孙坚大营!
  对于下一步的攻击方向选择,李傕是这样想的:
  荆州军的防线固然已经成功被击破,但也只是其中的两个寨子罢了。在喊杀声四起,其他荆州兵大寨都有会所防备的情形下,李傕想要彻底摧破荆州军,必然需要花上相当的时间。
  相比之下,孙坚军由于负责攻城,对后方明显缺乏防御准备。若是在孙坚军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发动进攻,李傕的骑兵能够取得的战果,绝对要超过进攻荆州军。
  李傕对战场的把握,显然相当准确。正是凭借着这一点,他才能将武力达到“万人敌”级别的同僚好友郭汜,始终压制在身后。
  情况一如李傕所料。当数以千计的赵国骑兵,从甘宁和黄忠的大寨位置,向孙坚部将所在的营地发动突袭时,孙坚军的士卒们居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短短一刻钟时间,程普和宋谦二将的营寨,便被赵国骑兵给攻破了。
  在后方观看着赵国骑兵如火如荼的攻击,顶盔掼甲的郭嘉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一边的侍卫见郭嘉高兴,凑趣的笑道:
  “军师,这一下可够那些南蛮子们受的了!您立下如此大功,主公必然极为惊喜!”
  “不,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有些自得的郭嘉,眯起那双小眼睛,眼缝中精光四溢:
  “想必张济那里,也该有动静了吧?”
  被郭嘉提到的张济,在发现不远处的火起和喊杀声以后,正吃惊的瞪着眼珠子。而端坐在他面前的老朋友,新敌人——郭汜,正面带笑容的催促着张济:
  “怎么样,这下子该有决断了吧?别像个婆娘那样,犹犹豫豫的,不是咱们凉州的好汉子!”
  张济虽然与李傕、郭汜、樊稠等人同为“龙虎豹熊”四悍将,却是四人中年纪最大,能力最差的一个。不过,也正是由于张济向来缺少主见,凉州智者贾诩才会选择辅佐他。此刻,张济被郭汜一阵催促,不由得将目光投向贾诩,询问贾诩的意思。
  “张兄,大事定矣。此时应该是我等最后一个投靠的机会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贾诩语调沉重的对张济劝说道。
  其实认真说起来,贾诩并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在这个乱世当中,他只是想要保全一家人的性命,过上自己的安定日子罢了。因此,只要能够安身立命,对于投靠哪一个诸侯。贾诩并不挑剔。但这也让他对任何一个诸侯,都缺少忠诚之心。
  而且作为寒门出身的士人,贾诩对张狂的科举制度颇为赞赏。他私下里与张济说过,若张狂最终能够成事。则天下的寒门。以后就算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出头机会。日后如果还有人与他贾诩境遇仿佛,大可尝试一条新的道路。
  本来郭嘉对贾诩此人。是并不太了解的。但是经过张狂的特别提醒,郭嘉知道了贾诩是个天下难得的多智机变之士。为此,郭嘉特地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去搜集有关贾诩的消息。
  有了详细的线报资料。郭嘉对如何对待张济和贾诩,已经有了腹稿。在派人去联络甘宁之前,郭嘉便根据自己的判断,请自己的本家郭汜出面,悄悄潜往张济大营,劝说张济倒戈。
  对于郭嘉的请求,郭汜欣然同意。经过之前的青州攻略。郭汜对郭嘉的谋略水准,可谓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而且张济与郭汜是凉州的老同袍,多年以来都没有中断过联络,可谓是关系匪浅。就算郭汜此次最终无功而返。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性。
  说到底,大家都是各为其主,又都是凉州老乡,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霸业,败坏自己家的名声。
  见到贾诩如郭嘉所料的发表了见解,郭汜心中已经确定下此行的成功。这时,张济的侄儿张绣也加了一把火,叫道:
  “叔父!侄儿知道您是觉得刘景升对我等不薄,不好就此刀兵相向。可是刘景升当初收容我军,也不过是为了防备孙坚和袁术。若是想要还刘景升一个人情,我军只要不去攻击刘景升便是。我军可以直接进攻孙坚啊!”
  张济娶妻晚,到目前为止,长子才三、四岁。所以张绣这个侄儿,便是张济当下里心中最看重的自家人。说句难听些的话,张济若是马上死了,则无论是血缘上,还是个人实力上,张绣就是必然的下一任主将。
  贾诩的话,已经让张济有了明显的态度倾向。张绣的话,最终让张济下定了决心。
  “好!让兄弟们做好准备,咱们去拆了孙坚的大营,算作给赵公的觐见之礼!”
  伴随着张济的一声令下,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张济大军,立刻有了出击的动作。这支来自凉州,征战沙场多年的精锐大军一投入战场,立刻让本就乱成一团的孙坚大军,陷入了彻底的绝望当中!
  本来,刘表、孙坚联军四万余人,对上李傕、徐晃共一万四、五千人,在兵力上可谓是拥有绝对优势的。但是,伴随着甘宁和张济的先后倒戈,双方的兵力差距,一下子变成了接近一比一的平局。
  再加上赵**占据了主动优势和突袭效果,有不少荆州兵和孙坚军在夜间由于不明战况,面对乱成一团的大营,自动弃寨而逃。双方的胜负由此可以被确定下来。
  当孙坚和刘表在天明后,成功借助大寨的守御能力,稳定下整条战线的时候,双方的兵力差异已经变成了大约万余人对上两万多敌人。无论是在兵力上,还是士气上,赵**一方占据优势,这还没算上赵**一方的骑兵优势。
  大势已去!
  哪怕再不愿意承认,事实也是如此。而当面对上万赵**一方的铁骑时,孙坚和刘表就连撤退,都变成了一件极为艰难的举动。
  整整一天的时间,李傕都在出兵袭扰对方,维持着对敌人的压力,不让敌人有休息的机会。而赵国一方的部队,却借助陈留城的防御力,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休整。
  一日后,赵**与孙坚刘表联军激战于陈留城外三十里处。凭借着悍将许褚的拼死狙击,孙坚得以狼狈的撤离战场。至于刘表,差一点就被赵**追上,不得不丢下大将黄忠和侄儿刘磐断后,这才得以带着残兵逃出生天。
  是役,孙坚和刘表一方,共计有许褚、宋谦、黄忠、刘磐等以下三十多员中高级将校战死,可谓元气大伤。而赵**一方的主要将领里,只有张济倒霉的在乱战之中,被许褚以命换命,斩断了一只手,成为残疾之人。
  陈留之战的消息传出后,外加上曹操生死不明的结果,兖州各处郡县迅速发生了崩溃。在张狂都没有进军的情况下,多处地方大吏已经献城投降,表示愿意成为赵公的属地。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知道天下的归属已经定下。
  不久的未来,将在历时多年的战乱之后,再次让天下得到一统的,除了赵公张狂,不会是别人!
  ps:
  终于,要结束了。也不知道是该喜该悲。
  这本书写了有大约两年,从去年暑假前开始上传,持续了一年多。
  有时候真的觉得写得挺累。还好,给书友的保证还是实现了。一百五十万字,差不多也到了。
  隔两天,本书将放出最后一章终结总结,给本文划伤一个圆满的,或者说自认为圆满的句号。
  请注意,是文言文的哦,亲!